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米哈依爾·伊萬諾維奇·格林卡(1804年——1857 年2月15日)1804年誕生在斯摩棱斯克 省諾沃斯巴斯克村,俄國作曲家、俄羅斯民族樂派奠基人

1 格林卡 -人物生平

 

格林卡米哈依爾·伊萬諾維奇·格林卡

米哈依爾·伊萬諾維奇·格林卡於1804年誕生在斯摩棱斯克省諾沃斯巴斯克村的一個莊園地主的家庭里。這是一個有著遼闊 田野、森林和充滿優美音樂的地方,格林卡從小在這個迷人、靜 謐的環境中,受到了俄羅斯大自然美的熏陶,熟悉了俄羅斯民間 的生活習俗,經常從農村歌手和乳娘那兒聽到娓娓動聽的民歌。 尤其是舅父家的農奴樂隊,對格林卡的音樂才能以至未來音樂道 路的發展,都有著深刻的影響。

這個農奴樂隊經常演奏西歐的音樂作品,格林卡從中接觸到 海頓、莫扎特、貝多芬、梅雨爾、凱魯比尼的序曲和交響樂,受 到了音樂的啟蒙教育,並對音樂產生了強烈的興趣。開始他只是 聽眾,後來在學習鋼琴的同時,他向農奴音樂家學會了小提琴,於是就成了樂隊的一員。農奴樂隊不僅是他「歡樂的源泉」,而且 成了哺育未來民族音樂家的搖籃。最使小格林卡著迷的是俄羅斯 民歌。他經常一連幾小時,心往神迷地坐在一勞傾聽;忘掉了周 圍的一切,併發出這樣的感嘆:「音樂就是我的靈魂」。這些朴 素優美的俄羅斯民歌深深地打動著格林卡,使他從電吸取了豐富 的養料,為他一生的創作奠定了深厚的民族音樂基礎。後來,格林卡在自傳《札記》中談到,童年時代聽到的民歌,成了後來他 以絕大部分精力鑽研俄羅斯民間音樂的首要原因和創作的主要依 據。這些民歌引導他寫出民族歌劇《伊萬·蘇薩寧》和《魯斯蘭與柳德米拉》。同時,格林卡在與農奴音樂家的密切接觸中,培 育了他對入民群眾的親切感情和民主思想。

1812年俄國爆發了抗擊拿破崙侵略的衛國戰爭。當時,雖然 .格林卡才8歲,但是,他目睹了殘酷戰鬥的痕迹;親耳聽到了關 於人民游擊隊英勇抗敵的生動故事。俄國人民的英雄業績和高漲 的愛國熱情,激發了作曲家民族意識的覺醒,成為後來他創作 「民族英雄悲壯歌劇」《伊萬·蘇薩寧》的源泉之一。據說,1814 年俄國政府規定12淚25日為解放紀念日,要求全國鳴鐘一天以示 慶祝。於是,這一天,在格林卡的故鄉,兩年前曾經號召人民奮 起抗擊拿破崙軍隊的教堂鐘聲,又響了起來。勝利歡騰的鐘聲, 從清晨到黃昏一直在諾沃斯巴新克村的上空回蕩。二十二年後, 即1838年,在彼得堡大劇院首演的《伊萬·蘇薩寧》的終場合唱 《光榮頌》中,又再現了這個象徵著俄羅斯民族精神的鐘聲。

1818年,14羅的格林卡被送往彼得堡中央師範學校附屬貴族寄宿學校讀書。這使格林卡從偏僻、閉塞的鄉村,迸大了豐富多 采、視野廣闊的藝術天地。課餘時間他有機會去大劇院觀看歌劇, 聽音樂會,參加各種貴族的家庭演奏活動,從中接觸到廣泛的音 樂作品,這些作品主要是義大利、法國歌劇和德奧交響東等,同 時,也包括俄國前輩作曲家的創作。

求學期間,格林卡跟隨彼得堡著名的外籍音樂家菲爾德和邁耶爾學習鋼琴、提琴和音樂理論。雖然這兩位音樂家傳授給格林 卡的大多數技能,都沒有超出俄國前輩作曲家所慣用的和當時城 市家庭音樂生活,特別是貴族沙龍音樂娛樂所必備的技能!但是, 格林卡畢竟還是因此接受了較為正規的音樂教育,並且熟悉了作 為俄國音樂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城市音樂的音樂風格。他最初 的音樂創作大多為變奏曲。比如,以莫扎特作品主題所寫的變奏 曲等;這種以流行的名作主題進行變奏的創作方式,當時在俄國 的城市音樂生活中很盛行。

1822年格林卡從學校畢業后,次年去高加索養病。南國大自 然的美麗景色,山區居民的生活風俗和富於特色的音樂舞蹈,給 格林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為他以後創作富有東方特點的音樂 作品積累了豐富的素材。

從高加索回來,格林卡在故鄉住了一個時期,親自參加了農 奴樂隊的演奏和指揮活動。在這種實際工作中,他學到了很多管 弦樂方面的知識。這一工作也促使他去寫管弦樂作品,並終生熱 愛管弦樂創作。1824年所寫的管弦樂《行板與迴旋曲》和《降B大 調交響曲》就是他這方面的處女作。這些作品雖然都不成熟,但 可貴的是,格林卡採用了俄羅斯民歌作主題,並以俄國民間音樂 常用的變奏手法對它們進行發展。

至此之前,可以說是格林卡一生創作活動的準備階段。

1824年,20歲的格林卡在彼得堡交通部就職,進入了創作初 期。

2 格林卡 -創造之陸

格林卡雖然出任公職,但是他的絕大部分精力和全部熱情卻 投入了業餘的音樂活動。他聽音樂會;向義大利歌唱家學習聲樂, 參加重唱、合唱和鋼琴重奏等業餘音樂小組;出人音樂沙龍,參 與演出活動,廣泛結識音樂和藝術界的朋友……。在緊張的音樂 生活中,格林卡逐漸成為一名出色的鋼琴家和歌唱家,從而使他 在彼得堡的音樂沙龍中博得很高的聲譽,被人稱為「天才的業餘 音樂活動家」。

就在這個時期,格林卡的興趣逐漸從演奏轉向作曲,音樂對於 他已不僅是沙龍的娛樂,他開始認真地學習作曲理論,投入創作 實踐。在交響曲、奏鳴曲以及重奏曲等大型習作中,作為學習, 格林卡有意識地模仿西歐古典音樂大師的風格進行創作。以海 頓──莫扎特的風格寫成的。《F大調弦樂四重奏》就是其中的代 表作。同時,格林卡還寫了一些具有較高演奏技巧水平和獨創性 的鋼琴作品,如《F大調鋼琴變奏曲》等,這些作品已顯示出格 林卡鋼琴音樂的技巧特徵。然而,在格林卡的早期作品中,為數 最多的還是一些不成熟的浪漫曲,這些浪漫曲基本上沒有擺脫當 時城市浪漫曲感傷主義的傳統主題和習慣音調,如《可憐的歌手》、 《安慰》等。這一時期格林卡的器樂作品多數也與沙龍的音樂娛 樂有關,主要是以柔和的曲調和優雅的風格為特色的鋼琴變奏 曲、舞曲和抒情曲,如《降E大調夜曲》等。

1825年12月彼得堡爆發了十二月黨人起義。十二月黨人在俄 國喚起的愛國主義熱潮,使得包括格林卡在內的優秀藝術家,受 到了強烈的鼓舞,它不僅對格林卡的早期創作,而且對他一生的 創作道路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早在格林卡求學期間,十二月黨人的自由思想就在彼得堡先 進的知識階層中廣泛流傳著;格林卡所在的貴族寄宿學校就有一 些老師和同學是十二月黨人和啟蒙學者。格林卡的文學教授兼家 庭教師丘赫爾別凱爾是一位熱忱的愛國者和著名的十二月黨人。 他熱烈主張的俄羅斯文學的人民性和愛國主義思想,都對格林卡 有積極影響,丘赫爾別凱爾是普希金的同學和最親近的朋友,格 林卡在他家中與普希金相識,並於20年代末與普希金結下了深厚 的友誼。從那時起,格林卡便採用普希金的詩篇譜下了許多優秀 的浪漫曲。在此期間,格林卡還結識了劇作家格利波耶多夫。這 兩位作家對格林卡在民族音樂創作中的種種嘗試給予了熱情的鼓 勵和支持、並在友誼的交談中以民族和民主的思想影響著格林卡 的藝術觀。當時,正是以普希金和格利波邱多夫為代表的俄羅斯 民族文學最光輝燦爛的時期,民族文學的繁榮促進了格林卡民族 音樂思想的成熟。

格林卡在彼得堡的藝術沙龍中,還結識了許多其他優秀的俄 國藝術家,如詩人茹科夫斯基、傑爾維格;文藝批評家奧多耶夫 斯基和著名的音樂活動家、鑒賞家繼耶爾戈爾斯基伯爵等。這些 人的思想雖然偏於保守,但他們都是民歌愛好者和俄羅斯民族音 樂的熱烈擁護者,格林卡的不少具有民族風格的浪漫曲,就是取 材於他們的詩作,並得到過他們的支持。

格林卡不具備反對沙皇專制和農奴制的思想,他在政治上與 十二月黨人之間存在較大的差距。如果直接把格林卡的創作與十 二月黨人的社會革命,即反對專制農奴制的鬥爭聯繫在一起,或 者在格林卡和十二月黨人之間劃上等號,誇。但是,十二月黨人的愛國主義思想, 作為一種強大的社會思潮,激發了格林乾的愛國熱情,使自幼蘊 藏在他心用中的民族音樂思想的種子開始萌發。特別是俄國上流 社會普遍存在的對西歐音樂頂禮膜拜,俄羅斯音樂倍受歧視的現 實,更激起了格林卡為俄羅斯創作的願望。這促使他更加重視從 民族民間音樂中吸收滋養,自覺地去探索俄國的民族音樂創作。

3 格林卡 -作品風格

這樣,在彼得堡創作初期,除了前面提過的那些具有較多習 作怪和模仿性的作品之外,格林卡還創作了一些具有不同於貴族 奴化藝術的新因素的作品。尤其是他在音樂沙龍中以俄羅斯民歌 主題所作的即興變奏,以及自編、自彈、自唱的浪漫曲,更突出 地顯示了他強烈的民族意識和卓越的創作才能。浪漫曲《不要誘惑我吧》是格林卡早期的成功之作。這首歌創造性地運用了俄羅 斯浪漫曲的傳統手法,第一次表現了格林卡的個人風格。

在彼得堡的早期創作生活中,格林卡的民族責任感和事業心 有所增進,他決心做一個真正的俄國音樂家。他清醒地認識到, 要使俄羅斯的音樂作品在本國和世界得到承認,自己就不能停留 在音樂愛好者和俄國現有的創作水平上;人而必須掌握世界最先迸 的作曲技巧。於是,1830年他出國深造去了。

在德國,他向歐洲著名的音樂理論家德恩系統地學習了作曲 理論,深人地研究了亨德爾等人的古典音樂作品。在維也納,他傾 聽了當時風行一時的老施特勞斯和蘭涅爾的舞蹈音樂。尤其在他 呆了三年之久的義大利,他完全沉醉在當時正處於繁榮時期的意 大利「美聲」聲樂藝術之中;貝利尼、唐尼采蒂的歌劇和帕斯塔、 魯比尼等著名歌手的演唱,經常使他讚歎流淚。他潛心地研究意 大利聲樂的體裁和旋律發展的技巧,同時,還廣泛地接觸了正在歐 洲興起的浪漫主義音樂藝術,結識了浪漫派作曲家柏遼茲等人。

在國外的四年生活中,格林卡掌握了當時世界先進水平的作 曲技巧,熟悉了義大利和浪漫源的音樂風格,這給他的創作帶來 了新的特點。從浪漫曲《威尼斯之夜》、《勝利者》和《降E大調 鋼琴弦樂六重奏》等作品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義大利音樂,特別 是聲樂藝術對他的影響;在鍋琴、黑管、巴松的《悲壯三重奏》 等作品中,則可以看到浪漫主義音樂的風格特徵。

格林卡在義大利的創作,特別是那些採用義大利題材和風格 寫成的作品,如根據貝利尼和唐尼采蒂的歌劇主題所寫的變奏曲 和小夜曲等,受到了當地聽眾的高度評價和歡迎。但是,對西歐 音樂研究得越深入,格林卡對自己──一個俄國音樂家──的使命就認識得越清楚。他在創作中得不到真正的快樂和靈感,一種 不安的情緒經常在折磨著他。他認為他不應該按照義大利的風格 為俄羅斯寫作,他覺得自己那些迎合義大利居民趣味的作品。只 能使他確信,他所走的「不是自己的道路」。他說:「我實實在 在不想成為義大利人。對祖國的懷念,逐漸引導我按照俄羅斯的 方式來寫作。」 (見自傳《札記》)於是,1834年他毅然決定返 回祖國。

途經德國時,格林卡在義大利時還比較模糊的創作思想,變得越來越清晰了,他要寫一部「不但題材是民族的,而且音樂也 是民族的」俄羅斯歌劇(見1834年1月致不知名的C.T.的信)。 就在德國,格林卡寫了兩部對實現他的歌劇創作計劃具有特殊意 義的作品 ,管弦樂《俄羅斯主題隨想曲》和《交響序曲》。這兩部 作品雖然沒有最後完成,但是,格林卡在創作中,不僅表現了俄國 人民的生活,而且還嘗試了他從俄羅斯民間音樂中學來的所有作 曲手法,可以說,格林卡後來在成熟時期創作中所運用的民族技 法,在這裡都已初步實踐了。因而,這兩部作品被人稱作是「歌 劇《伊萬·蘇薩寧》和交響幻想曲《卡瑪林斯卡亞》的特殊草稿」。

創作民族歌劇的想法使格林卡激動不已。回到祖國不久,格林卡便開始了歌劇《伊萬·蘇薩寧》的創作。在創作過程中,他 產象著魔一樣」,靈感不斷湧現,以至於整個歌劇的細綱,甚至許 多主題,都在腦子裡「一下子發作了」(見自傳《札記》)。

《伊萬·蘇薩寧》以史實為依據,寫的是十七世紀初波蘭封 建主入侵俄國,農民蘇薩寧為保衛祖國而捐軀的故事。在格林卡 之前,十二月黨人雷列耶夫在詩作《沉思》中,曾以蘇薩寧的獻 身精神來喚醒民眾。而沙皇尼古拉一世對這個題材也很感興趣。 尼古拉政府利用十二月黨人的愛國主義思想的社會影響,提出了 忠於沙皇、地主和東方正教的「官方愛國主義」理論,極力搜索 鼓吹這種反動理論的藝術題材、於是,當時身為宮廷詩人的茹科 夫斯基,了解到格林卡的創作慾望之後,便向他提供了「蘇薩寧」 的題材。並根據尼古拉一世的旨意,委任御用文人羅中創作腳 本,改定作品名稱為《為沙皇獻身》,使歌劇貫穿著忠君思想。 當時,這部歌劇受到了皇室的歡迎,並被定為節日上演的官方劇 目。造成歌劇中的這些問題,對於格林卡來說,當然也不是偶然 的,反映了他作為一個貴族知識分子的局限性。

但是,格林卡畢竟自幼受過民間音樂熏陶,後來又接受了l812 年衛國戰爭和十二月黨人運動的愛國主義思潮影響。他是一位民 族音樂思想逐步成熟的藝術家,他的主要創作意圖是,為祖國寫 一部真正的民族歌劇。他所以欣然採納「伊萬·蘇薩寧」這個題 材,並且在創作中不斷爆發出靈感的火花,主要是因為這個題材符 合他要創作「民族英雄悲壯歌劇」的強烈慾望。格林卡在作品中 傾注了自己熾熱的愛國熱情,凝聚了他多年探索民族音樂創作的 心血,因而,這部歌劇不僅標誌著格林卡民族音樂思想的成熟, 而且,在開創俄國古典音樂方面,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格林卡 在這部作品中總結了前人的成就。他在吸取民族音樂的養料和西 歐音樂先進技巧的基礎上,創作了俄國第一部具有世界水平的真 正的民族歌劇。這部歌劇被人稱作是「俄羅斯歌劇的曙光」。它不僅照亮了俄羅斯歌劇的創作道路,而且對俄國整個民族音樂的發 展也具有重要的意義。因而,贏得了俄國先進人士的熱烈歡呼和 高度評價,他們認為這部歌劇開闢了俄國音樂的新時期。

1837年春,格林卡開始了歌劇《魯斯蘭與柳德米拉》的創 作。這是一部根據普希金的同名長詩構思的神話歌劇。1842年首演 后的幾十年內,在俄國音樂界引起了激烈的爭論。人們對該劇脫 離現實的傾向,以及腳本缺乏統一構思等問題,提出了批評,同 時,也對歌劇的成就做出了中肯的分析,指出它在俄國音樂史上 的重要地位。這部歌劇具有鮮明的民族民間音樂特色,高度的藝 術技巧和英雄主義與樂觀主義的主題。它與《伊萬·蘇薩寧》一 起,為俄國古典歌劇的兩個基本分枝──神話史詩劇和人民歷史 劇──奠定了基礎。

格林卡自1834年回國至1844年,除了兩部歌劇之外,還寫了 許多優秀作品,這十年是他創作的成熟和全盛時期。

1839年,他在著名的管弦樂曲《幻想圓舞曲》中,將俄羅斯 舞曲交響化,預示了舞曲因素在俄國交響音樂、歌劇中的特殊地 位。它不但直接影響了後來俄國交響音樂和歌劇中的舞曲創作, 而且也推動了俄國舞劇音樂的創作。柴科夫斯基、格拉祖諾夫等 人的舞劇、歌劇和交響曲創作,受到他這方面的影響最顯著。

1840年,格林卡為伊·庫科爾尼克的悲劇《霍爾姆斯基》配樂。這些配樂為俄國戲劇音樂的交響化,以及交響音樂的戲劇性 發展,都提供了寶貴的創作經驗。

在這十年內,格林卡還創作了自己最有價值的浪漫曲。如採用普希金的詩歌譜寫的浪漫曲《記得那美妙的瞬間》、《希望的火焰在血液中燃燒》和聲樂套曲《向彼得堡告別》等。這些浪漫 曲吸收和發展了俄國城市民歌和浪漫曲的創作成果,同時又擺脫 了它們陳舊的感傷主義情調和千篇一律的表現公式。它顯示了格 林卡完美成熟的創作個性,把俄國的聲樂藝術推向了一個新的階 段,對柴科夫斯基等後代作曲家的聲樂創作產生了重要影響。

此外,1837─1839年格林卡被任命為宮廷合唱隊的樂隊隊 長,工作期間他對俄羅斯合唱藝術的發展也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1844年,格林卡作為一個創作了許多優秀作品的成熟藝術 家,第二次出國。這次出國的原因,一方面是為了擺脫創作和生活 上的不順利──他的作品與工作在上層社會中不被理解和遭到某 種冷遇,婚姻上亦遇不幸;另一方面是為了尋求新的創作衝動相 藝術上的新鮮印象,以滿足他自幼素有的「火熱想象力」。在巴黎, 格林卡與當時已經聞名遐爾的柏遼茲建立了真摯的友誼。柏遼 茲在自己的音樂會和音樂論文中,向西歐聽眾熱情地介紹並高度 評價了這位俄羅斯作曲家。格林卡的作品在巴黎演出,獲得了很 大的成功。格林卡在巴黎還接觸了當時歐洲活躍的音樂生活和音 樂界的新作品、新氣象和新潮流。這不僅使格林卡對於新穎、豐 富和具有色彩性的音樂的渴望得到了滿足,而且,從柏遼茲的作 品和當地聽眾的欣賞趣味中,格林卡認識到,創作那種在情感表 達上比過去更強烈、更坦露、更無拘無束,風格效果上「華麗璀 燦」的管弦樂曲,是浪漫主義音樂的一種新要求。於是,他決定 去西班牙,他認為絢麗多採的西班牙音樂是寫作這類作品的極好 素材。他要以此來豐富自己的曲目,開擴自己的創作視野。

在西班牙,格林卡直接深入到普通的西班牙民眾之中,潛心地 研究當地的音樂,並且向當地教師認真地學習與西班牙音樂密切 聯繫的西班牙舞蹈。先後寫出了兩部反映西班牙人民生活風俗、 具有鮮明的西班牙音樂風格的序曲──華麗隨想曲《阿拉貢·霍 塔》和《馬德里之夜》。這兩部作品體現出浪漫派音樂對他的影 響。格林卡開創了歐洲專業作曲家廣泛採用西班牙主題創作音樂 的先河,這兩部作品並成為俄羅斯作曲家以外國題材創作管弦樂 作品的開端。繼格林卡之後,柴科夫斯基、李姆斯基-柯薩科夫 等都寫過西班牙和義大利題材的樂隊作品。

4 格林卡 -成就

格林卡1847年回國,1848年寫出了交響幻想曲《卡瑪林斯卡亞》。格林卡一生沒有寫過交響曲,但是在《卡瑪林斯卡亞》 中,??繼承和發 展了俄羅斯音樂的民族傳統,將俄羅斯民歌交響化,寫出了俄國 第一部真正的民族交響樂作品。後來的俄國交響樂作曲家正是 沿著這部作品所開闢的道路成長起來的。因而,柴科夫斯基說: 《卡瑪林斯卡亞》孕育了整個俄羅斯的交響音樂。

5 格林卡 -評價

格林卡的晚年是在憂鬱不安的心境中渡過的。格林卡在創作上雖然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但是俄國貴族社會並沒有認識到他的 作品的真正的藝術價值和歷史貢獻。格林卡的作品經常遭到冷遇 和惡意的誹謗,演出機會越來越少,有時甚至被完全擠掉。格林 卡苦痛地從彼得堡跑到國外,又從國外返回祖國,頻繁的遷移也 未能消除他胸中的鬱悶,他的創作意志幾乎因此而被摧毀。他說:「煩惱、憂愁和苦難毀滅了我,我已完全失去了勇氣。」(見1855年11 月29目的信)他認為自己的藝術因社會「扼殺式的冷淡態度而死 亡」。往這種狀況下,格林卡晚年的創作力明顯衰退。1852年和1856 年,他兩次出國,數年流落在國外也沒有寫成什麼東西。他曾構思 標題交響曲《塔拉斯·布爾巴》和歌劇《重婚者》等大型作品,均未能實現。這些年,他留下的遺產僅是一些浪漫曲(《祝賀之杯》、 《阿傑爾》、《瑪加麗塔之歌》和《芬蘭灣》等)、鋼琴曲(套曲《向祖國 致敬》、《蘇格蘭主題變奏曲》) 和樂隊改編曲(《邀舞》、《友誼 紀念》)。但是,浪漫曲中的戲劇性傾間明顯地加強了。

需要提及的是,50年代初,在格林卡周圍也曾聚集著一群與 貴族社會持相反立場的年輕人,他們就是未來的俄羅斯民族音樂 運動的中堅力量:文藝理論家斯塔索夫、評論家兼作曲家謝洛夫、 作曲家達爾戈梅斯基和巴拉基列夫。他們以堅定的態度、誠摯的 敬仰和滿腔的熱清來支持格林卡。1852年謝洛夫根據格林卡的談 話整理了《配器法》。1854年,在斯塔索夫的懇求下,格林卡寫了 自傳體的《札記》,這本《札記》是研究格林卡創作思想和作品的最 有價值的文獻。在創作上,青年朋友們總是鼓勵格林卡,希望重 新激起這位心情沉重的作曲家的創作力。雖然他們的這種努力沒 有完全達到目的,但是,格林卡的音樂傳統卻由他們直接得到繼 承。達爾戈梅斯基成為格林卡之後的第一位民族作曲家,斯塔索夫 和巴拉基列夫都是60年代俄羅斯民族樂派「強力集團」的領導者。

1856年,格林卡最後一次離別祖國,就再也沒能回來。1857 年2月15日,他逝世於柏林。

上一篇[博沃]    下一篇 [博格達尼]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