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楊牧,1940-四川渠縣人,中國當代詩人。



〖水之湄〗


我已在這兒坐了四個下午了
沒有人打這兒走過——別談足音了

(寂寞里——)
鳳尾草從我褲下長到肩頭了
不為什麼地掩住我
說淙淙的水聲是一項難遣的記憶
我只能讓它寫在駐足的雲朵上了

南去二十公尺,一棵愛笑的蒲公英
風媒把花粉飄到我的斗笠上
我的斗笠能給你什麼啊
我的卧姿之影能給你什麼啊

四個下午的水聲比做四個下午的足音吧
倘若它們都是些急躁的少女

無止的爭執著
——那麼,誰也不能來,我只要個午寐
哪,誰也不能來




〖延陵季子掛劍〗


我總是聽到這山崗沉沉的怨恨
最初的漂泊是蓄意的,怎能解釋
多少聚散的冷漠?罷了罷了!
我為你瞑目起舞
水草的蕭瑟和新月的凄涼
異邦晚來的搗衣緊追著我的身影
嘲弄我荒廢的劍術。這手臂上
還有我遺忘的舊創呢
酒酣的時候血紅
如江畔夕暮里的花朵

你我曾在烈日下枯坐
一對瀕危的荷菱∶那是北游前
最令我悲傷的夏的脅迫
也是江南女子纖弱的歌聲啊
以針的微痛和線的縫合
令我寶劍出鞘
立下南旋贈與的承諾……
誰知北地胭脂,齊魯衣冠
誦詩三百競使我變成
一個遲遲不返的儒者

誰知我封了劍(人們傳說
你就這樣念著念著
就這樣死了)只有簫的七孔
猶黑暗地敘說我中原以後的幻滅
在早年,弓馬刀劍本是
比辯論修辭更重要的課程
自從夫子在陳在蔡
子路暴死,於夏入魏
我們都凄惶地奔走於公侯的院宅
所以我封了劍,束了發,誦詩三百
儼然一能言善道的儒者了……

呵呵儒者,儒者斷腕於你漸深的
墓林,此後非俠非儒
這寶劍的青光或將輝煌你我於
寂寞的秋夜
你死於懷人,我病為漁樵
那疲倦的划槳人就是
曾經傲慢過,敦厚過的我




〖林沖夜奔(節選)〗
——聲音的戲劇


第一折 風聲—偶然風、冒混聲

等那人取路投草料場來
我是風,捲起滄州
一場黃昏雪——只等他
坐下,對著葫蘆沉思
我是風,為他揭起
一張雪的簾幕,迅速地
一張雪的簾幕,迅速地
柔情地,教他思念,感傷

那人兀自向火
我們兀自飛落
我們是滄州今夜最焦灼的
風雪,扑打他微明的
竹葉窗。窺探一員軍犯∶
教他感覺寒冷
教他嗜酒,抬頭
看沉思的葫蘆
楊牧,1940-四川渠縣人,中國當代詩人,兼作小說,散文,劇本等。曾長期擔任《星星》詩刊主編。詩集有《水之湄》(1960)《傳說》(1971),《禁忌的遊戲》,《完整的寓言》(1991)等。

〖水之湄〗我已在這兒坐了四個下午了沒有人打這兒走過——別談足音了(寂寞里——)鳳尾草從我褲下長到肩頭了不為什麼地掩住我說淙淙的水聲是一項難遣的記憶我只能讓它寫在駐足的雲朵上了南去二十公尺,一棵愛笑的蒲公英風媒把花粉飄到我的斗笠上我的斗笠能給你什麼啊我的卧姿之影能給你什麼啊四個下午的水聲比做四個下午的足音吧倘若它們都是些急躁的少女無止的爭執著——那麼,誰也不能來,我只要個午寐哪,誰也不能來〖延陵季子掛劍〗我總是聽到這山崗沉沉的怨恨最初的漂泊是蓄意的,怎能解釋多少聚散的冷漠?罷了罷了!我為你瞑目起舞水草的蕭瑟和新月的凄涼異邦晚來的搗衣緊追著我的身影嘲弄我荒廢的劍術。這手臂上還有我遺忘的舊創呢酒酣的時候血紅如江畔夕暮里的花朵你我曾在烈日下枯坐一對瀕危的荷菱∶那是北游前最令我悲傷的夏的脅迫也是江南女子纖弱的歌聲啊以針的微痛和線的縫合令我寶劍出鞘立下南旋贈與的承諾……誰知北地胭脂,齊魯衣冠誦詩三百競使我變成一個遲遲不返的儒者誰知我封了劍(人們傳說你就這樣念著念著就這樣死了)只有簫的七孔猶黑暗地敘說我中原以後的幻滅在早年,弓馬刀劍本是比辯論修辭更重要的課程自從夫子在陳在蔡子路暴死,於夏入魏我們都凄惶地奔走於公侯的院宅所以我封了劍,束了發,誦詩三百儼然一能言善道的儒者了……呵呵儒者,儒者斷腕於你漸深的墓林,此後非俠非儒這寶劍的青光或將輝煌你我於寂寞的秋夜你死於懷人,我病為漁樵那疲倦的划槳人就是曾經傲慢過,敦厚過的我〖林沖夜奔(節選)〗——聲音的戲劇第一折 風聲—偶然風、冒混聲等那人取路投草料場來我是風,捲起滄州一場黃昏雪——只等他坐下,對著葫蘆沉思我是風,為他揭起一張雪的簾幕,迅速地一張雪的簾幕,迅速地柔情地,教他思念,感傷那人兀自向火我們兀自飛落我們是滄州今夜最焦灼的風雪,扑打他微明的竹葉窗。窺探一員軍犯∶教他感覺寒冷教他嗜酒,抬頭看沉思的葫蘆這樣小小的銅火盆燃燒著多舌的山茱萸訴說挽留,要那漢子憂鬱長坐。 「總比看守天王堂強些……」如寒落的天氣——我們是我們是今夜滄州最急躁的風雪這樣一條豹頭環眼的好漢我是聽說過的∶岳廟還願看那和尚使禪杖,吃酒,結義一把解腕尖刀不曾殺了陸虞侯。這樣一條好漢燕頷虎鬚的好漢,腰懸利刃誤入節堂。脊杖二十刺配遠方扑打馬草堆,撲扑打打重重地壓到黃土牆上去你是今夜滄州最關心的雪怪那多舌的山茱萸,黃楊木兀自不停地燃燒著挽留一條向火的血性漢子當窗懸挂絲簾幕也難教他回想青春的娘子教他寒冷抖索尋思嗜酒——五裡外有那市井何不去沽些來吃?1974注∶ 《林沖夜奔》取材自《水滸》,作考借用元雜劇的關目 結構,共分四折,每折一個敘述者,即為詩的抒情主人公。 第一折∶風聲。第二折∶山神聲。偶然判官、小鬼混聲。第三折分甲、乙、丙,都是林沖的獨白。第四折又回到開頭,為雪聲,偶然風、雪、山神混聲。作者不直接敘述故事,而是借用這個婦孺皆熟的情節,在規定購情景中,以特殊的身分(如風、雪、山神以及林沖內心的戲劇獨白),予以強烈的抒情,故副題為「聲音的戲劇」.因全詩較長,這裡選登第一折。

這樣小小的銅火盆

燃燒著多舌的山茱萸
訴說挽留,要那漢子
憂鬱長坐。 「總比
看守天王堂強些……」
如寒落的天氣——我們是
我們是今夜滄州最急躁的風雪
這樣一條豹頭環眼的好漢
我是聽說過的∶岳廟還願
看那和尚使禪杖,吃酒,結義
一把解腕尖刀不曾殺了
陸虞侯。這樣一條好漢
燕頷虎鬚的好漢,腰懸利刃
誤入節堂。脊杖二十
刺配遠方

扑打馬草堆,撲扑打打
重重地壓到黃土牆上去
你是今夜滄州最關心的雪
怪那多舌的山茱萸,黃楊木
兀自不停地燃燒著
挽留一條向火的血性漢子
當窗懸挂絲簾幕
也難教他回想青春的娘子

教他寒冷抖索
尋思嗜酒——
五裡外有那市井
何不去沽些來吃?

1974

注∶ 《林沖夜奔》取材自《水滸》,作考借用元雜劇的關目 結構,共分四折,每折一個敘述者,即為詩的抒情主人公。 第一折∶風聲。第二折∶ 山神聲。偶然判官、小鬼混聲。第三折分甲、乙、丙,都是林沖的獨白。第四折又回到開頭, 為雪聲,偶然風、雪、山神混聲。作者不直接敘述故事,而是借用這個婦孺皆熟的情節,在規定購情景中,以特殊的身分(如風、雪、山神以及林沖內心的戲劇獨白),予以強烈的抒情,故副題為「聲音的戲劇」.因全詩較長,這裡選登第一折。




上一篇[巴黎旺多姆廣場]    下一篇 [不敗頑童]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