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楞嚴咒義貫丙三

標籤:楞嚴經

此大佛頂首楞嚴咒義貫,來自台北大毗盧寺成觀大法師之《大佛頂首楞嚴經義貫》下冊,成觀法師曾留學日本東密高野山,並得傳法灌頂,為唐密法脈真言宗第53世傳法灌頂阿闍梨,在高野山留學期間,精研古今梵文及巴利文,故其所註解之楞嚴咒可說獨步教內,堪稱此經傳入我國以來最完整、完善的楞嚴咒註解。慧律法師十分讚賞成觀法師,並選用此《楞嚴經義貫》作為課本。

楞嚴咒義貫丙三

  
楞嚴咒第四會及第五會義貫

1第四會

婆伽梵(世尊)273 薩怛二合多(白)般怛啰二合(蓋)274 南無(皈命)粹都二合帝(頂禮)275 阿悉多那啰剌迦(白光分明)276 波啰二合婆(光)悉普二合吒(顯現)277 毗迦(光輝)·薩怛多(白)砵帝唎二合(蓋)278 什佛二合啰(火焰)什佛二合啰(火焰)279 陀啰(降伏)陀啰(降伏)280 頻陀啰(徹底降伏)頻陀啰(徹底降伏)瞋陀(滅絕)瞋陀(滅絕)281 虎吽 二合(金剛種子) 282虎吽 二合(金剛種子) 283 泮吒(破敗)284泮吒、泮吒、泮吒、泮吒(破敗、破敗、破敗、破敗)285 娑訶(成就)286
【註釋】
「阿悉多那啰剌迦」:asitanalarkah白光分明。 
「波啰婆·悉普吒」:「波啰婆」prabha,光明。「悉普吒」sphuṭa,顯現。合云:光明顯現。
「毗迦·薩怛多·砵帝唎」:「毗迦」vika,光輝。「薩怛多·砵帝唎」sitātapatreh,白蓋。合云:光輝的白傘蓋。
「什佛啰·什佛啰」:「什佛啰」jvala,火焰。含放光與燃燒之義。放光者,照耀眾生無始無明,令得心光發現。燃燒者,燃燒眾生一切惡業、愚痴、不凈。「什佛啰」重語,表示祈願與讚歎佛頂光明熾燃、光輝照耀。
「陀啰·陀啰」:「陀啰」dara,降伏。 
「頻陀啰·頻陀啰」:「頻陀啰」vidara,極降伏(降伏至極,徹底降伏)。
「瞋陀·瞋陀」:「瞋陀」cchinda,絕。滅盡。重語:滅絕!滅絕!謂除惡務盡也。
「虎吽·虎吽」 :「虎吽」hūm,與「吽」同。如前所釋:一切金剛種子字。種子者,出生也:謂一切金剛從此而生,此為一切金剛共同本源也。故此字成為最純凈之真言,若說此真言,即能驚覺一切金剛,不舍本誓三昧耶,前來救護行者。故種子字即有召請(鉤召)及息災、降伏之義用。
「泮吒」:phaṭ 破敗,即破壞與打敗也。此音漢譯不甚準確,應如:「帕踏」。此為金剛於行降伏法時之共同真言,威力無窮。猶如世間作戰,兩軍對陣時,一方(或雙方),統率者一聲令下,前鋒隊長高喊一聲:「殺!」時,眾官兵即向前衝鋒。此「帕踏」即彼「殺」字,一切金剛於發大威怒,降伏剛強難調之惡眾生時,所發之信號。此神咒中,一共重疊用了五個「泮吒」,這是其他任何佛咒之中所沒有的,一般最多為兩個或三個重疊。可見本咒之威勢無量。
「娑訶」:svāhā 成就。謂令此金剛調伏之業成就。
【義貫】(273句——286句)
皈命頂禮世尊之白蓋(大白傘蓋),此大白傘蓋,其光白色分明,光耀顯現,燃燒!燃燒!降伏!降伏!徹底降伏!徹底降伏!滅絕!滅絕!吽!吽!破敗!破敗、破敗、破敗、破敗!速疾成就!
醯醯(來呀)泮(破敗)287 阿牟迦耶·泮(不空破敗)288 阿波啰二合提訶多·泮(無障礙破敗)289 婆啰波啰二合陀·泮(與願破敗)290
【註釋】
「醯醯·泮」:「醯醯」hehe,呼召之義。猶如英文之Come on!Come on!(來呀!來呀!)。「泮」,即「泮吒」之略語,以下皆同。合去:來呀!來破敗!
「阿牟迦耶·泮」:「阿牟迦耶」amoghāya,不空。合云:不空破敗。此謂:不空法破敗,或證不空法者破敗。亦即破敗「不空法」之能證入,或所證之法,或雙破。
「阿波啰提訶多·泮」:apratihatāya·phaṭ 非得破敗。
「婆啰波啰陀·泮」:varapradāya·phaṭ 與願破敗。「波啰」為願,「波啰陀」為與。「與願」者,為滿眾生者,即以威神、功德、或福智之力,令眾生所祈求之願皆得滿足者也。又,與願即是施。
【義貫】(287句——290句)
來呀!來破敗!證不空者破敗!證非得者破敗!與願者破敗!
【詮論】
這一節是「破敗」法的開始,也是總破。出人意料之處是:這次所破的不是邪惡眾生的惡、不凈法,卻是出世的「善法」。首先破「不空」。不空即「有」,即是成就之義。依理而言,修行人先斷了對「有」的貪著,證入「空」境;入空之後,又會產生「空愛」、「空執」,於是又必須破此空執,進入「不空」的境界,而與「不空如來藏相應」,故這「不空」的境界是很高的,是超過了「空」的境界:佛法行人以證空理(或空如來藏)而得自度;其後以證「不空如來藏」而得度他,成就無量功德。然而本咒在此,第一個要破的卻是「不空」,大概是「擒賊先擒王」之意:若連「不空」都破了,其他何有不破?為何要破「不空」?破者但破其執著,並不破其成就:若但不執,其成就有何過?
破敗了「不空」,接著破敗「非得」,非得即是無所得,此正是不空的相反。連「空」后的「不空」都要破了,「無所得」更是非破不可。簡言之:空、不空、有所得、無所得,一切總破。何以故?一切法皆是真如本性的幻化遊戲,無有少法可立。
接著,「與願破敗」。以上兩種(不空、非得)是理上破。「與願破敗」則是事上破。「與願」照說應是地上菩薩的大神通境界。連這以大神通利施眾生的事都要破,為什麼?以真如法中無人無我、亦無施者受者,無能無所。且所破者,亦不在破其施之行,乃在破其心中之執。如是三法破已,則無所不破,而無不本然清凈矣。如是即是「凈菩提心」——是故名為「金剛破敗」。
阿素啰(非天,阿修羅)毗陀啰二合波迦(破壞)泮(破敗)291 薩婆提鞞弊(一切·天眾)泮(破敗)292 薩婆·那伽弊(一切·龍眾)泮(破敗)293 薩婆·葯叉弊(一切·葯叉眾)泮(破敗)294 薩婆·乾闥婆弊(一切·樂神眾)泮(破敗)295 薩婆·補丹那弊(一切·臭餓鬼眾)泮(破敗)296 迦吒補丹那弊(奇臭餓鬼眾)泮(破敗)297 薩婆·突狼枳帝弊(一切·難過眾)泮(破敗)298 薩婆·突澀比犁三合訖瑟二合帝弊(一切·難發遣眾)泮(破敗)299
【註釋】
「阿素啰·毗陀啰波迦·泮」:「阿素啰」asura,非天,即阿修羅。「毗陀啰波迦」vidrapakāya或vidrapanakarāya,破壞。合云:阿修羅破壞破敗。亦即要破敗阿修羅對其他眾生所作的破壞。
「薩婆·提鞞弊·泮」:「薩婆」,一切。「提鞞弊」devebhyah,天眾。 合云:一切天眾破敗。
「那伽弊」:nāgebhyah龍眾。 
「乾闥婆弊」:gandharvebhyah乾闥婆眾(樂神眾)。
「突狼枳帝弊」:durlamghitebhyah難過眾。Dur為難。Lamghita為過。 
「突澀比犁訖瑟帝弊」:duṣprekṣitebhyah難發遣眾。Dusa,難,praksita,發遣。
【義貫】(291句——299句)
破敗阿修羅之破壞!一切天眾破敗!一切龍眾破敗!一切葯叉眾破敗!一切乾闥婆眾破敗!一切臭餓鬼眾破敗!一切奇臭餓鬼破敗!一切難過眾破敗!一切難發遣眾破敗!
薩婆(一切)什婆唎弊(寂靜眾)泮(破敗)300 薩婆(一切)阿播悉摩二合犁弊(惱亂童子鬼眾)泮(破敗)301 薩婆(一切)舍啰二合婆拏弊(沙門眾)泮(破敗)302 薩婆(一切)地帝雞弊(外道眾)泮(破敗)303 薩婆(一切)怛摩二合陀繼弊(惡眾生)泮(破敗)304 薩婆(一切)毗陀耶二合·啰誓(明王)遮犁弊(行者)泮(破敗)305 闍夜羯啰(持勝金剛)摩度羯啰(金剛慢)306 薩婆啰他二合(一切義利)娑陀雞弊(成就眾)泮(破敗)307 毗地夜二合遮唎弊(咒術師眾)泮(破敗)308 者都啰(四)縛耆你弊(姊妹女天眾)泮(破敗)309「什婆唎弊」:savari寂靜。「弊」bhyah,眾。合云:寂靜眾,亦即常修禪定、入於禪寂之人或天。
「阿播悉摩犁弊」:apasmārebhyah惱亂童子鬼眾,共有十五種,此為其中之一,見《護諸童子陀羅尼經》,及《守護大千國土經》。
「舍啰婆拏」:shramane沙門,即出家修行之人,此不限定一定是佛門中出家者,外道出家修行者亦可稱為沙門,然在此依上下文義,當是指佛門中沙門而言。
「地帝雞弊」:tīrthikebhyah外道眾。 
「怛摩陀繼弊」:utmandadebhyah惡眾生。
「毗陀耶·啰誓·遮犁·弊」:「毗陀耶·啰誓」vidya·rāja,明王。「遮犁」charye,行。合云:明王行眾,即修明王法或明王行者。
「闍夜羯啰」:jayakara義為作強勝,即持勝金剛,或最勝金剛。
「摩度羯啰」:madhukara義為作驕慢。即金剛慢或慢金剛,為愛染明王曼荼羅中,四大金剛之一。
「薩婆啰他·娑陀雞·弊」:「薩婆啰他」sarvārthā,一切義,或一切義利。「娑陀雞」saddhahe,成就。合云:一切義利成就眾,即修行正法得自度,乃至得度他之聖眾。
「毗地夜·遮唎·弊」:「毗地夜」vidyā, 明、咒。「遮唎」,此為略語,全字應為「阿遮唎」ācārye,即阿闍梨,師之義。因與上字最後一音相重,故「阿」字省略。合云:咒師眾。
「者都啰·縛耆你·弊」:「者都啰」catura,四。「縛耆你」bhaginī,姊妹。合云:四姊妹女天。
【義貫】 (300句——309句)
一切禪行寂靜眾破敗了!一切惱亂童子鬼破敗!一切沙門眾破敗!一切外道眾破敗!一切惡眾生破敗!一切明王法行者破敗!一切持勝金剛、金剛慢破敗!一切義利成就眾破敗!一切咒術師破敗!四姊妹女天破敗!
跋闍啰二合(金剛)俱摩唎(童女)310 毗陀夜二合(明)啰誓(王)弊(眾)泮(破敗)311 摩訶·波啰二合丁羊二合叉耆二合唎弊(大調伏者眾)泮(破敗)312 跋闍啰二合·商羯啰夜(金剛鎖)313 波啰二合丈耆·啰闍耶(調伏王)泮(破敗)314
【註釋】
「跋闍啰·俱摩唎」:vajra ·kaumarī金剛童女。 
「毗陀夜·啰誓·弊·泮」: vidya ·rāja· bhyah ·phaṭ 明王眾破敗。 
「摩訶·波啰丁羊叉耆唎弊·泮」:mahā ·pratyungire· bhyah ·phaṭ 大調伏者眾破敗。 
「跋闍啰·商羯啰夜」:vajra ·sankalaya金剛連鎖。 
「波啰丈耆·啰闍耶泮」:pratyumgira· rājāya ·phaṭ 調伏王破敗。 
【義貫】(310句——314句)
金剛童女破敗!明王眾破敗!大調伏者眾破敗!金剛連鎖破敗!調伏王破敗!
摩訶迦啰夜(大黑天)315 摩訶·末怛唎二合迦拏(鬼神眾)316 南無·娑羯唎多夜(皈命頂禮者)泮(破敗)317 毖瑟拏二合婢曳(毘紐天)泮(破敗)318 勃啰訶牟二合尼曳(梵天妃)泮(破敗)319 阿耆尼二合曳(火天)泮(破敗)320 摩訶羯唎曳(大黑天後)泮(破敗)321 羯啰檀持曳(黑刑神)泮(破敗)322 蔑怛唎二合曳(慈心眾)泮(破敗)323 嘮怛唎二合曳(暴惡眾)泮(破敗)324 遮文茶曳(嫉怒神)泮(破敗)325 羯羅啰怛唎二合曳(黑夜神)泮(破敗)326 迦般唎曳(骷髏神)泮(破敗)327 阿地目質多二合迦·屍摩二合舍那328 婆私你曳(合上:樂居冢所女)泮(破敗)329
【註釋】
「末怛唎迦拏」:mātrigana鬼神眾。 
「毖瑟拏婢曳」:viṣṇaviye毘紐天。 
「勃啰訶牟尼曳」:brahminye梵天妃。 
「阿耆尼曳」:agniye火天。 
「摩訶羯唎曳」:mahākālīye大黑天妃。大黑天為mahākāla
「羯啰檀持曳」:黑刑神眾kāladandiye。 
「蔑怛唎曳」:慈心眾maitriye;這裡指善鬼神眾。
「嘮怛唎曳」:暴怒眾raudriye。暴惡 rudra,可指大自在天,亦可指惡鬼神、噁心眾,或金剛菩薩所現之忿怒身。
「遮文茶曳」:嫉妒女神眾cāmundiye,或忿怒女神眾,為密教焰摩天之眷屬,居七母女天之首,位為胎藏界曼荼羅外金剛部院四方。其形為豬頭(赤黑色)、人身(赤色),首戴寶冠。《大日經義釋演密鈔》五載,遮文茶攝於夜叉趣,能以咒術害人。
「羯羅啰怛唎曳」:黑夜神眾kālarātrīye。kāla,為黑。rātrī為夜。
「迦般唎曳」:骷髏神眾kāpātrye。
「阿地目質多迦·屍摩舍那·婆私你曳泮」:樂居冢所女神眾adhimuktoka ·smasana ·vāsinīye。冢間smasana。vāsinī 為居。蓋此為冢間女神。
【義貫】(315句——329句)
大黑天眾破敗!鬼神眾破敗!皈命頂禮眾破敗!毘紐天子眾破敗!梵天妃眾破敗!火天眾破敗!大黑天妃眾破敗!黑刑神眾破敗!善鬼神眾破敗!惡鬼神眾破敗!嫉妒女神眾破敗!黑夜神眾破敗!骷髏神眾破敗!樂居冢間女神眾破敗!
演吉質(發心)330 薩埵婆寫(有情眾)331 么么·印兔那·么么寫(於我某甲及此會一切眾等) 332
【註釋】
「演吉質·薩埵婆寫」:發心有情眾 yekecitta ·sattvasya。指發大心者而言。
【義貫】(330句——332句)
惟願一切發大心之有情眾(諸菩薩摩訶薩等),護念加持於我及此會中一切從等。
(5)第五會註釋義貫

2第五會

突瑟吒二合·質多(噁心)333 阿末怛唎二合·質多(無慈心)334 烏闍·訶啰(食精鬼)335 伽婆·訶啰(食胎鬼)336 嚧地啰·訶啰(食血鬼)337 婆娑·訶啰(食肉鬼)338 摩闍·訶啰(食髓鬼)339 闍多·訶啰(食生氣鬼)340 視毖多·訶啰(食命鬼)341 跋略夜二合·訶啰(食力鬼)342 乾陀·訶啰(食香神)343 布史波二合·訶啰(食花神)344 頗啰·訶啰(食果神)345 婆寫·訶啰(食初產鬼)346 般波·質多(罪心)347 突瑟吒二合·質多(噁心)348 嘮陀啰二合·質多(暴噁心)349
【註釋】
「突瑟吒·質多」:「突瑟吒」duṣṭa,惡。「質多」citta,心。合云:噁心。
「阿末怛唎·質多」:「阿末怛唎」amaitra,無慈。Maitra是慈。合云:無慈心。
「烏闍·訶啰」:食精鬼uja· hara。「訶啰」,義為食。 
「伽婆·訶啰」:食胎鬼garbha· hara。「伽婆」,為胎、藏之義。 
「嚧地啰·訶啰」:食血鬼rudhira· hara。rudhira為血。 
「婆娑·訶啰」 : 食肉鬼mamsa· hara。mamsa為肉。 
「摩闍·訶啰」:食髓鬼majja· hara。 
「闍多·訶啰」:食生氣鬼jata· hara。 
「視毖多·訶啰」:食命鬼jibhita· hara。 
「跋略夜·訶啰」:食力鬼balya· hara。 
「乾陀·訶啰」:食香神gandha· hara。 
「布史波·訶啰」:食花神puṣpa· hara。 
「頗啰·訶啰」:食果神phala· hara。 
「婆寫·訶啰」:食初產者vasa· hara。 
「般波·質多」:罪心pāpa ·citta。 
「嘮陀啰·質多」:raudra·citta 暴怒心,或忿怒心。 
【義貫】(333句——349句)
噁心眾生,無慈心眾生,食精鬼,食胎鬼,食血鬼,食肉鬼,食髓鬼,食生氣鬼,食命鬼,食力鬼,食香神,食花神,食果神,食初產鬼,罪心眾生,噁心眾生,暴怒心眾生。
葯叉·揭啰二合訶(祟)350 啰剎娑(羅剎)揭啰二合訶(祟)351 閉隸二合多(餓鬼)揭啰二合訶(祟)352 毗舍遮(啖精氣鬼)揭啰二合訶(祟)353 部多(大身鬼)揭啰二合訶(祟)354 鳩盤茶(瓮形鬼)揭啰二合訶(祟)355 悉乾二合陀(主蟲毒鬼)揭啰二合訶(祟)356 烏怛摩陀(狂鬼)揭啰二合訶(祟)357 車夜(影鬼)揭啰二合訶(祟)358 阿播薩摩二合啰(羊癲瘋鬼)揭啰二合訶(祟)359 宅袪革·茶耆尼(厭蠱女鬼)揭啰二合訶(祟)360 唎佛帝(惱小兒鬼)揭啰二合訶(祟)361 闍彌迦(馬形惱小兒鬼)揭啰二合訶(祟)362 舍俱尼(鳥形惱小兒鬼)揭啰二合訶(祟)363 姥陀啰二合(暴惡)難地迦(貓形鬼)揭啰二合訶(祟)364 阿藍婆(蛇形鬼)揭啰二合訶(祟)365 乾度波尼(雞形鬼)揭啰二合訶(祟)366
【註釋】
「葯叉揭啰訶」至「阿播薩摩啰·揭啰訶」:詳如第三會。
「宅袪革·茶耆尼·揭啰訶」:ḍāka ·ḍākinī· graha厭蠱女鬼祟,或狐魅鬼祟。又「茶耆尼」亦是空行母,即飛行母夜叉,本咒中又譯為「茶演尼」,詳見「第三會」注。
「唎佛帝」:惱小兒鬼rivati,其形如狗。又,亦是二十八宿中之奎宿。
「闍彌迦」:鳥形鬼jamika,十五惱亂童子鬼之一。 
「舍俱尼」:馬形鬼sakuni,亦是十五惱亂童子鬼之一。
「姥陀啰·難地迦」:「姥陀啰」nudra,暴惡。「難地迦」nandika 貓形鬼。 
「阿藍婆」:蛇形鬼lanvika。 
「乾度波尼」:雞形鬼kanthapani。
【義貫】(350句——366句)
葯叉祟,羅剎祟,餓鬼祟,啖精氣鬼祟,大身鬼祟,瓮形鬼(鳩盤茶)祟,主蟲毒鬼祟、狂鬼祟、影鬼祟、羊癲瘋鬼祟、厭蠱女鬼祟、狗形惱小兒鬼祟、鳥形惱小兒鬼祟,馬形惱小兒鬼祟,暴惡貓形鬼祟,蛇形鬼祟,雞形鬼祟。(如是一切鬼祟,悉皆結縛。)
【詮論】
第五會中的這些鬼祟,雖然有些是重複第三會中的,然而其目的卻不同。第三會中是要將這些鬼祟所作的明咒(咒術)悉皆禁斷,令之不行(毗陀夜,闍嗔陀·夜彌·雞啰·夜彌——明咒我今斷,我今禁),是破其法。而第五會中,則是要以結界而結之、縛之,令不得近或入道場,是為禁其身,故系更進一步,且更根本之法。以下種種病,種種災難,也都是要用神咒結界之力加以結縛、摒除。又,此「結界」、「結縛」之義系在最後之「咒心」中出現。
什伐二合啰.堙迦醯迦(一日一發虐)367 墜帝葯迦(二日一發虐)368 怛隸二合帝葯迦(三日一發虐)369 者突托迦(四日一發虐)370 尼提什伐二合啰(常壯熱)毖釤摩什伐二合啰(壯熱)371 薄底迦372(風病) 鼻底迦(黃病)373 室隸二合瑟密二合迦(痰癊病)374 娑你般帝迦(痢病)375 薩婆(一切)什伐二合啰(熱病)376
【註釋】
「什伐啰·堙迦醯迦」:「什伐啰」jvala,熱,或熱瘧鬼。「堙迦醯迦」ekanika,一日一發。合為:一日一發虐。「堙迦」eka,為一。
「墜帝葯迦」:二日一發虐dvetiyaka。 
「怛隸帝葯迦」:三日一發虐tretiyaka。 
「者突托迦」:四日一發虐caturthaka。 
「尼提什伐啰」:常壯熱 nityajvara,蓋即一直不停發高燒。 
「毖釤摩·什伐啰」:壯熱viṣamajvara,即高燒。 
「薄底迦」:風病vātikā。 
「鼻底迦」:黃病paittika。 
「室隸瑟密迦」:痰癊病 śleṣmika。 
「娑你般帝迦」:痢病sandipatika。 
「薩婆·什伐啰」:一切熱病sarva ·jvara。 
【義貫】(367句——376句)
一日一發虐,二日一發虐,三日一發虐,四日一發虐,常壯熱(不退高燒),壯熱(高燒),風病,黃病,痰癊病,痢病,一切熱病等諸病。
室嚧吉帝二合(頭痛)377 末陀鞞達(半頭痛)嚧制劍(飢不能食病)378 阿綺嚧鉗(目病)379 目佉嚧鉗(口病)380  羯唎突嚧二合鉗(總痛)381揭啰二合訶(執)揭藍(咽)382 羯拏輸藍(耳痛)383 憚多輸藍(齒痛)384 迄唎夜輸藍(心痛)385 末么輸藍(骨節疼痛)386 跋唎室婆二合輸藍(肋痛)387 毖栗二合瑟吒二合輸藍(背痛)388 烏陀啰輸藍(腹痛)389 羯知輸藍( 腰痛)390 跋悉帝二合輸藍( 踝骨痛)391 鄔嚧輸藍( 腿月坒痛)392 常伽輸藍( 腕痛)393 喝悉多二合輸藍( 手痛)394 跋陀輸藍( 腳痛)395 娑房盎伽二合·般啰二合丈伽·輸藍(一切支節痛)396
【註釋】
「室嚧吉帝」:頭痛 śirortti。 
「末陀鞞達」:半頭痛arvavabhedhaka。 
「嚧制劍」:飢不能食病arocaka,類似現代人所說的厭食症。
「阿綺嚧鉗」:目痛akṣirogam。「阿綺」,目。 
「目佉嚧鉗」:口病mukharogam。 
「羯唎突嚧鉗」:總痛hridrogam。蓋全身疼痛也。 
「揭啰訶·揭藍」:執咽graha· galam,蓋食不消也。 
「羯拏輸藍」:耳痛 karṇa· śūlam。「輸藍」,痛。 
「憚多輸藍」:齒痛danda· śūlam。
「迄唎夜輸藍」:心痛hridaya· śūlam。 
「末么輸藍」:骨節疼痛marma· śūlam。 
「跋唎室婆輸藍」:肋痛pāraśva· śūlam。「跋唎室婆」,肋。
「毖栗瑟吒輸藍」:背痛pṛṣṭha· śūlam。 
「烏陀啰輸藍」:腹痛udara· śūlam。 
「羯知輸藍」:腰痛kaṭi· śūlam。 
「跋悉帝輸藍」:踝痛vasti· śūlam。 
「鄔嚧輸藍」:腿痛ūru· śūlam。 
「常伽輸藍」:腕痛jaṅghā· śūlam。 
「喝悉多輸藍」:手痛hasta· śūlam。 
「跋陀輸藍」:腳痛pāda· śūlam。 
「娑房盎伽·般啰丈伽·輸藍」:一切支節痛sarvānga ·pratyunga· śūlam。「娑房」,一切。「盎伽」,支。「般啰丈伽」,節。
【義貫】(377句——396句)
頭痛,半頭痛,飢不能食病,目痛,口痛,總痛(全身痛),執咽病(食不消),耳痛,齒痛,心痛,骨節疼痛,肋痛,背痛,腹痛,腰痛,踝痛,腿月坒 痛,腕痛,手痛,腳痛,一切支節疼痛。
部多·毖跢茶(起屍鬼)397 茶耆尼·什婆二合啰(發光空竹母)398 陀突嚧二合迦建咄嚧三合(天行鬼)吉知(蜘蛛瘡)婆路多毗(丁瘡)399 薩般嚧訶(浸淫瘡)凌伽(赤瘡)400 輸沙怛啰二合娑那羯啰(堅固瘡)401 毗沙喻迦(蠱毒)402 阿耆尼二合(火)烏陀迦(水)403 末啰鞞啰建跢啰(獸)404 阿迦啰密唎二合咄(橫死)怛斂二合部迦(土蜂)405 地栗二合剌吒(虻)406 毖唎二合瑟質迦(蠍)407
【註釋】
「部多·毖跢茶」:起屍鬼bhūta ·vetada。「部多」,為鬼。「毖哆茶」,為屍。
「茶耆尼·什佛啰」:發光空竹母dakini· jvara。「茶耆尼」,或譯為荼吉尼,即空行母,亦即飛行母夜叉是也。「什婆啰」,為發光。
「陀突嚧迦建咄嚧」:天行鬼dadru kantu。
「吉知」:蜘蛛瘡kiti。
「婆路多毗」:丁瘡bhalotavai。
「薩般嚧訶」:浸淫瘡sarpaloha。
「凌伽」:赤瘡linga。
「輸沙怛啰娑那羯啰」:堅固瘡śoṣatra ·sanagara。
「毗沙喻迦」:蠱毒viṣayoga。
「阿耆尼」:火agni。
「烏陀迦」:水udaka。
「末啰鞞啰建跢啰」:獸maraverakantara。
「阿迦啰密唎咄」:橫死akala mrityu。
「怛斂部迦」:土蜂traimuka。
「地栗剌吒」:虻trailaiaka。
「毖唎瑟質迦」:蠍vṛścika。
【義貫】 (397句——407句)
起屍鬼,發光空竹母,天行鬼,蜘蛛瘡,丁瘡,浸淫瘡,赤瘡,堅固瘡,蠱毒,火厄,水厄,獸厄,橫死,土蜂咬死,虻咬死,蠍咬死等一切厄難死。
薩婆(蛇)那俱啰(鼠狼)408 肆引二合伽(獅子)弊揭啰二合(老虎)唎葯叉二合(熊)怛啰芻(羆)409 末啰視吠(摩蠍魚)帝釤·娑鞞釤(如是一切諸難)410 悉怛多·砵怛啰二合(白蓋)411 摩訶·跋闍嚧二合·瑟尼二合釤(大金剛頂髻)412 摩訶·般賴二合丈耆藍(大調伏)413 夜波(乃至於)突陀舍·喻闍那(二十由旬)414 辮怛隸拏(內)415 毗陀耶二合(明咒)盤曇(結、結界)迦嚧彌(我作)416 帝殊·盤曇·迦嚧彌(我作十方結縛界)417 般啰·毗陀·盤曇·迦嚧彌(我作勝明結界)418
【註釋】
「薩婆」:蛇sarpa。
「那俱啰」:鼠狼nakula,黃鼠狼。
「肆引伽」:獅子simha。
「弊揭啰」:老虎 vyaghra。
「唎葯叉」:熊riksa。
「怛啰芻」:羆taratiksa。(形狀象熊而較大之動物。長約六七尺,壽命可達五十年,俗稱人熊。)
「末啰視吠」:摩蠍魚camarajivibhe,海中最大之魚,遠大於鯨魚。
「帝釤·娑鞞釤」:如是一切諸難tesam ·sarvesam。「帝釤」,如是等。「釤」為眾。「娑鞞釤」,一切等。「娑鞞」,為一切。
「悉怛多·砵怛啰」:白蓋sitāta ·patra。
「摩訶·跋闍嚧·瑟尼釤」:mahā· vajro· ṣṇiṣam大、金剛、頂髻。
「摩訶·般賴丈耆藍」:大調伏mahā pratyungiram。
「夜波·突陀舍·喻闍那·辮怛隸拏」:「夜波」yava,乃至於。「突」ddha,二。「陀舍」daśa,十。合云:二十。「喻闍那」yojana,由旬。「辮怛隸拏」bhyantarena,內。合云:乃至於二十由旬內。
「毗陀耶·盤曇·迦嚧彌」:「毗陀耶」vidyā,明咒。「盤曇」bandham,結,縛,結界也。「迦嚧」karo,作。「彌」mi,我。合云:我以明咒作結界。與上句合雲則為:乃至於二十由旬內,我以明咒作結界。
「帝殊·盤曇·迦嚧彌」:「帝殊」diśa,十方。合云:我作十方結界。(亦即結十方界,即四方(東、西、南、北)、四隅(東北、東南、西南、西北)上、下、各十方,皆悉結界。
「般啰·毘陀·盤曇·迦嚧彌」:「般啰」para,勝,他嘆,勝他。「毘陀」vidyā,明咒。合云:我以勝他明咒作結界。
【義貫】(408句——418句)
蛇,黃鼠狼,獅子、老虎、熊、羆、摩蠍魚,如是等一切諸難,我今悉以如來大白傘蓋,大金剛頂髻之法,予以大調伏之;乃至於方圓二十由旬之地,我今皆以明咒而作結界,且皆結十方界,我今皆以勝他明咒而作結界。
【詮論】
由神咒之文可知,咒中不斷地行種種降伏法,如:
第二會:頻行「打破」法(「毗騰崩薩那羯啰」)。
第三會:頻行「禁斷」法(「毗陀耶闍嗔陀夜彌·雞啰夜彌」)。
第四會:頻行「破敗」法(「泮吒」)。
最後,在此第五會,則行「結界」法,總結一切,將一切諸祟、諸橫、諸難、諸災、諸病痛,等一切鬼神障難、災厄,皆悉「擋駕」,摒除在修行道場的界域之外,敕令不得近、不得入,如是則修行無諸不必要的障礙、留難,修行易得專註、易得成就。然而,要達此結界除障的效果,還須行者努力去如法持此神咒及修此佛頂陀羅尼**,則一切不可思議自然相應、現前。
跢侄他(即說咒曰)419 唵(皈命)420 阿那隸(不動)421 毗舍提(最清凈)422 鞞啰(嗔恚)跋闍啰二合(金剛)陀唎(持)423 盤陀盤陀你(結界、結界)424 跋闍啰二合謗尼(金剛手)泮(破敗一切)425 虎合牛 二合(一切金剛種子)都嚧瓮三合(光聚佛頂尊種子)泮(破敗一切)426 娑婆二合訶(速疾成就) 427【註釋】
「跢侄他」:tadyathā 所謂,或即說咒曰。以下即是心咒。
「唵」:讀如「嗡」om。不讀「安」或「淹」。具皈命、或三身等義。
「阿那隸」:不動anale。此為佛頂尊首楞嚴定位。
「毗舍提」:viśada,光輝、上妙清凈、廣大。此為佛頂尊如本體。
「鞞啰·跋闍啰·陀唎」:「鞞啰」vaira,嗔恚,忿怒。「跋闍啰」 ,金剛。「陀唎」dhare,持。合云:金剛持,亦可雲「持金剛」,可泛指一切金剛,亦可特指金剛持佛或金剛持菩薩。合云:忿怒的金剛持尊。
「盤陀·盤陀你」:bandha· bandhani「結!結!」或「縛,縛!」即結界、結界之義。
「跋闍啰·謗尼·泮」:「跋闍啰」,金剛。「謗尼」pāṇi,手。合云:金剛手菩薩,即金剛薩埵。「泮」,即「泮吒」的略語phaṭ,破敗。合云:金剛手菩薩破敗一切。
「虎合牛·都嚧瓮·泮」:(一切金剛種子字)。「都嚧瓮」(光聚佛頂尊種子字)。「泮」,泮吒,破敗。即以金剛及佛頂尊之種子(最精純、最正、最上之陀羅尼)破敗一切。
「娑婆訶」:svāhā成就,或速疾成就。亦即:令此一切所修速疾成就。
【義貫】(419句——427句)
即說咒曰:皈命不動、上妙清凈、忿怒之金剛持尊,結界!結界!以金剛手而破敗一切!破敗一切!速疾成就!
【詮論】
最後這一段,稱為「心咒」、以其內容而言,實在是名符其實,因它把「祈願」、降伏、結界全都包含進去了,而且將一切金剛及佛頂尊的種子字亦包括進去,可見威力殊勝。因此有人說,若不能持全咒,持此心咒亦是可以。不過還是以能誦持全咒為優勝。
附及,當今某佛學辭典中說:楞嚴咒之「正咒」為從「哆侄他 唵」開始,因為「哆侄他 唵」之義為「即說咒曰」,所以楞嚴咒之「正咒」就是最後這九句,其他則是歸敬文、祈請文等。須知這說法是謬誤的。首先,「哆侄他 唵」梵文原義其實並非「即說咒曰」,而是「所謂……」。再者,並非所有的咒語都有 「哆侄他 唵」,如《大悲咒》、《佛頂尊勝陀羅尼》、《寶篋印陀羅尼》等皆無「哆侄他 唵」。事實上,大部分的真言都無 「哆侄他 唵」,那麼這些神咒豈非都無「正咒」?故說:「從『哆侄他 唵』開始才是楞嚴咒的正咒,其他部分皆非正咒」,這種說法是錯誤的,此其一。又,我們日常早課所誦的「准提神咒」:「稽首皈依蘇悉地,頭面頂禮七俱祇,我今稱讚大准提,唯願慈悲垂加護,南無颯哆喃,三藐三菩陀!俱胝喃、怛侄他、唵、折戾主戾,准提,娑婆訶。」是全文都是准提咒,並非只從「哆侄他 唵」開始,這是反證,此其二。故可知,說:「楞嚴咒的『正咒』是從『哆侄他 唵』開始」是錯謬的說法。這種說法不但錯謬,而且會造成誤導的效果,而令人不持全咒。又,若楞嚴咒的「正咒」是從「哆侄他 唵」開始,那麼,在經中阿難請佛再宣說一遍神咒,佛為何不直說「正咒」,從「哆侄他 唵」宣說起就好,為何要從「第一會」開始,此其三。又,大家都知《首楞嚴神咒》是《五會神咒》,漢本、梵本皆然,共有四百二十七句,並非只有九句,故說《楞嚴咒》的「正咒」只有九句,是與經義有違,此其四。又,此辭典之所謂「正咒」者,事實上在密教中,那九句稱為「咒心」,故知其所謂「正咒」者為無據之說,此其五。以上所言,願讀者大德詳審之。
以上將大佛頂真言中字句一般的意義、以及梵本原文、拉丁拼字羅列陳現,願此如來無上頓教法門,傳之久遠。(又,梵本全文,為唐朝不空三藏所傳,今載於《大正藏》卷十九中)並願學者皆能如法信受,如法受持,即易得成就。要如何受持此大佛頂真言才算如法呢?首先,最要者,不可「無師自通」,必須「從師受」,而且最好是從有正法正式傳承的灌頂阿闍梨受;如若不能,則從如法出家、受持此咒的顯教法師處受亦可,因為此真言雖然威力強大,但此法仍歸類於「顯密」(或稱雜密),而非「密密」(或稱純密),故一般顯教法師亦可傳授此咒。然而切不可結手印,因為一切如來密印,皆必須從阿闍梨灌頂、親授,方可受持。否則私結密印,即犯如來密教三昧耶戒,其罪甚重,有如顯教中,未受大戒者偷閱出家律藏一樣,為犯盜法罪,此人即不得出家受大戒。以未受傳承,未得認可,即私結手印,是為盜如來密法。未受灌頂不但不可私結手印,乃至所有《大藏經》的密藏部,依佛教誡,亦不應私閱、私學。然而如今,資訊發達,很多人將密教手印製成錄音帶、錄影帶、CD、DVD販賣,或放在網路上,都是不當的行為。為佛弟子,應信受擁護「如法行」,方能速入如來正知正見,乃至佛知佛見。如果連這點規矩都不肯守,而只想師心自用,抄小徑,如何堪為無上正法之法器?願諸同參於此留意焉。
又,關於本咒咒文之義,歷來顯宗注家皆無注者(此亦合於古德譯經「五不翻」之義),唯獨最近坊間有一本《楞嚴經》之注本。於此書中赫然有《楞嚴咒》全部咒文的逐字解釋,不過作者於書中言:這是他自己「參考各種經論」所得,然而他並未交待所參考的是什麼經論。關於其對咒語的解釋,筆者在此必須嚴正提出:其解釋很多很多皆是與梵文原義完全不合,甚至南轅北轍、正好相反,或風馬牛不相及,有極多處甚至是將原文扭曲、強行於不當處拆開;在此只舉幾個例子而言,如:「南無提婆離瑟赧 南無悉陁(陀)耶毗地耶陁啰離瑟赧」 兩句:原義為:「禮敬諸天仙眾,禮敬持明仙眾」,而他卻解作:「離瑟赧譯色,悉陀耶即兜率陀,譯知足天。毘地耶即四天王天。」(其實「離瑟赧」是仙,「悉陁(陀)耶」是成就,與「悉地」同一字源,但與兜率陀天完全無關;關於這一點,不知此注之原作者是怎麼得來的?大概是推測「悉陁(陀)」與兜率陀的「率陁(陀)」很接近,想當然耳!)接著他說「陀啰即化樂天,離瑟赧,謂兼色界廣果天。」而其實,「陀啰」是持,與前一字「毗地耶」(明)合為持明(與「四天王天」完全無關),再加下一字「離瑟赧」(仙眾)成為持明仙眾,這與「化樂天」、「四天王天」「廣果天」有何關係?
又「烏摩般帝  娑醯夜耶」(十八、十九句),他說:「烏摩般帝,謂風天神;娑醯夜耶,謂火天神」,而其實,「烏摩般帝」是「大自在天後」;「娑醯夜耶」為眷屬義,與火天無關;「火天」梵文為「阿祇尼」agni。又「那啰野拏耶」(二十一句),即是「那羅延天」,他卻把這一個字拆開成兩個字,而說「那啰耶」是水天,「拏耶」是空天(虛空神)(「水天」梵文為varunaya,空天梵文「舜若多」。)。
又,「摩訶跋啰盤陀啰婆悉你」(104句),他說:「『跋啰』即普賢菩薩,『盤陀』即周梨盤特伽尊者,『婆悉尼』即波斯匿王,譯勝軍,《仁王經》:謂月光過去龍光王佛法中,為四地菩薩。」而其實,「摩訶跋啰」是大力,與普賢無關(「普賢菩薩」梵文為Samantabhandra,三曼陀般陀羅),「盤陀啰」是白,與「周梨盤特伽尊者」毫無關係。「婆悉你」是衣,亦與「波斯匿王」絲毫沒有瓜葛;兩字合為白衣,此句合云:大力白衣,即白衣大士(指觀音),他卻把它他成:「普賢、周梨盤特伽與波斯匿王」——是否有點離譜?
最不可思議的是「舍雞野母那曳」(六三句),他說:「『舍雞野』,譯直林,或旃檀,『母那曳』譯離垢,即無垢佛、離垢佛、旃檀德佛等。」而其實,這句就是「薩迦牟尼」Shakyamuni——也就是我們的本師「釋迦牟尼佛」!蓋如前注所說,「舍雞野」,「雞野」二合,合讀作「迦」;故「舍雞野」即「舍迦」,或「薩迦」,或「釋迦」。「母那曳」一詞中,「那曳」二合,讀作「尼」;而「母」字一般譯為「牟」,故「母那曳」即是「牟尼」。因此,此句「舍雞野母那曳」即是「釋迦牟尼」的另一種音譯。有這樣大的誤差,真令人不敢想像!又如:「帝釤薩鞞釤」(二二0句),意為:「如是眾等」,他卻說:「『帝釤』譯『威德』,以能折邪破惡故。『薩鞞釤』譯『善哉』,以能攝正生善故。」像這樣離譜的解釋,在那本子中對此咒的解釋,幾乎從頭到尾都是這樣。
最後,在那本子中,該作者將五會神咒,每一會都另給它起一個名字,如第一會,他安了一個名:「毘盧真法界會」;第二會:「釋尊應化會」;第三會:「觀音合同會」;第四會:「剛藏折攝會」;第五會:「文殊弘傳會」。此外,每會中,他又分成幾個細目。從上以來,顯密二家注者,皆無此說,不知他這是從哪裡來的?對於此作者,我所能說的,只是:「勇氣可嘉」、「想像力豐富」。不過,若以此去寫偵探小說或言情小說或許可以,但注經卻是行不通的。
附帶必須提到,筆者曾收到一本贈閱的小書,題為《唐譯密咒註疏》,其主體即是《楞嚴咒》,而在內容上,則與前述作者之「創作」大致相同,僅僅有些微的變動或增刪,不過主體不變;(但不知誰參考誰的)。為防有人看到這兩個本子,被它誤導,故特提出。
末了,古人云:「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矣。」禪宗五祖弘忍大師於《最上乘論》中亦誡言:「願善知識如有寫者,用心無令脫錯,恐誤後人。」蓋注經演教乃無上聖業,因此最忌強不知以為知,否則不但未能善盡註解聖言之責任,而且會有誤導眾生,致令所修徒勞無功,以及淆亂正法之過錯,罪咎非輕。禪宗六祖大師亦言:「自迷猶可,又謗佛經,不要謗經,罪障無數。」毀即是謗也。普願註解佛經者,對於佛典之經文、以及讀者眾生,皆無輕慢、輕忽之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