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21集電視連續劇,改編自瓊瑤的著名小說三部曲《梅花三弄》的第一部。

瓊瑤的著名小說三部曲《梅花三弄》的第一部
梅花烙梅花烙海報
 

1 梅花烙 -主要演員

  馬景濤 飾 皓禎  陳德容 飾 白吟霜   瀋海蓉 飾 倩柔(福晉)   魯 文 飾 蘭公主   王秀峰 飾 翩翩   馮光榮 飾 皓祥    勾 峰 飾 乾隆皇    岳躍利 飾 王爺   宋逸民 飾 小寇子   博 弘 飾 福晉姐   王 艷 飾 側福晉舞女   金 銘 飾 小吟霜   葉 靜 飾 小皓禎   韓振華 飾 白勝靈

2 梅花烙 -內容提要

碩親王府的福晉雪如為了能在側福晉之前生下一個兒子,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偷龍轉鳳,把自己的女兒送走,為了日後可以相認,雪如用王爺送他的梅花簪在女嬰的右肩上烙下了一個梅花印記。
梅花烙梅花烙
 

換來的兒子皓禎帶給雪如的是幸福,是榮譽。十二歲時就和皇上一臣狩獵時活捉了一隻白狐,只割了一叢狐毛就放了它,這隻通靈的白狐三回首后才離開。這件事一時傳為佳話。

皓禎帶著一文一武兩個心腹小寇子和阿克丹偷偷跑出王府去龍源樓喝茶聽曲,遇見了一個可憐的賣唱女吟霜,被她的清秀和聰慧打動了,在白老爹死後租了個四合院給吟霜住,又找了一個小丫頭香綺來陪伴吟霜。但他卻不能把吟霜接進王府去,因為皇上已經賜婚蘭公主給他做妻子,而他竟然新婚五天都沒有圓房。雪知道了兒子的心事,冒險把吟霜和香綺接進王府做了丫頭,不料卻被公主知道了,把吟霜討了去,日日折磨。一切都因吟霜有了身孕而改變,吟霜得到了全府人的承認,做了白姨太。這讓公主更加由妒生恨,設計摔倒吟霜,吟霜流產了,雪如看到了那個梅花烙印,二十一年前失去的女兒又回來了。

公主為了趕走吟霜,說她是九年前被放走的白狐變身,為了證明吟霜不是白狐現而是人,二十一年前偷龍轉鳳一事被翻了出來。這給碩親王府帶來了來滅頂之災,皓禎和王爺、福晉將被處以極刑。

吟霜認定了:「生相從,死相隨,午時鐘響,魂魄與你相會,天上人間,必時相聚」然而在她香魂歸去之時,公主向皇上求情特赦了碩親王府。等皓禎回來時已經太遲了。  
 

3 梅花烙 -分集劇情

第1集
  乾隆年間,一日清晨,午門大開,人潮如涌,紛紛議論當朝駙馬,貝勒皓禎將問斬刑。囚車裡的貝勒神情安靜。一個著重孝的女子緊追囚車,二人生離死別。時光倒溯20年前。碩親王府王爺過壽,賓客如雲,眾多賀禮中,有著回疆美女,舞姿動人。王爺當場納妾,賜名「翩翩」。嫡福晉倩柔與王爺結縭十載,只得三女,此時身懷六甲,卻不能預知男女。  王爺新妾入門,福晉氣惱無奈,身份地位岌岌可危,未來下場不得而知。姐姐建議,如果生女,「偷龍轉鳳」,福晉失措。 數月後,一聲兒啼,瞬間李代桃僵。福晉萬分不舍,騎虎難下,痛下決心,暗用梅花簪在女嬰右肩上燙下下一朵梅花烙印,圖日後相認!姐姐為絕後患,將孩子置於竹籃,隨溪水漂去,生死由命!賣唱為生的白氏夫婦發現孩子並收養,起名白吟霜!  半年後,翩翩得子。姐妹秘密相會,福晉識破姐姐的謊言,得悉實情,悲痛欲絕,只道女兒已死……  十二年後,換來的男嬰皓禎也已長大成人,文武雙修,王爺深以為傲!次子皓祥卻相比天資愚鈍,處處不招歡喜。皓禎初次狩獵,活捉白狐,不忍傷害,放生而去,只割下一叢白狐毛作為紀念,傳為佳話。
第2集
  福晉為皓禎用白狐毛製成穗子,綴在皓禎的隨身玉佩上。母子情深之際,倩柔不禁遙想親生。  吟霜自小隨父親賣唱為生,20歲來到北京。皓禎帶著心腹小寇子偶爾散心來到龍源樓,乍見吟霜,不能相忘。紈絝子弟多隆貝子企圖調戲吟霜,皓禎出面相救,兩人暗生情愫!  皇上突然召見各王公子弟進宮,皓禎落落大方、從容應對;皓祥畏縮顫抖,吃吃艾艾,大失儀態;多隆等乾脆表演洋相。御花園刺客突然出現,皓禎奮不顧身,神勇過人將 「歹徒」 擊退,原來竟是皇上故意讓人假扮。皇上稱讚皓禎青年才俊,大加褒賞!
第3集
  王爺回府,滿心歡喜,自豪不已,小寇子更添油加醋。皓祥被哥哥搶盡風頭,心有不甘,藉機遷怒小寇子,大發脾氣。王爺大怒,大罵「庶出」之子畢竟庸碌,皓祥自尊大損,怒不可遏。  翩翩前來安撫兒子,皓祥指責母親累他血統不純,出身不好,更恨皓禎始終在上,使自己不得出頭。  福晉提醒王爺,皇上可能有心用考核為蘭公主選配額駙,王爺更為皓禎的表現驕傲自豪,不禁感謝福晉生了這麼優秀的好兒子,福晉半是感動,半是心驚,只望父子情緣不變。  皓祥得知皓禎在龍源樓為一賣唱女與多隆大打出手,顛倒黑白向王爺告狀,皓禎訴明原由,與皓祥爭執。王爺異常惱火,下令責罰小寇子二十大板……皓禎不忍見親信受罰,挺身替小寇子挨了一板,使小寇子脫身。  福晉帶著皓禎向王爺道歉,王爺說出他今天的大發脾氣只為期望太高,皓禎心中感動,父子同心,福晉欣慰。  皓禎不敢怠慢父親管束,深居簡出。多隆沒了忌憚,殺回龍源樓,強搶吟霜,白父拚死抵抗,慘遭拳打腳踢,滾下樓梯,身受重傷……
第4集
  白父傷重不治,臨終道出吟霜並非親生,提到梅花形狀印記,吟霜喪父之痛,不以為意。皓禎見物是人非,得知吟霜跪泣街頭,賣身葬父,急忙趕去。他正見到多隆當街搶人,吟霜抵死拼打,皓禎再度救下,心痛難當。  皓禎為吟霜料理後事,吟霜要報恩為奴,皓禎表明真實身份,暫將吟霜安置。
第5集
  吟霜收留個乞兒香綺,情同姐妹。  翩翩教導內務府安排進宮的樂女舞蹈,其中小蕊為佳,小蕊一句玩笑,皓祥大怒,設計將小蕊強暴。皓禎深夜回府,恰見小蕊投湖自盡。  翩翩見小蕊手中皓祥隨身玉佩,心知肚明,承擔所有罪名,被送宗人府領罪。皓禎前因後果聯想之後,暗自心驚。皓禎指責皓祥,皓祥卻將所有錯誤歸咎於皓禎給他的失意,皓禎對弟弟失望,對貴族行事作風迷茫。  皓禎向吟霜傾訴苦悶,吟霜細細開導,皓禎很是感動,兩人更多了一層了解親近。  吟霜發現皓禎的白狐毛,很是驚奇,皓禎講述了當年捉放白狐故事,吟霜向皓禎索取了一半的白狐毛!
第6集
  吟霜日夜趕工,準備送皓禎一份禮物。皓禎前來看望吟霜,卻久等不見,胡思亂想,焦急萬分。吟霜和香綺冒雨回趕,皓禎擔憂著急,不禁斥責,不料捧出用白狐毛精製的白狐綉屏,情深意重,皓禎震動感動。  皓禎武術教習阿克丹和小寇子兩大親信都被吟霜的善良周全感動,視其為主。吟霜刻意學習滿人禮儀,自稱「奴才」討好皓禎,不料卻使皓禎沮喪氣惱。皓禎表白對吟霜的真情,吟霜終於坦然相對,兩人情深款款,眉梢眼底,難捨難分,一夜纏綿,終成眷屬……皓禎看到了吟霜肩上,小小梅花一朵。
第7集
  皓禎清早溜回進王府,卻被福晉撞個正著,原來母親已經坐等一夜。皓禎無法隱瞞,告知實情,福晉暈倒。皓禎竟然與吟霜木已成舟,福晉氣極,下令斷絕來往,不可沾染賣唱風塵女子。皓禎苦苦哀求,阿克丹和小寇子一起大讚吟霜,福晉決定與心腹秦嬤嬤一起親自前去,暗自打定主意,威逼利誘,務必使吟霜離去。  初見吟霜,似曾相識,福晉一時怔忡,大半威風已失。銀兩苦勸威逼都對吟霜無效,福晉狠心發下絕話,吟霜抵死不皓禎生離,觸壁自盡表明心跡,皓禎心如刀絞,福晉見二人已生死相許,震撼不已,對吟霜成見已經無影無綜,同意背著王爺託詞接入府中,暫做丫頭,以圖將來。  皓禎索得福晉給吟霜包紮傷口的染血手絹,並對母親一心周全自己,勉為其難接納吟霜萬分感激,福晉卻感嘆一切皆是莫名的緣分。  聖旨已到,皇上義女蘭馨公主指婚皓禎!大婚在即,不可違背,皓禎吟霜兩地相思,苦不堪言,皓禎終於深夜騎馬趕來看望,表明忠貞不渝,出於無奈……
第8集
  公主珠圓玉潤,滿心期待,成親后曲意逢迎,皓禎卻心有所屬,日日借醉逃避圓房,公主難以開口,卻大感委屈。公主乳母崔嬤嬤暗放消息提醒秦嬤嬤,王爺福晉知道非同小可,心急如焚。福晉深知內情,卻對皓禎不明事理,不知輕重大為惱怒,她禁止皓禎出府,並威脅將白吟霜進府一事與圓房聯繫,有此方有彼,兩相交換。皓禎焦躁難安,與阿克丹和小寇子看望吟霜,吟霜委曲求全,求皓禎將公主視做自己,好好圓房。  福晉對皓禎忤逆失態憂慮,重取「梅花簪」,想起女兒,與秦嬤嬤都驚覺吟霜容貌大似自己當年,難道是幼女轉世,使皓禎迷戀吟霜使自己服從,福晉大感預兆不詳,內疚自責,惶恐不安。
第9集
  皓禎無可奈何,勉強前去圓房。公主克盡婦道,為皓禎寬衣,血手帕從皓禎掉落,皓禎大驚失色,公主疑心大起,兩人爭奪拉扯,皓禎推倒公主,倉惶而逃!皓禎對公主動粗,王爺不可理解,福晉為其圓謊,搪塞了王爺,並安撫勸慰公主,硬解釋成了皓禎的一片孝心,公主自幼遠離生身父母,反覺感動。皓禎終於完成任務,與公主圓房。  福晉兌現諾言,將吟霜和香綺假冒小寇子的親戚一同接進王府,王爺毫不起疑。情人相見,竟不能自控,險被翩翩皓祥撞破,福晉大感憂心,將吟霜姐妹安置單獨的跨院內,並囑咐吟霜小心謹慎,檢點言行!
第10集
  吟霜和香綺安置福晉房裡,皓禎前去相見,舉止親密,公主恰巧看見,又驚又怒,皓禎卻不以為然,坦承對吟霜有意。公主正當新婚,丈夫已結新歡,崔嬤嬤勸其動用身份手段,公主依言向福晉索要姐妹二人使喚。福晉不知就裡,雖然疑惑卻無理由拒絕!皓禎得知吟霜調至公主房,即刻向公主問訊,關切之情溢於言表,毫不掩飾,公主妒恨入骨。

 第11集
  公主自此花樣百出,折磨吟霜,捎帶香綺,在皓禎面前賢良寬容。吟霜求息事寧人,望公主見她小心,可以容忍,嚴守秘密。秦嬤嬤私下套問公主身邊丫頭,得知吟霜的處境,急忙回復福晉。福晉氣憤焦急,卻礙於身份地位,諸多內情不可道與人知,不能相救,大為自責。福晉趁夜為吟霜送來藥材,卻看到吟霜遍體鱗傷,心痛不可抑制,親自上藥,將她視為兒媳,吟霜受此疼惜,感激涕零!  公主怒氣沖沖,對吟霜動用夾棍,阿克丹衝進救人,一片大亂。福晉趕到,婆母之位,福晉之威,進退得當,硬生生將所有人等一併帶回,公主氣結卻無法可施,已然迷惑吟霜身份特殊,勞師動眾。
第12集
  吟霜傷痕纍纍,福晉雖然心痛自責,擔保日後一切由自己承擔保護,卻要求隱瞞皓禎,顧全大局。皓禎知道吟霜又獲自由,前去慶祝,發現手傷,逼問香綺,終於知道真相,血脈皆爆。皓禎怒罵公主,暴跳如雷,氣急敗壞,言明吟霜是今生最愛,勢必立刻納她為妾。公主大為震驚,傷心失望,揚言回宮。  大事不好,王府上下驚動,深怕皇上責難。皓祥責罵皓禎貪圖美色禍及全家,皓禎忍無可忍對皓祥動手,併當眾宣布要將吟霜收房。吟霜混亂中突然暈倒。竟查明懷有兩個月身孕。福晉大喜,深知萬事將迎刃而解。王爺察覺吟霜進府不久,兩月的身孕從何而來?
第13集
  小寇子得令回話,與福晉一唱一和,矇混過關。皓禎向吟霜保證她已經安全無虞,妾身明確。皇上理解了皓禎的刻骨銘心,不予責罰,反勸公主大度,公主鬱悶。王爺對皓禎輕鬆過關高興不已,已經沒有任何反對意見,父子一番交流,更為親切。  吟霜深夜悄悄帶孝和香綺祭奠亡父,卻被形容成滿天紙錢,白影兩道閃動。吟霜來歷不明,頗具傳奇,關於她是當年白狐,前來送子報恩的的謠言頓時塵囂直上,流傳王府。公主聽到謠言,心生疑慮,崔嬤嬤心痛公主傷心,暗暗發誓報復。  皓祥心中憤然,向多隆抱怨皓禎肆無忌憚,率先納妾生子,多隆聽到吟霜二字,揭穿前因,皓祥心頭暗喜。
第14集
  王府設宴,吟霜身份已成如夫人,公主嫉妒卻沒有切實的手段可用。皓祥引入多隆假意向公主請安,多隆卻大呼吟霜,言語曖昧。眾人頓覺蹊蹺,公主提議暗審吟霜。  多隆信口雌黃,指皓禎奪愛,吟霜原是賣唱女,早已委身於他,卻變心投靠皓禎,王爺驚詫。公主順勢將疑點轉移到孩子來路不明,有待商榷。福晉情急出面,稱此中種種她早已知情,王爺更痛心於福晉串通隱瞞。公主聯想吟霜與阿克丹有私,更形不堪。皓禎五內俱焚,近乎瘋狂,王爺被親人欺瞞,滿心憤怒,對吟霜皓禎不做諒解。吟霜不堪受辱,衝出房門,崔嬤嬤趁機絆倒吟霜一路滾下,昏迷不醒。皓禎瘋狂上前,福晉緊隨其後,透過吟霜撕破的衣服,竟似乎瞥見一朵當年的梅花烙,五雷轟頂,心如亂麻。  吟霜不幸流產,福晉急不可耐,屏過旁人,與秦嬤嬤一起驗證,清楚又見,分明便是「梅花烙」!秦嬤嬤也覺匪夷所思,勸福晉不可妄動。吟霜對小產傷心不已,福晉別樣情懷,二人相擁哭做一團。  吟霜被傷害至此,皓禎痛心疾首,理智全消,帶領人馬,衝進公主房中中捉拿崔嬤嬤,下令勒斃。公主視乳母如親生,竟跪地哭求,吟霜抱病前來阻止,平息皓禎的怒火。  吟霜以德報怨,王爺宣布既往不咎……
第15集
  福晉欣喜若狂,取出梅花簪慶幸女兒不曾死去,更失而復得回到身邊,再想到當年自己狠心拋棄親生,如今放任吟霜備受虐待,竟致流產,又生後悔自責。百感交集,五味雜陳,福晉不能自持,淚如雨下,即將崩潰。秦嬤嬤勸導她事關重大,千萬再行確定,不可亂了陣腳。公主與崔嬤嬤抱頭痛哭,認命婚姻已經一敗塗地,再無挽回。  皓祥見事態嚴重,驚慌失措,不肯面對錯誤,翩翩直指他多年心結,害人害己。  福晉對吟霜出身多方試探,處處吻合,再無懷疑,卻苦於不能相認,惟有死守秘密,三緘其口。  公主欲與吟霜言和,與皓禎或許還有一絲餘地。皓禎卻對公主滿心狐疑,毫無信任,拒之千里。  王爺父子三人隨皇上狩獵。皓禎與吟霜離別依依,惟恐公主趁機加害。福晉卻聲稱以命相護,二人不知內情,只覺感動。  公主再三向皓禎妥協,情意綿綿,皓禎卻只要求公主善待吟霜,表示已經對她再無絲毫情意與歉疚。
第16集
  公主絕望悲苦,無處發泄,砸爛了白狐綉屏,皓禎狂怒動粗,將公主拖出房門。公主走在雨夜,滿目只見白狐,終於病倒,聯繫過往,將吟霜疑做白狐,迷亂人間,將自己擊敗。  公主帶病巧遇吟霜祭父,一身白衣,竟嚇暈過去,深信吟霜即是白狐幻化,驚恐萬狀,魂不附體。小寇子卻暗示福晉提防公主另有目的,陷害吟霜。福晉與翩翩前來看望,對白狐傳言矢口否認,斥為無稽之談,為防止傳言入宮,累及吟霜,竟嚴厲限制公主出府。福晉失態如此,旁人眼裡,如同為鬼魅蠱惑,不能解釋。  福晉恐怕吟霜受欺,移她到自己房中居住,這一夜同榻而眠,吟霜只覺溫暖安全,福晉多少心緒,無從表白。  公主已經狂亂,請道士做法降伏吟霜,崔嬤嬤將其騙來,福晉眼見親生骨肉竟然被疑為妖,心碎神傷,有口難言,怒摑崔媽媽,氣急難耐。福晉為吟霜重新梳洗,褪去衣服,梅花烙觸目驚心,不能自控,失聲痛哭,傾訴一切過往,吟霜乍然聞知,心慌意亂,不能接受突如其來的身世,奪門而去。
第17集
  吟霜出府在父親墳前訴說思考,決定保護皓禎安全,決不相認。  公主病情有所好轉,自以為是做法之功,更確定吟霜就是白狐,道士也有靈驗,將符咒貼滿屋子,瘋瘋傻傻。崔嬤嬤見公主已胡塗,人手已被福晉軟禁,她只得求助翩翩,請她進宮向皇后細說原委。福晉對待吟霜確實反常,不可理喻,翩翩決意保全整個王府,入宮面見皇后。  吟霜告知福晉,自己要搬出王府,以躲避福晉已不能控制的強烈感情。福晉哀懇吟霜,不求原諒,只求付出,只求母女相認,聲淚俱下,句句動容。吟霜內心不忍,但想到皓禎因欺君獲罪,閤府難逃,茲事體大,拒絕相認。  皇上接到皇后密信,由王爺父子隨從,親臨王府來看望公主,褒獎翩翩進宮送信。皇上看到公主容顏憔悴,滿室符咒,神志不清,心疼不已,公主卻心心念念還系著皓禎。皇上命皓禎立刻將吟霜逐出王府。
第18集
  福晉和皓禎一同求情,福晉甚至願替吟霜領罪,懇求皇上施恩。皇上更覺不快,令吟霜三日之內削髮為尼。福晉請求王爺再向皇上求告,王爺卻決定翌日一早就送走吟霜,不可再忤逆君意。皓禎走投無路向公主求情,公主仍然深陷白狐神話,語無倫次,不能自拔。  皓禎心神俱亂,要帶吟霜浪跡天涯隱遁。吟霜卻道不可連累父母。二人只得相約保重,日後謀求機會團圓。  吟霜夜間特福晉道別,二十年前的夜晚似乎重現,福晉肝腸寸斷,淚落如雨,衝動的要稟明王爺。吟霜卻只想一心一意的保護皓禎,已經滿足。  吟霜和皓禎徹夜話別,情深似海。 清晨,閤府送行。吟霜一一拜別,福晉終於情緒崩潰,全盤托出。吟霜執意否認,不惜自認狐妖。王爺只覺恐怖,急於趕走吟霜。福晉心碎絕望,竟要自刎。一聲喚「娘」,匕首落地,母女倆渾然忘我,互訴深情,灑淚當場。周圍一時莫名其妙,皓禎不知身在何處,王爺倉皇逼問,倩柔現出梅花簪,映上吟霜肩頭烙印,鐵證如山。  皓祥爆發了,他為自己多年母子多年居於人下大呼冤枉,尖刻諷刺福晉和皓禎,發泄多年的不平和委屈。王爺卻忽然否認事實,稱皓禎永遠是他的驕傲,就是他的兒子。福晉如夢初醒,也改口皓禎正是她親生,不該言語瘋癲,對他傷害,突然都在自欺欺人中,皓禎已經無言以對。
第19集
  王爺嚴命此事終止。皓禎不能自持,吟霜卻不為地位改變所動。福晉深知不理智大禍鑄成,請求王爺挽救吟霜。王爺接受建議,決定私藏吟霜,誆騙聖上。  皓祥氣尤不平,責備母親,要清算總帳。王爺聽到談話,失望不已。皓祥衝動之下,決定揭發真相。王爺打倒皓祥並看管,氣急敗壞指責翩翩多事,引發事端,以皓祥性命要挾。翩翩多年委屈,終於心灰意冷,絕望中爆發,向公主說明真相,要與王府同歸於盡。  公主出府回宮,隨即大隊人馬直闖碩親王府,抓拿一干人等。傳旨:碩親王府諸人係數降為庶民,王爺與福晉監禁兩年,吟霜削髮為尼,皓禎假冒皇親,判處極刑!
第20集
  吟霜要救皓禎求告無門,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翩翩親眼見王府毀滅,心生悔意,拿出私藏,託人請崔嬤嬤來府商議,帶吟霜入宮向公主懇請迴轉。  崔嬤嬤再入王府,眾人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崔嬤嬤心知公主對皓禎痴心不減,皓禎之生死對公主重大,終於同意帶吟霜進宮。吟霜點破公主陷入白狐的謠言的原因,並稱死亡只能令情感永存。公主惱怒失望,堅拒。吟霜絕望,一心求死,交代後事,坐等次日與皓禎殉情。  王爺和福晉知悉死刑,急呼面聖,卻無人理睬。獄中一燈如豆,皓禎與父母共聚最後一晚,只道今生無悔,相約來世,重做母子,再續親情。皓禎努力吃好最後一餐,寬慰雙親,父母含淚帶笑,一旁痴望……  皇上告訴公主,明日皓禎人頭落地,一切將隨之結束,公主雷擊電掣。
第21集
  皓禎押付刑場,公主不自禁來送別,皓禎人已將死,請求公主的原諒以往自己的不是。公主眼看囚車走遠,神魂飄蕩。吟霜與皓禎一路慘烈離別,法場分手,相約午時同死,魂魄相聚。  公主如痴如呆,以死求父皇釋放皓禎。午時開刀,千鈞一髮,公主攜特赦法場救人,皓禎猛想到吟霜之約,飛馬奔回王府……  吟霜已懸樑自盡,皓禎遲到一步,陰陽永隔。王爺、福晉被赦,趕回看到皓禎抱著吟霜的屍體迎面走來,心如死灰。眾人慘然自責悔恨卻無力回天,皓禎帶吟霜無目的的離開,公主情真意切,仍不能挽留,茫然四顧,更沒有人阻止。皓禎看著母親,四目相接,心意兩明,已交換了千言萬語!皓禎了無牽挂,帶著吟霜奔向天邊,奔向白狐雙雙……

4 梅花烙 -主題曲

片頭曲

《梅花三弄》演唱:姜育恆 紅塵自有痴情者

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澈骨

那得梅花撲鼻香

問世間情為何物

只教人生死相許

看人間多少故事

最消魂梅花三弄

(白:)

"梅花一弄斷人腸"

"梅花二弄費思量"

"梅花三弄風波起"

"雲煙深處水茫茫"

片尾曲

《你我曾經走過紀元》演唱:費玉清  

 夢裡有遼闊的草原

   夢裡有你我的笑顏 

  依稀在那遙遠天邊

   你我曾經走過紀元  

 茫茫人海 

  幾度浮沉  

 風風雨雨  

 幾度悲歡  

 耳邊又見 

  你聲聲的呼喚  

 一句一聲  

 一句一聲

   不該有恨千里共嬋娟

   眼前又見

   你苦苦的追趕

   一步一喚 

  一步一喚  

 應該相聚天上和人間

   你我曾經走過紀元

   

插曲

《痴情不是一種罪過》演唱:潘越雲  

 若將我心交給你不留遺憾給自己  

 活在荒野中不言不語 

  才能鑄成這段情  

 若將我身當作你就能天天一起

  拼不過黑暗就要來襲 

  誰陪我演完這場戲  

 歌唱到醉醒來不知心有恨  

 夢作到完美還有什麼後悔  

 痴情不是一種罪過眼裡還有一點脆弱  

 放不下哀愁又能強求什麼 

  剎那間命運將我吞沒 

  痴情不是一種罪過夢裡還有一些溫柔   

繁華為你開卻夜夜盼你來  

 飛不出愛總是無奈

5 梅花烙 -同名書籍

作者簡介


  瓊瑤,本名陳喆,台灣最著名女作家、影視製作人。著有60多部言情小說,本本暢銷,拍成影視,部部賣座,賺盡海內外華人的愛與淚,人稱「有華人的地方就有瓊瑤」。瓊瑤作品感人至深、可讀性強,讓三代人流盡熱淚,成功囊括在世的幾乎所有年齡層讀者,成為「鑽石級」純愛代言人。其各時期不同風格代表作品均為其擁躉們競相收藏。

內容簡介

 
  對即將臨盆的碩親王府大福晉雪如而言,是受寵或者失龐,全看肚中孩兒是男是女了——一場男女嬰對換的陰謀於焉展開。女嬰被放逐了,不知隨杏花溪漂向何方?在雪如心慟、不忍卻不得不掙手脫嬰時,她忍痛將發簪上的梅花印烙燙在女嬰的右肩上……長大后的女嬰—白吟霜,帶著烙印,重回碩親王府,她是來尋仇?報恩?克親?續緣?[1]這一幕幕扣人心弦的生命真相,將如何開展在這些冤債主的眼前?

基本信息

 
  ·作者:瓊瑤     《梅花烙》

梅花烙《梅花烙》

 
·出版社:長江文藝出版社   ·頁碼:197 頁   ·出版日期:2008年08月   ·ISBN:7535437362   ·條形碼:9787535437365   ·版本:第1版   ·裝幀:平裝   ·開本:32   ·正文語種:中文

書摘

 
  後記   一九七一年,我寫了一系列的中篇小說,背景是明朝,收集在我《白孤》一書中,早已出版。   事隔二十年,我從事了電視連續劇的製作,非常狂熱於劇本的研討,和題材的選擇。適逢台灣開放赴大陸製作電視節目,而我在闊別四十年後再回到大陸探親,驚見故國河山,美景無限。處處有古典的樓台亭閣,令人發懷古之幽思。於是,我們開始赴大陸拍攝了好多部以民初為背影的戲劇:《婉君》、《啞妻》、《雪珂》、《望夫崖》、《青青河邊草》……等。   去年,我和我的編劇林久愉,選中了我的三部中篇小說,決定製作成一系列的連續劇,取名為《梅花三弄》。   《梅花三弄》中的三個故事,分別取材於下:   (一)梅花烙——取自《白狐》一書中之《白狐》。   (二)鬼丈夫——取自《白狐》一書中之《禁門》。   (三)水雲間——取自《六個夢》一書中之《生命的鞭》。   我和林久愉,開始重新整理,加入新的情節,新的人物,來豐富這三個故事。整整經過了一年的時間,才把三部劇本完成。因為每部戲劇多達二十集(二十小時),加入及改變的情節非常多,幾乎只有原著的「影子」,而成為了另一部新作。   《梅花烙》的時代背景,改為清朝。除了《白狐》這一個「是人是狐』的「謎」之外,其他情節,已和原來的「白狐」相差甚遠。只有女主角,仍然用了「白吟霜」這個名字。當然,這個故事完全是杜撰的,千萬別在歷史中去找小說人物。   我一向對於中國人的「傳統」非常感興趣。曾把一部二十四大本的《中國筆記小說》從頭看到尾。中國人相信鬼,相信神,相信報應,相信輪迴,相信前世今生……最奇怪的是:中國人相信「狐狸」會修鍊成「大仙」,有無窮的法力,且能幻化人形,報恩或報仇。對這種說法,我覺得非常希奇。但是,在我童年時,長輩們仍然津津樂道「大仙」的種種故事,我聽了無數無數,印象深刻。   《梅花烙》從烙梅花,換嬰兒開始,到皓禎心碎神傷,帶著吟霜去找尋前世的「狐緣」為止,整個故事充滿了戲劇性。事實上,人生很平淡,有大部分的人,永遠在重複的過著單調的歲月。我認為,小說或戲劇既然是為了給人排遣一段寂寥的時光,就應該寫一些「不尋常的事」。《梅花烙》就是這樣一個充滿戲劇性的「傳奇」。也只有發生在那個年代的中國,才有的「傳奇」。《鬼丈夫》和《禁門》的基本架構,變化不大,是三個故事中,維持原小說韻味最多的一個。故事背景,改在民初,故事發生地點,移到了湖南的邊城,帶一些苗族及土家族的地方色彩。故事中,增加了「紫煙」這條線,增中了「老柯」這段情,增加了「面具」的安排,也增加了很多新的人物。對於「捧靈牌成親」的痴情,和身為「鬼丈夫」的種種無奈,有比較細膩的描述,自然比原來的「中篇」有更大的可讀性。   《鬼丈夫》的小說,因為我實在太忙,是由彭樹群小姐根據電視劇本和《禁門》所改寫的。   《水雲間》的故事,是三個故事中,最具有浪漫色彩的一個。浪漫的一群藝術家,浪漫的西湖,浪漫的時代,和浪漫的愛情。這故事惟有在「一湖煙雨一湖風」的西湖發生,才有說服力。可惜我的筆,寫不出西湖的美。幸好有電視鏡頭,能捕捉住西湖的美。《水雲間》雖然是個浪漫的故事,卻是三個故事中,寫「人性」比較深入的一部。透過「梅若鴻」這樣一個人物,來寫「現實」與「理想」的距離。透過三個女人和他的糾纏,來寫「不太神話」的「人」!   我寫作的最大缺點,就是往往會「神化」我小說中的人物,也「誇張」了一些情節。我的朋友們常對我說:我小說中的愛情,世間根本沒有。我聽了,總會感到悲哀。《水雲間》雖然是「不太神話」的,卻也有它「神話」的地方。最起碼,這書中的三位女性,芊芊、子璇、翠屏,都是近乎「神化」和「理想化」的!我深愛她們每一個!   《梅花三弄》帶著濃厚的中國色彩。《梅花烙》寫「狐」,《鬼丈夫》寫「鬼」,《水雲間》寫「人」。事實上,「狐」「鬼」「人」皆為一體,人類的想像力無際無邊。三個故事,與「梅花」都有關係。隱隱間,扣著「緣定三生」的「宿命觀」。寫「情」之外,也寫「緣」。   我一直對於「小說」二字,有我的看法:「小小的說一個故事。」所以,我「小小的說」,讀者們不妨「隨意的看」,別太認真了。希望它能帶給你一些「小小的」感動,我就心滿意足了。   瓊瑤 一九九三年夏

上一篇[小葉山毛柳]    下一篇 [下陵上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