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曹魏

桓階(?—?),字伯緒(《孫夫人碑》作伯序),長沙臨湘(今湖南長沙)人。先為郡功曹,太守孫堅舉為孝廉,朝廷任命他做尚書郎。孫堅戰死之後,桓階冒險求見劉表並索回孫堅屍體。曹操平定荊州,因感其忠而任命桓階為丞相主薄、趙郡太守。曹丕繼位之後歷任尚書令、虎賁中郎將、侍中,封高鄉亭侯,屢為曹氏父子出奇謀,被視為寄命之臣。後來在生病期間升任太常,晉封安樂鄉侯。死後謚號貞侯。

1個人覆歷

桓階早年當過郡守的功曹史。太守孫堅推薦他為孝廉,后被朝廷任命為尚書郎。桓階因父親去世返鄉奔喪,正趕上孫堅在攻打劉表時戰死。桓階便冒著生命危險前去拜見劉表,請求為孫堅送喪。劉表被他的義氣所感動,就把孫堅的屍首、靈柩讓他帶走了。後來,曹操與表紹在官渡相持不下,劉錶帶領荊州的人馬全力接應袁紹。桓階見到這種情況,就勸說太守張羨道:「不論幹什麼事情,採取什麼行動,只要不是以禮義為根本,就沒有不失敗的。因為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以前齊桓公就率領諸侯尊崇周天子,晉文公就追殺太叔又收留周襄王,並幫助周襄王復了位。如今袁紹違背了這個道理,而劉表又緊隨其後,他們走的都是自取滅亡的路啊。您一定要深明大義,明辨是非,保全福運,遠離災禍,決不能和他們同流合污!」張羨問:「但是咱們現在又該怎麼辦才好呢?」桓階說:「眼下曹操的力量雖然很弱,但是他仗義起兵,挽救朝廷的危亡,奉王命討伐罪臣,天下人誰敢不服?如今您若能把四郡的力量聯合起來,保住三江,等待曹操的大軍,到時候裡應外合,難道這不是一條出路嗎?」張羨說:「好!」於是把長沙和周圍三郡的人馬都動員起來對抗劉表,又派出使者前去謁見曹操,曹操十分高興。這時袁、曹之間的戰事正接連不斷,曹軍一直未能南下,而劉表卻加緊攻擊張羨。張羨病死,長沙城被攻破,桓階只得自己躲藏起來。過了很久,劉表又徵召他做從事祭酒,還打算把妻子的妹妹蔡氏嫁給他。桓階推說自己已有了老婆,拒不接受,接著又稱病辭官告退了。

2人物生平

公元208年(建安十三年),曹操平定荊州之後,聽說桓階曾經為張羨出謀劃策,認定他是個奇才,就徵聘他做丞相掾主簿,在丞相府典領文書,參與機要。后又調任趙郡太守。魏國建立之初,桓階任虎賁中郎將侍中。當時尚未確定太子,而臨菑侯侯曹植很受曹操的寵愛。桓階就在曹操面前多次誇耀曹丕德操優良,年紀又比曹植大,適宜立為太子。不論在大庭廣眾之下,還是在單獨召見的時候,桓階都是這樣勸說曹操,從始至終態度十分懇切。這時,大臣毛玠、徐奕因為剛直忠正,不納私黨,被西曹掾丁儀視為眼中釘,丁儀就多次在曹操面前說他倆的壞話,全仗著桓階在一旁勸解、周全。桓階在曹操面前誇獎順時應世之臣,助成事情成功,匡救忠良,大都如此。桓階以後又升任尚書,協助曹操處理軍政要事,還主管著選拔人才的事務。
公元219年(建安二十四年),曹仁被關羽圍困,曹操派徐晃前去援救,起初徐晃兵力不足,未能順利解圍。曹操打算親自領兵南征,以救援曹仁,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大臣們講了,問這樣辦行不行。大臣們都回答說:「你要是不趕緊去,這場戰事必敗無疑。」惟獨桓階說:「大王您認為曹仁等能不能完全由自己判斷形勢、處理戰事?」曹操回答:「能。」桓階又問:「大王是不是怕他和徐晃不盡心儘力?」曹操回答:「不是。」桓階再問:「那您為什麼還要親自前往呢?」曹操說:「我只是擔心敵軍人馬眾多,恐怕晃等勢力不如敵人。」桓階說:「眼下曹仁等身處重圍之中而能拚死守城毫無二心的原因,正是因為他們所處的境地和您距離遙遠。人常說,居萬死之地,必有死爭之心。如今他們內有死爭之心,外有強將援救,大王如果統率大軍按兵不動,從容向敵兵顯示我軍的實力,哪兒還用得著擔心失敗而親自前往呢?」曹操覺得他說得有道理,就統率大軍駐守在摩陂。沒過多久,敵軍就被打退了。
公元220年(黃初元年),曹丕即位后,桓階又被升為尚書令,成為直接對曹丕負責總攬一切政令的官員,事實上即成為宰相,封高鄉亭侯,加侍中。他病了以後,曹丕親自去看望,對他說:「我剛剛把我自己未成年的兒子和國家的命運寄託給你,你可要保重和努力啊!」后又晉封桓階為安樂鄉侯,食邑六百戶,還把他的三個兒子都賜封為關內侯。因為桓祐是桓階的嗣子,所以沒有封侯,但是當桓祐病故之後,曹丕也追贈他為關內侯。
桓階病勢嚴重,曹丕又派使者傳詔拜他為太常。桓階死後,曹丕傷心得直流眼淚,謚封他為貞侯。桓階的兒子桓嘉繼承了他的爵位,桓階的弟弟桓纂被任命為散騎侍郎,也被賜封為關內侯。
公元243年(正始四年)七月,桓階得享從祀於曹操廟庭。

3歷史評價

曹丕:「吾方托六尺之孤,寄天下之命於卿。勉之!」
陳壽:「桓階識睹成敗,才周當世……魏世事統台閣,重內輕外,故八座尚書,即古六卿之任也。」
孫盛:「桓階方惇,有義直之節。」
蕭繹:「荊南信多君子,雖美歸田鳳,清屬桓階,賞德標奇,未過此子。」

4個人作品

《奏請追崇始祖》、《奏請具受禪禮儀》、《奏議受禪禮儀》、《奏請受禪》、(《藝文類聚》題《勸進表》)、《又奏》、《奏改服色犧牲》

5軼事典故

上表正朔
自漢武帝改元太初開始,「正朔」便成為漢王朝承天之運的象徵。東漢繼承了這一傳統。在這一傳統影響下,曹魏自認為是代漢的新王朝,正朔、服色等如何確定便是統治者無法迴避的問題。這一點魏文帝曹丕受禪后即注意到了。《宋書·禮一》記載文帝黃初元年詔:「……《傳》曰:『夏數為得天』。朕承唐、虞之美,至於正朔,當依虞、夏故事。若殊徵號,異器械,制禮樂,易服色,用牲幣,自當隨土德之數。每四時之季月,服黃十八日,臘以丑,牲用白,其飾節旄,自當赤,但節幡黃耳。其餘郊祀天地朝會四時之服,宜如漢制。宗廟所服,一如周禮。」
詔書定曹魏為土德。「德」源自戰國鄒衍的五德終始說。照五德終始說,德的變遷跟王朝的政治氣運是一致的,唐虞為土德,夏為木德,商為金德,周為火德,秦為水德,漢為火德,曹魏繼漢為土德,與唐虞一致,這樣便遠攀上了唐虞的正統。服色車馬之制則在沿用漢代基本框架的情況下將主色改為與土德對應的黃色,不過其中最重要的正朔並未改易,理由是虞、夏相承而「夏數得天」。因此從總體上看,該詔書並未將正朔、服色這些新王朝的表徵完全確定下來,這跟當時天下分崩,政治動蕩以及魏文帝本人崇尚嚴刑峻法,不喜好這些有關。但這並不能滿足公卿們的要求。
尚書令桓階認為: 「據三正周復之義,國家承漢氏人正之後,當受之以地正,犧牲宜用白。今從漢十三月正,則犧牲不得獨改。今新建皇統,宜稽古典先代,以從天命,而告朔犧牲,一皆不改,非所以明革命之義也。」
「十三月正」是漢代以自己得人正,以十三月為正月。照三統說,繼承人正的王朝應是地正,正朔、服色都應隨地正而改易。但曹魏繼承了漢的十三月正而卻另定犧牲、節幡等「服色」,不合乎先改正朔再定服色的傳統;並且郊廟朝會之服又沿用了漢代,亦不合自古以來的「革命」之義。這一建議反映了自兩漢以正朔、服色為王朝氣運之象徵這一觀念已深入人心,服色從屬於正朔,應該一同改易。

6家族成員

桓超,東漢官吏,曾管理州郡。
桓勝,東漢官吏,官至尚書,因而在南方有名。
桓彝,桓階之弟,東吳尚書,因不肯在宣告孫亮罪狀的文書上署名而被孫綝所殺
桓祐,桓階之子,原作嗣子,但因早死,被追封關內侯。
桓嘉,桓階死後繼嗣,尚升遷亭公主為妻。官至樂安太守,最終戰死於東興之役。
桓翊,桓嘉之子。
桓纂,桓嘉之子,官至散騎侍郎。
桓陵,桓階之孫,仕晉,官至滎陽太守。

7藝術形象

明清小說《三國演義》中,桓階有時會被誤寫為「桓楷」。他本是孫堅所屬官吏,登場於小說第七回孫堅跨江擊劉表時。當時孫堅在峴山樹林中被劉表部將呂公引軍埋伏,襲擊致死;此時孫堅部將黃蓋則在戰場上生擒劉表部將黃祖。桓階便自動請纓帶同黃祖親赴劉表處換回孫堅屍首,差點被劉表謀士蒯良獻計殺害,結果桓階成功完成任務,孫劉兩家亦權且罷兵,後來小說沒有再交代桓階的去向。直至第七十九回曹丕篡漢自立,此時桓階已為魏臣,更於第八十回為漢獻帝草擬詔書,第二次降旨禪讓於曹丕。
下一篇[張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