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日本動畫製作者,人設師,動畫監督。曾就職於MAD HOUSE,離開之後與ARMS簽訂了專署契約。自畫像是一隻系著圍巾的兔子。工作效率低下是其特質之一。曾在《機器人嘉年華》中制導了短篇《Presence》。故事講述一個男人與被他製造出來的機器人少女之間的愛情,該故事是在影射西方某科學家在其愛女死後製造了一個機器人並將其當作自己的女兒一般疼愛,故事中充滿獨特的憂傷感,令人過目難忘。梅津泰臣很多作品都是H向的,但他非常擅長動作場面的處理,畫面流暢簡潔同時又極富視覺衝擊,而故事的設定也相當有內涵,因此獲得了相當不俗的評價。

1 梅津泰臣 -人物簡介

  

梅津泰臣梅津泰臣自畫像
很黃很暴力,字面上的意思,這樣來概括梅津泰臣的風格是再準確不過了。

  梅津泰臣,這位於1960年12月19日誕生的超級大叔,常以一隻戴圍巾的兔子為寫照,很萌——不過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他那幾部著名的18禁作品的東家是Green Bunny的緣故?(小貼士:A Kite和Mezzo forte雖然是由ARMS製作,但出品方是Green Bunny;至於Green Bunny,綠兔子,《光與影》《同級生2》應該聽說過吧?梅津泰臣早期在MAD HOUSE混生活,不過後來投奔ARMS去了,所以他的監督作品除了"Presence"剩下的皆為ARMS製造。)

  不過,不管怎麼樣,梅津泰臣的女性角色設定的特點就如他的自畫像,一個字,萌。有時甚至讓人想起村田蓮爾的人設。梅津泰臣的人設與現實主義故事基調形成的反差僅次於《妖精的旋律》(Elfen lied, 2004)。

  
梅津泰臣

當然,現實中的梅津大叔則完全是另一種模樣,非常拉風,在第20回東京國際映畫祭(東京國際電影節,2007)上更是一身黑衣墨鏡(貌似身著燕尾服),就像是剛從Matrix里趕過來的。做個恰當點的比喻也許是——這是頭披著狼皮的兔子。

  比起渡邊信一郎,梅津泰臣也還是儼然低產到了不像話的程度,渡邊大叔他好歹也監督了倆靠譜的全26話TV動畫,而梅津大叔縱橫殺場二十多年卻只得一部全13話還非常冷門的TV動畫;想靠OVA動畫來普及知名度那是非常不靠譜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Cowboy Bebop和Samurai Champloo,誰還能記得當初渡邊大叔和河森正治扯上關係還一起監督了Macross Plus?

2 梅津泰臣 -作品列表

  梅津泰臣的作品鮮為人知的一個原因,想必是其內容的限制性,導致觀眾群很小:經常涉足H動畫。例如今次要說的三部動畫,暴力血腥加色情,所有會被打上18禁標籤的要素統統包含。但是他的作品又絕不是以性內容為買點的,所以沖著性描寫去看的H動畫迷未必能夠得到滿足,造成定位的尷尬,所以他的作品都是在小部分鐵杆中相當受推崇,並且在海外的評價也非常高。

  個人覺得,梅津泰臣的作品最擅長動作場面的處理,流暢簡潔,又富有視覺刺激,可以說達到了一種「暴力美學」(真不知道是誰創造的這個用來描述人們宣洩暴力而有的快感的罪惡辭彙),表達出的效果很有電影的感覺(最近傳梅津泰臣的一些作品被好萊塢看上,打算改編成電影,莫非也有這方面的原因?)——當然,這都是以高作畫質量做保證的,OVA作品是劇場版的質量級別(30分鐘1,200枚作畫),有人說他的作品是真正動畫質量和原畫質量保持一致的。他的作品從人設上來說,尤其是女性角色,並不寫實,但是故事卻很寫實。這三部動畫均是犯罪題材的,世界觀帶給人的感覺很灰色,作品大多以悲劇收尾。

  梅津泰臣(Yasuomi Umetsu, Yasuomi Umezu)的監督作品列表:

  《放風箏的人》(KITE LIBERATOR, 2008)

  《危險代理人》(Mezzo DSA, 2003)

  《次強音》(Mezzo forte, 1998)

  《風箏》(A Kite, 1998)

  《機器人嘉年華》之《昨日重來》(Robot Carnival segment "Presence", 1987)

  梅津泰臣最早的監督作品是1987年《機器人嘉年華》中的"Presence"。

  《機器人嘉年華》是八個關於機器人的獨立故事短篇集,並且除了北久保弘之的"明治文明奇譚"和梅津泰臣"Presence"附帶少量旁白外,剩下的都是只有配樂和畫面的默片。(不過這兩個故事也是其中最好看的兩個。)"Presence"的故事主要是這樣的:在森林中里無人知曉的小屋中他製作了一個帶有靈魂的女子,她說「好想和人談戀愛」,他卻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嚇到了,他需要的是機器人,而不是人,所以他又讓她變為死物。數十年後,當他再次與纏滿了蜘蛛網的機器女子會面時,他終於去正視了自己的情感。這是個相當傷感的故事。

  

梅津泰臣

這之後整整過了11年,梅津泰臣的OVA作品《風箏》(A Kite, 1998) 才浮出水面。兩卷OVA,總共53min左右時間。A Kite的故事不複雜,就是某個殺手組織的賤男人幹掉了女孩的雙親並佔有了她,把她訓練成了頂尖的殺手,最後女孩終於反過來對賤男進行復仇,幹掉了他;中間穿插著女孩與同組織準備退出的年輕男殺手若隱若現的愛情,最後這名男子命喪另一名少女殺手手中。A Kite。。。這張梅津泰臣的片子知名度很高。 以前第一次看到的時候中文翻成「紙鳶」 ,當時覺得除掉暴力跟色情,整部片子就沒有啥內容了。儘管如此,卻又跟同類型一些奇奇怪怪的日本片不一樣,我覺得作得還不錯。 而梅津泰臣的說法也挺有趣的,製作這部片子的動機除了黃色星星(YellowStar)的機緣之外,另外就是:人都會有欲(欲?)望, 因為厭煩了懲奸除惡、善有善報的那種老套的故事內容;想做一些順從慾望而發展的故事。

  
梅津泰臣mezzoforte
而同年的《次強音》(Mezzo forte, 1998)則說的是一個販賣機器性玩偶的三人團隊捲入幫派奪權陰謀中的故事。同樣兩卷OVA,總共60min左右時間。Mezzo forte在音樂中的術語是「次強」的意思,所以我就直接把Mezzo forte翻成了《次強音》——正好對應影片的節奏感,如果真的要有個中文名的話。後來的Mezzo Forte雖然一掃A KITE的陰鬱灰暗的風格,改走輕鬆兼些許搞笑的故事內容,不過不管是OVA版還是TV版,我是覺得依然沒有能夠超越A KITE的水準。

  Mezzo forte在五年後推出了全年齡向的續作《危險代理人》(Mezzo DSA, 2003),TV總共13話。

  Mezzo DSA中的DSA是Danger Service Agency的縮寫,就是「危險代理行」的意思。

  再過了五年,也就是A Kite問世后十年,A Kite的續篇《放風箏的人》(Kite Liberator, 2008) 也終於於今年3月21日上架——而這之前,A Kite在07年也發行了3碟裝的珍藏版(A KITE PREMIUM COLLECTORS VERSION)。這次的Kite Liberator很和諧,只有暴力沒有H,從風箏變成了放風箏的人,而且從從原來單調的殺手主題融進了太空、人獸大戰這樣的主題。而前作中的那位殺手少女已經成了帶小孩的大姐了,那孩子恐怕是死去的殺手男留下的。不過你當然也會發現一些前作遺留下來的傳統,比如說在廁所里槍戰——事實上這是梅津泰臣的一個情結,「廁所情結」,像Mezzo forte中綁架黑道老大就是從廁所中下手的。

  所謂的「梅津泰臣三部曲」,實際上指的是「梅津泰臣的H三部曲」除了上面說到的A Kite和Mezzo forte外,剩下的就是《黃色星星》(Yellow Star),這是個毫無養分的純H向動畫,不過要說明的是Yellow Star的監督不是梅津泰臣,他只是負責Yellow Star的故事版(story board),像《無限地帶23》(Megazone 23, 1985)那樣,梅津泰臣除了復責Megazone 23的作畫監督,還負責story board,因為事實上story board應該是導演監督才好去做的事情,所以用誰的story board就註定了故事被烙上誰的印記。所以,總得來說,我認為Yellow Star是「梅津泰臣之恥」。(小貼士:story board,故事版,即畫面分鏡劇本,以草圖、繪畫或照片,依連戲順序將影片段落或整部影片的主要動作和敘述流程摘述出來。廣泛地被用在動畫片的製作,以及呈給客戶審閱的電視廣告影片企劃中。干這行的就叫「台本故事板繪畫師」,Story Board Artist。)黃色星星(Yellow Star)是Cool Devices系列的第七部作品, 因為角色設定(兼分鏡)是梅津泰臣,所以畫風是顯而易見,反倒是導演不太受人注意了。 說起來,有點像MEGAZONE23第二部吧,導演板野一郎名氣不小,不過人設梅津泰臣的表現也很搶鋒頭。 內容敘述一個現職中年刑警再婚,再婚對象有個拖油瓶,是個中學年紀的女孩…….. 至於黃色星星,則是劇中一種迷幻藥的名稱。

  A Kite中的H與Mezzo forte的H其實都是可有可無的,除去H的部分才是最精華所在,那就是梅津泰臣運行畫面的節奏感,暴力美學。

  雖然梅津泰臣公開表示自己是Rob Cohen、Quentin Tarantino等人的粉絲,但事情上他本人也同樣被好萊塢的其他人粉,像Matrix里Trinity出場時的雙槍上陣,其實就是在向A Kite致敬。

  不過,不知道梅叔說自己粉Rob Cohen,是不是僅僅因為聽說A Kite的好萊塢真人版電影Kite要由《極限特工》(xXx, 2002)的導演Rob Cohen執導?

  事實是,好萊塢實在是太不靠譜了,比梅叔的產量更不靠譜,像KISS AND CRY這個以他本人的短篇漫畫作品改編的劇場動畫,號稱日美韓三國演義,結果從2003年在韓國漢城SICAF動畫節上傳出消息后一直都未現身,不過最近又有消息說是該作將於2009年上映,不知道真的假的;A Kite的真人版則是完全石沉大海。

  當然,低產,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精益求精的副產品。而且我們應該看到,上面例表中梅津泰臣監督的這幾部作品大叔幾乎包攬了所有的原作、腳本、人物設計、分鏡等作業,工作量可想而知。對於這樣大拿的監督,他完全知道自己在做一個怎麼樣的東西,要做出個什麼樣節奏感的畫面來,所以我相當欣賞這樣的人物;這種情況發生在渡邊信一郎身上——渡邊大叔完全是個天才,他對畫面與音樂水乳交融的掌握無人能匹。

  如果說渡邊信一郎是個天才型的動畫監督,那麼梅津泰臣就是個務實型的監督。這於梅津泰臣的低產出,反應了另一方面的一個事實,這傢伙的大部分時間其實都花在為別人打雜上(以下省略主語):

  
梅津泰臣

1999年在3卷全6話的OVA動畫《太陽之船》(Sol Bianca: The Legacy)中當擔作畫(key animator)。Sol Bianca是一艘太空船的名字,故事講的就是船上的四名女子宇宙海盜的歷險,設定滿Cowboy Bebop的,不過人家Spike他們賞金獵人遇上她們的話,恐怕是一個追一個逃了。《太陽之船》的世界觀設定與美劇Battlestar Galactica有些相似,地球作為文明的發源地都成了某種傳說中的存在。

  Sol Bianca系列此前在1991和1997年就出過幾卷OVA。

  
梅津泰臣

1997年在OVA動畫《不靠譜的愛》(Hen,Strange Love)中當擔人設師(character designer)。故事大致就是師生戀以及其它一些亂七八糟的不靠譜的愛。這是1996年同名的TV系列後繼的OVA,18禁!?在1996的TV系列中梅津泰臣同樣當擔人設師。

  
梅津泰臣

1997年在《喀邁拉》(Kimera)(又譯《宇宙來的吸血鬼》)中當擔人設師。這是個將近一小時的OVA動畫。監督是橫田和善(Kazuyoshi Yokota,代表作包括《我的長腿叔叔》、松本零士的《小宇宙戰士零》等。)故事主要講的是一群從某個叫Izatu星球上來的外星吸血鬼入侵地球時被人類趕了回去,因為他們本身無法繁殖,所以帶了個地球女人回去,後來這個女人就成了三個人/吸血鬼混血之母,這三個混血就是Kimera、Ginsu和Kianu。

  Kimera,雌雄同體,綠髮,而且天生麗質。

  Ginsu則是個長了許多觸手的畸形男,他想佔有Kimera,並且夢想著以此製造出更多的吸血鬼然後佔領地球,讓人類為他做牛做馬。

  Kianu,與Kimera同樣的天生麗質,但跟Ginsu一樣,是男人,而且這個男人基本上像太監一樣,生育不能。Kianu決定阻止Ginsu的地球入侵計劃,方法就是把Kimera滅了。

  他們飛往地球的飛船墜毀在日本,Ginzu和Kianu逃脫了,但Kimera被關進了空軍基地的冷凍艙里。這時候我們的人類男主角出現了,Osamu和他的朋友Jay來到空軍基地參觀——因為Jay的父親在空軍基地工作,在一場爆炸中Osamu與Kimera相遇並把她從冷凍艙中救了出來,愛上了她。Kimera因為「母性系統」的實驗失去了記憶,「母性系統」給她一個設定,使她將醒來看到的第一個人認作Kianu,並愛上他,所以Kimera錯將Osamu認作Kianu愛上了他。然後Ginzu和Kianu在為Kimera而戰中同歸於盡。Kimera與Osamu從此過上了幸福美滿的生活,Osamu不僅為Kimera提供愛,更為他提供血。

  Kimera其實是從英文Chimera而來,這個詞原來是指希臘神話中一種獅頭、羊身、蛇尾的吐火女怪,不過現在指的是動物學中的一種特殊現象,指動物的兩顆受精卵融合在一起身為一個個體並成長。在美劇House s3.2 Cain & Able中說的就是這樣的故事。

  嵌合現像也在人類出現,所以這個故事的設定也並不是毫無依據的。根據統計,現時全球總共有30宗嵌合體人的個案。對於部份特殊例子,嵌合體人可能由一男一女、二男或二女所組成。嵌合體人可能同時會有兩套性器官。

  這裡有個具體的案例:2002年,Lydia Fairchild離婚時向醫院申請DNA報告以申請社會救濟,結果發現小孩不是她的。她向醫院再次申請DNA報告,結果還是一樣。雖有錄像證明小孩確實是從她肚子里生出的,並且有在場醫師護士的證明;但Fairchild還是被控誘拐別人小孩和詐騙社會福利,並被強迫與她的孩子分開。後來才發現Fairchild原來是人類嵌合體,她頭髮和皮膚的DNA和她子宮組織的DNA完全不同,就是說她身體中其實住著兩個人,只不過其中一個人沒有意識罷了。最後法院終於撤銷了告訴。

  這樣雌雄同體的設定其實還是很常見的,看過午夜凶鈴沒有?貞子就是這樣的幹活。

  
梅津泰臣

1996年在劇場動畫《魯邦三世:不論死活》(Lupin III: Dead or Alive)中當擔作畫。故事主要講的是魯邦和他的朋友們去了一個叫Zufu的國家(暗指伊朗或伊拉克),尋找一座漂浮島上的寶藏,這座島有強大的防禦系統,所以魯邦他們就得想如何繞過這道防線,同時他們又得提防當地的蠻人警察兼賞金獵人Zenigata,因為魯邦被通緝,懸賞百萬元,無論死活(Dead or Alive)。

  
梅津泰臣

1996年在TV動畫《玩偶的遊戲》(Child's Toy)中當擔作畫。

  《玩偶的遊戲》,漫畫原作小花美穗應該沒有人不熟悉的吧?人小鬼大的小蘿莉倉田紗南,人小鬼大的小男人羽山秋人……這麼經典的東西沒看過的都去自宮,為男女生態平衡做點貢獻。

  《玩偶的遊戲》的動畫版監督是大地丙太郎,這傢伙監督的許多作品也都是可以一看的,尤其推薦奇囧無比的《搞笑漫畫日和》。

  《玩偶的遊戲》的動畫版容量巨大,包括了小學篇和國中篇各51話,不去跟柯南火影海賊王這些變態比,我到是由此想起了《相聚一刻》的動畫版。

  1994年在OVA動畫《忍者神龜》 (Kagaku ninja tai Gatchaman)當擔作畫監督和人設。

  此乃日版《忍者神龜》,說起來除了日版的,我還記得《忍者神龜》有港版的真人電影。

  
梅津泰臣

1993年在OVA動畫《隨風而逝的記憶》(A Wind Named Amnesia, The Wind of Amnesia)中當擔作畫。

  此作監督為やまざきかずお(Kazuo Yamazaki),年近六十的老同志了,永野護89年版的《五星物語》劇場的監督就是他,他還是93年另一部漫畫改編作品《地球守護靈》(ぼくの地球を守って, Please Save My Earth)的監督。

  而《隨風而逝的記憶》則改編自菊地秀行的小說,從畫風上我們可以很明顯看出人設為結城信輝,菊地秀行和結城信輝算是老搭當了,諸如《吸血鬼獵人D》,而やまざきかずお也和結城信輝在《五星物語》中早有合作。

  《隨風而逝的記憶》是個關於世界末日題材的故事,背景設在1990年代,一陣風吹過,所有人失憶,文明隨之崩潰。

  
梅津泰臣

1993年在OVA動畫《艾爾西亞號》(Ellcia)號中當擔作畫監督以及人設。

  基本上這是個正邪對決模式的故事,故事雙方是正邪兩方的海盜,為了打倒對方,那就必須先要找到一艘名為艾爾西亞號的古船。

  故事的設定比較的蒸汽朋克,有劍,有槍,有海盜,有魔法,甚至有高科技。基本上就是這樣。

  
梅津泰臣

1991年在劇場動畫《福星小子6:我親愛的,直到永遠》(Urusei Yatsura 6: Always My Darling)中當擔作畫。

  原作高橋留美子,第六部劇場動畫。不多說了。

  
梅津泰臣

1988年在劇場動畫《阿基拉》(Akira)中當擔作畫以及特效(Visual Effects as "computer graphics artist: High Tech Labs")。

  標籤:大友克洋,里程碑。不多說了。

  
梅津泰臣

在1988年的劇場動畫《螢火蟲之墓》(Grave of the Fireflies,tombstone for Fireflies )中當擔作畫。

  標籤:高畑勛,宮崎駿,吉卜力工作室,戰爭反思,感人。

  
梅津泰臣

1988年在高達系列的《機動戰士高達:夏亞的逆襲》(Mobile Suit Gundam: Char's counterattack, 機動戦士ガンダム:逆襲のシャア)中當擔作畫。

  1987年在《靈貓》(Lily C.A.T.)中當擔人設。Lily C.A.T.這個故事有點異形的味道,故事發生在一艘宇宙飛船上,旅行中的船員每二十年只老一歲,這時犯罪發生了,船員們必須找到病毒來源,不然就會被一個一個幹掉。

  此外,梅津泰臣還在板野一郎的《天使警察》(Angel Cop, 1989)、真崎守的《基庫之旅》(Jik? no tabibito, 1986)、《世外之人》(Outlanders, 1986)、林太郎的《忍者的復仇》(Revenge of the Ninja Warrior, The Blade of Kamui)、川尻善昭的《攝影師(暫譯)》(SF Shinseiki Lensman, Lensman: Secret of the Lens, 1984)、真崎守的《赤足小子》(Barefoot Gen, 1983)、林太郎的《幻魔大戰》(Armageddon: The Great Battle with Genma, 1983)等作中當擔作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