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楊小濱的詩歌

標籤: 暫無標籤

楊小濱,詩人,評論家。耶魯大學文學博士,任教於密西西比大學,北京師範大學擔任客座講席。。



〖燈塔〗


是燈塔把陸地牽引到大海里
淹沒。當我們把卵石投入頭腦的旋渦
遠遠看去,是燈塔,在沙器間
難以分辨,從星空降臨的鬼影
眨著眼,掠過衰老的世紀
象站在我葬儀上的教士
用漆黑的袖袍裹走了我的一生

是燈塔,把大地擊碎成海面上的船隻
放逐了那些盲目的航行者
在眾多燈塔的迷宮裡暈眩的旅人
背負家園,喝完了
隨身攜帶的月光,就開始尋找
但我們腳上的旅程比鎖鏈更重
更痛,在燈塔與燈塔之間
戰慄,徘徊。在岸與岸之間

燈塔用潮水彈奏著大海
無人傾聽的小夜曲,弦上掛著殘骸
和血污,就象掛在天邊的
一盞燈塔,無人照看的
我們內心的終點,災難,彼岸
孤零零地,在懸崖上含苞欲放

這是抵達不到的,這是
一個即將廢棄的詞,殘留在貝殼裡
緘默不語,一個
陌生的暴君或天使,如今
被朝聖者選中為時代的漁夫
捕獲烽火,卻用灰燼餵養我們
讓我們鍛煉,成為死魚堆里的鹽

那些白熾的鹽也無法照亮
午夜的旅人,疲憊
被遠方看不見的燈塔所迷惑
失足,墜入慾望而窒息,而赤裸
羞於啟齒,被更多的燈塔擊落眼睛
但我們仍然聽見鷗群
在塔尖上築巢,用糞污滋養
我們的墓碑,然後
飛出它們的居所,覓食
對燈塔不置一詞




〖音樂會〗


傾聽比睡眠更凄涼。弓和弦
從武器那裡來,威脅
浩大的聲音殺人如麻

音樂傾倒,象痛得銷魂的少女
時時刻流淌在血泊中
它把所有的鳥拋向春日的喋喋不休
它喪盡天良地餵養我們的無聊

在這個缺乏物體的地方,音樂
就是上帝悠揚的屁聲
讓所有的耳朵飛到天堂邊緣
不得入內,因為美
是不可觸摸的

一個正襟危坐的晚間,只聽到
雷聲,看不見雨點
室內花朵在轟隆隆地開放
在嘩啦啦地開放
讓戰爭從旋律中爆發
屠殺每一瞬間的附庸風雅

熱愛這個交響的社會,意味著
熱愛莫扎特,頑皮的孩子
快樂的童年,用一支魔笛
吹出多來米發嗦那樣簡單的曲調
或者把一些勾引新娘的
荒唐故事,藏在經典的嗓音里
唱出最純粹的罪惡,敗壞和團圓

音樂的純粹將語言抹去
以催眠代替宵禁。那麼,在音樂廳宙,
慟哭者將無地自容
因為沒有一個人真正死去
死在高雅中,趣味盎然的摹擬
不值一提。




〖四季歌〗




為了春天,我們不惜迎著東風的媚眼和楊柳的鞭子
為了春天,我們把淚滴解凍在抒情的傷口裡
春天啊,我們因為比牡丹醜陋而自殺未遂

為了春天,我們脫掉上衣之前就感染了花蕊
裝扮成蝴蝶和蜜蜂,釀出無邊的粉刺
為了春天,我們走漏了愛情的風聲
剛要虛張聲勢就已經打草驚蛇

就是為了春天,我們才把嗓子吊到樹梢上
唱出的麻雀也不管東方的青紅皂白
為了春天的幸福我們拍賣有其它的幸福
降價處理,概不退貨

為了春天,我們把夏天斬盡殺絕,禁止它出場
為了春天,我們也開除不合格的春天
讓它們和冬天待在一起,永世不得翻身

都是為了春天啊,這個
聳人聽聞的、花枝招展的春天!

哦,春天,我們還沒等到你就已經蒼老




看見夏天,才知道春天的虛偽
赤裸裸的夏天迎面走來
沒有教養的腿,一步就跨在我們肩上

夏天,顛來倒去還是夏天
而我們累得汗津津,一夜間熟透




接著,秋天收割了我們的頭顫
以豐年的速度掠過

秋高氣爽的日子,我們的愛情都涼了半截
和出走的器官一起蕭條起來

只有內心的老氣愈加橫秋
用枯萎的傷口裝點楓葉

一片葉子還沒落下,秋天就認出了我們
來自夏天的逃犯,衣裳還來不及打扮

即使偽裝成蟋蟀,也要露出知了的馬腳
愛出風頭,受不了黑夜的孤獨

而一旦被秋天吟誦,我們又清高起來
在菊花下把腰肢扯得一瘦再瘦
想到落木正等著蕭蕭的時刻即將來臨
我們走在山水畫里也忍不住瑟瑟發抖

這是最寂靜的時刻,我們被夕陽窒息
而一頓深秋的夕陽卻鎮不飽夏天餵過的肚子

夕陽啊,你萬壽無疆的陰魂追隨著我們
一邊秋後算帳,一邊暗送秋波。




我們脫掉落葉就凍成雪人,穿上羽絨
就飛在思想的荒原之上
眺望地平線,卻不見未來的春水
暖洋洋的鴨子從來游不出宋詩的韻腳

在冬天的童話里,明天的天鵝將被無限地延遲
醜小鴨翻過這一頁湖泊就進入了夢鄉

夢見蜂擁而來的聖誕老人都比去年老了一歲
減去我們還不夠春天那麼年輕
加上,又過了死亡線
那兒有虛擬的天鵝吹著英國管

而一個真實的冬天會咳嗽不止
於是我們把它裹在被子里,掛在壁爐上
用松枝勒住冬天的脖子,不讓它北風吹

這樣的冬天就可以安心地滋補我們
用冰柱痛擊我們的冬眠
直到僵硬的言辭訴諸熊膽
聽另一個冬天在窗外無產階級地咆嘯

聽另一個冬天流浪在靈魂的月色中
在賣掉最後一根火柴之前
先賣掉一首無家可歸的詩歌




上一篇[礦坑水]    下一篇 [航空遙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