標籤: 暫無標籤

柴崎浩,1969年12月13日出生於日本東京,樂隊作詞、作曲、編曲、吉他手。

1 柴崎浩 -個人檔案

柴崎 浩

  

柴崎浩柴崎浩
英文名:SHIBASAKI HIROSHI

  愛稱:HIROSHI,柴さん,SHIBA,法老

  出生地:日本東京

  出生日期:1969年12月13日

  血液型:A型

  身高:167cm

  體重:50kg

  家族構成:妻,一子。

  喜愛的吉他手:Steve Lukather、Michael Landau、Jeff Beck

  樂隊擔任職務:作詞、作曲、編曲、吉他手。 

  性格:沉默寡言,性格非常內向。

  簡介:原WANDS以及al.##ni.#co的吉他手。中國人最熟悉的「Wands」名曲應該是《灌籃高手》的插曲《直到世界的盡頭》。現為ABINGDON boys school(簡稱為a.b.s,中文譯做「學院貴公子」)吉他手。

2 柴崎浩 -個人歷程

  從拜託姐姐買來的樂譜中開始對音樂產生了興趣。初三時進行過對ALFEE等樂隊模仿的活動。網球很拿手。受到LOUDNESS的衝擊而開始練習吉他。在升入大學之際,因為決定「要做自己想做的事」而退學,轉而就讀音樂專科學校。進入雅馬哈音樂學院,然後參加了吉他部門,學習了在職業活動所需的基本技術。

  1991年,入選「B.A.D Audition」,作為WANDS的吉他手,為WANDS的很多作品作曲,包括吉他在內,充分發揮了其才能。與上杉升、大島康佑三個人組成Wands樂隊以單曲《寂しさは秋の色》在日本正式出道,作曲由當時Being僅次於織田哲郎的作曲家栗林誠一郎擔任。

  1996年,面對上杉升退隊的情況,自己也以音樂性不同為理由退出,並辭掉了Being這一實力雄厚的唱片公司,放棄了如日中天的人氣。

  1997年, 在個人活動中,柴崎浩與WANDS時代同期退出上杉升的相互吸引,結成al.##ni.#co樂隊。

  1998年,al.##ni.#co樂隊以一曲《TOY$!》再次出道。之後發行的大碟《海魔女(Siren)》可稱為是圓其少年時代夢想的搖滾大碟。

  2001年,al.##ni.#co解散。

  2002年,柴崎浩作為合作吉他手參與了相川七瀨的演唱會。

  2004年,al.##ni.#co解散后,柴崎浩一直處於個人活動中。經歷過多個樂隊的悲歡離合,在成立a.b.s之前於2004年成為T.M.REVOLUTION的合作吉他手。

  2005年,柴崎浩與西川貴教、岸利至、sunao組成Abingdon boys School樂隊,憑藉《Stay Away》一曲成功出道。並擔任主要作曲及吉他手,亦是Abingdon boys school樂隊中唯一的已婚人士。

  2006年,Abingdon boys school樂隊發行首張單曲《INNOCENT SORROW》,此曲為柴崎浩作曲。

  2007年,Abingdon boys school樂隊發行首張專輯《Abingdon boys School》。

  2011年4月2日,原WANDS一期成員大島康佑作為嘉賓參加了西川貴教主辦的慈善演唱會《STAND UP! JAPAN 中央共同募金會》,與西川貴教、柴崎浩、SUNAO現場演奏了《HEART OF SWORD~夜明け前~》。這是大島康佑與曾經的隊友柴崎浩(二人原同屬WANDS樂隊)首次同台現場演出。活動結束后,2人展出了WANDS時代大島康佑所使用的YAMAHA DX7II-FD合成器並在慈善會上拍賣。

3 柴崎浩 -人物經歷

WNADS樂隊時期:

  《piece of my soul》全碟,最有名的便是《灌籃高手》的插曲《直到世界的盡頭》被稱之為「三井壽之歌」。其餘的,在國內,至少在21世紀的國內,知者寥寥。我初聽wands,也是十年前在《slam dunk》里,當年還買過他們的盜版磁帶。再聽,則是最近兩年的事情了。網路上關於他們的介紹,基本停留在《直到世界的盡頭》一曲,往寬了說,也就是他們一期的一些諸如《もっと強く抱きしめたなら》的大眾情歌,解散數年後,卻以這樣的形象定格在了人們心中,這不能不說是相當可惜的一件事。

  wands的前幾張碟,也就是一代鍵盤大島康佑尚未離隊的一期,是以口水歌為主的。和Hide畢業於同所高中的上杉升,憑藉其NB的聲音迅速將wands的人氣引爆。在通往流行音樂巨星的路上,彼年19歲的上杉升憑藉其聲音中無與倫比的男性魅力和英俊瀟洒的相貌唱著最流行的調兒迷死了數以百萬計的女人,織田哲郎還為他們寫了首國民級的《 世界中の誰よりきっと 》,由wands和國民級美女中山美穗合作。中山美穗女士非常勇敢地讓上杉升在這張「合作」單曲里給她當伴唱。這需要多麼巨大的勇氣和實力啊,除了織田哲郎,竟然還有人敢讓上杉升做伴唱。此事件的直接後果是大島康佑被氣得甩手走人,wands走向二期。

  wands二期鍵盤手由柴崎浩音樂學院時的同學木村真也代替,他秉持了上一代鍵盤手的良好傳統,堅定不移地(在形象上)給柴崎和上杉做陪襯。(三期時他由於視力惡化加之事務所的要求,終於不情願地摘下了他的那副標誌性的大眼鏡換了副墨色的眼鏡,乍一看竟然有了碇員渡的感覺……)上杉升則是決意做個搖滾的男人,換上了Alex Rose look,對比他今日的民族視覺系,很多人都不由得慨嘆起歲月的無情。有了一定人氣積累的wands,在《Little Bit……》過渡后,開始逐漸向真正的搖滾樂團進行轉變。畢竟真正的搖滾歌手不會希望唱著動人的情歌深情一輩子,真正的吉他手也不會希望一直一直地創作流行口水歌,如果一支搖滾樂隊只擁有熱烈呼喚著慢板情歌的女歌迷,那對他們來說是一種侮辱。柴崎浩學電吉他的原因是受到loudness的衝擊,若再像以往那樣繼續,他連高崎晃和Steve Lukather都對不起,更別提自己;上杉升的偶像是Kurt Cobin,那是一個為了搖滾去死的神,他因此更有理由「I hate my soul,and my heart」。

  最終,就出現了這張轉型時期的產物《piece of my soul》。它不是什麼劃時代之作,它只是代表了一個就要破繭而出的樂團的成長,那份音樂中所流露出的真誠與熱情是分外動人的。他們不想再扮演「搖滾情歌王子」的角色,他們想要成熟起來,做真正的音樂人。wands是命中注定的樂團。我們可以聽到很多更成熟更動聽的唱片,也可以以資深裝逼者的姿態跟在一大群人後面高呼「史上最完美的作品!」,卻執著地相信只有《piece of my soul》才是真正屬於他們的作品,雖然它的編曲基本由葉山武完成,受一些美國樂團的影響過重而使風格中不乏刻意的成分。

  《直到世界的盡頭》的pv里更是極其突兀地出現了Guns n' Roses 的《Don't you cry》中把吉他從山頂扔滾下的鏡頭而把這支pv搞得有些山寨,但是,在看那一時期wands的live視頻時,常常會覺得很親切、很投入。他們不是什麼受人膜拜的搖滾神話,也不是用門牙磕話筒的搖滾神經,和我之間沒有太大的文化差異,就像生活中能遇到的男孩。你不必痛哭流涕地去崇拜,你只需熱情洋溢地去喜愛。幾張唱片按順序聽下來,你會聽到他們的成長與蛻變,並在其中找到屬於你自己的情感共鳴。上杉的歌詞也在逐步形成個人風格,走向沉思與內省。

  不幸不幸,因為轉型,他們失去了一批歌迷。但這對他們而言本是無妨的,因為這正是他們成長的絕佳時機。可一看being對這件事的處理,你便能明白為何being系最終走向窮途末路,從某種意義上講,長戶大幸的目光十分短淺。他想使being系保持一種統一的風格,所以當一個當紅炸子雞出現波折,他就慌忙地開始干涉。不巧1994年上杉升的偶像Kurt Cobin轟烈燃燒,他的自殺震撼了主唱上杉升那顆理想主義的心靈,於是上杉鐵了心要和being抗爭到底,最終的結果是,柴崎浩跟著他一起離開wands。那是1996年6月,前一年,他們在排行榜上和B'z在一整年的時間裡保持不相上下的勢頭,后一年,B'z推出《calling》吹響王者號角,being系走向衰落,木村真也決意把wands繼續下去,著手尋找新的主唱和吉他手;being公司,依舊孜孜不倦地把他們沒發表的作品拿出來騙錢。而他們自己,順從了內心的選擇。

  

柴崎浩wands第一期
柴崎浩wands第二期
柴崎浩柴崎在live
第一次大型演唱會

  1994年6月,Wands開了第一場大型演唱會「LIVE-JUNK #1——KEEP MY ROCK』N ROAD」,演唱會門票在開售數小時內便已搶售一空。這場演唱會帶給樂隊成員帶來的影響非常大。

al.##ni.#co樂隊經歷:

  1997年11月,上杉升和柴崎浩再出江湖,願望是「做出絕不輸給外國音樂人的搖滾大碟」。這次他們組了一支叫做al.##ni.#co的樂團,風格定位為grunge和PUNK,後期則逐漸轉變為另類朋克。上杉作詞作曲,柴崎編曲。al.##ni.#co的翻譯是「鋁鎳鈷磁合金」,這是用作電吉他拾音器的一種永磁體。

  25歲,上杉升放棄了國民偶像無限風光,從大會場轉到live house里以他蛻變的唱腔吶喊著,徹底剝開那層「日本搖滾情歌王子」的外衣,形象日益粗獷。他要唱出真正的自己,自己,自己。而他的吉他手(柴崎浩),選擇了緊緊跟上。

  這兩個年輕人的al.##ni.#co並不是什麼名垂青史的名團,他們註定不會被印上盜版T恤上成為文化符號,並且確確實實淹沒在層出不窮的樂隊中並且在21世紀的現在已經被世人遺忘乾淨了,連拍成紀錄片的價值都沒有,但他們依舊是我們心中的傳奇。

  擺脫了主流大廠牌的束縛,上杉升和柴崎浩開始積極進行自己在音樂上的探索。說是向Nirvana致敬,還不說這只是在個別曲目上有所體現,柴崎浩的獨到編曲賦予了它們獨特的柴崎浩式的靈魂,他的風格正在逐漸顯現。很多人總是說,我不走紅是因為我不願意走紅——但是誰也不知道你有沒有走紅的能力,畢竟你從來沒能馳騁排行榜。從豪華轎車鑽出朝著因激動過度而哭泣不已的歌迷揮手,走到哪裡都是尖叫一片,年紀輕輕,有型,有名,有錢,這種生活,他們自己丟棄了,用他們自己的話說,「有那麼一段日子,甚至忘了開live的感覺」。他們嘗試著在馬路上錄製作品,甚至還要被醉漢吐口水;最後大碟《セイレン》發表於2011年,銷量只及輝煌年代的零頭。製作周期很長;每首歌皆是心血之作;上杉升的歌詞格調很高,他儼然已是個詩人;柴崎浩連貝斯和programming都自己包辦了;三支風格詭異的pv也令人印象深刻 。他們竭力追求著音樂上的自由。

  al.##ni.#co時期的上杉,一直在做著他所喜歡的音樂。然而悲哀的是除了《TOY$!》這張單曲的銷量稍微好一點之外,後來的2張單曲和1張專輯簡直可以說是乞丐銷量。事實上我覺得後來的《晴れた終わり》和《カナリア》跟《TOY$!》比要好許多,專輯《セイレン》更是一張令人無比震撼作品。但《TOY$!》的銷量居然比《晴れた終わり》和《カナリア》要高一倍,大概是很多人先是抱著支持上杉的態度買來第一張單曲之後發現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時,就不再買al.##ni.#co的碟了。

  看al.##ni.#co的live,同樣會有一種親切感與投入感。若能夠為理解自己的聽眾演奏代表了自己理想與理念的作品,即便觀眾人數少一些,也是件值得慶賀的事情。拋卻雜念去追逐自己真正想要的,這才是貨真價實的搖滾精神。

  很多人常想,如果他們不是在日本,al.##ni.#co可能不會以這麼一個尷尬的姿態收場。只能說儘管日本有為數眾多的搖滾樂隊,但媚外心態嚴重的島國國民恐怕是不能獨立自主地欣賞他們的作品的。如果他們是美國人呢?也許島國立刻就會把他們奉為了不起的音樂人吧。況且這支樂隊的主唱失卻了討喜的外形,歌詞也總是關於沉重的話題;他們也沒有八卦緋聞,絲毫沒有搖滾明星的范兒。

  所以al.##ni.#co的最終結局依舊是:解散。然而,受著al.##ni.#co影響的人卻還是存在的。有一對高林兄弟,直到現在始終在執著地進行著al.##ni.#co的致敬演出,表演著他們喜愛的al.##ni.#co,對於他們而言,「上杉升和柴崎浩」是對他們影響最大的人。

  2002年,柴崎浩開始個人活動,為相川七瀨、西川貴教等人擔當伴奏,也以作曲家的身份活躍著,重新成為了主流樂壇的一份子;上杉升則銷聲匿跡。幾年後,上杉在貓騙的會刊上表示,al.##ni.#co的解散不是出自他的本意。至今,我們都無從知曉二人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後來,上杉升和柴崎浩,再也沒有合作過。

  

al.##ni.#coal.##ni.#co
al.##ni.#coal.##ni.#co
abingdon boys school樂隊經歷(現在):

  在al.##ni.#co和abingdon boys school之間的幾年,我們只能在T.M.R的live上看到柴崎的吉他演奏;他自組了一支自娛自樂的strange egg,親自擔當主唱,並且把很多精力投到了session表演上。在聚光燈背後,他同樣自我修鍊著。

  2005年,柴崎浩加入了西川貴教新組的、囊括了數位頂級樂手的樂團abingdon boys school。此團初步定位合成器流行,卻也不乏金屬元素在內,筋肉少女帶的長谷川浩二的鼓更賦予了他們無盡的能量,a.b.s憑藉他們在live上表現出的高超實力把歌迷徹底征服。

  

abingdon boys schoolabingdon boys school
abingdon boys schoolabingdon boys school
柴崎浩現在的境界

  1969年出生的柴崎浩,令人驚異地保持了不老容顏,技巧更加高超,態度也更加鮮明。這個單純而沉默寡言、除了音樂以外沒有任何其他愛好的男人,不會去搞什麼唱片公司,也不會去提攜什麼新人,不會琢磨著謀求什麼音樂界教父地位。幾十年如一日,他只是執著地練琴、練琴、練琴。他沒有什麼攝人魂魄的氣場,但當他拿起琴,你會堅定不移地相信他就是被音樂之神選中的那個人。跌宕起伏二十年,他沒有走火入魔,沒有被搖滾界的陰暗面侵染,結了婚,有了孩子,組建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只能說,他身上有太多太多人所缺少的,真正寶貴的東西。

  他身後依舊有一眾支持他的人。在nico上看過一個視頻,他給相川七瀨伴奏,台下有男fans激動地叫「Hiroshi」,滿屏幕飄的評論都是「柴崎神」、「abs最高柴樣」之類的字樣,相川反而鮮有人提及了;還有真實存在的「柴Team」,他們每次去看a.b.s的公演都一定要訂位置靠右邊的票,有人已經追了公演16年;網路上也不乏「受到柴崎浩影響而使用PRS」的練習《Howling》的男孩們。柴崎浩的影響力,遠比很多人想象得要大。

4 柴崎浩 -其他樂曲提供

作曲

  反町隆史「TOWARD THE WIND」「Black and White」「PROMISED LAND」「Piece of SOUL」

  相川七瀬「終わりない夢」「萬華鏡」「Back to the day」

  松本英子「hydrangea」(作詞/相川七瀬)

  TRF「Broken Flower」

作曲·編曲

  相川七瀬「夏の日のコーラル」

  相川七瀬「BLACK ANGEL」

  相川七瀬「UNLIMITED」

  皆川純子「Precious days」

編曲

  コダマセントラルステーション「無重力楽園」

  T.M.Revolution「もはや君なしじゃ始まらない」

  T.M.Revolution「Reload」(ギターアレンジ)

  淳士「照れ -Re:」

  AAA「ソウルエッジボーイ」「That's Right」

其他

  「Come Out Of A coma」(ギター·マガジン志上コンテスト主詞曲)

  「ray of light」(同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