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柴田煉三郎,一九一六年出生日本岡山縣,大學畢業於中國文學系。學生時代,他已在《三田文學》發表小說,後來以武俠小說《赤色的人影》、《游太郎傳奇》、《猿飛佐助》諸書引起文壇注目,一九五一年獲得日本「直木文學獎」。

1 柴田煉三郎 -簡介

  柴田煉三郎(1917年3月26日-1978年6月30日),日本作家。婚後改名齋藤煉三郎。
  出生於岡山縣邑久郡鶴山村(現備前市)地主柴田知太家,排行第三。
  在慶應義塾大學預科三年級的時候,在「三田文學」上發表《十圓紙幣》。1940年和齋藤毅子結婚,入贅齋藤家改名為齋藤煉三郎。同年從慶應義塾大學文學系中國文學科畢業,在日本出版協會工作。同年,長女美夏江出生。
  1942年入伍,1945年做為衛生兵被派遣到南方途中遇到埋伏,柴田煉三郎乘坐的船隻被擊沉,在海上整整漂流了七個小時才獲救。
  戰爭結束后,田所太郎、大橋鎮子的「日本讀書新聞」復刊,柴田擔任雜誌「書評」欄目總編。同時期在「三田文學」等報刊雜誌發表文藝評論。
  師從佐藤春夫,1949年開始全面創作,1951年6月發表於「三田文學」的《死亡面具》(デス·マスク)獲第25屆芥川獎、第25屆直木獎候補。第二年以《耶穌之裔》(イエスの裔)獲第26屆直木獎。
  同年歷史小說《真說河內山宗俊》發表,1956年,在新創刊的「周刊新潮」上連載「眠狂四郎」系列,戰後虛無主義的代表人物,武士眠狂四郎登場,劍豪小說(等同於中國的武俠小說)因此繁榮起來、柴田煉三郎也被冠以「劍豪作家」的名頭。
  1969年《三國志英雄傳》獲第4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柴田煉三郎也經常發表隨筆、散文。
  1978年因心肺毛病在慶應義塾大學醫院去世,享年61。墓地在東京都文京區的傳通院。
  遺作有赤穗浪士系列《復仇四十七士》(未完)、「柴田煉三郎選集」(集英社全18卷)等。另有澤邊成德所著《無賴河的清純百合——柴田煉三郎傳》(無賴の河は清冽なり 柴田煉三郎伝,集英社,1992年)。

2 柴田煉三郎 -柴田首創以偵探、推理手法寫武俠

佳作不斷

  他不像吉川英治般,在有限的歷史軌跡中,以廣闊的人文角度羅織歷史人物全真面貌,飽儲人間豐富情感,開時代之盛,創文藝先聲,以精湛的鄉野景觀描繪和無比想象力,寫下一部又一部巨著,成為東洋文壇家喻戶曉、與夏目漱石齊名的「國民作家」。柴田煉三郎卻是別有天地懷抱,他擅長以推理和偵探手法渲染內容情節,著重懸疑的拱托和各色各樣陰謀詭計的解謎與揭露來寫小說,如木偶師誘拐啞女情奔案、將軍女兒裝瘋案、王府奪嫡戰的「禁苑之怪」案、幕府黃金失竊案等。他又喜運用富於詩意的優美文筆,以一種故事場景不斷交錯、變換、跳躍,充滿電影感和鏡頭感的剪接方式和抒情筆法,寫出眾多膾炙人口的佳作,如《荒城浪人》、《眠狂四郎》、《秘劍血宴》、《孤劍奇異門》、《獨步行》、《斗者宮本武藏》……作品評價

  他的作品情節驚險曲折,場面設計精彩多變,對話幽默,有著奇妙格調和效果,常有意料之外的驚喜,故能深深吸引讀者,令他們非要一口氣從頭看到尾方才罷休。作品人物

  柴田筆下,有亦正亦邪、個性怪誕、終身以?斗為生存意義的武士。有獨來獨往、神秘、孤僻、行事狠辣但又是性情中人的江湖浪子。有一方面殺人如麻,另一方面具有雕刻佛像絕藝、兼具「殺手與慈悲之手」雙重性格劍客宮本武藏。也有個性冷漠卻常行俠仗義,但出生與眾不同——荷蘭傳教士和扶桑女子所生的混血兒眠狂四郎,結果他因被同胞視為異類而引發身份危機,造成永遠無法開解的心鎖鬱結,並以逃避女性來掩飾自己的自卑心理,偏偏這位俠士身邊卻圍繞不少如花似玉的美女。《眠狂四郎》

  《眠狂四郎》是柴田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武俠小說,是他在昭和三十年五月開始,在日本《新潮周刊》連載的。眠狂四郎是遊俠兒,他行走江湖,屢破大案,被評論家認為仿似米契?史匹雷恩偵探小說中的主角。因該小說大受歡迎,筆下種種人物躍然紙上,使柴田預計只寫二十個故事的計劃泡了湯,被迫一口氣寫了逾百篇,寫了十多年仍欲罷不能,最後,連他本人也覺厭倦,說像這樣一個江湖恩怨多多的人物,又怎可能活得太長久呢?於是他準備讓眠狂四郎死去,但正如寫福爾摩斯的柯南道爾一樣,讀者聞知大表不滿、強烈反對,柴田只好無奈地又繼續寫下去,後來續寫的故事,自然就比開始寫的較為失色了。一很大特色

  柴田作品有一很大特色,就是擅寫同一主角的一個個短篇,這些短篇互有關聯可獨立成篇,但也可連綴起來成為超級長篇小說。
  由於對世情萬物的孺慕追求,對淳厚民情風俗的傾心熱愛,柴田喜歡以自然環境、風土人情和民謠小調來點綴小說情節,藉此營造出一種浪漫意境和氛圍來襯託人物內心世界。他的文字凄美、幽遠洒脫,這可說是包括村上元三、池波正太郎、子母澤寬等東洋武俠小說家的特色。然最重要的,畢竟是柴田首創以西方推理小說形式混合偵探、破案、追殺、情孽等奇幻詭異情節來大寫武俠。
  古龍自《名劍風流》開始,即以懸念探案為故事,後來運用得心應手的迷案、推理、層層剝等系列小說的寫作方式,可說步柴田後塵而非獨創,古龍筆下的楚留香和陸小鳳,就有著柴田所寫武俠人物源氏九郎和眠狂四郎的影子。古龍寫作技巧和表現手法,也可說有不少與柴氏「雷同」。只不過古龍小說的藝術境界更高,結構更嚴謹和內容文字更高明而已。

3 柴田煉三郎 -古龍深受柴田「懸疑」和「詩意」特色的影響

  柴田自稱是個不斷追求創新的人,他曾說:「不是我誇大其詞,我的小說沒有一篇是相似或是重複的。」不過這點卻有不確之處,《荒城浪人》中某些人物和情節,便類同他的《孤劍不折》和《斗者宮本武藏》。然而,他無疑是寫作高手,讀者除了能在他小說里欣賞一個虛無而又名傳四方劍客的同時,還能欣然接受他描寫的日本風物民情、歌謠習俗等民間趣味和地域知識。他筆下人物的武功皆簡單明快,(事實上東洋武術本來就有簡單但凌厲的「迎風一刀斬」之類招式。)但往往奇幻有效而不落俗套。他比古龍更早寫及「手中無劍、心中有劍」、「物我合一」、「達至禪之境」等劍客的至高無上境界,以及十分注重武打環境和氣氛?造以襯託人物。眠狂四郎所持寶劍叫「無想正宗」,他所創的「圓月劍法」,把劍術升華至玄妙、哀怨、凄楚的絕頂,?具舞者的完美又極具殺傷力的所謂「風雅的暴力」,在在令人激賞。
  古龍小說《圓月彎刀》有很大部分由司馬紫煙代筆,但始於他本人當初的內容構想和書名,尤其他小說中無處不在的「優雅的暴力」,相信曾深受柴田影?。
  日人傳統除了好潔忌污,又總是喜歡小小的東西,日本卻是小小櫻花,所建房舍擺設物品也無不以小為喜。在文學格式方面,日本無論和歌俳句評論筆記與散文,都以生動感人、短小精緻為主,如《竹取物語》、《萬葉集》、《枕草子》、《徒然草》《歌經標式》、《吉野拾遺》等無不如是。比中國《紅樓夢》早數百年出現的日本古代名著《源氏物語》,還有「戲作」大師曲亭?馬琴的武俠小說《里見八犬傳》,雖屬大部頭之作,但也是一個個小故事綴接而成。《伊勢物語》則是以一個主人公貫穿全書,但又能自成一百二十五個獨立故事的長篇。
  柴田煉三郎很自然地承繼這種傳統,他的《眠狂四郎》正如《伊勢物語》一樣,既是一部完整的長篇小說,也是寫同一主角的、可分為一個個相對獨立的故事,這種結構無疑深刻地影響了古龍,無可否認,他以同樣方式寫出楚留香和陸小鳳系列。
  日本語言擅於利用雙關語,喜歡幽默,這也正是古龍強項,如在《流星·蝴蝶·劍》中,孟星魂與小蝶相遇時,二人那連串一語相關、慧黠幽默的對話,以及《絕代雙驕》中一再被人引用的、蘇櫻戲弄同困山洞裡的江魚兒之對話就是好例子。不少人看古龍小說,特別喜歡他筆下那些妙語如珠的精彩對話,這在柴田作品中,可說俯拾皆是。
  柴田另一獨特手法,是喜用精鍊短句,有時一兩個字就佔一行如散文詩。除了愛寫恢諧有趣、令人忍俊不禁的對話外,又愛寫來無影去無蹤、毫無背景的浪子,尤其喜歡把西方電影蒙太奇手法融?進小說情節和武打場面中。還有最為人樂道的,是他文筆浪漫優美、充滿詩情畫意,例如這樣的句子:
  「地上積著一層白雪,倒映著紅花和服的倩影,艷麗少婦婀娜地踩著鋪石走來。」
  「木棉樹與昨天一樣,散著花香……他那凄愴的孤影,長長地映在春雪點點的地面上。」
  怎麼樣,是否十分「古龍」呢?
  二人共有的哀婉、幽玄、雅緻風格與「苦澀的美感」
上一篇[冷硬派]    下一篇 [進出口權]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