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棉蘭老穆斯林自治區

標籤: 暫無標籤

棉蘭老穆斯林自治區(Autonomous Region in Muslim Mindanao),簡稱ARMM,是菲律賓南部一個穆斯林自治大區,包括了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巴西蘭省(除伊莎貝拉市)、南拉瑙省、蘇祿省、塔威塔威省、馬京達瑙省和馬拉維市。該大區擁有自己的政府,駐於哥打巴托市。該大區面積26,974平方公里,人口4,120,795(2007年)。

1行政區劃

省 首府
巴西蘭 Basilan 伊莎貝拉市 Isabela
南拉瑙 Lanao del 馬拉維市 Marawi
馬京達瑙 Maguindanao 馬戈諾伊 Maganoy
蘇祿 Sulu 霍洛 Jolo
塔威塔威 Tawi-Tawi 邦奧 Bongao

2宗教衝突

歷史淵源
2000年4月23日晚,6名恐怖分子闖進馬來西亞沙巴東海岸一個度假勝地的酒店,劫持了21名遊客,其中有8名馬來西亞人,3名德國人、2名法國人、2名南非人、2名芬蘭人、2名菲律賓人以及1名黎巴嫩人。這起特大劫持人質事件是菲律賓南部的伊斯蘭極端主義組織「阿布薩耶夫」(Abu Sayyaf)所為。綁架事件震驚了國際社會,菲律賓南部的穆斯林問題也引起世人的關注。
菲政府任命米蘇阿里為人質問題的談判代表

  菲政府任命米蘇阿里為人質問題的談判代表

菲律賓是亞洲唯一的一個天主教國家,信奉天主教的人口佔總人口的80%以上。由於菲律賓獨特的歷史和文化發展特點,在殖民時期,菲律賓的穆斯林和天主教徒之間的衝突持續了幾百年。菲律賓獨立以後,南部棉蘭老島的穆斯林分離主義勢力和政府之間進行了長達20年的武裝衝突,約有12萬人在衝突中喪生。90年代以後,菲律賓最大的穆斯林分離勢力摩羅民族解放陣線(Moro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和政府簽訂了和平協議,進入菲律賓的法制社會,在菲律賓南部成立了穆斯林自治區,穆斯林與政府之間的衝突暫時告一段落。但是好景不長,南部的一些穆斯林極端主義組織如摩羅伊斯蘭解放陣線(Moro Islamic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阿布薩耶夫等並不接受摩羅民族解放陣線和政府簽訂的和平協議,他們通過製造爆炸事件和綁架人質等極端的手段來表達他們建立獨立的穆斯林國家的願望。
伊斯蘭教和天主教
在伊斯蘭教和天主教進入東南亞之前,東南亞的各民族大多數信仰原始宗教,或稱自然宗教,其特徵是:(1)泛靈信仰;(2)祖先崇拜和土地神崇拜;(3)在高地建立祭壇;(4)瓮葬和石冢葬;(5)充滿著山對海、有翼動物對水生動物、山民與海岸人相對立的宇宙二元論的神話。菲律賓人信奉的自然宗教包括:(1)崇拜自然神、祖先神和部落神;(2)迷信妖巫,相信護身法寶和符咒具有非凡的魔力;(3)迷信某些自然現象。這些原始的文化心態現在仍然存在於菲律賓呂宋島、巴拉望群島、棉蘭老島內陸的一些高山地區,正如菲律賓阿坦尼奧大學人類學家霍奈德教授指出的,「他們同自然的聯繫是十分密切的,他們奉行多神崇拜。」
8世紀中葉,伊斯蘭教通過阿拉伯人的海上貿易最早在蘇門達臘出現。在消除了文化差異和取得經濟上的優勢以後,在13世紀,伊斯蘭教以蘇門達臘為基地,開始在東南亞的海島國家中廣泛傳播。大約在13世紀末到14世紀中葉的這段時間裡,伊斯蘭教從馬來半島傳到了菲律賓南部的蘇祿群島地區。
儘管我們現在對棉蘭老島在被伊斯蘭教化以前的社會狀況還所知甚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伊斯蘭教傳播到菲律賓以前,菲律賓南部的和樂島和哥達巴都就已經是東南亞的一個貿易中心。從8世紀到10世紀,在阿拉伯半島的穆斯林向外擴張的過程中,紅海地區和馬來地區,包括今天的菲律賓南部地區,就已經建立了貿易關係。在13世紀末,阿拉伯人就已經在菲律賓南部建立了定居點。1450年,阿拉伯商人賽義德·艾布伯克爾在布安薩的沓烏蘇戈建立了蘇丹政權,穆斯林傳教士以此為基地,開始向周圍傳播伊斯蘭教,在蘇祿蘇丹政權的鼎盛時期,其影響力一直延伸到巴西蘭島、巴拉望島、三寶顏的南部海岸地區和婆羅洲。半個世紀以後,一個叫謝里夫·穆罕默德·卡門蘇旺的傳教士在普蘭吉河流域建立了一個蘇丹王國,伊斯蘭教就從那裡向棉蘭老島的達沃灣地區、拉瑙湖地區和布基農地區擴展,到16世紀中期,棉蘭老島地區已經成為了東南亞穆斯林世界的一個組成部分[5]。從此以後伊斯蘭教勢力逐漸向北推進,在各地相繼建立了一些伊斯蘭蘇丹政權。伊斯蘭教在菲律賓南部已融入主流社會,具有很大影響力。這可以從中國的古籍中得到佐證。「永樂十五年(1417年),其國東王巴都葛叭答剌、西王麻哈剌叱葛剌麻丁、峒王妻都葛巴剌卜並率其家屬並頭目凡三百四十餘人,浮海來朝,進金縷表文,獻珍珠、寶石、玳瑁諸物。」(「東王」、「西王」、「峒王」等頭銜可能是中國官員在接待時使用的中國官階的稱呼)三王在歸國途中,東王因患急病,卒於德州會同館,明成祖聞之不勝悼痛,按照中國王制,為東王在當地營造陵墓。葬事畢,王妃及東王次子溫哈剌、三子安都魯等十餘人留在德州守墓,明朝政府還特意調夏、馬、陳三戶回族助為守墓,在陵墓西南側建清真寺一座。這一事件從側面反映出在當時的菲律賓社會,伊斯蘭教與世俗王權結合,形成不少政教合一的穆斯林政權。這一時期,伊斯蘭教以其內在的擴張性滲透深入菲律賓的土著社會,並通過與世俗王權的結合,通過國家機器的力量推廣伊斯蘭教。
和伊斯蘭教的傳播相比,天主教在菲律賓的傳播則要晚得多,它是伴隨著西班牙對菲律賓的殖民入侵而進入菲律賓社會的。西班牙在16世紀初是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國內的宗教勢力十分強大,因此,傳教活動和殖民擴張活動相互交錯、相互促進。一方面殖民擴張為傳教活動開闢了場所,另一方面,傳教活動為殖民統治和進一步擴張提供了支持。1521年,麥哲倫率領船隊在宿務登陸后,誘使宿務酋長及其島民改宗天主教。1565年,黎牙實比率遠征軍佔領宿務,隨軍而來的烏爾達尼塔等五名奧古斯丁會教士開始正式在菲律賓傳播天主教。1571年,西班牙殖民者佔領馬尼拉並建立總督府,西班牙國王菲力普二世頒布法令,要求所有菲律賓人皈依天主教,違令者以「異教徒」論罪處死。從此大量的西班牙傳教士奔赴菲律賓,開展傳教活動。西班牙國王還在經濟上支持教士的傳教活動,把在菲律賓征服的土地、居民、資源賞賜給拓殖有功的「殖民官吏和教會」,政府還向積極傳教的教團發放薪金和食品。所以,可以說菲律賓天主教傳播的歷史也是西班牙殖民擴張的歷史。
西班牙傳教士所採取的種種傳教手段是天主教在菲律賓得以迅速傳播的直接原因:(1)學習菲律賓當地語言,廣泛接觸當地居民,宣講天主教教義;(2)舉辦慈善事業,取得當地居民的好感;(3)創辦教會學校,培養當地人成為傳教士,擴大傳教活動;(4)利用出版機構出版基督教書籍,擴大天主教的影響。西班牙傳教士在菲律賓的傳教成果被譽為「遠東全部歷史中最神奇的傳教事實」。正是傳教士的這些有效的傳教手段,使得天主教在菲律賓的中部和北部地區廣泛傳播,並最終成為亞洲唯一的天主教國家。
穆斯林問題
在馬科斯執政期間,1972年,菲律賓政府邀請各國代表前往衝突地區調查,使阿拉伯國家認識到支持菲律賓的分離活動的代價將是巨大的。馬科斯政府又派使者頻頻出訪阿拉伯各國,說服阿拉伯各國放棄對摩解的支持。後來,馬科斯政府和摩解談判,幾經反覆,於1976年12月23日簽訂了一個協議,政府同意在南方13個省建立一個穆斯林自治政府。但是,在1977年的公民投票中,由於當地的基督教徒移民人數已遠遠超過穆斯林人數,投票結果大多數人不同意建立由摩解控制的自治區,只贊成有限自治。摩解拒不接受這一結果,要求接管這一自治區,遭到政府拒絕,內戰再度爆發。
拉莫斯政府和摩解經過47個月的和平談判,終於在1996年9月簽訂了和平協議,該協議決定在菲律賓南部的穆斯林聚居區建立自治區,自治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教育、財政的管理權力,摩解領導人密蘇阿里不再是游擊隊的指揮官,而是棉蘭老島穆斯林自治區民選政府的行政官員。通過這個和平協議,結束了始於1972年,經歷23年,奪走12萬人生命的民族宗教衝突。拉莫斯總統也因為在和平談判中所起的作用而被國內輿論認為應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和平協議的簽訂和穆斯林自治區的建立並沒有解決穆斯林和中央政府之間的衝突。現在,政府軍和棉蘭老島的另一支反政府武裝摩羅伊斯蘭解放陣線激戰正酣,後者在馬尼拉市區和棉蘭老島地區的天主教堂製造了眾多的爆炸案作為報復,其極端主義教派阿布薩耶夫又製造令政府焦頭爛額的人質危機。菲律賓政府為解決穆斯林問題作了很多努力,但這只是開始,「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一百天造成的問題不可能在一天之內得以解決。屬於精神層面的宗教衝突所以激化,很大程度上來自一些制度層面的失誤。因此,解決宗教衝突的關鍵並不是單純地針對精神層面的因素,而是應該更多地從宗教的外部尋找原因,解決宗教衝突的外部原因比解決宗教的內部原因更為重要。
詞條圖冊更多圖冊
上一篇[卧式油罐]    下一篇 [浮頂油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