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柴皇城柴皇城
後周曹王柴熙讓的後代柴皇城,小旋風柴進的親叔父。在宋代是得到「丹書鐵券」特殊保護的舊貴族。世居高唐州,該州知府高的妻弟殷天錫,仗其姐夫為地方官的勢力,要強佔柴的住宅,柴與之據理力爭,竟被殷毆打致死。

1 柴皇城 -基本資料

高唐柴府花園始建於宋神宗元豐年間,為後周世宗之五世孫柴皇城私邸,背城抱水,房宇巍峨,飛檐斗拱,極盡富麗。府後花園遍植名花異草,巧布奇石流泉,十分悅目,曾被元末大文學家施耐庵寫入《水滸傳》。柴府花園旁邊的三眼井,相傳為後周世宗五世孫柴皇城遷居高唐所建,雖相距幾步之遙,水質卻有甜、澀、苦之分。柴府花園南面的李逵井,也是很有歷史色彩的名勝古迹。據《水滸傳》載:李逵打死殷天錫,柴進失陷高唐州,被知州高廉投入衙獄苦井之內,梁山好漢攻破高唐州后,李逵下井救出柴進,後人謂之李逵井。柴進家叔柴皇城,在高唐州被高廉的內弟殷天錫欺侮。柴進以為祖上有陳橋讓位的功績,宋太祖發有鐵券丹書,不怕殷天錫...誰知殷天錫打死了柴皇城,要霸佔柴家花園,被李逵打死。柴進被高廉捉住要判死罪。高唐柴府花園,為後周世宗柴榮之五世孫柴皇城私邸,始建於宋神宗元豐年間。施耐庵曾將其寫入《水滸傳》,柴進失陷高唐州的故事人人皆知,現在的柴府花園正以誘人的景色吸引著眾多的遊客。

2 柴皇城 -歷史典故

第五十二回李逵打死殷天錫柴進失陷高唐州
詩曰:主縛虎擒龍不偶然,必須妙笄出機先。只知導導全無畏,詎意冥冥卻有天。知非分功名真曉露,白來財物等浮煙。到頭撓擾為身累,辜負日高花影眠。
話說當下朱仝對眾人說道:「若要我上山時,你只殺了黑旋風,與我出了這口氣,我便罷。」李逵聽了,大怒道:「教你咬我烏!晁宋二位哥哥將令,干我屍事!」朱仝怒發,又要和李逵廝拚。三個又勸住了。朱仝道:「若有黑旋風時,我死也不上山去。」柴進道:「恁地也卻容易。我自有個道理。只留下李大哥在我這裡便了。你們三個自上山去,以滿晁、守二公之意。」朱仝道:「如今做下這件事了,知府必然行移文書,去鄆城縣追捉拿我家小,如之奈何?」吳學究道:「足下放心,此時多敢宋公明已都取寶眷在山上了。」朱仝方才有些放心。柴進置酒相待。就當日送行。三個臨晚,辭了柴大寂快便行。柴進叫莊客備三騎馬,送出關外。臨別時,吳用又分付李逵道:「你且小心,只在大官人莊上住幾時。切不可胡亂惹事累人!待半年三個月,等他性定,卻來取你還山。多管也來請柴大官人入夥。」三個處上馬去了。不說柴進和李逵回庄,且只說朱仝隨吳用、雷橫來梁山泊入夥。行了一程,出離滄州地界。莊客自騎了馬回去。三個取路投梁山泊來。於路無話,早到朱貴酒店裡。先使人上山寨報知。晁蓋、宋江引了大小頭目,打鼓吹笛,直到金沙灘迎接。一行人都相見了。各人乘馬回到山上。大寨前下了馬,都到聚義廳上敘說舊話。朱仝道:「小弟今蒙呼喚到山,滄州知府,必然行移文書,去鄆城縣捉我老小,如之奈何?」宋江大笑道:「我教長兄放心,尊嫂並令郎,已取到這裡多日了。」朱仝又問道:「見在何處?」宋江道:「奉養在家父太公歇處。兄長請自己去問尉愉凶。」朱仝大喜。
宋江著人引朱仝直到宋太公歇所,見了一家老小,並一應細軟行李。妻子說道:「近日有人齎書來說,你已在山寨入夥了。因此收拾,星夜到此。朱仝出來,拜謝了眾人。宋江例請朱仝、雷橫,差人四散去尋了半夜。次日明人見殺死在林子里,報與各府知道。府尹聽了,大怒。親自到林子里看了,痛哭不已。備辦棺木燒化。次日升廳,便行夥公文,諸處緝捕,捉拿朱仝正身。鄆城縣已自申邱朱仝妻子挈家在逃,不知去向。行開各州縣,出給賞錢捕獲,不在話下。只說李逵在柴進莊上,住了一月之間,忽一日見一個人齎一封書,急急奔莊上來。柴大官人卻好好迎著,接書看了,大驚道:「既是如此,我只得去走一遭。」李逵便問道:「大官人,有甚緊事?」柴進道:「我有個叔叔柴皇城,是在高唐州居住。今被本州知府高廉的老婆兄弟天賜那廝,來要佔花園。嘔了一口氣,卧病在床,早晚性命不何。必有遺囑的言語分付,特來喚我。想叔叔無兒無女,必須親身去走一遭。」李逵道:「既是大官人去時,我也跟大官人去走一遭,如何?、柴進道:「大哥肯去時,就同走一遭。」柴進即便收拾行李,選了十數疋好馬,帶了幾個莊客。交旺更起來,柴進、李逵並從人,都上了馬,離了莊院,望高唐州來。在路不免飢食渴飲,夜宿曉行。來到高唐州入城,直至柴皇城宅前下馬。留李逵和從人在外面廳房內。柴進自逕入卧房裡來,看視那叔叔柴皇城時,但見:面如金紙,軀似枯柴。悠悠無七魄三魂,細細只一絲兩氣。牙關緊急,連朝水米不沾辱。心膈膨,盡日藥丸難下腹。隱隱耳虛聞磬響,昏昏眼暗覺螢飛。六脈微沉,東嶽判官催使去。一靈縹緲,西方佛子喚同行。喪門弔客已臨身,扁鵲盧醫難下手。
柴進看了柴皇城,自坐在叔叔卧榻前,放聲慟哭。皇城的繼室出來勸柴進道:「大官人鞍馬風塵不易,初到此間,且省煩惱。」柴進施禮罷,便問事情。繼室答道:「此間新任知府高廉,兼管本州兵馬,是東京高太尉的叔伯兄弟。倚仗他哥哥勢耍,在這裡無所不為。帶將一個妻舅殷天錫來,人盡稱他做殷直閣。那廝年紀卻小,又倚仗他姐夫高廉的權勢,在此間橫行害人。有那等獻勸的賣科,對他說我家宅後有個花園,水亭盡造的好。那廝帶將許多詐奸不及的三二十人,逕入家裡,來宅子后看了,便要發遣我們出去,他要來住。皇城對他說道:「我家是金枝玉葉,有先朝丹書鐵券在門,諸人不許欺侮。你如何敢奪占我的住宅,趕我老小那裡去?』那廝不容所言,定要我們出屋。皇城去扯他,反被這廝推搶毆打。因此受這口氣,一卧不起。飲食不吃,服藥無效,眼見得上天遠,人地近。今日得大官人來家做個主張,便有些山高水低,也更不優。」柴進答道:「尊嬸放心,只顧請好醫士調治叔叔。但有門戶,小侄自使人回滄州家晨去取丹書鐵券來,和他理會。便告到官府,今上御前,也不怕他。」繼室道:「皇城幹事,全不濟事。還是大官人理論是得。」柴進看視了叔叔一回,卻出來和李逵並帶來人從,說知備細。李逵聽了,跳將起來,說道:「這廝好無道理!我有大斧在這裡,教他吃我幾斧,卻再商量。」柴進道:「李大哥,你且息怒。沒來由和他鹵做什麼!他雖是倚勢欺人,我家放著有護持聖旨,這裡和他理論不得,須是京師也有大似他的。放著明明的條例,和他打官司。」李逵道:「條例,條例,若還依得,一下不亂了!我只是前打后商量。那廝若還去告,和那烏官一發都砍了。」柴進笑道:「可知朱仝要和你廝拚,見面不得。這裡是禁城之內,如何比得你山寨里橫行。」李逵道:「禁城便怎地」江州無軍馬,偏我不曾殺人!」柴進道:「我等我看了頭勢,用著大哥時,那時相央。無事只在房裡請坐。」正說之間,裡面侍妾慌忙來請大官人,看視皇城。柴進入到裡面卧榻前,只見皇城閣著兩眼淚,對柴進說道:「賢侄志氣軒昂,不辱祖宗。我今日被殷天錫毆死,你可看骨肉之面,親齎書往京師攔駕告狀,與我報仇。九泉之下,也感賢侄親意。保重,保重!再不多囑!」言罷,便放了命。柴進痛哭了一場。繼室恐怕昏暈,勸住柴進道:「大官人煩惱有日,且請閣量後事。」
柴進道:「誓書在我家裡,不曾帶得來。星夜教人去了。須用將往東京告狀。叔叔尊靈,且安排棺盛殮。承了孝服,卻再商量。」柴進教依官製備辦內棺外,依禮鋪設靈位,一門穿了重孝,大小舉哀。李逵在外面聽得堂里哭泣,自己磨拳擦掌價氣。問從人,都不肯說。宅里請僧修設好事功果。至第三日,只見這殷天錫騎著一疋攛行的馬,將引閑漢三二十人,手執彈弓、川弩、吹筒、氣球、拈竿、樂器,城外遊了一遭,帶五七分酒,伴醉假顛,逕來到柴皇城宅前。勒住馬,叫裡面管家的人出來說話。柴進聽得說,掛著一身孝服,慌忙出來答應。那殷天錫在馬上問道:「你是他家什麼人?」柴進答道:「小可是柴皇城親侄柴進。」殷天錫道:「我前日分付道,教他家搬出屋去,如何不依我言語?」柴進道:「便是叔叔卧病,不敢移動。夜來已自身故。待斷七了搬出去。」殷天錫道:「放屁!我只限你三日便要出屋。三日外不搬,先把你這廝枷號起,先吃我一百訊棍。」柴進道:「直閣休恁相欺!我家也是龍子龍孫,放著先朝丹書鐵券,誰敢不敬!」殷天錫喝道:「你將出來我看。」柴進道:「見在滄州家裡,已使人去取來。」殷天錫大怒道:「這廝正是胡說!便有誓書鐵券,我也不怕。左右,與我打這廝。」眾人卻待動手,原來黑旋風李逵在門縫裡都看見,聽得喝打柴進,便拽開房門,大吼一聲,直搶到馬邊。早把殷天錫揪下馬來,一拳打番。那二三十人卻待搶他,被李逵手起,早打倒五六個,一哄都走了。李逵拿殷天錫提起來,拳頭腳尖一發上。柴進那裡勸得住。看那殷天錫時,鳴呼哀哉,伏惟尚響。有詩為證:齋慘刻侵謀倚橫豪,豈知天憲竟難逃。李逵猛惡無人敵,不見閻鴨不肯饒。

3 柴皇城 -相關詞條

夏侯成史太公秦玉蘭寇鎮遠
姚約祝彪狄太公祖士遠
周豹寶密聖褚堅張真人
錢老兒衛亨葉春吳升

 

 

 

4 柴皇城 -相關鏈接

http://www.17xie.com/read-131811.html
上一篇[常規武器]    下一篇 [祭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