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格里戈里·格里戈里耶維奇·奧爾洛夫

標籤: 暫無標籤

1簡介

格里戈里·格里戈里耶維奇·奧爾洛夫Григо́рий Григо́рьевич Орло́в(1734年10月17日---1783年4月24日)俄國軍官,女皇葉捷卡琳娜二世的情夫,未經證實的傳聞說他是保羅一世的生父,但傳聞站不住腳因為保羅一世無論外貌性格簡直是其父彼得三世·費奧多羅維奇的翻版。他組織政變擁立葉捷卡琳娜為沙皇,此後成為他的親密的顧問。

2生平

格·格·奧爾洛夫伯爵

  格·格·奧爾洛夫伯爵

他是著名的奧爾洛夫五兄弟的老二,1749年入士官學校,后成為炮兵軍官,七年戰爭期間參加曹恩道夫戰役,負傷后回彼得堡養傷。他雖然智力平庸,學識有限,更無風度可言,但他卻儀錶堂堂,身材修長,是個風流倜儻的美男子,打架鬥毆、賭博酗酒、追求女人,他無所不作,膽大妄為。有一次他喝酒身上沒有帶錢,當店主向他討賬時,他居然抽出馬刀,一下割掉了那人的耳朵。他在情場的功夫更是被人們津津樂道:他的上司彼得·朱瓦洛夫的情婦葉列娜·庫拉金公爵夫人是彼得堡有名的美女,格里戈利居然無視自己上司的權勢,明目張胆地引誘庫拉金,並終於把她爭奪過來。彼得·朱瓦洛夫氣得暴跳如雷,正打算尋找機會置格里戈利於死地的時候,卻突然患病身亡。男人們雖然都指責格里戈利的行為,卻又羨慕他的運氣;女人們則對他的冒險精神充滿了激情。
1759年德國施威林伯爵被俘被送到彼得堡,皇太子彼得大公對他優待有加,安排格里戈利充當他的警衛,由此他認識了寂寞的太子妃葉捷卡琳娜,第二年他成為太子妃的情夫。太子妃利用他們五兄弟在禁衛軍中編織了一張效忠她的關係網。1762年彼得三世登基,他與其弟阿列克謝·格里戈里耶維奇·奧爾洛夫策動政變推翻彼得,擁立葉捷卡琳娜為俄國女皇,因此受封伯爵。
葉卡特琳娜登上皇位后,對格里戈利一直恩愛有加。最初,她很想和他秘密結婚,但遭到了帕尼等許多臣僚的反對,只好作罷。為了安慰她的情夫,她授給他伯爵銜,並賜予他一枚印著女皇頭像的徽章。。這是受到恩寵的信物,也是權勢的象徵。
隨著時間的推移,葉卡特琳娜在政治舞台上大放光彩,成了一位呼風喚雨的大國君主。相形之下格里戈利·奧爾洛夫愈顯渺小。他那貧乏的大腦,懶散驕逸的性格使得他在政治上無知無能,但他不甘心只做女皇閑暇時尋歡作樂的工具,他渴望在政治上思想上成為女皇的知己,他開始讀書、學習哲學,還和盧梭書來信往,探討哲學問題。1765年參加創立自由經濟學會,當葉捷卡琳娜草擬成立立法委員會的赦令時,他是女皇的顧問。後來他任該委員會委員時(1767-1768),極力主張通過可以改善農奴狀況的改革方案。但他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缺乏做學問的天賦,求學的道路遠比偷香竊玉艱難得多。他吃不了這份苦,又回到了荒唐放蕩的生活。好在葉卡特琳娜雖然白天風風火火,叱吒風雲,晚上一入綾羅帳,卻也矜嚴盡消,柔情似水,使得性情輕薄的格里戈利備感快慰。
他們這樣卿卿我我生活了10年,葉卡特琳娜由一個風流少婦變成了一個 42歲半老徐娘。格里戈利才 30出頭,精力正旺。他常常瞞著女皇幹些拈花惹草的勾當,無論是名門閨秀還是小家碧玉,他都來者不拒,但是,這樣生活仍然無法滿足他的冒險心和虛榮心。他總是央求女皇讓他馳騁疆場,為帝國建功立業。女皇借口離不開他,只有他才能給她帶來快樂和安全感,不讓他指揮軍隊。格里戈利只好繼續留在女皇身邊。1771年,莫斯科的一場瘟疫給他帶來了冒險機會。當時瘟疫來勢甚猛,每天都要死七八百人,全城陷入了一片驚恐混亂狀態,地方當局已無法控制局面。格里戈利·奧爾洛夫主動請纓,決心一顯身手。這回女皇出人意料地痛痛快快地答應了。10月12日,格里戈利精神抖擻地啟程了。像衝出鐵籠重獲自由的雄獅,他到莫斯科后表現出了難以置信的勇氣和精力。他每天都要工作15個小時以上,率領醫生到病房甚至市民家裡分發藥品,督促愚昧迷信的百姓接受治療。每天還要親自和士兵,醫務人員到街道、房間清理數百具發臭的屍體,焚燒死者的衣物。整整三個月,他戰勝了傳染瘟疫的危險,穩定了社會秩序,控制住了瘟疫。當格里戈利意氣揚揚地返回彼得堡時,葉卡特琳娜為他搭起了凱旋門,並親自率廷臣到凱旋門迎接。格里戈利·奧爾洛夫原認為他的成功會博得女皇的敬重與熱情,但他很快就發現女皇私下裡對他已淡漠了許多,原來女皇已經有了新歡。
1772年葉捷卡琳娜派他作為首席代表參加結束俄土戰爭的和平會議,但他主張從土耳其統治下解放基督教徒以及瓜分奧斯曼帝國。他到福科夏尼城后,在土耳其人面前趾高氣揚,裝腔作勢,毫無和談誠意。他甚至凌駕於魯緬采夫將軍之上,爭奪指揮軍隊的權力,一心只想率軍襲擊君士坦丁堡。葉卡特琳娜在證實他的荒唐行徑之後,非常失望。結果他不再是女皇的情夫,1774年他購得失蹤已經的大莫卧兒鑽石,重現打磨命名為奧爾洛夫鑽石獻給女皇,徒勞的企圖重現獲得寵愛。但沒有成功,女皇現在愛的是格里戈里·亞歷山德羅維奇·波將金親王。1775年他離開俄國,1777年與表妹結婚,1782年妻子死後,他精神不正常,返回他在俄國的住所。
上一篇[睡的香]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