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楚靈王(?―前529年),羋姓,熊氏,初名圍,即王位后改名虔。楚共王的兒子,楚康王的弟弟。公元前541年,他趁侄子楚郟敖生病卧床,於是,他借口入宮探病之時,用束冠的長纓將楚郟敖勒死。而後自立為楚國國君。他即位時,是楚國與晉國平分霸權的時候。但是當他臨死的時候,卻沒有立足之地,這些都是他親手造成的。

1人物生平

楚靈王,本名圍,是楚共王的次子,殺了侄兒楚郟敖自立,即位后改名熊虔。偏愛細腰之士,「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就是指他。楚靈王三年(前538年),楚靈王率兵攻吳,捉住了慶封。有一次齊國晏嬰來訪,要他鑽門洞進來,晏子笑嘻嘻的說:「反正出使到狗國,就應該從狗洞進去嘛!」,另外「橘逾淮為枳」也是兩人鬥智的故事。
楚靈王窮奢極欲,楚靈王六年,造章華宮,又稱細腰宮;對外窮兵黷武,前531年,蔡靈侯至楚,楚靈王殺之,蔡國滅亡。楚靈王十一年(前530年),派兵圍徐,威脅吳國。此時史書載:「左史倚相趨過。王曰:『是良史也,子善視之。是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前529年楚國人民推翻了他的統治,靈王逃亡,隨從相繼離去,最後弔死郊外。
靈王有二子熊祿(世子)、熊罷敵,都被蔡公熊棄疾殺死。

2軼事典故

失民心
靈公對外只是信強權這一套。為了博得好名聲,他進攻吳國的朱方(地名),俘虜了曾經參與弒殺齊莊公的逃到那裡避難的原齊國令尹慶封,殺死他家一族人,並且將慶封拉到街上示眾。靈王向著公眾宣布說:「大家都不要學慶封的樣子。他殺死了自己的國君,欺壓老百姓,還強行讓大夫們都支持他。」
慶封便反唇相譏說:「大家也不要學楚共王的兒子圍那樣。殺死了自己的國君,那國君便是自己親哥哥的兒子。還要強行讓諸侯們支持他。」
慶封這一句話羞辱了楚國,只羞得靈王面紅耳赤。滿街的人見了掩口而笑。靈王惱羞成怒,傳令把慶封殺了。
楚靈王為了維持霸主國的面子。四處征討,與各諸侯國之間戰爭不斷。他借平定陳國內亂為名,雖然殺了幾個導致陳國內亂的大夫,卻趁機滅掉了陳國,又誘殺蔡靈侯,不顧諸侯調解攻滅蔡國,甚至把蔡國的世子有殺了祭神。吳國為朱方之役失敗的恥辱,起兵來攻楚。靈王為報復又去伐吳,卻失敗了。他為了掩蓋失敗,不去想整頓軍務。卻下令修建宮室,造起了一座宮殿,名為「章華宮」,佔地四十里,中建高台,台高三十仞,叫做"章華台",又叫「三休台」,取其高大,登上台頂中間要休息三次;又在台周圍修建了大量亭台樓榭,極盡精美。建好高台後,靈王又派傳臣去諸侯國召集諸侯,來慶賀落成,並從此住在章華宮中享樂起來。
楚靈王就這樣為所欲為,連年戰爭耗費了先輩多年的積累,花天酒地,失去了百姓的民心。
丟王位
靈王便在乾溪這個地方呆著,每天吃喝玩樂,這樣便完全把自己國家的大事忘記了。右尹鄭丹曾經勸他班師,本來已經說動了,卻正好伐徐的將領傳來捷報。靈王以為徐國早晚可滅,班師的事也就不提了。他常年在外征戰,卻不料國內出事了。蔡公棄疾(靈王的弟弟,後為楚平王)等人趁靈王不在家,殺掉靈王的兒子太子祿和公子罷敵,立自己的另一個哥哥公子比為王;同時還派人到乾溪去,向楚國的官兵說:「你們的國家已經換了新的國王,你們要回去的,可以留任原來的官位,你們所擁有的土地也可以歸還你們;如果你們不回去投靠新王,繼續跟著這個昏君。那麼你們被抓住以後,就要被殺頭並夷滅三族。」
讓他們這樣一說,靈王的部隊本來便非常不滿,就一下子作鳥獸散,只剩下靈王在乾溪。
這個昏庸的君王見自己的王位子丟了。還聽說自己的兒子也被殺死,就倒在地下嚎陶大哭,喊天呼地。他對旁邊僅存的兩個隨從說: 「我不是為自己傷心,我是為兒子傷心。我對兒子多好啊,怎會遭到這種報應啊?」
這時一個隨從說:「你殺別人的兒子太多了,能不到這種地步嗎?」靈王被他搶白了這一句話,當即止住了眼淚。
這時,鄭丹來到他的身邊。靈王非常信任他,就問鄭丹,
鄭丹說:「我看你應該回到楚都的郊外,看看國人的反應怎麼樣?」靈王慌忙擺手:「這還用看嗎?我要是到了他們的手上,他們准得把我殺了。」
鄭丹說:「那你就去諸侯家去找救兵吧。」
靈王說:「那也不行,我把他們的王給得罪了,誰會在這時候幫助我呢?」鄭丹覺得這個以前不可一世的君主,今天真正可憐極了,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最後覺得自己也幫不了他,便離開了他。

後記

靈王孤獨極了,一個人在山裡閒蕩,走得餓了,就想下山去要點吃的。他遇上以前的一個熟人(《東周列國志》記作「涓人疇」)。就熱情地和他打招呼,說:「我都三天三夜沒有吃東西了,給我一點兒吃的吧。」
可是那人說:「我們的新國王已經下達命令,誰要是送你吃的,就會給殺頭。」
靈王又氣又餓又累,一下倒在了地下,正好壓在了那人腿上,昏了過去。那人抽出了自己的腿,邊走嘴裡還邊說:「你這罪惡滔天的傢伙,你也有這一天啊!」
靈王後來又遇到大夫申無宇之子申亥。他為王之前和之後,申無宇都出於正直冒犯過他,但他並沒有處置申無宇,所以申無宇臨死時叮囑申亥報答靈王的恩情。申亥把靈王請到家中,給他飲食,還讓兩個親生女兒給他侍寢。但靈王已經沒有這個心思了,衣不解帶,只是哭。半夜裡,哭聲沒了。申亥的女兒向父親報信說,楚靈王已經自縊而死。申亥竟然殺了自己兩個親生女兒給靈王殉葬。
楚靈王死後,死訊一時沒有傳開。蔡公棄疾聽從手下獻計,假稱靈王殺回來了,嚇得公子比和公子黑肱自殺,於是他自己登上了王位,成為楚平王。當時楚靈王的屍體還沒找到,只找到被靈王丟棄的衣冠。為了穩定人心,平王在靈王落難的地方附近找了具無名死屍穿上靈王的衣冠,假稱找到了靈王的屍體。三年後,平王再次訪求靈王的屍體,申亥出頭,靈王的屍體才被找到並以王禮重新下葬。
楚靈王並非一無是處。他登位前曾與將領穿封戍爭功,太宰伯州犁暗示俘虜自認是被當時還叫公子圍的靈王所俘,氣得穿封戍抽出兵器追逐公子圍。但他登位后,卻因此認為穿封戍不是諂媚之徒,滅陳后封他為陳公,倒是對曾獻媚於他的伯州犁不放心,將其殺死。他滅掉蔡國時,對蔡國的忠臣沒有殺戮反而留用(也為自己埋下了禍根,這些仍然心繫復國的人後來成了公子棄疾的同謀)。此外,他敬重左史倚相那樣的讀書人,稱他為良

3寓言

楚靈王好細腰

  楚靈王好細腰

昔者楚靈王好士細腰,故靈王之臣皆以一飯為節,脅息然後帶,扶牆然後起。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
從前,楚靈王喜歡他的臣子有纖細的腰身,所以朝中一班大臣,把一日三餐減為只吃一餐。然後起床整裝,先要屏住呼吸,然後把腰帶束緊,扶著牆壁站起來。等到一年後,滿朝文武官員臉色都是黑黃黑黃的了。

4史書記載

《史記·楚世家》:
康王立十五年卒,子員立,是為郟敖。
康王寵弟公子圍、子比、子晳、棄疾。郟敖三年,以其季父康王弟公子圍為令尹,主兵事。四年,圍使鄭,道聞王疾而還。十二月己酉,圍入問王疾,絞而弒之,遂殺其子莫及平夏。使使赴於鄭。伍舉問曰:「誰為後?」對曰:「寡大夫圍。」伍舉更曰:「共王之子圍為長。」子比奔晉,而圍立,是為靈王。
靈王三年六月,楚使使告晉,欲會諸侯。諸侯皆會楚於申。伍舉曰:「昔夏啟有鈞台之饗,商湯有景亳之命,周武王有盟津之誓,成王有岐陽之蒐,康王有豐宮之朝,穆王有塗山之會,齊桓有召陵之師,晉文有踐土之盟,君其何用?」靈王曰:「用桓公。」時鄭子產在焉。於是晉、宋、魯、衛不往。靈王已盟,有驕色。伍舉曰:「桀為有仍之會,有緡叛之。紂為黎山之會,東夷叛之。幽王為太室之盟,戎、翟叛之。君其慎終!」
七月,楚以諸候兵伐吳,圍朱方。八月,克之,囚慶封,滅其族。以封徇,曰:「無效齊慶封弒其君而弱其孤,以盟諸大夫!」封反曰:「莫如楚共王庶子圍弒其君兄之子員而代之立!」於是靈王使疾殺之。
七年,就章華台,下令內亡人實之。
八年,使公子棄疾將兵滅陳。十年,召蔡侯,醉而殺之。使棄疾定蔡,因為陳蔡公。
十一年,伐徐以恐吳。靈王次於乾溪以待之。王曰:「齊、晉、魯、衛,其封皆受寶器,我獨不。今吾使使周求鼎以為分,其予我乎?」析父對曰:「其予君王哉!昔我先王熊繹辟在荊山,蓽露藍蔞。以處草莽,跋涉山林以事天子,唯是桃弧棘矢以共王事。齊,王舅也;晉及魯、衛,王母弟也:楚是以無分而彼皆有。周今與四國服事君王,將惟命是從,豈敢愛鼎?」靈王曰:「昔我皇祖伯父昆吾舊許是宅,今鄭人貪其田,不我予,今我求之,其予我乎?」對曰:「周不愛鼎,鄭安敢愛田?」靈王曰:「昔諸侯遠我而畏晉,今吾大城陳、蔡、不羹,賦皆千乘,諸侯畏我乎?」對曰:「畏哉!」靈王喜曰:「析父善言古事焉。」
十二年春,楚靈王樂乾溪,不能去也。國人苦役。初,靈王會兵於申,僇越大夫常壽過,殺蔡大夫觀起。起子從亡在吳,乃勸吳王伐楚,為間越大夫常壽過而作亂,為吳間。使矯公子棄疾命召公子比於晉,至蔡,與吳、越兵欲襲蔡。令公子比見棄疾,與盟於鄧。遂入殺靈王太子祿,立子比為王,公子子晳為令尹,棄疾為司馬。先除王宮,觀從從師於乾溪,令楚眾曰:「國有王矣。先歸,復爵邑田室。後者遷之。」楚眾皆潰,去靈王而歸。
靈王聞太子祿之死也,自投車下,而曰:「人之愛子亦如是乎?」侍者曰:「甚是。」王曰:「余殺人之子多矣,能無及此乎?」右尹曰:「請待於郊以聽國人。」王曰:「眾怒不可犯。」曰:「且入大縣而乞師於諸侯。」王曰:「皆叛矣。」又曰:「且奔諸侯以聽大國之慮。」王曰:「大福不再,祗取辱耳。」於是王乘舟將欲入鄢。右尹度王不用其計,懼俱死,亦去王亡。
靈王於是獨傍徨山中,野人莫敢入王。王行遇其故鋗人,謂曰:「為我求食,我已不食三日矣。」鋗人曰:「新王下法,有敢饟王從王者,罪及三族,且又無所得食。」王因枕其股而卧。鋗人又以土自代,逃去。王覺而弗見,遂飢弗能起。芋尹申無宇之子申亥曰:「吾父再犯王命,王弗誅,恩孰大焉!」乃求王,遇王飢於釐澤,奉之以歸。夏五月癸丑,王死申亥家,申亥以二女從死,並葬之。
是時楚國雖已立比為王,畏靈王復來,又不聞靈王死,故觀從謂初王比曰:「不殺棄疾,雖得國猶受禍。」王曰:「余不忍。」從曰:「人將忍王。」王不聽,乃去。棄疾歸。國人每夜驚,曰:「靈王入矣!」乙卯夜,棄疾使船人從江上走呼曰:「靈王至矣!」國人愈驚。又使曼成然告初王比及令尹子晳曰:「王至矣!國人將殺君,司馬將至矣!君蚤自圖,無取辱焉。眾怒如水火,不可救也。」初王及子晳遂自殺。丙辰,棄疾即位為王,改名熊居,是為平王。

5諸侯年表

前540 辛酉 周景王五年 魯昭公二年 秦景公37年 陳哀公29年 蔡靈侯三年 鄭簡公26年
宋平公36年 楚靈王元年 齊景公八年 晉平公18年 燕簡公五年 衛襄公四年
曹武公15年 杞文公元年 吳夷昧四年
前539 壬戌 周景王六年 魯昭公三年 秦景公38年 陳哀公30年 蔡靈侯四年 鄭簡公27年
宋平公37年 楚靈王二年 齊景公九年 晉平公19年 燕簡公六年 衛襄公五年
曹武公16年 杞文公11年 吳夷昧五年
前538 癸亥 周景王七年 魯昭公四年 秦景公39年 陳哀公31年 蔡靈侯五年 鄭簡公28年
宋平公38年 楚靈王三年 齊景公十年 晉平公20年 燕簡公七年 衛襄公六年
曹武公17年 杞文公12年 吳夷昧六年
前537 甲子 周景王八年 魯昭公五年 秦景公40年 陳哀公32年 蔡靈侯六年 鄭簡公29年
宋平公39年 楚靈王四年 齊景公11年 晉平公21年 燕簡公八年 衛襄公七年
曹武公18年 杞文公13年 吳夷昧七年
前536 乙丑 周景王九年 魯昭公六年 秦哀公元年 陳哀公33年 蔡靈侯七年 鄭簡公30年
宋平公40年 楚靈王五年 齊景公12年 晉平公22年 燕簡公九年 衛襄公八年
曹武公19年 杞文公14年 吳夷昧八年
前535 丙寅 周景王十年 魯昭公七年 秦哀公二年 陳哀公34年 蔡靈侯八年 鄭簡公31年
宋平公41年 楚靈王六年 齊景公13年 晉平公23年 燕悼公元年 衛襄公九年
曹武公20年 杞平公元年 吳夷昧九年
前534 丁卯 周景王11年 魯昭公八年 秦哀公三年 陳哀公35年 蔡靈侯九年 鄭簡公32年
宋平公42年 楚靈王七年 齊景公14年 晉平公24年 燕悼公二年 衛靈公元年
曹武公21年 杞平公二年 吳夷昧十年
前533 戊辰 周景王12年 魯昭公九年 秦哀公四年 蔡靈侯十年 鄭簡公33年宋平公43年
楚靈王八年 齊景公15年 晉平公25年 燕悼公三年 衛靈公二年 曹武公22年
杞平公三年 吳夷昧11年
前532 己巳 周景王13年 魯昭公十年 秦哀公五年 蔡靈侯11年鄭簡公34年宋平公44年
楚靈王九年 齊景公16年 晉平公26年 燕悼公四年 衛靈公三年 曹武公23年
杞平公四年 吳夷昧12年
前531 庚午 周景王14年 魯昭公11年 秦哀公六年 蔡靈侯12年 鄭簡公35年 宋元公元年
楚靈王十年 齊景公17年 晉昭公元年 燕悼公五年 衛靈公四年 曹武公24年
杞平公五年 吳夷昧13年
前530 辛未 周景王15年 魯昭公12年 秦哀公七年 鄭簡公36年 宋元公二年 楚靈王11年 齊景公18年
晉昭公二年 燕悼公六年 衛靈公五年 曹武公25年 杞平公六年 吳夷昧14年
前529 壬申 周景王16年 魯昭公13年 秦哀公八年 陳惠公元年 蔡平侯元年 鄭定公元年
宋元公三年 楚靈王12年 齊景公19年 晉昭公三年 燕悼公七年 衛靈公六年
曹武公26年 杞平公七年 吳夷昧15年
上一篇[大號]    下一篇 [日本自民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