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蘇珊·桑塔格(SusanSontag,1933一2004 )是著名的女權主義音,美國女小說家、評論家,被認為是當代景重要的理論批評家之一。生於亞利桑那州。最初她是因寫評論文章而引起人們注意的。

桑塔格

1人物生平

童年
她最早的記憶之一是,她四歲左右在公園裡,聽到她的愛爾蘭保姆在跟一個身穿漿過的白制服的大塊頭講:「蘇珊弦綳得緊緊的。蘇珊心想:「這可是個有趣的字眼。是真的嗎?」她「想起了」一件大約是發生在一九三七年的事。一九九五年,她在接受《巴黎評論》記者採訪的時候描述過這件事。該公園坐落在紐約市,保姆名叫羅絲·麥克納爾蒂,是個文盲。在蘇珊的印象中,羅絲對這個難帶的孩子束手無策。桑塔格五歲前和爺爺奶奶住在紐約,生活由親戚照顧。
桑塔格希望告訴我們的是,她小小年紀就感到了孤獨,厭倦自己的生活環境,於是,她的內心生活——這是她惟一能夠掌控的生活——變得至關重要。她自己說,四歲的時候,她就開始作批評性分析了,因為她在琢磨「弦綳得緊緊的」是什麼意思。桑塔格倒寧可用「靜不下來」這樣的字眼兒來描寫孩提時代的自己,那是一個覺得「童年純粹是在浪費時間」的孩子。
她父母當時在哪兒呢?他們大部分時間在中國。傑克·羅森布拉特開了家商行——功成毛皮公司,經營毛皮。一九二三年元月十六日,蘇珊在曼哈頓的婦女醫院出生時,父母在西八十六街二百號有一套房子。蘇珊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米爾德麗德覺得自己要是在國外生孩子會緊張的,但是,平安生下蘇珊后不久,她就重返中國,回到丈夫身邊。等到再次懷孕,她又回到曼哈頓,一九三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在紐約醫院生下次女——朱迪絲。這時候,他們家已搬到長島的格雷特內克。
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九日,接近午夜時分,傑克』羅森市拉特因肺結核在中國天津一家德美合資醫院去世,活了還不到三十五歲。米爾德麗德當時呆在天津的阿斯特商行旅社,翌日,她給父親和兄弟阿倫拍電報,並作好安排,一周后啟程返回紐約。
桑塔格記得,過了幾個月,母親才告訴她父親已去世,而且只是簡單地說死於肺炎。
接著,五歲大的蘇珊第一次犯哮喘。對所有人來講,哮喘都是一種可十自的病,對孩子尤其如此。常常是凌晨兩點到六點之間咳個不停;孩子會咳得喘不過氣來,有時還吐黏液。
一九三九年,為了給蘇珊找到一個更為適宜的氣候環境,米爾德麗德決定將她的這個小家從紐約搬走,有位醫生推薦了邁阿密。一次訪談中,桑塔格提到,她們家在那座城市居住過很短一段時間;她還告訴我們這樣的一些趣事:一棟四周有椰子樹的房子。她在前院,手拿榔頭和螺絲起子,想敲開椰子這種熱帶水果。一個肥胖的黑人廚子帶蘇珊上公園,她看到一張長凳上標了「只許白人坐」的標誌。她轉過身去,對廚子說:「我們坐到那邊去,你可以坐在我腿上。」桑塔格對訪談者講,那可真像是十九世紀。 情況可能是,在蘇珊整個童年時代,米爾德麗德都一直心情郁I;司,委靡不振。對於喜歡東奔西跑的米爾德麗德來講,可能非常不容易適應做母親帶來的生活方式上的巨變。她不僅沒了丈夫,也沒了生意上的收入,沒了工作,沒了獨立性,也沒了地位——取而代之的是兩個年幼的孩子沒完沒了提出的要求。喝酒能緩解緊張,讓她暫時放鬆,甚至她的情緒也許會變得高亢一些,但在蘇珊的印象中,米爾德麗德是一個懶散的母親,整天昏昏欲睡,要不就是百無聊賴,根本不可能翻閱或者評論一下孩子全優的成績單。這種情形在許多自孩童時代就開始創作的作家的生活中屢見不鮮,比如作家安妮·賴斯。就曾坐在她酒鬼媽媽的床邊,悶悶不樂。
幸運的是,桑塔格十歲前就早早地找到了她的第——個文學之父,即埃德加『愛倫·坡。像哈里伯頓一樣,坡也構築起了一個神奇的世界。他創作偵探小說,寫月球之旅和其他不可思議的探索航程——如《阿瑟·戈登·皮姆的歷險故事》。但是,坡也使蘇珊有了「對內在性、憂鬱,心理執著,對推理的刺激、變態,以及對不顧後果的自我意識的性情的最初了解」——又是一陣誕生中的渴望。坡的作品既是冒險的,又是知性的;故事的敘述者是羞怯的,包裹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筆下的人物就像桑塔格成年後一樣,是比喻意義上的洞穴——思想的洞穴——的獻身者。正如《貝蕾妮斯》的敘述者坦陳的那樣,「我的激情總是思想的激情。」
中年
1967年,桑塔格四十六歲時就被診斷患有轉移灶乳腺癌。能活到現在,實在是一個醫學奇迹。「 當時醫生認為我到了第四期,也就是到了癌症的末期,」 她曾平平淡淡地說,「 我尋求好的治療,可醫生們告訴我,去旅遊吧,好好玩玩吧。」 她沒有醫療保險,但朋友們湊錢使她得到最好的治療。「 他們對我講我還有兩年,但對我兒子大衛說我只有六個月。我說『 我只是想看看是不是有一種可能性。』 我到巴黎尋求實驗性治療,居然見效了。所以當我回到紐約時,有人管我叫奇迹病人。」 划歲寸疾病的反應並不僅僅表現在醫學反面,也表現在智力方面。1987年,她出版了《疾病的隱喻》一書。在這部書中,她認為,社會把疾病轉化成一種社會、文化和道德衰退的隱喻,從而使社會和疾病的關係變得晦暗和神秘化了。在這本也許是流傳最為廣泛的書中,她把自身的經歷作為理解這個問題的出發點。然而這篇文章並沒有沉酒於自身病痛的描述,也沒有寫成自傳性質的東西,而是寫出了社會對病人冷漠的慣性,使得病人萎靡不振,而病人所需要的是和疾病鬥爭的力量。
1998年,她再一一次遭到打擊,這次是得了一種罕見的子宮癌。五年後這種病的存活率為百分之十,幾年前有幾個月,她疼痛難忍,走不了路,靠服用嗎叫刪劑生活。「 有好幾次我真的覺得我們就要失去了,」 他的文學經紀人安德魯威里說。「 這一次是不同的癌症,」 桑塔格說,「 不過我還在早期。」很顯然面臨又一次死亡,只是在不同的地點以類似的方式又摘診亡罷了。她說,這就自使我對自我感覺作一次永久的重新評價。「 面對不治之症,有一種東西意味著你將永遠無法完全康復。一旦你衫夢明了死刑,你就走上了一條更深遠的道路,知道了你自己死亡的幾率。你不會盯著太陽,也不會盯著你自己的死亡。你從這些具有戲劇性和痛苦的經歷中獲得一些東西,但是你也感到生命之渺小。在你內心深處有一些東西,變成了永遠的哀傷,甚至有點想到身後事。在你內心深處有一些東西永久地被加強,被深化了。那就叫做過了一生』。
就是憑著這樣的精神狀態,她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來到了戰火紛飛、硝煙瀰漫的薩拉熱窩,和著炮彈的轟鳴和狙擊手的槍聲,導演了貝克特的荒誕派名劇得待戈多乳阿蘭·利特爾當時參加了首夜的演出,把她的出席描述為具有「 『 巨大的象徵意義』,因為那時象徵的確非常重要。她並不是來閑逛三天然後溜之大吉。她留了下來,並且工作了。」 但是她說她的美國朋友沒有幾個理解她這份苦心。1993年到1996年之間很多時間她都在薩拉熱窩度過,因此獲得了薩市榮譽市民的稱號。
「我回來,我的朋友就會說『 你怎麼能去一個那麼危險的地方呢』 我倒覺得沒什麼。我覺得我移哪么容易送命,因為我有那麼幾次非常密切的電話,而且我也不認為我就是個尋求刺激的人。我只是覺得冒冒險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要是我真的被炸了,把我抬到膠水廠粘到一起就是了。」

2個人成就

評價
巨星隕落,舉世皆悲。蘇珊·桑塔格去世后,人們紛紛悼念這位偉大的女性,給她『 極高的評價,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大概到撇目拿大著名女作家瑪格麗特·阿特伍德的了。她說「 她是一個獨特的、有勇氣的女性。即便你不同意她的觀點,她也始終是一位有勇氣、獨特的思想者。她總能讓你思考,是什麼使得她獨特呢她和別人者陽屯一樣。「 不管她用心思考什麼事情一一一不管她想出來什麼一一都不會是已被接受的意見。她把已被接受的意見扔進切菜機中揉碎剁爛,再看看這些東西。她是一個長大成人的皇帝的新裝里的孩子。當孩子們說,皇帝什麼都沒有穿的時候,你告訴他們,這種話在公開場合不能說。大人們說這話的時候,就會招來很多麻煩一她並不在乎招惹麻煩。」
桑塔格留給後人的是一大筆豐富的思想和藝術財富。她那無與倫比的天才,她那特立獨行的個性,為正義而鬥爭的膽略,對文學藝術的獻身精神,勇於發表「 異端邪說」,也勇於修正「 異端邪說「 的勇氣,都給我們留下難以磨滅的印象。她生為女兒身,卻極具男子氣,篇篇論文鋒芒畢露、充滿理性、才華橫溢,陽剛遠遠多於陰柔,她為受難的朋友拍案而起,仗義執言,頗有俠肝義膽,堂堂七尺男兒,有幾個能望其項背?斯人已去,而她的精神以書本的形式活了下來,並將永遠活下去。

3關於蘇珊桑塔格的學術史回顧

國外
20世紀60年代中後期開始,國外的桑塔格研究一直方興末艾。美國學界率先開展了桑塔格研究。六七十年代,美國著名評論家布魯克斯·彼得(BmokePebr)多次在《黨派評論》等雜誌上撰文,分析與研究桑塔格的批評理論。七八十年代,評論家納爾遜·卡里(NelMn Cary)從文藝理論與小說藝術兩個方面闡述桑塔格。與此同時,評論家西蒙·約翰(Si咖nJohn)對桑塔格的先鋒電影及其戲劇創作進行研究與評折。美國學者塞爾斯索恩亞(5ayresSohnys)在《蘇珊·桑塔格》一書中,對桑塔格進行全面評述。利亞姆·肯尼迪(UM Kennedy)在《蘇珊·桑塔格心靈的激情》中,從思想文化的縱深處全面評述桑塔格。2刪年,卡爾·羅利森(CarIR01V30n)與莉薩·帕多克(UsAPadd「L)合著的《蘇珊·桑塔格:一種偶像的製作》以最新、最全的資料對桑塔格作出評傳式的闡發。此外,伊哈布·哈桑;歐·文豪、丹尼·貝爾、弗·詹姆遜、約翰·巴思、漢娜·阿倫特等,這些中國學界熟悉的學者分別從不同的角度研究過桑塔格。刪3年,著名學者米克海爾·巴瑞斯尼可夫(MiLh瀝Bav—shnikov)在紐約成立「桑塔格研究中心」。
與此同時,歐洲各國的學者也展開了桑塔格研究。法國學者萊茲·米歇爾(16sy MichaeU對《論攝影》進行了闡述與剖析。法國的皮納德—勒格瑞(Hnad—16gy)、布蘭登·米歇爾(Brandeau Michae贍、大衛·凱瑟琳(David Ca6erine)等都對桑塔格進行過專題採訪。1979年,英國學者布倫南·保羅(Bren—nan PauU從歐美文學雙向交流互動中分析桑塔格理論的淵源。80年代,波蘭學者貝爾·米契可(Beyer MicNk。)和科洛瓦可夫·格雷戈爾(K01。vakosGrego叮)分析與研究了桑塔格的文藝理論。客觀地說,國外學者的研究觀點對中國學界的桑塔格研究具有一定的啟迪作用。
桑塔格在當代西方文化思想領域中扮演著多種角色,她的著述涉及了文學、哲學、歷史、藝術等領域,因此,桑塔格研究將延伸到20世紀後半葉整個西方思想文化領域。為了取得突破性進展,我們不僅要從批評理論與創作實踐的角度研究,而且更應該運用歷史學、文化學、社會學、政治學等多門學科的基本原理,宏觀把握與微觀研究相結合,既作縱向考察又進行橫向剖析,注重從現代主義到後現代主義演變的內在深層機制及其變化規律入手,全方位多層面的研究桑塔格的理論與創作。
上一篇[《遲桂花》]    下一篇 [鶯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