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楞伽師資記,又名《楞伽師資血脈記》,是一本佛學典籍。該書由唐凈覺集於景龍二年(708),被大正藏第八十五冊收錄。本書記述楞伽經八代相承傳持之經過。我國禪宗初期,原有南北宗之分,而各宗所撰之傳承史皆以其本宗為正統。本書即為站在北宗立場所撰述之初期禪宗傳承史。由於初期宗師傳法特重楞伽經,故名為『楞伽師資記』。本書內容次序如下:(一)楞伽經之譯者求那跋陀羅,(二)菩提達摩,(三)慧可,(四)僧粲,(五)道信,(六)弘忍,(七)神秀、玄賾、老安,(八)普寂、敬賢、義福、惠福等八代傳承,以上均屬北宗禪系統。

【 楞伽師資記 】 本書為初期禪宗史研究之基礎資料,內容不僅為傳記,更包含許多禪宗思想,如求那跋陀羅傳中有『四種安心』之說,於僧粲傳中有『一即一切』之華嚴思想,於道信傳中有『即心即佛』、『一行三昧』、『守一不移』之說,此外並敘及坐禪工夫。本書於敦煌發現后,對研究北宗禪有急速之發展。此外,本書另一特色,即對於弘忍之付法一事,與一般所習知者(即『壇經』等南宗禪所傳者)大異。本書謂,弘忍門下有十大弟子,即神秀、智詵、惠藏、玄約、老安、法如、惠能、智德、義方、玄賾等。其中以神秀、玄賾二人最為弘忍所重視,至於惠能之地位,並無突出之處。本書原本現存於倫敦大英博物館與巴黎國民圖書館。[歷代法寶記、鳴沙餘韻解說]
【 楞伽師資記 】 《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一卷。唐·凈覺撰。又稱《楞伽師資血脈記》,收在《大正藏》第八十五冊。作者凈覺,為唐中宗韋后之弟,玄賾之弟子。
本書之原本為敦煌寫本,分別藏在大英博物館與巴黎國立圖書館。民國十五年頃,為胡適在歐洲所發現。其在禪宗史料上之重要性,亦經胡氏揭出。其後,韓國金九經氏據胡氏本,加以校寫印行。胡氏並在該書前撰〈楞伽師資序〉一文。
本書作者之師玄賾,原撰有〈楞伽人法志〉一文,該文內容頗有為本書所承襲者。例如本書內之弘忍、神秀傳記,即皆采自〈人法志〉者。
中國禪宗,初期原有南宗北宗之分。各宗往往有各宗之歷史。而各宗門下所撰之史書,往往以自己所從出之系統為正統。本書即為站在北宗立場所撰之初期禪宗傳承史。由於初期宗師們的傳法,特重《楞伽經》,所以書名為《楞伽師資記》。
本書之敘述次序如下∶第一,求那跋陀羅,為《楞伽經》之翻譯者。(《歷代法寶記》對此書之奉求那為初祖,甚不以為然。)第二,菩提達摩。第三,惠可。第四,粲禪師。第五,道信。第六,弘忍。第七,神秀、賾、安等三位禪師。第八,神秀門下之普寂、敬賢、義福、惠福等師。本書分別敘述此上諸師之事迹及學說大要。由於作者系弘忍之再傳弟子,其輩份與惠能門下之神會一輩相等,因此其所見聞與記載,頗具史料價值。
此書之最大特色之一,在於其所敘弘忍之付法一事,與通俗所習知者(即《壇經》等南宗禪所傳者)大異。本書以為,弘忍門下有十大弟子,即神秀、智詵、惠藏、玄約、老安、法如、惠能、智德、義方、玄賾等十人。其中,神秀、玄賾二人最為弘忍所重視。至於惠能的地位,則並不特別突出。
本書以《楞伽經》譯者求那跋陀羅為楞伽師資之初祖,並以《楞伽經》為達摩以下迄神秀、普寂等人弘法之主要依據。由此可見初期禪宗與《楞伽經》關係之密切。胡適嘗撰〈楞伽宗考〉一長文,以為從達摩到神秀,都是楞伽宗系統。至於惠能、神會一系,則以《金剛經》取代《楞伽經》。胡氏此一論斷,即系以本書為重要論斷依據。
本書所述諸祖之學說,對後代研究禪宗思想史者,裨益甚大。譬如所錄之慧可學說,及道信〈入道安心要方便法門〉一長文,尤為研究初期禪宗思想史之重要資料。而所述弘忍事迹,也是研究東山法門等初期禪宗史者所不宜忽略的。
[參考資料]胡適〈楞伽師資記序〉(《胡適禪學案》);陳士強《佛典精解》〈宗系部〉第四門;矢吹慶輝《鳴沙餘韻解說》;筱原壽雄(等)編《敦煌佛典只禪》。
上一篇[單色革蓋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