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基本信息

梵拉名單
曼維 Manwë Sulimo
烏爾莫 Ulmo
奧力·馬哈爾 Aulë Mahal
奧羅米 Oromë Aldaron
曼多斯 Namo (Mandos)
蘿林 Irmo (Lorien)
圖爾加斯 Tulkas Astaldo
梵麗
瓦爾達 Varda Elentari
雅萬娜Yavanna Kementari
妮恩娜 Nienna
埃斯特 Estë
瓦伊瑞 Vairë
瓦娜 Vana
內莎 Nessa
梅爾克(Melkor),即莫高斯(Morgoth);曾是梵拉中的至強者,因試圖統治世界被梵拉除名。
埃如
始有埃如,「獨一之神」,其名在世間稱為伊路瓦塔;它首先自意念中創造了從梵拉,「神聖的使者」,他們在萬物被造之前與它同在。它向他們說話,向他們提出樂曲的主題。於是他們在它面前開聲歌唱,令它十分歡喜。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他們各自獨唱,偶爾也有幾位一同和聲,其餘則傾聽;因為他們只個別了解伊路瓦塔在創造自己時那單一的意念,而隨著他們逐步了解手足同儕的旋律,他們也逐漸成長。他們彼此傾聽愈久,了解便愈深,歌聲就愈和諧一致。
一日,伊路瓦塔召聚所有的梵拉到他面前,向他們宣布了一個浩大非凡的主題,對他們揭開比過往它所啟示之事更加偉大玄妙的事理,其初始的光榮與終了的壯麗,令梵拉們大為驚奇;因此,他們向伊路瓦塔躬身敬禮,靜默侍立。於是伊路瓦塔對他們說:「如今我向你們宣布的這主題,我願汝等和聲共創一偉大樂章。我已用「不滅之火」點燃你們,汝等當各盡所能裝飾這主題,各以自己的思維和才能,勉力為之。我將靜坐傾聽,為那透過你們而被子召喚出來的絕美詩歌感到欣喜。」於是,梵拉們的聲音,如同各種豎琴與詩琴,各種木管與銅管,各種提琴與管風琴,以及無數放聲高歌的合唱團,開始將伊路瓦塔的主題譜成偉大的樂章。一首交織無窮的和諧旋律如潮滾滾揚起,遠遠穿越傾聽之耳到達至高與至深之處,整個伊路瓦塔的居所滿溢著這和聲,這樂章及其回聲飄蕩進入了「空虛之境」中,然而它並不是空的(註:原文是and the music and the echo of the music went out into the Void, and it was not void.亦可理解為「當音樂及音樂的迴響流入虛空,虛空便不再空虛。」)。自從梵拉發聲唱作樂曲以來,再沒有一首能比得上這樂章,不過,據說在世界結束之後,眾梵拉和伊路瓦塔的兒女所組成的合唱團,將在伊路瓦塔面前合唱出比這更偉大的樂章。那時,伊路瓦塔的主題將全然正確地展現出來,在眾生取得其不朽存在的一刻,所有被創造出來的事物將完全明白自己在所屬群體里的最終目的,並且彼此將完全了解對方的恰當位置,那時,伊路瓦塔欣喜莫名,將把秘火賜給他們。但是伊路瓦塔靜坐傾聽,有好長一陣子,一切在它聽來極為美好,整首樂章沒有任何瑕疵。不過當樂章繼續演奏下去,梅爾克的心中卻升起一股念頭,他想把自己想像出來卻跟伊路瓦塔的主題不協調的事物交織入樂曲中,好使他所頌唱的部分能增添更多的力量與光彩。梅爾克是千千萬萬個聖賢中,能力最強、知識最豐富的一位,其他梵拉所各別擁有的天賦,他都多少有一點。他常進入「空虛之境」去尋找「不滅之火」,在他內心裡,那股想要創造屬於自己的事物的慾望愈來愈強烈;在他看來,伊路瓦塔似乎毫不在意那「空虛之境」,而他對它的空無一物卻愈來愈不耐煩。可是他找不到「不滅之火」,因為那火存在於伊路瓦塔之內。不過,由於他常獨自遊盪,他內心也開始醞釀出許多跟同儕不同的念頭。
如今他把這些念頭交織入音樂里,不協調的旋律立刻層層環繞在他四周,許多靠近他的梵拉因為無法和聲而大感沮喪,他們的思維被打亂了,樂曲也唱得七零八落,不成章法;不但如此,有些梵拉甚至放棄了自己原有的想法,開始調整自己的去配合他的。於是梅爾克造成的雜音愈傳愈遠,原本的樂章也陷入狂亂的音樂之洋,不過伊路瓦塔依舊靜坐傾聽,直到他的寶座前似乎醞釀起一場兇猛的風暴,黑色的巨浪一波接一波在無盡的憤怒中互相爭鬥,怎麼都不肯止息。
於是,伊路瓦塔起身,許多梵拉看到他臉上露出微笑;他舉起左手,一個嶄新的主題開始在風暴中顯現,跟先前的主題類似卻又不盡相同,它匯聚能力,充滿了嶄新的美。但梅爾克的噪音更加高漲,與這新的主題糾纏拼搏,這次所引起的衝突比先前的更兇猛狂暴,以致於許多梵拉在震驚之餘都住了口,梅爾克漸漸佔了上風。於是,伊路瓦塔再次起身,這回梵拉看到他神情凝重;他舉起了右手,看啊。第三個主題緩緩流入了這場混亂中,它跟前兩個都不一樣。一開始時它顯得既溫柔又甜美,如同漣漪般蕩漾開來的聲音形成優雅細緻的重重旋律,怎麼衝撞打壓都抑止不了,它自身形成的力量極其博大精深,情況最後轉為兩首樂曲同時在伊路瓦塔的座前進行,但它們聽起來完全不同。一首既開闊、優美又深奧,十分緩慢,並且揉合了無限的哀傷,又從這哀傷中產生了無以倫比的美。另一首如今自成一體,不過卻十分喧鬧、空泛又不停地重複;談不上和諧,比較像是一堆同時大聲嚷嚷的喇叭,不停高吹著幾個單調刺耳的音符。這喧鬧企圖用兇猛的音量淹沒另一首樂曲,不過它最成功的幾個樂句,聽起來仍是取自另一首曲調,自編自導入它那煞有其事的曲子里。(註:原文為And it essayed to drown the other music by the violence of its voice, but it seemed that its most triumphant notes were taken by the other and woven into its own solemn pattern.)這激烈的衝突進行到一半,整個伊路瓦塔的殿堂都震動顫抖起來,這震動遠遠傳散到無限空寂之中,但是殿堂依舊屹立不搖;伊路瓦塔第三次起身,它臉上的神情可怕得令人不敢注視。這次它高舉雙手,一股和聲如伊路瓦塔眼中的光芒般穿透而出,比穹蒼更高比深淵更深,梵拉們的樂章嘎然而止。
於是,伊路瓦塔開口說道:「大能非凡的梵拉啊,你們當中最有能力的是梅爾克;但他要知道,所有的梵拉都要知道,我是伊路瓦塔,汝等所唱之曲,我將更進一步展現,使汝看見汝等所成就之事。至於你,梅爾克,將看見所有樂曲的終極之源皆在我,否則無一樂曲得以成形,更無人能不顧我意,任意更改樂曲。任何人企圖更改樂曲,都只會證明我所創造的萬事萬物比他的更加美妙,遠遠超過他的想像。」
梵拉們聞言皆感懼怕,但他們還是不理解所聞之言的真正意思;梅爾克滿面羞愧,無地自容,他的內心逐漸由羞惱轉成慍怒。伊路瓦塔在光輝燦爛中起身,離開它為梵拉們所造的美麗境地;梵拉們都跟隨它前去。
他們來到「空虛之境」,伊路瓦塔對他們說:「看啊,你們的樂章。」接著向他們展現出一幅景象,讓他們看見先前以耳聽見的;他們眼前出現了一個新宇宙,在空無中央有一球體顯現,存立不墜於空虛之中,卻不屬於空虛。就在他們一邊觀看一邊讚歎驚奇中,這宇宙展開了它的歷史,在他們看來,它是活的,且不斷成長。梵拉們屏氣凝神、鴉雀無聲地凝視了好一陣子之後,伊路瓦塔再次開口說道:「看啊,你們的樂章。這是你們吟唱之歌謠所生成的;你們每一位都會在眼前我的設計中,找到彷彿是你們自己設計或添加的一切。而你,梅爾克,將會發現所有你心中秘密盤算的念頭,都在其中顯露無遺,你將看到它們也成了整體的一部份,對整體的榮耀有所貢獻。」
隨後伊路瓦塔又向梵拉們說了許多其他的事,他們因為記得伊路瓦塔的話,並了解自己所創作之樂曲,因此知道了更多過去、及將來的事,只有少數一些事情他們無法看見,不論是個別思考還是共同會商,都無法參透。因為伊路瓦塔除了對自己以外,沒有向任何人提示它所有的一切,而且在未來的每個時代里,都會有無法預知的新事物出現,因為這些新事物並非源自過去。因此,當這新世界的景象展現在他們面前時,梵拉們看見其中包含著他們未曾想過的事物。他們充滿驚奇地看著即將來臨的「伊路瓦塔的兒女」,還有為這群兒女所準備的居住之地;他們還看到努力創作樂曲的自己,也在忙著預備這居住之地,但他們卻不知道它的創造,除了美麗之外,還有別的目的。這群兒女是伊路瓦塔獨自構想創造出來的,他們隨著第三主題而來,不包含在伊路瓦塔最初所提出的主題之內,所以眾梵拉跟他們的出現沒有絲毫關連。因此,梵拉們愈看就愈愛他們,那是一種與他們全然不同的生命,從這群陌生又自由的兒女身上,他們看見伊路瓦塔的心智所反映出的全新面向,並從其中學到一點它的智慧,這智慧原本是他們見不到的。
所謂伊路瓦塔的兒女,首先誕生的是精靈,繼之而來的是人類,在充滿耀眼光芒的宇宙中,在廣闊無垠的空間與無數旋轉的火焰中,伊路瓦塔在時間的深處與無數星辰中選擇了一個地方,做為他們的居住之地。對於只思考雄偉功績,而非詳實精準的梵拉而言,它真是個不起眼的小地方,他們在看到整塊阿爾達時,恐怕只會將它當作一支柱子的地基,在上面建造一根通天的圓錐形巨柱,直到頂端比針尖還細為止;有些梵拉一心只想著還在塑造的宏偉宇宙,卻不在意其間萬物的微細精準。但是當他們看見這塊居住之地,以及在其中出現的伊路瓦塔的兒女,他們當中最偉大的幾位,便逐漸將全副心思與意念都轉到這塊地方來。這其中又以梅爾克最想得到它,從一開始,他就在梵拉所創作的樂章中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不過他偽裝自己的想法,控制住全身上下忽冷忽熱的陣陣騷動,甚至欺騙自己,說他想去那裡安排布置好一切美好的事物,以迎接伊路瓦塔兒女的到來。但他其實十分渴望征服精靈與人類,要他們都臣服於他的意志,他嫉妒伊路瓦塔所賦予他們的才能;他希望自己也有臣僕,被他的子民稱為君王,做所有其他意志體的主宰。
但是其他的梵拉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浩渺宇宙中這個精靈稱之為阿爾達,也就是地球的居住之地時,他們心中充滿了歡喜,看到那許多的美麗色彩,他們個個眼中都閃耀著快樂的光芒;不過,因著大海澎湃的聲音,他們的內心都感到一股極大的動蕩。他們觀察風向和氣流,觀看鑄造阿爾達的物質,有鐵有石,有金有銀,還有許多其他的物體,其中最令他們讚嘆不已的是水。據埃爾達說,在這地球上,汪洋深水比其他任何物質都存留著更多梵拉樂章的回聲;許多伊路瓦塔的兒女依然毫不停歇地傾聽著大海的聲音,但卻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聆聽。
對這汪洋深水,梵拉們中被精靈稱之為烏爾莫的,已將他的全部心思都轉向其中;在所有的梵拉中,唯有他在音樂上受到伊路瓦塔最深的教導。梵拉們中最高貴的是曼維,他的心思意念總沉浸在風與氣當中。奧力所想的是大地的結構,伊路瓦塔賜給他的知識與技能只比賜給梅爾莫的少一點;不過奧力對自己所做出來的東西愉快又得意,他對所造之物並無佔有之心,也無控制之意;因此他會分贈而非囤積它們,他無憂無慮,總是繼續不斷發明創作新的事物。
這時伊路瓦塔對烏爾莫說:「你看到了嗎?在時間深處的那片小疆域上,梅爾克已在你的領域裡發動了戰爭。他用冰冷嚴寒覆蓋了土地,卻不能摧毀你所有美麗的泉源和清澈的湖泊。看啊,下雪了,結冰了!梅爾克已經毫不節制地開發出炎熱與烈火,但他不能使你的願望乾涸,也不能徹底壓制住大海的樂聲。你看高空光耀的雲朵,變幻不停的雲霧,你聽雨水落在大地的聲音!在這些雲霧中,你將更親近你最親愛的朋友曼維。」
烏爾莫回答道:「一點不錯,現在眾水變得比我所想像過的還要清澈,我內心最隱密的念頭裡從沒產生過雪花,在我所有的樂曲里,也未包含雨滴。我會找尋曼維,一同攜手創作無數的旋律,永遠討您歡喜!」因此曼維和烏爾莫從一開始就是盟友,始終忠誠信實地辦妥伊路瓦塔所託付的一切。
就在烏爾莫說著話,所有的梵拉仍然凝視著那景象時,它卻從他們眼前被取走隱藏了;就在景象消失的那一刻,他們看見了一種新的東西,黑暗,那是他們之前除了想像以外從未親眼見過的。但是他們已經對那美麗的景象一見傾心,全神貫注在那即將展開、成為存在實體的宇宙,他們全部的心思意念都充滿了那幅景象。不過,當那景象被取走之時,它的歷史還不完整,時間的循環也還沒完全定好。有人說,那幅景象在人類統治的全然實現與精靈的消失離去之前終止,因此,雖然梵拉們的樂章包含了一切,梵拉們卻未看見末后時代或宇宙結局的情景。
景象的隱沒在梵拉當中引起一陣陣騷動;於是伊路瓦塔召喚他們,說:「我知道你們腦中所渴望的,汝等先前所見之景象將會成真,不但在當等的思想里,也在汝等的具體本質內,並且還有其他。因此我說:一亞!讓這一切存在吧!我將把「不滅之火」送入「空虛之境」中,它將存在於宇宙的中心,宇宙將因此成為實體;你們當中願意的,可以進入其中。」剎那之間,梵拉們看見遠處閃現一團光芒,彷彿中心閃耀著一團火焰的雲朵。他們知道這不再只是景象而已,乃是伊路瓦塔所創造了一個新的事物:一亞,宇宙創立了。
梵拉與《魔戒》
正如大家所公認的,「魔戒」系列包括《精靈寶鑽》《霍比特人》《魔戒三部曲》,但是事實上,《霍比特人》與《魔戒三部曲》完全沒有提到梵拉或者說從來沒有出現過梵拉的詳盡形象;相反,《精靈寶鑽》中梵拉大出風頭,佔據了大量篇幅。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精靈寶鑽》一書才是對中洲世界觀的詳盡描述與補全。梵拉是世界的創造者與維護者,真正與他們接觸的只有「初生者」精靈,「後來者」人類雖然廣受梵拉庇護與恩惠,但從未接觸過梵拉,甚至在努美哈爾人試圖征服梵拉事件之後,梵拉將自己的居所遠離中洲,誰也找不到。與此同時,生活在中洲真正與梵拉有過接觸的精靈因為對梵拉的背叛以及對特瑞萊精靈犯下的血腥罪惡,很少詳盡的與人類甚至其他精靈談論梵拉。
上一篇[阿爾達]    下一篇 [伊露維塔]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