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楊果,1195-1269,字正卿,號西庵,祁州蒲陰(今河北安國)人,金哀宗朝進士。歷任縣令,以清廉幹練著稱。入元后,官至參知政事,出為懷孟路總管。著有《西庵集》。散曲現存不多。風格偏於典雅。

1 楊果 -概要

楊果 元曲【越調】小桃紅楊果 元曲【越調】小桃紅
 
楊果(1195—1269),字正卿,號西庵,祁州蒲陰(今河北省安國)人。

金亡入元,官至參知政事

存小令11 首,套數5 篇。小令風格尚近於詞。有《西庵集》。



2 楊果 -生平

楊果 作品楊果 作品


楊果,公元1197年-1269 字正卿,號西庵,祈州蒲陰人。生於金章宗承安二年,(即宋慶元三年)卒於元世祖至元六年,年七十三歲。金正大初,登進士第。元初,為河南課稅及經略司幕官。中統二年,(公元一二六一年)入拜參知政事。至元六年,出為懷孟路總管。卒,謚文獻。果美風姿,善諧謔,文採風流,照映一世。

3 楊果 -才藝

工為詩文,尤長於樂府,著有西庵集。太和正音譜評他的曲「如花柳芳妍」,讀他的賞花時套,洵然。


4 楊果 -經歷

元人 楊果 小曲元人 楊果 小曲


 據史料記載,楊果工於文章,長於詞曲,著有《西庵集》(已失傳)。他的散曲小令現存不多,最著名的是《越調·小桃紅》小令11首,曲風清麗典雅,字裡行間流露著淡淡傷感與悲嘆。因為楊果是元代早期散曲作家,這個時期的散曲剛從樂府民歌和宋詞演化而來,因而帶有濃厚的民歌和宋詞的色彩,他的散曲作品內容多吟詠江南風光,曲辭華美,富於文采,明代朱權在《太和正音譜》中評論他的詞「如花柳芳妍」。細細品味他的小令,可以窺見傳統詩歌創作由詞向曲過渡的絲絲縷縷的痕迹。

楊果在金亡以後五年才出來做官,雖在元朝任職,然而元初統治者對漢族知識分子一直是歧視、壓制的,即便是做了官的漢人,也比同級的蒙古官員要卑微。他仍懷戀著前朝,對於亡國之痛,他一直不能忘懷,既無望恢復故國,又不滿當時的境遇,國家興亡的感慨,抑鬱不得志的悲嘆常常湧上他的心頭,他只能以詩言志,把所有的悲情都寄托在一首首飄逸的小令里,或濃或淡的憂傷暈染了他的每一字每一句,讀來讓人感到無比悵惘。

楊果在金亡以後的幾年裡,羈旅在風景如畫的江南水鄉。江南水鄉煙雨蒙蒙,河湖交錯,水域縱橫,作為航道的江河流到某一處,水面突然開闊,近岸的所在水流平緩,於是人們種上蓮荷、菱藕與蒲葦,鸕鶿、野鴨、鴛鴦等水禽也在此棲息,所以他的《越調》小令大都是描寫江南女子對愛情的憧憬和嚮往。

最喜歡他的《越調》小令中的一首,迷濛的意境,脈脈的情思,讓人如入夢幻之中:「滿城煙水月微茫,人倚蘭舟唱,常記相逢若耶上。隔三湘,碧雲望斷空惆悵。美人笑道,蓮花相似,情短藕絲長。」恍然間,我彷彿來到了江南,水面上氤氳的霧嵐瀰漫了月光下的小城,星光迷離,依稀有美人斜倚蘭舟淺吟低唱,曾記得我們在若耶溪畔相遇,隔著遼闊的三湘,望穿秋水空餘惆悵,雖然相聚短暫,情思卻繾綣綿長……

5 楊果 -作品

小令

 【越調】

小桃紅

碧湖湖上采芙蓉,人影隨波動。涼露沾衣翠綃重,月明中,畫船不載凌波夢。都來一段,紅幢翠蓋,香盡滿城風。

滿城煙水月微茫,人倚蘭舟唱。常記相逢若耶上,隔三湘,碧雲望斷空惆悵。美人笑道:蓮花相似,情短藕絲長。

採蓮人和採蓮歌,柳外蘭舟過。不管鴛鴦夢驚破,夜如何?有人獨上江樓卧。傷心莫唱, 南朝舊曲,司馬淚痕多。

碧湖湖上柳陰陰,人影澄波浸。常記年時對花飲,到如今,西風吹斷迴文錦。羨他一對,鴛鴦飛去,殘夢蓼花深。

玉簫聲斷鳳凰樓,憔悴人別後。留得啼痕滿羅袖,去來休,樓前風景渾依舊。當初只恨,無情煙柳,不解系行舟。

芡花菱葉滿秋塘,水調誰家唱?簾卷南樓日初上,采秋香,畫船穩去無風浪。為郎偏愛,蓮花顏色,留作鏡中妝。

錦城何處是西湖?楊柳樓前路。一曲蓮歌碧雲暮,可憐渠,畫船不載離愁去。幾番曾過,鴛鴦汀下,笑煞月兒孤。

採蓮湖上棹船回,風約湘裙翠。一曲琵琶數行淚,望君歸,芙蓉開盡無消息。晚涼多少,紅鴛白鷺,何處不雙飛!

採蓮女

採蓮湖上採蓮嬌,新月凌波小。記得相逢對花酌,那妖嬈,殢人一笑千金少。羞花閉月,沉魚落雁,不恁也魂消。

採蓮人唱採蓮詞,洛浦神仙似。若比蓮花更強似,那些兒,多情解怕風流事。淡妝濃抹,輕顰微笑,端的勝西施。

採蓮湖上採蓮人,悶倚蘭舟問。此去長安路相近,恨劉晨,自從別後無音信。人間好處,詩籌酒令,不管翠眉顰。


 

套數

【仙呂】賞花時

秋水粼粼古岸蒼,蕭索疏籬偎短岡。山色日微茫,黃花綻也,妝點馬蹄香。

【勝葫蘆】見一簇人家入屏帳,竹籬折,補苔牆,破設設柴門上張著破網。幾間茅屋,一竿風旆,搖曳掛長江。

【賺尾】晚風林,蕭蕭響,一弄兒凄涼旅況。見壁指一似桑榆侵著道旁,草橋崩柱摧梁。唱道向紅蓼灘頭,見個黑足呂的漁翁鬢似霜。靠著那駝腰拗樁,癭累垂脖項,一鉤香餌釣斜陽。水到湍頭燕尾分,橋掂河梁龍背穩。流水繞孤村,殘霞隱隱,天際褪殘雲。

【幺】客況凄凄又一春,十載區區已四旬。猶自在紅塵,愁眉鎮鎖,白髮又添新。

【煞尾】腹中愁,心間悶,九曲柔腸悶損。白日傷神猶自輕,到晚來更關情。唱道則聽得玉漏聲頻,搭伏定鮫綃枕頭兒盹。客窗夜永, 有誰人存問?二三更睡不得被兒溫。花點蒼苔綉不勻,鶯喚垂楊語未真。簾幕絮紛紛,日長人困,風暖獸煙噴。

【幺】一自檀郎共錦衾,再不曾暗擲金錢卜遠人。香臉笑生春,舊時衣裉,寬放出二三分。

【賺煞尾】調養就舊精神,妝點出嬌風韻,將息划損苔牆玉筍。拂掉了香冷妝奩寶鑒塵,舒開系東風兩葉眉顰。曉妝新,高綰起烏雲。再不管暖日朱簾鵲噪頻,從今聽鴉鳴不嗔。燈花誰信,一任教子規聲啼破海棠魂。麗人春風三月天,準備西園賞禁煙。院宇立鞦韆,桃花噴火,楊柳綠如煙。

【幺】倚定門兒語笑喧,來往星眸廝顧戀。彼各正當年,花陰柳影,月底共星前。

【尾】口兒口店,心兒怨, 時急難尋輕便。天也似閑愁無處展,蘸霜毫寫滿雲箋。唱道各辦心堅,休教萬里關山靠夢傳。不是雙生自專,小卿緊勸,只休教花殘鶯老了麗春園。

【仙呂】翠裙腰

鶯穿細柳翻金翅,遷上最高枝。海棠零亂飄階址,墮胭脂,共誰同唱送春詞?

【金盞兒】減容姿,瘦腰肢,綉床塵滿慵針指。眉懶畫,粉羞施,憔悴死。無盡閑愁將甚比?恰如梅子雨絲絲。

【綠窗愁】有客持書至,還喜卻嗟咨。未委歸期約幾時,先拆破鴛鴦字。原來則是賣弄他風流浪子,誇翰墨,顯文詞,枉用了身心空費了紙。

【賺尾】總虛脾,無實事,喬問候的言辭怎使?復別了花箋重作念,偏自家少負你相思。唱道再展放重讀,讀罷也無言暗切齒。沉吟了數次,罵你個負心賊堪恨,把一封寄來書都扯做紙條兒。

上一篇[氧-18]    下一篇 [三層交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