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格斯是名黑色劍士,他是從死屍中出生的孤兒,由西絲和甘卑若撫養成人,3 歲時就 拿劍,6 歲就上戰場。成年後英勇無比,以劍著稱。當過多年的雇傭兵,后被格里弗斯 留在鷹之團,那段時期成為他一生中的黃金時代。

1 格斯 -基本信息

 

是人物

中文譯名:格斯(津)
外號:黑色劍士
職位:前 鷹之團衝鋒隊長
武器:斬龍劍,左手大炮,狂戰士盔甲,小型炸彈,飛刀,弩箭
年齡:大約24歲
討厭的事:被別人觸碰到身體
最愛的人:卡思嘉

最恨的人:格里弗斯

2 格斯 -角色介紹

 

是

脖子上有烙印的戰士。從死屍中出生的孤兒,由西絲和甘卑若撫養成人,3 歲時就 拿劍,6 歲就上戰場。成年後英勇無比,以劍著稱。當過多年的雇傭兵,后被格里弗斯 留在鷹之團,那段時期成為他一生中的黃金時代。 

曾因百人斬而令人聞風喪膽,後任鷹 之團的衝鋒隊長,備受團長格里弗斯的器重。鷹之團覆亡后,在他心愛的女人卡思嘉被惡魔QJ之後,格斯痛不欲生。曾經想到過死,但是,他不願意讓惡魔們安寧,決 心抗爭復仇,背負起斬龍劍與受到他脖子上的烙印鮮血的吸引而來的惡魔抗爭。走上了 一條不歸的掙扎者之路

關鍵詞 :狂戰士Berserker,毫無疑問,黑色劍士格斯是當之無愧的狂戰士,在ACG史上眾多狂戰士中,格斯是以人類之身超越人類,宛如魔一般男子的存在,是如狂野的混沌火焰,吞噬橫掃這個黑暗時代每一個角落,只殘留灰燼與傷痛的男人,他的劍只能以狂來形容,帶著摧枯拉朽向死而生的氣勢斬斷一切,他的靈魂堅不可摧,被悲慘坎坷的命運磨鍊得宛如淬火的鋼鐵,不,比鋼鐵更冰冷和堅固,卻也有著黑色之火一般燃燒的熱情,在我的心中,格斯無疑有著魔一樣深邃燃燒的魅力,因為他所背負的苦痛黑暗,內心熔岩般滾動的複雜情感漩渦,所以在動畫OP中他開朗陽光的笑容才顯得如此彌足珍貴,狂戰士之所以戰無不勝,只因為裹藏在強悍肉體內遺忘恐懼的瘋狂精神,而格斯的戰無不勝,卻是正因為明白恐懼與人類弱小殘酷事實的卑微,才無比強大,他的每一次揮劍,都是背負著斬斷命運向神挑戰的命運在打破。這位動漫史上最強硬漢之一,是狂戰士當之無愧的代表。

3 格斯 -背景故事

 強烈的湧來的感情,如洪水一樣排山倒海而來…… ……憎惡……友愛……妒忌……痛苦……怨恨……嚮往……悲傷……執著……絕望……  三浦建太郎劍風傳奇的世界,是一個典型的人性旋渦。與其說人被掌握在命運手中,不如說是被人類本身的情感所玩弄。欺騙、背叛、傷害,這些字眼,完完全全出自於人類為之自豪的感情。 
劍風傳奇架設於一個血統決定一切的社會裡。在那個地方,無所謂公正與公平。寄生在下層階級上的貴族,不斷以榮譽、服從、高貴、正統來抹殺下層人的存在。而在那種社會裡,出生平民的格里菲斯卻遠遠望著遠方的城堡,心中湧起無限的嚮往。對權利的嚮往,使得他走上了一條由殺戮鋪成的夢想之路。格里菲斯的野心與才能造就了鷹之團的盛名。他的夢想同時也吸引了無數也想達到那個城堡的人義無反顧地追隨著。 

--世上是否真的有神的手在操縱著人的命運?但人類想用自己的手來掌管自己的命運,擔人類往往不能隨心所欲……格力菲斯--誓要登上夢想顛峰的白鷹 飛翔於天空上的白鷹,一旦折斷了翅膀,便再也飛不起來了。可以想象格力菲斯以一個貧民兒子的身份跌爬滾打了多年之後所取得的成就,也可以想象那一旦失去了夢想之後的打擊,無以復加的摧殘都不曾使他感到苦痛,我只能敬佩的說一句:「那是個有野心的男子。」比起他的夢想,一切都可以付之一炬,踏過無數同伴的屍體依然不能到達心中閃光的城堡,背負著心中的罪孽,踏上漫長而又遙遠的征程,就在成功的一線之間化為了泡影,直到「人生」的最後,他才發現可以令他放棄夢想的竟然是那個男人..........回溯格力菲斯與格斯從相識、相知到並肩作戰,兩人都發生了極大的轉變。是友情嗎?這個我說不準,感覺上格力菲斯就是那種極具尊嚴、極具領導力、極具恐怖的人物,他的出現擾亂了戰爭世界,他的城府造就了他的成功,他那種對夢想的執著註定了他的命運,但是他的人生最終還是毀在了格斯的手上。個人語錄

連自己的生命也不能自由掌握的話,死了也好。        雖然不知道這是否是我要找的答案,但現在為了他,我要揮舞此劍。 
所謂劍,是要收在劍鞘內的東西吧,回到劍的主人身邊,回到格里菲斯身邊吧。
我的所在,也許真的曾經有的。雖然我因為愚蠢和固執而沒有察覺到,但那個時候的我真正希望的東西就在這裡。為什麼我經常在完結和失去之後,才察覺到是那樣呢。 
如果你能遇見神就對他說:別管我的事啊!
在你逃走出來的地方,是不會有樂園的.你所到達的地方,那個地方,始終只是個戰場而已.....回去吧!這裡是我的戰場.....去吧!你還是.....向你的戰場去吧! 
蜷縮在這麼精彩的場面之中算什麼?若是膜拜之人的話,至少該說一句啊。說「神呀」!
百人斬后和卡斯嘉在山頭的對話:
...這樣望下去... 
那一堆堆的篝火, 
看起來就像是他們每一個細小的夢想...正棲息在裡面一樣... 
也許就這樣,每一個人便拿著小火而集合在這裡吧, 
...然後這些看似一吹即滅的小火會好像不會熄滅那樣, 
向最巨大的火焰把自己的火投進去, 
是投向格里弗斯...這巨大的火焰中呢! 
...但是... 
這裡沒有我的火。 
...我... 
...我... 
我也許只是在那些篝火中...打算稍微取取暖... 
而不經不覺踏進去而已。 
...... 
我... 
只要有這劍,就有自信在任何戰役中生存下來, 
實際上,到現在為止也是那樣。 
參加鷹之團之前也是... 
無論是怎樣慘敗的戰鬥也好,我一定會獨自生還過來。 
今次也是... 
...但是,那樣的事沒什麼了不起。 
我開始懂事的時候,已是在戰場上。 
把我養育的雇傭兵團的BOSS除了揮劍的方法以外,什麼也沒有教我。 
我就只懂得揮劍! 
我不想死... 
只是因為我不想死...只是因為我只懂得揮動這劍, 
所以我一直戰鬥至現在。 
...還有... 
所謂最重要的戰鬥理由... 
也許是我經常企圖寄托在他人身上也說不定。
酒店的對話(不完整):

上一篇[示愛節]    下一篇 [相親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