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桑植的土司延續了800年之久。最早的土司王向克武,於宋建隆四年(963年)奉皇上聖旨調征建立了功業,被朝廷任命為柿溪州軍民宣撫司(從四品),成為柿溪世襲土司王。向克武的第九代宣撫使向仕金,娶永順土司的女兒彭竹英為妻,生下3子,名仲爵、仲賢、仲貴。向仕金死後,經朝廷同意,3子分襲父職,並劃分上、中、下三峒地域(另一說分為上下兩峒),各設土司進行管理。

  桑植的另一支土司鼻祖向思勝,原是巴蜀盤龍洞主向秀髮的長子。宋景炎三年(1278年)奉命來桑植征伐苗蠻起義,因功被授湖廣桑植等處地方軍民宣慰使司職。這支土司世襲了20代451年,最後一任土司王叫向國棟。

  在桑植縣兩河口鄉舊街村,我們看到了修建於元朝的桑植土司城遺址。這裡地勢險要,前臨綠水河,后靠黃瀑界,上下皆峭壁,中間一塊數百畝的坪地。土司城就建在這塊坪中央。向國棟第9代孫向啟和現為舊街村村民,按照他的描述,我們在尚存的磚木房屋輪廓中想象這座有9進規模的龐大的土司城。城門口、衙門口、主事殿、賽馬坪在向啟和的比劃中被還原。同時還原的還有發生在這座宏大的宮殿中殘酷的宮廷鬥爭。

  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向國棟的長兄病死,他的母舅、土經理唐宗聖欲扶其甥向國柄襲職,唆使下屬南北旗軍民發起叛亂,處死總經理孫宣,進一步謀划殺國相、國棟兄弟。向國棟在容美土司的協助下捕殺了叛亂者,自己承襲了世職,但對始作俑者唐宗聖卻念其母舅之親表示寬容,讓其任原職。那年向國棟才20歲。那時候,蝸居在大山裡的每一個土司都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小朝廷,內部的爭權奪利、相互殘殺時有發生。向國棟因深受其害,特別愛打抱不平。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他協助散毛土司平定覃燔弒主篡位叛亂,雍正二年(1724年)保靖土司王彭澤弘病故,司官彭澤蛟圖謀篡位,彭澤弘遺孀帶著2個年幼的兒子前來求助。向國棟慨然聯合永順、容美兩位土司王,上奏朝廷請求為彭氏遺孤正名。獲准后,他備衣冠轎馬派員護送彭氏遺孤上任,並出兵打擊了彭澤蛟。因為他的一度強盛,而且樂於主持公道,成為了湘西諸土司盟主。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曾被他寬待的唐宗聖於雍正五年春,再次唆使向國柄等人起事,突然糾集上百人圍困土司城,逼死衙署總管,殺害向國棟身邊的隨員、戲班班頭等人,綁架向國棟父子。得知他們密謀將向國棟父子弄至夾石河滅跡的消息,向國棟下屬一個叫張大貞的旗長潛入衙署,向國棟才攜家眷從耳門倉皇出逃。他逃至永順土司領地,將詳情奏報湖廣省撫、布兩院,請求審理。可是在審理過程中,唐宗聖以重金行賄,令案子久拖不決。此時清朝開始推行「改土歸流」。唐宗聖心生一計,向朝廷揭發「向國棟殘虐,與容美、永順、茅岡各土司相互仇殺,民不堪命」。他代表桑植土司民請求朝廷「獻土」(即交出土司一切權力,由朝廷派流官管理),朝廷順水推舟,為向國棟扣了一頂「反對改土歸流」的帽子,於雍正七年發配至河南開封祥符縣。向國棟痛憤之極,洋洋洒洒給皇帝寫下了一份《萬言書》,稱「余性心直,若不平,則奮不顧身,不加深慮,故罪於難,迄今回首,屈不能伸者多矣!」乾隆六年(1741年)向國棟憂鬱成疾去世,終年54歲。他的《萬言書》成了現在研究土司制度的絕版資料。

  清廷發配了向國棟之後,決定割慈利14都地及安福所(類似於現武裝部)舊壤50里與桑植土司地合併,建立安福縣。第一任縣令連際穎就在原安福所土城處擴建縣城(即現桑植縣城)。雍正十三年(1735年)安福縣改名桑植縣。

  在桑植縣五道水鎮,我們看到桑植、容美土司歃血結盟的大岩屋之後,才理解向國棟的冤屈。桑植和容美兩土司多年相互征戰。康熙年間,容美土司田旻如率兵二犯桑植,在兩河口大敗而歸,休養生息已是急不可待。桑植土司向國棟也覺得「鄰里失和,動亂不止」,於是雙方傳信,有意和好。據《桑植縣誌》記載:康熙五十九年八月十五這天,向國棟、田旻如各帶兵丁數千,在五道水大岩屋建行轅,設神壇,舉行會盟,以修永好聯姻之誼。並在高10餘丈、寬20餘丈能容納100人的大岩屋石壁上,刻向國棟所書「山高水長」、田旻如所書「億斯萬年」8個大字傳信後人。自此,雙方兵器歸倉,再無戰爭。此舉堪稱邊界民族團結佳話。向國棟是為各司之間的團結作出過貢獻的,他也因此受到湘鄂各地土司的擁戴,而唐宗聖參他的理由卻恰恰是「與容美、茅崗各土司相互仇殺,民不堪命」。當然無論向國棟有沒有善終,他所依賴的土司制度都是一個沒落的封建領主制度,必然要被前進的歷史潮流所蕩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