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楊氏女 -基本信息

  作 者:章詒和

楊氏女楊氏女


  出 版 社: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ISBN:9787549511303

  出版時間:2012-01-01

  頁 數:220

  裝 幀:平裝

2 楊氏女 -內容簡介

  繼《劉氏女》之後,這是章詒和第二部正式出版的情罪小說系列作品。

  許地山說:「愛,就是懲罰。」這幾個字,基本上就是《楊氏女》故事的主題。

  何無極原本平淡無奇,但是因為一場鮮血飛濺的情愛,使短短的一生過得像夜晚的焰火,「嗖」地飛升到天空,瞬間金光四射,很快墜地,歸於沉寂。楊芬芳與他的相戀,亦如櫻花般美艷燦爛。但是因為一夜血雨腥風,洗盡了所有的芳香和甜蜜。楊芬芳一邊與鄰家青年何無極熱戀,身許;一邊「嫁」給了陌生強勢軍人劉慶生。故事就在苦戀和軍婚之間,在性愛與強暴、熾熱與冷澀之間的激烈衝突中滾動、展開,終於,釀成一場通姦情殺之生死血案……

  最可悲可憐的,楊芬芳每次的選擇,幾乎都是錯的,包括甘冒風險接受指導員孫志新野合,包括最後拒絕趙勇海。無奈啊!《楊氏女》以真實情節作基礎,表現出世俗的天性。

3 楊氏女 -編輯推薦

  1、章詒和小說《楊氏女》情罪之二——「生命是一個故事,還是一個事故?」繼女囚故事《劉氏女》之後,這是章詒和第二部正式出版的小說作品。楊氏女通姦情殺之生死血案,章詒和十年獄中親歷往事,潛心撰成小說系列,國人矚目。

  2、章詒和小說《楊氏女》情罪之二——「她甚至覺得有罪的相戀,也比乾淨的夫妻要好。」章詒和寫女囚故事,這個心思在1979年就定下了。前有劉氏女殺夫、肢解、入獄、贖罪……在女囚中,婚姻犯罪、性犯罪幾乎是第一位的。為什麼?

  3、章詒和小說《楊氏女》情罪之二——「落葉,只有風知道她的哀傷和嘆息。」在「楊氏女」楊芬芳身上,愛情與婚姻是悖理的,敵對的:既是勇敢追求性愛的少女,又是怯懦被動的性奴。既有毫無顧忌地對性愛的渴望與擔當,也有愚昧、屈從物慾權勢的自欺,自己也始終在真偽之間搖擺掙扎,「看無主花枝可嗟,一任他東風相嫁。」

  4、章詒和小說《楊氏女》情罪之二——「要走多少路才能找到自己的路?要遇到多少人才能找到最合適的那個人?」馮亦代、吳祖光、賀衛方、丁東、謝泳、李建軍等等,一致關注「中國的犯罪女性」。書內附錄章詒和《楊氏女》筆談。

4 楊氏女 -目錄

  【引子】

  四人餐,像宴會那樣鄭重其事,氣氛莊重;又彷彿做出了什麼重大決議,要用一個飯局來紀念……

  【上編】

  〔第一節〕

  楊婉芳是縣城石壁公社的婦聯主任,性格活潑,人也算漂亮。還是拖著一雙小辮子時候,就被公社副書記趙勇海看中……

  〔第二節〕

  當趙勇海在縣城人武部辦公室結識了回家探親的現役軍人、連長劉慶生的時候,他的心活泛起來……

  〔第三節〕

  何老太身材瘦小,白天常咳嗽,夜晚多氣喘,誰也沒想到,就這身子骨生下一個大男孩兒……

  〔第四節〕

  在縣城最好的飯館。楊芬芳把碗里的白米飯用筷子撥來撥去,就是懶得往嘴裡送。她的心裡只裝著何無極,裝著那黑暗中的激情和場景……

  〔第五節〕

  楊芬芳決意回家。清晨,連早飯都不吃了。進了石壁大隊地界,就遠遠看見何無極在靠近村口的莊稼地幹活……

  〔第六節〕

  自從聽老金說了句「該娶芬芳的是你」以後,趙勇海也不怎麼搞的,腦子裡常閃出楊芬芳的影子……

  〔第七節〕

  秋天,柔和的陽光,絢爛的季節,它把金黃色、橙褐色、紫紅色摻雜在最後的深綠之中……

  〔第八節〕

  清晨,楊芬芳擁著薄被,坐在床上。已經起來的劉慶生情不自禁站到床沿,將她拉過來。楊芬芳用手臂推,一點也推不動……

  〔第九節〕

  回到了石壁! 比她兩條腿走得更快的,是消息。全大隊,幾乎全公社的人都知道楊芬芳嫁了,嫁給了一個連長……

  〔第十節〕

  故事總是有頭有尾,有因有果。但生活並非如此,它處處弔詭,毫無邏輯……

  〔第十一節〕

  因為一方是現役軍官,一方是地主之子。案子從通姦殺人升級為反革命階級報復。何無極被判死刑,立即執行。楊芬芳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下編】

  〔第一節〕

  楊芬芳,這個實質上的通姦殺人犯,因涉及破壞軍婚而成了政治犯。宣判后,她被押往 M 勞改農場……

  〔第二節〕

  當張雨荷也被押送到 M 勞改農場,分配到二工區的時候,楊芬芳已經在這裡服刑五年以上。五年是個界線,跨過這個線的,都算是老犯……

  〔第三節〕

  工區副組長即學習組長,任務主要就是晚上讀報,平時幫別人寫檢舉,年終替別人寫總結……

  〔第四節〕

  起床的哨子,收工的鐘。第二天,起床哨聲響了,值班的幹部是鄧梅。昨夜的一幕,她當然知道,何況巫麗雪是自己監管的犯人……

  〔第五節〕

  秋天來了,太陽黯淡了,花草萎縮了,整個大地的顏色也消褪了。偶爾有個失群的鳥,在稀疏的林子里孤單地鳴叫,似乎提醒著人們冬季來臨……

  〔第六節〕

  楊芬芳和鄒今圖早晨出工的時候,就下山了。到了下午兩三點,背了幾件簡單的行李,回到中隊。跟在她倆身後的,有個中年男人,女犯們說:他肯定是新派來的指導員……

  〔第七節〕

  草尖微微飛白,秋已然深了。茶樹到了這個時候,要噴洒一種淺藍色的藥水,叫波爾多液……

  〔第八節〕

  又是一個早春天氣。巫麗雪特別活躍,有時張雨荷讓她哼個民國時期的流行歌曲「毛毛雨」或電影《馬路天使》里的「天涯歌女」……

  【尾聲】

  孫志新再次讓楊芬芳去那僻遠的小鎮給女囚買草紙。姜其丹聽了,把搪瓷缸子里剩下的一點水,從門口使勁地潑了出去……

  【《楊氏女》筆談--看無主花枝可嗟,一任他東風相嫁】

  在女囚中,婚姻犯罪、性犯罪幾乎是第一位的……

5 楊氏女 -文摘

  丈夫讓妻子跪下,用唇舌去舔舐……楊芬芳閉著眼睛,左右搖頭,不肯就範。而劉慶生此刻也是暴怒狀態,徹底把妻子當成了對手,一戰接一戰,勢不可擋。楊芬芳仰著頭,閉著的嘴角掛著白色的液體,閉著的眼睛流出了清淚。

  劉慶生喊起來:「再不張嘴,我就揍你! 信不信?」

  「不信!」隨著一聲巨吼,劉慶生還沒來得及弄清楚這聲音來自何方,自己的後背已是一陣劇痛。

  「哎喲!」

  楊芬芳睜眼一看,是何無極! 他像一頭狂獅,把菜刀砍進了劉慶生的後背,血濺到何無極的臉上,英俊的臉頓時非常恐怖和猙獰。平時所有的弱點和惡意都潛伏在那兒,嚴厲的考驗和殘酷的境況,把它們都逼了出來。一個永遠無法想象的場景,血淋淋地呈現在眼前:一個曾經心愛的人,已經變成個怪物,狂叫著,嘶喊著,咒罵著。劉慶生四處躲閃,也逃避不及,一刀下去已成血人。

  楊芬芳赤裸著,驚恐萬狀。她縱身跳下床,拖起棉被胡亂裹上,拉了一下燈繩,逃出家門,癱倒在院子里,哭著,叫著:「殺人了,殺人了。」

  黑暗中,是兩個男人的戰爭,是情敵之間的決鬥。在幾聲「嗷--」的慘叫之後,是劉慶生尖厲的高叫:「我是現役軍人!你是地主兒吧?」

上一篇[石珀]    下一篇 [玉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