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楊嗣復(783—848年),字繼之或繼子(《新唐書》為「繼文」),是楊於陵的二兒子,與楊虞卿為族兄弟。八歲能文,主考官權德輿錄為進士,二十歲登博學宏詞科,受到宰相武元衡賞識,「皆權德輿門生,情義相得,進退取捨,多與之同」。累遷中書舍人。由戶部侍郎擢尚書右丞,封爵弘農伯。李德裕輔政,被黜為湖南觀察使。會昌元年(841年)三月被貶潮州。唐宣宗大中初,召為吏部尚書。卒謚孝穆。

1人物生平

官場浮沉
直到838年正月,他回到朝廷,被提拔到宰相的位置,前後任職宰相3年零8個月。李宗閔再次罷相后,已經擔任了宰相的楊嗣復還為他辯護和重新提拔,於是不可避免地深陷「二李黨爭」(李宗閔、李德裕朋黨之爭)。人們包括詩人白居易都紛紛躲避不及,而他和白敏中、元稹、楊虞卿、楊汝士家族卻紛紛竄進去,淌這個混水。於是他與對立派李德裕、鄭覃、陳夷行等產生了許多糾葛,為之付出了沉重代價。
在840年8月,就發生了「紫宸奏事」。因為唐朝宰相不止一位的,當時的李珏、鄭覃、陳夷行同是宰相。
鄭覃、陳夷行與他在皇帝面前發生爭論。鄭覃認為:楊嗣復任宰相后,現在的政事不如三年前自己當國的時候,並暗示楊與李宗閔朋黨有瓜葛;陳夷行則攻擊宰相李珏修國史時,美化自己,掩蓋先帝的美德。楊嗣復有口難辯。
《贈毛仙翁》
「天上玉郎騎白鶴,肘后金壺盛妙藥。暫游下界傲五侯,重看當時舊城郭。羽衣茸茸輕似雪,雲上雙童持絳節。王母親縫紫錦囊,令向懷中藏秘訣。令威子晉皆儔侶,東嶽同尋太真女。搜奇綴韻和陽春,文章不是人間語。葯成自固黃金骨,天地齊兮身不沒。日月宮中便是家,下視崑崙何突兀。童姿玉貌誰方比,玄發綠髯光瀰瀰。滿朝將相門弟子,隨師盡願拋塵滓。九轉琅玕必有餘,願乞刀圭救生死」。
《儀鳳》
八方該帝澤,威鳳忽來賓。向日朱光動,迎風翠羽新。低昂多異趣,飲啄迥無鄰。郊藪今翔集,河圖意等倫。聞韶知鼓舞,偶聖願逡巡。比屋初同俗,垂恩擊壤人。
《謝寄新茶》
石上生芽二月中,蒙山顧渚莫爭雄。封題寄與楊司馬,應為前銜是相公。

2《新唐書》記載

楊嗣復,字繼之。父於陵,始見識於浙西觀察使韓滉,妻以其女。歸謂妻曰:「吾閱人多矣,后貴且壽無若生者,有子必位宰相。」既而生嗣復,滉撫其頂曰:「名與位皆逾其父,楊氏之慶也。」因字曰慶門。八歲知屬文,后擢進士、博學宏辭,與裴度、柳公綽皆為武元衡所知,表署劍南幕府。進右拾遺,直史館。尤善禮家學,改太常博士,再遷禮部員外郎。時於陵為戶部侍郎,嗣復避同省,換他官,有詔:「同司,親大功以上,非聯判句檢官長,皆勿避。官同職異,雖父子兄弟無嫌。」遷累中書舍人。
嗣復與牛僧孺、李宗閔雅相善,二人輔政,引之,然不欲越父當國,故權知禮部侍郎。凡二期,得士六十八人,多顯官。文宗嗣位,進戶部侍郎。於陵老,求侍不許。喪除,擢尚書左丞。太和中,宗閔罷,嗣復出為劍南東川節度使。宗閔復相,徙西川。
開成初,以戶部侍郎召,領諸道鹽鐵轉運使。俄與李珏並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弘農縣伯,仍領鹽鐵。后紫宸奏事,嗣復為帝言:「陸洿屏居民間,而上書論兵,可勸以官。」珏趣和曰:「土多趨競,能獎洿,貪夫廉矣。比竇洵直以論事見賞,天下釋然,況官洿耶!」帝曰:「朕賞洵直,褒其心爾。」鄭覃不平曰:「彼苞藏固未易知。」嗣復曰:「洵直無邪,臣知之。」覃曰:「陛下當察朋黨。」嗣復曰:「覃疑臣黨,臣應免。」即再拜祈罷。珏見言切,繆曰:「朋黨固少弭。」覃曰:「附離復生。」帝曰:「向所謂黨與,不已盡乎?」覃曰:「楊漢公、張又新、李續故在。」珏乃陳邊事,欲絕其語。覃曰:「論邊事安危,臣不如珏;嫉朋比,珏不如臣。」嗣復曰:「臣聞左右佩劍,彼此相笑,未知覃果謂誰為朋黨邪?」因當香案頓首曰:「臣位宰相,不能進賢退不肖,以朋黨獲譏,非所以重朝廷。」固乞罷,帝方委以政,故尉安之。
它日,帝問:「符讖可信乎?何從而生?」嗣復曰:「漢光武以讖決事,隋文帝亦喜之,故其書蔓天下。班彪《王命論》有所引述,特以止賊亂,非重之也。」珏曰:「治亂宜直推人事耳。」帝曰:「然。」又問:「天後時有起布衣為宰相者,果可用乎?」嗣復曰:「天後重用刑,輕用官,自為之計耳。必責能否,要待歷試乃可。」
是時延英訪對,史官不及知。嗣復建言:「故事,正衙,起居注在前;便坐,無所紀錄。姚?、趙憬皆請置時政記,不能行。臣請延英對宰相語關道德刑政者,委中書門下直日紀錄,月付史官。」它宰相議不同,止。久之,帝又問:「延英政事,孰當記之?」珏監修國史,對曰:「臣之職也。」陳夷行曰:「宰相所錄,恐掩蔽聖德,自盜美名。臣向言不欲威權在下者,此也。」珏曰:「夷行疑宰相賣威權,貨刑賞。不然,何自居位而為此言邪?臣得罷為幸。」覃曰:「陛下開成初政甚善,三年後,日不逮前。」嗣復曰:「開成初,覃、夷行當國,三年後,臣與李珏同進。臣不能悉心奉職,使政事日不逮前,臣之罪也。縱陛下不忍加誅,當自殄滅。」即叩頭請從此辭,不敢更至中書,乃趨出。帝使使者召還,曰:「覃言失,何及此邪?」覃起謝曰:「臣愚不知忌諱,近事雖善,猶未盡公。臣非專斥嗣復,而遽求去,乃不使臣言耳。」嗣復曰:「陛下月費俸稟數十萬,時新異賜必先及,將責臣輔聖功,求至治也。使不及初,豈臣當死,累陛下之德,奈何?惟陛下別求賢以自輔。」帝曰:「覃偶及之,奚執咎?」嗣復闔門不肯起,帝乃免覃、夷行相,而嗣復專天下事。
進門下侍郎。建言:「使府官屬多,宜省。」帝曰:「無反滯才乎?」對曰:「才者自異,汰去粃滓者,菁華乃出。」帝曰:「昔蕭復乘政,難言者必言,卿其志之!」
未幾,帝崩,中尉仇士良廢遺詔,立武宗。帝之立,非宰相意,故內薄執政臣,不加禮,自用李德裕而罷嗣復為吏部尚書,出為湖南觀察使。會誅薛季棱、劉弘逸,中人多言嘗附嗣復、珏,不利於陛下。帝剛急,即詔中使分道誅嗣復等,德裕與崔鄆、崔珙等詣延英言:「故事,大臣非惡狀明白,未有誅死者。昔太宗、玄宗、德宗三帝,皆嘗用重刑,后無不悔,願徐思其宜,使天下知盛德有所容,不欲人以為冤。」帝曰:「朕纘嗣之際,宰相何嘗比數!且珏等各有附會,若珏、季棱屬陳王,猶是先帝意。如嗣復、弘逸屬安王,乃內為楊妃謀。且其所紿書曰:『姑何不斅天後?』」德裕曰:「飛語難辨。」帝曰:「妃昔有疾,先帝許其弟入侍,得通其謀。禁中證左尤具,我不欲暴於外。使安王立,肯容我耶?」言畢戚然,乃曰:「為卿赦之!」因追使者還,貶嗣復潮州刺史。
宣宗立,起為江州刺史。以吏部尚書召,道岳州卒,年六十六,贈尚書左僕射,謚曰孝穆。
嗣復領貢舉時,於陵自洛入朝,乃率門生出迎,置酒第中,於陵坐堂上,嗣復與諸生坐兩序。始於陵在考功,擢浙東觀察使李師稷及第,時亦在焉。人謂楊氏上下門生,世以為美。
上一篇[淮木]    下一篇 [赤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