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金庸小說《射鵰英雄傳》中的人物。丐幫四大長老之一。性子暴躁,對黃蓉被洪七公代為幫主,一開始不信,交手下來后不得不信。

1 梁長老 -書中描寫

黃蓉笑道:「洪幫主傳授此棒給你之時,難道沒教你要牢牢拿住,別輕易給人搶去么?」格格笑聲之中,雙足輕點,從簡、梁二老間斜身而過,直欺到楊康面前。簡長老左腕翻處,反手擒拿,但黃蓉這一躍正是洪七公親授的「逍遙遊」身法,靈動如燕,簡長老這一下便拿了個空,相距如是之近而居然失手,實是他生平罕有之事,心頭只微微一震,便聽得棒聲颯然,橫掃足脛而來。簡、梁二老忙躍起避過。黃蓉笑道:「這一招的名稱,可得罪了,叫作『棒打雙犬』!」白衫飄動,俏生生的站在軒轅台東角,那根碧綠晶瑩的竹杖在她手中映著月色,發出淡淡微光。這一次奪杖起落更快,竟無人看出她使的是甚麼手法。郭靖高聲叫道:「洪幫主將打狗棒傳給誰了?難道還不明白么?」台下群丐見她接連奪棒三次,一次快似一次,不禁疑心大起,紛紛議論起來。魯有腳朗聲道:「眾位兄弟,這位姑娘適才出手,當真是老幫主的功夫。」簡長老和彭、梁二人對望一眼,他三人跟隨洪七公日久,知道這確是老幫主的武功。簡長老說道:「她是老幫主的弟子,自然得到傳授,那有甚希奇?」魯有腳道:「自來打狗棒法,非丐幫幫主不傳,簡長老難道不知這個規矩?」簡長老冷笑道:「這位姑娘學得一兩路空手奪白刃的巧招,雖然了得,卻未必就是打狗棒法?」

魯有腳心中也是將信將疑,說道:「好,姑娘請你將打狗棒法試演一遍,倘若確是老幫主真傳,天下丐幫兄弟自然傾心服你。」簡長老道:「這套棒法咱們都是只聞其名,無人見過,誰能分辨真假。」魯有腳道:「依你說怎地?」簡長老雙掌一拍,大聲叫道:「只要這位姑娘以棒法打敗了我這對肉掌,姓簡的死心塌地奉她為主。若是再有二心,教我萬箭透身,千刀分屍。」魯有腳道:「嘿,你是本幫高手,二十年前便已名聞江湖。這位姑娘有多大年紀?她棒法縱精,怎敵得過你數十寒暑之功?」兩人正自爭論未決,梁長老性子暴躁,已聽得老大不耐,挺力撲向黃蓉,叫道:「打狗棒法是真是假,一試便知。看刀!」呼呼呼連劈三刀,寒光閃閃,這三刀威猛迅捷,但均避開黃蓉身上要害之處,又快又准,不愧是丐幫高手。黃蓉將竹杖往腰帶中一插,足下未動,上身微晃,避開三刀,笑道:「對你也用得著打狗棒法?你配么?」左手進招,右手竟來硬奪他手中單刀。

梁長老成名已久,見這乳臭未乾的一個黃毛丫頭竟對自己如此輕視,怒火上沖,三刀一過,立時橫砍硬劈,連施絕招。簡長老此時對黃蓉已不若先前敵視,知道中間必有隱情,只怕梁長老鹵莽從事,傷害於她,叫道:「梁長老,可不能下殺手。」黃蓉笑道:「別客氣!」身形飄忽,拳打足踢,肘撞指截,瞬息間連變了十幾套武功。
台下群丐看得神馳目眩。八袋弟子中的瘦丐忽然叫道:「啊,這是蓮花掌!」那胖丐跟著叫道:「咦,這小姑娘也會銅錘手!」他叫聲未歇,台上黃蓉又已換了拳法,台下丐幫中的高手一一叫了出來:「啊,這是幫主的混天功。」「啊哈,她用鐵帚腿法!這招是『垂手破敵』!」

原來洪七公生性疏懶,不喜收徒傳功,丐幫眾弟子立了大功的,他才傳授一招兩式,作為獎勵。黎生辦事奮不顧身,也只受傳了降龍十八掌中的一招「神龍擺尾」。洪七公又有一個脾氣,一路功夫傳了一人之後,不再傳給旁人,是以丐幫諸兄弟所學各自不同,只有黃蓉乖巧伶俐,烹飪手段又高,特別得他歡心,才在長江之濱的姜廟鎮上學得了他數十套武功,只不過她愛玩貪多,每一路武功只學得幾招。洪七公也懶得詳加指點,眼見黃蓉學得一知半解,只得形式而已,卻也不去管地,這時她有心在群丐之前炫示,將洪七公親傳的本領一一施展出來,群丐中有學過的,都情不自禁的呼叫出口。梁長老刀法精妙,若憑真實功夫,實在黃蓉之上,只是她連換怪異招數,層出不窮,一時眼花撩亂,不敢進招,只將一柄單刀使得潑水不進,緊緊守住門戶。

刀光拳影中黃蓉忽地收掌當胸,笑道:「認栽了么?」梁長老未展所長,豈肯服輸?單刀從懷中斗然翻出,縱刃斜削。黃蓉不避不讓,任他這一刀砍下,只聽眾丐齊聲驚呼,簡長老與魯有腳大叫:「住手!」梁長老也已知道不對,急忙提刀上揮,卻已收勢不及,正好砍在黃蓉左肩,暗叫:「不好!」這一刀雖然中間收勁,砍力不沉,卻也非令黃蓉身上受傷不可,正自大悔,突然左腕一麻,嗆啷一聲,單刀已跌落在地。他哪裡知道黃蓉身穿軟蝟甲,鋼刀傷她不得,就在他欲收不收、又驚又悔之際,腕后三寸處的「會宗穴」已被黃蓉用家傳「蘭花拂穴手」拂中。黃蓉伸足踏住單刀,側頭笑道:「怎麼?」梁長老本以為這一刀定已砍傷對方,豈知她絲毫無損,哪想得到她穿有護身寶衣,驚得呆了,不敢答話,急躍退開。楊康說道:「她是黃藥師的女兒,身上穿了刀槍不入的軟蝟甲,那也沒甚麼希奇。」

2 梁長老 -參考文獻

1、http://www.oklink.net/wxsj/jing-yong/shoot-eagle/028.htm
下一篇[趙居貞]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