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程朱理學

格物,意為窮究事物的道理或糾正人的行為,「格」在這裡有「窮究」的意思。格物致知是中國古代儒家思想的一個重要概念,後來成為認識論的重要問題。《禮記·大學》:「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 宋 蘇軾 《謝兼侍讀表》:「恭惟皇帝陛下聖神格物, 文 武 憲邦。」《三國志·魏志·和洽傳》:「儉素過中,自以處身則可,以此節格物,所失或多。」 唐 劉禹錫 《天平軍節度使廳壁記》:「示菲約以裕人,信賞罰以格物。」。

1詞語釋義

詞目:格物
拼音:gé wù
含義:
1:探究事物的道理
2:糾正人的行為
詳細解釋
1. 推究事物之理。
《禮記·大學》:「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 宋蘇軾《謝兼侍讀表》:「恭惟皇帝陛下聖神格物, 文 武 憲邦。」 明王鏊《震澤長語·經傳》:「蓋知物之本末始終,而造能得之地,是格物之義也。」魯迅《偽自由書·透底》:「於是要知道地球是圓的,人人都要自己去環遊地球一周;要製造汽機的,也要先坐在開水壺前格物。」
2. 猶正人。糾正人的行為。
《三國志·魏志·和洽傳》:「儉素過中,自以處身則可,以此節格物,所失或多。」 唐劉禹錫《天平軍節度使廳壁記》:「示菲約以裕人,信賞罰以格物。」
3. 清 末稱西洋自然科學為「格物」。
清薛福成《出使四國日記·光緒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旋據總教習丁韙良申稱:『單內(俄文書籍圖說)天算、地理、格物、醫學等書,或六十年前或百餘年前所載,不如新書之詳備。』」嚴復《原強》:「二百年來,西洋自測算格物之學大行,製作之精,實為亘古所未有。」

2詞語來歷

「格」,最早見於甲骨文,本義:「格,長條兒」,樹木的長枝條,所以,從「木」,「各」聲,由此派生出多義:
1)「到」、「至」之意;
2)因「到」、「至」而「感通」;
3)「糾正」;
4)「窮究」,此義即是「格物」之本義,也就是「推究事物的原理」之義。

3發展歷史

在中國古代儒家思想中,格物致知是一個重要概念,其最早出自於 《禮記‧大學》:「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當時的「格物致知」與誠意、正心、修身等道德修養方法有關。格物致知的目的,是使人能達到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的水平,從而追求儒家的最高理想——平天下。
從宋代理學家程頤開始,「格物致知」便作為認識論的重要問題討論。他認為「格猶窮也,物猶理也,猶曰窮其理而已也」,格物即就物而窮其理,格物的途徑主要是讀書討論,應事接物之類。做法「須是今日格一件,明日又格一件,積習既多,然後脫然自有貫通處」。在這個從逐漸積累到豁然貫通的過程中,含有關於人類認識的一些合理觀點。
格物致知物理學

  格物致知物理學

朱熹在程頤思想基礎上,提出了系統的認識論及其方法。他說,知在我,理在物,這我、物之別,就是其「主賓之辨」,認為連結認識主體和認識客體的方法就是「格物致知」。朱熹訓格為至、為盡,至:謂究至事物之理;盡:有窮盡之意。他訓物為事,其範圍極廣,既包括一切自然現象和社會現象,亦包括心理現象和道德行為規範,「格物」就是窮盡事物之理。他認為格物的途徑有多端,上至無極、太極,下至微小的一草一木、一昆蟲,皆有理,都要去格,物的理窮得愈多,我之知也愈廣。由格物到致知,有一個從積累有漸到豁然貫通的過程。朱熹認為,「要貫通,必須花工夫,格一物、理會一事都要窮盡,由近及遠,由淺而深,由粗到精。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成四節次第,重重而入,層層而進」,「窮理須窮究得盡,得其皮膚是表也,見得深奧是里也」。人們必須經過這樣由表及裡的認識過程,才能達到對理的體認。
明代王陽明反對程頤朱熹通過事事物物追求「至理」的「格物致知」方法,他秉承陸九淵的學說,從「心即理」說出發,認為格物的下手處,就是體認本心。正如陸九淵所言「心接具是理,心即理也」,何消外求?故明「本心」則明「天理」。故王守仁強調:「心一而已,以其全體惻怛而言謂之仁,以其得宜而言謂之義,以其條理而言謂之理。不可以心外求仁,不可外心以求義,獨可外心以求理乎?外心以求理,此知行之所以二也;求理於吾心,此聖門知行合一之教。」王陽明的心學凝成四句話「無善無噁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格物便是立明本心,為善去惡,知行合一。
格物最直接的解釋就是將【物】放置在一定的框框里。
在佛教里叫受戒,在社會叫守法,在生活中叫學規矩。------雷生霖

4最新解釋

歷史上主要註釋家對「格物」的訓釋
《大學》中說:「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可見如欲修齊治平、明明德於天下,「格物」是基礎、前提和根本性的功夫,是「大學之道」的基石。「格物」不當則「致知」不明;物有所未格,則知有所不明。然而對於一個如此重要的哲學、教育學範疇,諸家訓釋雖聚訟紛紜,卻未能刨根問底,徹底詮釋,正如北宋司馬光所批評的「未盡古人之意」。
先秦時代,「格物致知」這句話大概並不是特別深奧的語言,故而用不著做什麼解釋。但是漢代以降,由於文化斷層等原因,人們對它的解釋卻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東漢鄭玄為《大學》作注時,對「格物」解釋說:「格,來也;物,猶事也。其知於善深,則來善物;其知於惡深,則來惡物。言事緣人所好來也。」(《禮記·大學》,《十三經註疏》本)。這種把「格」字訓為「來」,將「格物」訓為「來善物」、「來惡物」的解釋,是有悖於《大學》作者原意的。對此,章太炎曾尖銳地指出,若遵循鄭注,則「因果相倒」,因為《大學》本文的順序是「物格而後知至」,而鄭注以為「知於善深則來善物,知於惡深則來惡物」,將「致知」置於「格物」之先,不合經典原義[i][i]。
司馬光在《致知在格物》一文中闡釋「格物致知」之義說:「《大學》曰:『致知在格物。』格,猶捍也,御也。能捍禦外物,然後能知至道也矣。鄭氏以格為來,或者猶未盡古人之意乎!」他以「捍」、「御」訓「格」,認為人只有捍禦外物之擾,然後才能認識大道。在致思理路上明顯受到了道家的影響。司馬光認定「格」字的意思好象「御」字,而沒有解釋為什麼「格」字會有這種意思。由於缺乏文字學方面的考據,該說略顯突兀。他自己不同意鄭玄的解釋,認為鄭說沒有徹底弄明白古人的意思,然而在我看來,司馬光的解釋也不是《大學》的本義。
對於格物致知的解釋,程頤認為「格猶窮也,物猶理也,猶曰窮其理而已也。若日窮其理云爾。窮理然後足以致知,不窮則不能致也。」[ii][ii]朱熹認為「所謂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窮其理也。」 (《大學章句·補傳》)程、朱都將「格」解釋為與「窮」義近似,即推究、窮盡的意思,並沒有交待訓「格」為「窮」的原委。
王陽明說:「意所在之事謂之物;格者,正也」(《王文成公全書》卷二六)。又說,「致吾心之良知者,致知也」(同上)。在他看來,格物就是正己意;致知就是致良知,皆純屬內省的功夫。
顏元將「格物」之「格」當作「手格猛獸」之「格」、「手格殺之」之「格」,「乃犯手捶打搓弄之義」 (《習齋記余》卷六)。是主體對客體的有目的、有意識的實踐改造活動,其目的是務期實用。
王夫之認為,最切近格物本義的當屬方以智的質測之學。他說:「密翁(方以智)與其公子為質測之學,誠學思兼致之實功。蓋格物者,即物以窮理,唯質測為得之。」[iii][iii]關於質測之學,方以智說:「物有其故,實考究之,大而元會,小而草木螽蠕,類其性情,征其好惡,推其常變,是曰質測。」[iv][iv]方以智「質測」的特點在於重視實地考究、分類認識、把握事物的發展變化規律。
熊十力在《原儒》中論及格物學時說:「假定萬殊之物界為實在,而分門別類窮其理者,是為格物學之觀點。(古之格物學,猶今雲科學)。」
統觀前賢對於「格物」的詮釋,訓「格」為「來」、「捍」、「御」、「窮」、「正」等等,一定程度上皆屬於猜測,缺乏古文字學方面的刨根問底的考據,尚未達詁。唯有被王夫之所推崇的方以智的「類其性情,征其好惡,推其常變」的質測學方法最近於《大學》「格物」本義。熊十力的「分門別類窮其理」的訓釋也比較接近經文原義。但是王夫之和熊十力都沒有進一步闡明何以「格物」當作此訓。看來,要逼近《大學》「格物」之義的本原,還「格物」本來之面目,可以轉換研究視角,尋找新的證據。在這方面,小學「右文說」為我們真正了解「格」字的本義、進而把握《大學》「格物」的原貌提供了可能。
上一篇[張明文]    下一篇 [格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