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歷史人物國王

楚悼王(?—前381年) ,羋姓,熊氏,名疑(一作類),戰國時期楚國國君,楚聲王之子。楚聲王六年(前402年),在位僅6年的楚聲王被「盜」所殺后,熊疑繼承王位,為楚悼王。

1生平簡介

在位期間,曾先後伐周、韓等國。楚悼王十一年(前391年)在大梁(今河南開封)、榆關(今開封西南)被三晉打敗。後任用吳起為令尹,變法圖強,北勝魏國,南收揚越,取得蒼梧(今廣西西北角),開拓了楚國疆土。
但變法傷害了楚國故族的利益,故楚之貴戚盡欲害吳起。及悼王死,宗室大臣作亂而攻吳起,吳起走之王屍而伏之。擊起之徒因射刺吳起,並中悼王。悼王既葬,太子立,乃使令尹盡誅射吳起而並中王屍者。坐射起而夷宗者七十餘家。
吳起雖然借悼王的屍體為自己報了仇,但楚國的變法也因二人的死而結束。

2生平介紹

天降吳起
楚悼王是一個很有抱負的人,極想擺脫這種困境地,但自己又拿不出良策,不知從何下手。更令他傷腦筋的是,沒有一個能替他分憂辦事的大臣。屈、景、昭三家大貴族他們都有很大的勢力,掌握著一些要職,他們欺壓老百姓有辦法,但在治理國家,抵禦外侮方面卻沒有辦法,他們依仗權勢,連悼王有時也要讓他們三分。悼王一方面羨慕他的先輩都有賢臣輔助;一方面也在積極尋訪和物色人才。他為此作了多年的努力,但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正當他熱切盼望人才的時候,吳起來到了楚國,對悼王來說,真是喜從天降,他感到這是上蒼有眼,沒有辜負有心人。因此,悼王用隆重的禮節和最高的規格接待了吳起。
戰功卓著
吳起聽說魏文侯很賢明,正在任用李悝衽實行變法,也極需要人才,他便來到魏國,魏文侯問李悝,吳起這個人怎麼樣,李悝說:吳起很會用兵打仗,即使齊國名將司馬穰苴再世,也不能超過他。魏文侯非常高興便任命吳起為大將。吳起為將,治軍有方,「愛兵如子」。他能與士卒同甘共苦,穿一樣的衣服,吃一樣的飯菜;行軍時不坐車,與士卒一樣背著行裝和軍糧;宿營時也跟士卒一樣不鋪設席子。有一回,他統帥魏軍攻打中山國,他發現了一個士兵生了毒瘡,親自用嘴替這個士卒將膿吸吮出來。這個士卒的母親聽到這個消息后,不禁痛哭起來。旁人問她:「吳將軍親自為你的兒子吮出膿血,你為什麼不感到高興,反而這樣悲傷呢?」這個母親抽泣著,回答說:「從前我的丈夫生了毒瘡,也是吳將軍替他吮出膿血的,病治好后,他就英勇戰死在疆場了。現在吳將軍又親自為我的兒子吸吮毒瘡,我的兒子又必然以死相報,我不知道他將戰死在什麼地方,所以禁不住哭出來。」吳起不僅能善待士卒,而且紀律嚴明,賞罰分明,同時還深知布陣和各種作戰方法,特別精通各軍兵種協同作戰。魏文侯曾命吳起統率魏軍步兵五萬、命令全軍:「三軍將士要堅決服從指揮,明日迎戰敵軍的戰車、騎兵和步兵,如果車戰的不能繳獲敵人的戰車,騎戰的不能虜獲敵人的騎兵,步戰的不能俘虜敵人的步兵,即使打敗了敵人,都不能算有功。」第二天戰鬥開始,魏軍個個勇敢,人人爭先,殺得秦軍無法招架,潰如山倒。吳起終於以魏軍五萬,打敗秦軍五十萬,立下赫赫戰功,接著又連破秦軍五城,使秦軍不敢東向。從此,在當時列國之間,聽到吳起這個名字,真是如雷貫耳。因此,他來到楚國,悼王怎能不萬分高興呢?
楚地問題
悼王為此十分高興,從而也就更堅定了重用吳起的決心,於是把吳起調回郢都。悼王虛心地向吳起請教:「吳將軍,你看楚國的主要弊端在哪裡,為什麼對外作戰老吃敗仗?」吳起說:「我看楚國的主要問題在大臣權勢太大和封君太多。大臣的權勢太大就不聽您的指揮和調度,直接威脅到大王的權威和信譽,他們的權越大,老百姓也就越苦。封君太多,他們不只在各地作威作福,而且大部分肥沃的土地都被他們侵佔,國家的賦稅也就徵收不上來,府庫空虛,國家自然貧弱。」悼王說:「你說得太對了,我也深有此感。還有哪些問題,請你再說說。」吳起又說:「楚國有的是土地,列國中哪一國也沒有楚國的土廣,但楚國的土地沒有得到很好的利用;楚國所不足的是人民,然楚國也並不真是人口不足,關鍵是楚國的人口絕大多數都被大官僚、封君、貴族佔住了,因此,國家要人,感到人力不夠,要兵,感到兵源不足。而且,低下層人負擔過重,難以養家活口,他們的生產所得全被盤剝而光,誰又願多種土地和開墾荒地?」吳起通過他在宛地的實踐,談了楚國官場中許多腐敗和不正之風以及軍隊中組織瘓散和對士兵的虐待等許多問題。他和悼王談了三天三夜,越談越投機。悼王深為他的洞察力、分析力及淵博的學識所折服。最後,他向悼王提出:要想富國強兵,只有實行變法改革。悼王說:「我聽你的,我把這件大事就交給你了。」
針鋒相對
吳起在悼王的全力支持下,變法改革得以順利展開。但因他觸犯了王公大臣的利益,一開始就遭到了劇烈反對。如大貴族之一的屈宜臼就直接指責吳起說:「吳起,你搞變法,是變故易常,不守祖宗之法,陰謀逆得,好用兇器,圖謀把楚國搞亂。你是罪魁禍首,是危害楚國的禍根。」吳起和他進行了針鋒相對的鬥爭,說:「楚國只有強大,才能爭霸天下;只有實行變法,國家才能富強;因循守舊,只能處處挨打甚至有亡國的危險。你們為了一已私利就不願楚國強大嗎?你們怕楚國『亂』,不怕楚國亡,是何居心?」宜臼無言可對,卻並不甘心失敗,他們散布種種破壞變法的言論,甚至糾合一夥舊貴族到悼王面前去誣告吳起,想要悼王中止變法,遭到悼王的痛斥:「前些年,三晉來犯,向你們要糧草,遲遲不給;調你們的軍隊,不堪一擊。現在國家府庫充實;令尹訓練的軍隊,威嚴齊整;百姓安居樂業,街頭無業行乞的遊民已大大減少,這些有什麼不好?亂在哪裡,壞在哪裡?」悼王環視了一下來進言的人,發現其中有幾個正是按規定應到邊遠地區去的,指著他們說:「你們怎麼違背命令還不快去?這是我的命令,不是令尹的命令,令尹不過是執行我的意旨!」有人在底下小聲嘀咕:「我們沒有犯法,為什麼要去充軍?」這個話被悼王聽到了,駁斥道:「這不是去充軍,這是去建功立業。充軍能讓你帶那麼多家財嗎?這是給你新領地,你在那裡搞得好,不僅可以免稅,還可以受獎,充軍能和這相比嗎?還有一條,你不願去實邊,還可以到軍隊中去服役,在軍隊中立了軍功,也可以受到獎勵。這些都是建功立業的好機會,為什麼不去?現在搗亂搗到我的頭上來了,表面看,是說令尹的不是,實際上是在攻擊我,要變法是我決定的,這些命令是我要令尹發布的,你們要造反嗎?你們有幾個腦袋?」這些反對者一個個被悼王問得口瞪目呆,有的頭上直冒汗。悼王提高了嗓門,厲聲作色道:「我若再聽到了半句攻擊變法的言論,定殺無赦!誰再敢抗拒不執行命令,定嚴懲不怠!聽清了嗎?」這些人只得乖乖回答:「聽清楚了。」剛來時的囂張氣焰一掃而光了。悼王大喝了一聲:「還不快給我滾蛋!」宜臼他們一個個夾著尾巴灰溜溜地逃走了。
群臣亂王
楚悼王二十一年(庚子,公元前381年),楚悼王命吳起統大軍救趙。吳起分析了當時的戰局,如果直接赴趙,一是路途較遠,楚軍需要長途跋涉;二是魏軍的主力都到了趙地,而自己國內空虛,不如直接攻魏,攻魏薄弱的地方,這樣,既可解趙之圍,又可迅速取得戰果。這一著果然十分靈驗,楚軍攻勢凌厲,前線的魏軍只得趕緊撤回,在州西被楚軍打得大敗。楚軍所向披靡,橫掃中原,一直打到黃河邊;而趙軍也趁勢反擊,佔領魏的棘蒲等地。衛軍成了縮頭烏龜,齊軍則跑回老家了。這一仗打出了楚軍的威風,不僅收復了北方原陳、蔡被三晉佔去的土地,並又新拓衛一些土地。而且,從戰略意義來看,楚、趙從此修好,趙不再參與魏、韓伐楚,從此也就瓦解了三晉聯盟,實際是楚在魏的後方找到了一個牽制魏的力量。這樣,魏已再不是楚最可怕的勁敵了。正當楚軍取得決定性的勝利,捷報不斷向郢都都傳來的時候,悼王可能太興奮、太激動了,突然病逝。吳起只得從前線趕回都城,進宮料理悼王的後事。然而,舊貴族屈宜臼、陽城君等人不甘心失敗,認為復仇的時機已經到了,他們糾集在一起,借到王宮對悼王進行悼念之機,喪心病狂地向吳起發起突然襲擊。吳起情知自己性命難保,急中生智,臨死卧伏王屍,並大喊「群臣亂王」,這些瘋狂的貴族,仍未停息,繼續射殺吳起。亂箭射中吳起,同時也射中王屍。他們將吳起射死猶不解恨,還把吳起的屍體拿出去肢解了,可見他們對吳起的痛恨程度。

吳起之智

悼王的喪事料理完后,楚悼王的兒子羋熊臧繼位,為楚肅王。那些殺死吳起的傢伙,不僅彈冠相慶,而且又都跑到肅王面前來表功,開始肅王不露聲色,只是說:「吳起該殺,你們殺得「好」,要『賞賜』,還有哪些人?」這些得令智昏的蠢貨,一聽說有賞,便一個個來爭功。肅王要新令尹把他們的名字都記下來,一個也不要漏掉,然後要他們回去,等待賞賜。正當這伙權貴在夢想受賞的時候,肅王下了一道命令:要新令尹把他們統統抓捕歸案,依法懲處。因為按楚國的法律,凡用兵器觸到國王屍體的,一律處死,並罪及三族。除旭城君一個逃走外,其餘70多家都被一網打盡。陽城君的封邑也被沒收。而這些正是在吳起料想之中的,故《呂氏春秋·貴卒》的作者認為,這是「吳起之智」。

3歷史評價

楚國當時的情況,就如1840年鴉片戰爭之後的大清帝國,處處受到列強的欺侮與凌辱。嚴峻的國際形勢和衰弱的國內現狀,雖然讓楚悼王身心疲憊,焦慮不安,但天性不服輸的他並沒有就此沉淪。他不願眼睜睜地看著疆域遼闊,地大物博的楚國毀在自己的手中,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儘快擺脫被動挨打的局面。為了楚國重新煥發新姿,他願意肝腦塗地。楚悼王是一個善於思考的人,他將積貧積弱的楚國與富強無比的魏國進行了認真的對比,通過長時間的分析,他找到了魏國在短時間內就強勢崛起的奧秘:魏文候啟用李悝,通過變法維新,不僅解放了生產力,而且調動了國民參與國家建議和開疆拓土的積極性。
悼王和吳起死,繼位的肅王除掉了那麼多舊貴族,這就減少了不少阻力,進一步擴大和鞏固了王權,政令也就更容易暢通了;同時,緩和了國內矛盾,發展生產也有了一個更安定的環境。但因沒有像吳起那樣有才幹的人物。楚雖然還在穩步發展,卻不再像悼王時有聲有色了。
楚悼王任用吳起變法,前後不過八年左右的光景,卻使楚國從一個貧弱挨打的大國,變成了一個富裕、強盛的大國。這既反映了悼王的遠見卓識,善於用人和敢於用人,又反映了吳起的聰明和才幹,他不愧是偉大的政治家和軍事家。司馬遷在《史記·孫子吳起列傳》中,是這樣評說的:「楚悼王素聞起賢,至則相楚。明法審令,捐(損)不急之官,廢公族疏遠者,以撫養戰鬥之士。要在強兵,破馳說之言從橫者。於是南平百越;北並陳、蔡、卻三晉;西伐秦,諸侯患楚之強。」能重用吳起的楚悼王是楚國歷史上一個不甘落後,敢於變革的明君,也是一個值得稱頌的明君。

4史書記載

《史記·楚世家》:
聲王六年,盜殺聲王,子悼王熊疑立。悼王二年,三晉來伐楚,至乘丘而還。四年,楚伐周。鄭殺子陽。九年,伐韓,取負黍。十一年,三晉伐楚,敗我大梁、榆關。楚厚賂秦,與之平。二十一年,悼王卒,子肅王臧立。

5諸侯年表

前401 庚辰 周安王元年 魯穆公九年 秦簡公14年 鄭繻公22年 宋悼公三年 楚悼王元年 齊康公四年 晉烈公21年 燕釐公二年 衛慎公14年 魏文侯47年 韓景侯九年 趙烈侯九年越翳11年
前400 辛巳 周安王二年 魯穆公十年 秦簡公15年 鄭繻公23年 宋悼公四年 楚悼王二年 齊康公五年 晉烈公22年 魏文侯47年 韓景侯九年 趙烈侯九年 燕釐公三年 衛慎公15年
前399 壬午 周安王三年 魯穆公11年 秦惠公元年 鄭繻公24年 宋悼公五年 楚悼王三年 齊康公六年 晉烈公23年 魏文侯48年 韓烈侯元年 趙武侯元年 燕釐公四年 衛慎公16年
前398 癸未 周安王四年 魯穆公12年 秦惠公二年 鄭繻公25年 宋悼公六年 楚悼王四年 齊康公七年 晉烈公24年 魏文侯49年 韓烈侯二年 趙武侯二年 燕釐公五年 衛慎公17年
前397 甲申 周安王五年 魯穆公13年 秦惠公三年 鄭繻公26年 宋悼公七年 楚悼王五年 齊康公八年 晉烈公25年 魏文侯50年 韓烈侯三年 趙武侯三年 燕釐公六年 衛慎公18年
前396 乙酉 周安王六年 魯穆公14年 秦惠公四年 鄭繻公27年 宋悼公八年 楚悼王六年 齊康公九年 晉烈公26年 魏武侯元年 韓烈侯四年 趙武侯四年 燕釐公七年 衛慎公19年
前395 丙戌 周安王七年 魯穆公15年 秦惠公五年 鄭康公元年 宋休公元年 楚悼王七年 齊康公十年 晉烈公27年 魏武侯二年 韓烈侯五年 趙武侯五年 燕釐公八年 衛慎公20年
前394 丁亥 周安王八年 魯穆公16年 秦惠公六年 鄭康公二年 宋休公二年 楚悼王八年 齊康公11年 晉烈公28年 魏武侯三年 韓烈侯六年 趙武侯六年 燕釐公九年 衛慎公21年
前393 戊子 周安王九年 魯穆公17年 秦惠公七年 鄭康公三年 宋休公三年 楚悼王九年 齊康公12年 晉烈公29年 魏武侯四年 韓烈侯七年 趙武侯七年 燕釐公十年 衛慎公22年
前392 己丑 周安王十年 魯穆公18年 秦惠公八年 鄭康公四年 宋休公四年 楚悼王十年 齊康公13年 晉孝公元年 魏武侯五年 韓烈侯八年 趙武侯八年 燕釐公11年 衛慎公23年
前391 庚寅 周安王11年 魯穆公19年 秦惠公九年 鄭康公五年 宋休公五年 楚悼王11年 齊康公14年 晉孝公二年 魏武侯六年 韓烈侯九年 趙武侯九年 燕釐公12年 衛慎公24年
前390 辛卯 周安王12年 魯穆公20年 秦惠公十年 鄭康公六年 宋休公六年 楚悼王12年 齊康公15年 晉孝公三年 魏武侯七年 韓烈侯十年 趙武侯十年 燕釐公13年 衛慎公25年
前389 壬辰 周安王13年 魯穆公21年 秦惠公11年 鄭康公七年 宋休公七年 楚悼王13年 齊康公16年 晉孝公四年 魏武侯八年 韓烈侯11年 趙武侯11年 燕釐公14年 衛慎公26年
前388 癸巳 周安王14年 魯穆公22年 秦惠公12年 鄭康公八年 宋休公八年 楚悼王14年 齊康公17年 晉孝公五年 魏武侯九年 韓烈侯12年 趙武侯12年 燕釐公15年 衛慎公27年
前387 甲午 周安王15年 魯穆公23年 秦惠公13年 鄭康公九年 宋休公九年 楚悼王15年 齊康公18年 晉孝公六年 魏武侯十年 韓烈侯13年 趙武侯13年 燕釐公16年 衛慎公28年
前386 乙未 周安王16年 魯穆公24年 秦出公元年 鄭康公十年 宋休公十年 楚悼王16年 齊康公19年 齊太公24年 晉孝公七年 魏武侯11年 韓文侯元年 趙敬侯元年 燕釐公17年 衛慎公29年
前385 丙申 周安王17年 魯穆公25年 秦出公二年 鄭康公11年 宋休公11年 楚悼王17年 齊康公20年 齊太公25年 晉孝公八年 魏武侯12年 韓文侯二年 趙敬侯二年 燕釐公18年 衛慎公30年
前384 丁酉 周安王18年 魯穆公26年 秦獻公元年 鄭康公12年 宋休公12年 楚悼王18年 齊康公21年 齊田剡元年 晉孝公九年 魏武侯13年 韓文侯三年 趙敬侯三年 燕釐公19年 衛慎公31年
前383 戊戌 周安王19年 魯穆公27年 秦獻公二年 鄭康公13年 宋休公13年 楚悼王19年 齊康公22年 齊田剡二年 晉孝公十年 魏武侯14年 韓文侯四年 趙敬侯四年 燕釐公20年 衛慎公32年
前382 己亥 周安王20年 魯穆公28年 秦獻公三年 鄭康公14年 宋休公14年 楚悼王20年 齊康公23年 齊田剡三年 晉孝公11年 魏武侯15年 韓文侯五年 趙敬侯五年 燕釐公21年 衛慎公33年
前381 庚子 周安王21年 魯穆公29年 秦獻公四年 鄭康公15年 宋休公15年 楚悼王21年 齊康公24年 齊田剡四年 晉孝公12年 魏武侯16年 韓文侯六年 趙敬侯六年 燕釐公22年 衛慎公34年
上一篇[油船防爆]    下一篇 [結夏安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