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楞嚴咒義貫乙二

標籤:楞嚴經

此大佛頂首楞嚴咒義貫,來自台北大毗盧寺成觀大法師之《大佛頂首楞嚴經義貫》下冊,成觀法師曾留學日本東密高野山,並得傳法灌頂,為唐密法脈真言宗第53世傳法灌頂阿闍梨,在高野山留學期間,精研古今梵文及巴利文,故其所註解之楞嚴咒可說獨步教內,堪稱此經傳入我國以來最完整、完善的楞嚴咒註解。慧律法師十分稱讚成觀法師,並選用此《楞嚴經義貫》作為課本。

1概況

本段為第二會及第三會義貫【第二會】
  
烏吽 二合(皈命,三身) 138 唎瑟(仙)揭拏(眾)139 般剌二合舍悉多二合(善相)140 薩怛二合他伽都(如來)瑟尼釤(頂髻)141 虎吽 二合(金剛種子字) 142 都嚧雍三合(如)(種子字)143 瞻婆那(押領)144 虎吽 二合(種子字) 145 都嚧雍三合(種子字)146 悉眈婆那(鎮守)147 虎吽 二合(種子字) 148 都嚧雍三合(種子字)149 波啰(他)瑟地耶二合(明)三般叉拏(啖食)羯啰(作)150

2註釋

「烏吽」:om此二字為「二合」音,讀為一音,讀如:嗡。是皈命,或三身(法、報、化)之義。他處多譯成「唵」,但不讀「安」,應讀作「嗡」,去聲(四聲)。
「唎瑟。揭拏」:「唎瑟」rsi,仙。「揭拏」gana,眾。合云:仙眾。仙為大修行人之義。
「般剌舍悉多」:prashasta善相。
「虎吽」:hum一切金剛之種子字。一般譯為「吽」。又,如上所言,因此二字亦是二合音,應讀為「轟」,去聲。
「都嚧雍」:bhrum此為三合音,系一字頂輪王之種子字;一字頂輪王亦是佛頂部族之一。又,此字之梵字(及拉丁拼字)系依《大正藏》中不空三藏之梵本,及真言宗所傳之法本。又,《大佛頂陀羅尼勘注》(《大正藏卷六十一,No.2235》;亦是作(bhrum).若依漢譯之「都盧雍」,則梵文變成應作(trum)才對,讀如「都隆(二合音)」;然則此漢譯或許是古時傳抄時,將「部」字誤為「都」字,也不一定。謹依密部所傳,在此說明:若依梵本,正確之音應為「部隆」(二合);明達之讀者諸君詳之。
「瞻婆那」:jambhana押領、引領,謂以如來神咒押領一切天龍鬼神、金剛護法,及一切諸天等。
「悉眈婆那」:stambhana鎮守。謂鎮守行者也。
「波啰·瑟地耶·三般叉拏·羯啰」:「波啰」para,他。「瑟地耶」vidya,明。合云:他明,謂外道明咒也。「三般叉拏」sambhaksana,啖食。合上云:啖食一切外道明咒(把它吃掉,消除凈盡之義。)「羯啰」kara,作。亦即:作「啖食一切外道明咒」這件事。
【義貫】(138句——150句)
嗡!(皈命三身)具一切大仙善相(相好)之如來無見頂相。(吽!部隆!一切金剛種子、一字頂輪王及一切佛頂部族種子字)!押領!(吽!部隆!一切金剛種子、一字頂輪王及一切佛頂部族種子字)!鎮守!(吽!部隆!一切金剛種子、一字頂輪王及一切佛頂部族種子字)!啖食一切外道明咒!

3詮論

如上所述,第一會主要為召請、皈敬、敬愛。第二會開始,即開始調伏。此處一開始以「如來頂髻」(大佛頂),及一切金剛之種子字及佛頂部族代表之種子字來驚覺一切金剛、如來,敕令一切如來、菩薩、金剛、明王、諸天,鬼神,押領一切護法,以鎮守道場,護持行人。看這猶如驟然而來的氣勢及廣大威勢,真是有驚天動地的震撼力量,沛然莫之能御。然而細察此震撼力之來源,亦在於極其「冗長」而虔敬的第一會中之祈請所蓄積的力量,然後於第一會「好不容易」完畢之後,於第二會開始,「突然」語氣一轉,由十分恭謹、一切禮敬的「敬愛」,轉為毫不留情的「調伏」——不但調伏,而且要「啖盡」,趕盡殺絕,除惡務盡。故其力量在「敬愛」與「調伏」之間的對比,及忽然一轉的錯愕之下,令即將被調伏者措手不及,因此其威勢與力量就更大大提高。又,第一會猶如調兵遣將、布置部隊,第二會猶如眾兵將齊集之後,一聲令下,開始「突襲」。
虎吽 二合(種子字) 151 都嚧雍三合(種子字)152 薩婆(一切)葯叉(勇健者)喝啰剎娑(大羅剎鬼)153 揭啰二合訶(祟)若闍(眾)154 毗騰崩二合薩那羯啰(打破)155 虎吽 二合(種子字) 156 都嚧雍三合(種子字)157 者都啰(四)屍底南(八十)158 揭啰二合訶(鬼祟)娑訶薩啰二合(千)南(眾)159 毗騰崩薩那啰(打破)160無諍,不動清凈心,到佛的清凈世界。
【註釋】
「薩婆·葯叉·喝啰剎娑」:「薩婆」sarva,一切。「葯叉」yaksa,又譯「夜叉」,勇健鬼,以此鬼眾威猛故。「喝啰剎娑」raksasa,大羅剎,速疾鬼,以此鬼能飛行,來去速疾,故名。合云:一切勇健的葯叉鬼及速疾的羅剎鬼。
「揭啰訶·若闍」:「揭啰訶」graha,祟。「若闍」nam眾。合云:祟眾,即會作祟、惱害人的惡鬼神眾。又,「若闍」梵本亦可能是naca,義為「等」,如是則其發音更接近漢譯本。全咒其它語尾的「若闍」皆如是。
「毗騰崩薩那羯啰」:vidhdhamsana,打破。即打破鬼神之祟法也。
「者都啰·屍底南·揭啰訶·娑訶薩啰南」:「者都啰」catura,四。「屍底南」shitinam,八十。合云:八十四。「揭啰訶」graha,鬼祟,惡鬼神。「娑訶薩啰南」sahasra,千。「南」nam,眾。連上云:八萬四千(八十四千即八萬四千)惱害人的惡鬼神眾,盡皆打破。
【義貫】(151句——160句)
(吽!一切金剛種子)!(部隆!一字頂輪王及一切佛頂部族種子字)!將一切作祟、惱害的葯叉(勇健鬼)、羅剎(速疾鬼),盡皆打破! (吽!一切金剛種子)!(部隆!一字頂輪王及一切佛頂部族種子字)!將八萬四千作祟惱害人的鬼神王眾,盡皆打破!
虎吽 二合(種子字) 161 都嚧雍三合(種子字)162 啰叉(護)163 婆伽梵(世尊)164 薩怛二合他伽都(如來)瑟尼二合釤(頂髻)165 波啰二合點闍吉唎(甚能調伏)166 摩訶(大)娑訶薩啰二合(千)167 勃樹(臂)娑訶薩啰二合(千)室唎沙(頭)168 俱知(俱胝,百億)娑訶薩(千)泥帝隸二合(眼)169 阿弊提(內)視婆二合唎多(焰)170 吒吒罌迦(無別異)171摩訶(大)跋闍嚧二合(金剛杵)陀啰(持)172 帝唎二合菩婆那(三有)173 曼茶啰(壇場)174 烏吽 二合(唵、嗡) 175 娑悉帝二合(吉祥)薄婆都(得)176 么么(我,我某甲)177 印兔(此)那麼么寫(我等)178 
【註釋】
「啰叉」:raksa護。
「波啰點闍吉唎」:pratyungiri甚能調伏。
「摩訶·娑訶薩啰」:「摩訶」,maha大,偉大之義。「娑訶薩啰」sahasra,千。
「勃樹·娑訶薩啰·室唎沙」:「勃樹」bhuja,臂。「娑訶薩啰」,sahasra 千。「室唎沙」shirsai,頭。與上句合云:大哉千臂千首。
「俱知·娑訶薩·泥帝隸」:「俱知」koti,同「俱胝」;億,或百億。「娑訶薩」,sahasra 千。合稱:千百億。「泥帝隸」netre,眼。與上兩句合云:大哉千臂千首千百億眼之菩薩,按即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也。
「阿弊提·視婆唎多」:「阿弊提」abaidya,內。「視婆唎多」jvalita,焰。合云:內焰,蓋由菩薩身心內證三昧所起之火焰,所謂「三昧真火」是也。
「吒吒甖迦」:natanaka無別異。
「摩訶·跋闍嚧·陀啰」:「摩訶」,maha大。「跋闍嚧」vajro,金剛杵。「陀啰」dhara,持。與上合云: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全身之內證三昧火焰,與持大金剛杵之威力,無有別異,善能摧破調伏一切,守護一切。
「帝唎菩婆那」:tribhuvana三有,即三界。
「曼茶啰」:mandala壇場。合上云: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內證之三昧火焰,能普照護持三有一切壇場。
「烏吽」:om二合音,嗡。
「娑悉帝·薄婆都」:「娑悉帝」svasti,吉祥。「薄婆都」,bhavatu 得。合云:令得吉祥。
【義貫】(161句——178句)
(吽!一切金剛種子)!(部隆!一字頂輪王及一切佛頂部族種子字)!唯願世尊甚能調伏之大佛頂守護於我!大哉千臂千首百千億眼之觀世音菩薩,其自身內證之三昧火焰,猶如大金剛杵無有別異,善能普照守護三有一切壇場(令無魔事),(嗡)!令我某甲及一切眾生等,皆獲吉祥!
(3)第三會註釋義貫

4第三會

啰闍(王)婆夜(難)179 主啰(賊)跋夜(難)180 阿祇尼(火)婆夜(難)181 烏陀迦(水)婆夜(難)182毗沙(毒)婆夜(難)183 舍薩多啰三合(刀杖)婆夜(難)184 婆啰斫羯啰二合(兵)婆夜(難)185 突瑟叉(饑饉)婆夜(難)186阿舍你(雹)婆夜(難)187 阿迦啰(非時)密唎柱(死)婆夜(難)188 陀啰尼·部彌(地)劍波(動)伽波陀·婆夜(難)189 烏啰迦二合婆多(險路)婆夜(難)190 剌闍(王)壇茶(刑罰)婆夜(難)191那伽(龍)婆夜(難)192 毗條怛(電)婆夜(難)193 蘇波啰拏二合(金翅鳥)婆夜(難)194
【註釋】
「啰闍·婆夜」:「啰闍」raja,王。「婆夜」bhaya,難。合云:王難,即受王逼迫之難,如為暴君所迫。
「主啰·跋夜」:cora·bhaya賊難;受人偷竊、洗劫之難。 
「阿祇尼·婆夜」:agni·bhaya火難。 
「烏陀迦·婆夜」:udaka·bhaya水難;墮水,或遇洪水之難。
「毗沙婆·婆夜」:visa·bhaya毒難;為人毒害,或如現代生化戰爭之遇敵施放毒氣。 
「舍薩多啰·婆夜」:shastra·bhaya刀杖之難。 
「婆啰斫羯啰·婆夜」:paracakra·bhaya兵難。 
「突瑟叉·婆夜」:durbhiksa·bhaya饑饉難,即飢荒也。
「阿舍你·婆夜」:ashani·bhaya雹難。
「阿迦啰·密唎柱·婆夜」:「阿迦啰」akala,非時。「密唎柱」mrtyu,死,「婆夜」bhaya,難。合云:非時死,即橫死也。義為:以種種因緣,不應死而死,謂之非時死難。
「陀啰尼·部彌·劍波伽波陀·婆夜」:「陀啰尼·部彌」dharani·bhumi,皆地也。「劍波」kampa,動,「婆夜」bhaya,難。。合云:地動之難,即地震也。
「烏啰迦婆多·婆夜」:ulakapata·bhaya險路難。
「剌闍·壇茶·婆夜」:raja danda·bhaya王刑罰難,如監禁、嚴罰拷打、抄家、流放、割殘身體,販賣為奴,財產充公等。
「那伽·婆夜」:naga·bhaya龍難。 
「毗條怛·婆夜」:vidyu·bhaya電難。(garjata為雷) 
「蘇波啰拏·婆夜」:suparna·bhaya金翅鳥難。
【義貫】(179句——194句)
(摧破一切諸厄難!)摧破王難!摧破賊難!摧破火難!摧破水難、毒難、刀杖難、兵難、饑饉難!摧破雹難!非時死難、地震難、險路難、王刑難!摧破龍難、電難、金翅鳥難!(令度一切厄難。)(按:「摧破」一詞在下兩段後方會出現:本段及下兩段皆只列出所要摧破的對象,猶如「點石」,仍不動聲色,然後一舉而破滅之!)
葯叉·揭啰二合訶(祟)195 啰叉私(羅剎)·揭啰二合訶(祟)196 畢唎二合多(飢鬼)揭啰二合訶(祟)197 毗舍遮(啖精氣鬼)揭啰二合訶(祟)198 部多(大身鬼)揭啰二合訶(祟)199鳩盤茶(瓮形鬼)揭啰二合訶(祟)200 補丹那(臭餓鬼)揭啰二合訶(祟)201 迦吒補丹那(奇臭餓鬼)揭啰二合訶(祟)202 悉乾二合度(鳩摩羅童子)揭啰二合訶(祟)203 阿播悉摩二合啰(羊癲瘋鬼)揭啰二合訶(祟)204 烏檀摩二合陀(狂鬼)揭啰二合訶(祟)205 車夜(影鬼)揭啰二合訶(祟)206 醯唎婆帝(音謀鬼)揭啰二合訶(祟)207
【註釋】
「葯叉·揭啰訶」:「葯叉」yaksa,「揭啰訶」graha,祟。所謂「祟」者,即作祟,惱害之義,其或纏身、或附身、或入人之身、常住於身內,或時出時入,或在身表,或在左右,或時來時去,而作種種惱害,破壞修行或諸善事、好事,令不成就。然而,之所以會召引鬼神來擾者,除了宿業、宿殃、惡業緣及怨結外,常常也是由於行者或身、或心、或行為、語言、思想、知見不清凈或不正;以自身心不凈,不正故,才會召引來外來之「穢物」。是故建立任何道場,首先凈道場、灑凈、結界,然後自身心須全力「護凈」,不使身心內外有任何染污垢穢,如是即不與穢物相應,即可遠離穢物之惱害。反之,如不努力護凈,則善鬼神及護法便會遠離,以不堪其污穢故;善鬼神護法既遠離,行者即無人守護,惡鬼神自然得便,隨即來擾害,作種種留難,是故修行者特別在意「護凈」之事。
「啰叉私·揭啰訶」:raksasa·graha羅剎祟。 
「畢唎多·揭啰訶」:preta·graha餓鬼祟。
「毗舍遮·揭啰訶」:pishaca·graha啖精氣鬼祟。常聽有人於行淫時興奮過度,泄精氣不止而死的(即所謂「脫陽」而死——這不一定單指男眾而言,女眾也會泄精氣不止而死的。)若依佛法說,這多半是被啖精氣鬼吃掉精氣而死亡。之所以如此,通常是此男女必有犯「邪淫」之過,所謂「邪淫」,除了是婚外行淫之外,縱使是夫妻,若於「非時」、「非處」(地點不對)、「非道」(大便道、口道)行之,都屬於邪淫。依佛法而言,對於夫婦之倫,亦有專司夫婦敦倫之事的善鬼神,且守護之,以其是行正當的「人道」故,彼鬼神亦護持之,這是他的職司。但若所行系邪淫,則彼善鬼神便不予守護,因而惡鬼神即得其便。又,佛經上說,人的精氣共有十滴,一般人若失去一滴即身心倦怠,若失二滴即生病,若失三滴即大病,若失四滴即死。又,吸血鬼也是屬毗舍遮鬼的一種。此等諸鬼皆依啖人之精血而活,或於人在邪淫時得便而啖之,或在夢中,令夢男女交合而啖之。此為修行人精進時夢遺之所以也,希留意焉,蓋必有不如法事或不凈事故。(俗雲「十滴血成一滴精,十滴精成一滴髓。前說之十滴精者,即指精髓而言。
「部多·揭啰訶」:bhuta·graha大身鬼祟。
「鳩盤茶·揭啰訶」:kumbhanda·graha瓮形鬼,又譯作守婦女宮鬼,或冬瓜鬼,其形如瓮、或冬瓜、或陰囊,亦啖人精氣。或許此鬼為啖女人精氣者,(以其守在婦女宮外故),而前面的毗舍遮則為啖男精者。
「補丹那·揭啰訶」:putana·graha臭餓鬼祟。此為餓鬼中福報最勝者。
「迦吒補丹那·揭啰訶」:kataputana·graha奇臭餓鬼祟。 
「悉乾度·揭啰訶」: skanda·graha鳩摩羅童子祟。 
「阿播悉摩啰·揭啰訶」:apasmara·graha羊癲瘋鬼祟,又作羊頭鬼祟。 
「烏檀摩陀·揭啰訶」:unmada·graha令人瘋狂鬼祟。 
「車夜·揭啰訶」:「車夜」chaya,陰,或陰影。「揭啰訶」graha,祟。合雲陰影鬼祟。 
「醯唎婆帝·揭啰訶」:herevati·graha音聲鬼祟。
【義貫】(195句——207句)
破除葯叉祟!破除羅剎祟!破除餓鬼祟!破除啖精氣鬼祟、大身鬼祟、瓮形鬼祟、臭餓鬼祟、奇臭餓鬼祟、鳩摩羅童子祟!破除羊癲瘋鬼祟!破除令人瘋狂鬼祟、陰影鬼祟、音聲鬼祟,及一切鬼神等祟害。
社多·訶唎南(食生氣鬼)208 揭婆·訶唎南(食胎鬼)209 嚧地啰·訶唎南(食血鬼)210 忙娑·訶唎南(食肉鬼)211 謎陀.訶唎南(食脂鬼)212 摩闍·訶唎南(食髓鬼)213 闍多·訶唎女(食糞鬼)214 視比多·訶唎南(食壽命鬼)215 毗多·訶唎南(食沫鬼)216 婆多·訶唎南(食出鬼)217 阿輸遮·訶唎女(食不凈鬼)218 質多·訶唎女(食心鬼)219 帝釤·薩鞞釤(如是眾等)220 薩婆(一切)揭啰二合訶南(祟神眾)221
【註釋】
「社多·訶唎南」:「社多」jata,生氣。「訶唎南」harinya,食。合云:食生氣者,食生氣鬼。
「揭婆·訶唎南」:garbha·harinya食胎鬼。胎,胞胎。 
「嚧地啰·訶唎南」:rudhira·harinya食血鬼。 
「忙娑·訶唎南」:mamsa·harinya食肉鬼。
「謎陀·訶唎南」:meda·harinya食脂鬼。 
「摩闍·訶唎南」:majja·harinya食髓鬼。 
「闍多·訶唎女」:suna·harinya食糞鬼。 
「視比多·訶唎南」:jibita·harinya食壽命鬼。 
「毗多·訶唎南」:pina·harinya食沫鬼。 
「婆多·訶唎南」:vanta·harinya食嘔吐鬼,又,食風鬼。
「阿輸遮·訶唎女」:ashucya·harinya食不凈者,蓋食月經、或男女交合所流出者。 
「質多·訶唎女」:citta·harinya食心鬼。
「帝釤·薩鞞釤」:「帝釤」tesam,如是。「薩鞞釤」sarvesam,一切眾,一切眾等。「薩鞞」,一切。「釤」,眾。合云:如是一切眾等。
「薩婆·揭啰訶南」:「薩婆」sarva,一切。「揭啰訶南」grahanam,祟神眾。「南」,眾。合云:一切祟神眾等。
【義貫】(208句——221句)
禁斷食生氣鬼、食胎鬼、食血鬼、食肉鬼、食脂鬼、食髓鬼、食糞鬼、食壽命鬼、食沫鬼、食嘔吐鬼、食不凈鬼、食心鬼,如是眾等,一切祟神眾等,皆悉禁斷!
毗陀耶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22 雞啰(禁)夜彌(我今)223 波唎跋啰二合者迦(外道賊)訖唎二合擔(所作)224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25 雞啰(禁)夜彌(我今)226 茶演尼(空行母)訖唎二合擔(所作)227
【註釋】
「毗陀耶·闍瞋陀·夜彌」:「毗陀耶」vidyam,明咒。「闍瞋陀」cchinda,斷。「夜彌」yāmi,我今。合云:我今斷諸明咒。
「雞啰·夜彌」:「雞啰」kila,禁。「夜彌」yāmi,我今。合云:我今禁。
「波唎跋啰者迦·訖唎擔」:「波唎跋啰者迦」parivrajaka,外道賊。「訖唎擔」krtam,所作。合云:外道賊所作。合上三句作一句:一切外道賊所作之明咒,我今禁斷!
「茶演尼」:dakini,空行母,又譯為荼吉尼,吒枳尼等。列於密教胎藏曼荼羅外金剛部院之南方,閻魔天之左側;計有三天鬼及一偃卧鬼。據《大日經疏》卷十載,荼吉尼系大黑天之眷屬,為夜叉鬼之一,亦即飛行母夜叉;有自在之神通力,能於六個月前得知人之死期,遂預先取食其心,而代之以他物,直至此人合當命終時,始告敗壞;蓋修此法者可得神通、大成就;毘盧遮那佛為除此眾,故以降伏三世之法門,化作大黑天神而收攝之,令彼皆歸命於佛。
【義貫】(222句——227句)
一切外道賊所作之明咒,我今禁之!我今斷之!一切荼吉尼(空行母,飛行母夜叉)所作之明咒,我今禁之!我今斷之!
【詮論】
關於荼吉尼(空行母),據《佛光大辭典》言:荼吉尼後來成為印度左道密教『瑜伽行派』所崇信之神祗,該派行『五摩字瑜伽行』(panca mākara)。此五摩字為:肉(Mamsa)、魚(Matsya)、酒(Madya)、印(Mudra)、交合(Maithuna),即是食肉、食魚、飲酒、結印、交媾以得至樂。其後,該教派傳入西藏,信徒奉其神為『智荼吉尼』(見《佛光大辭典》下冊4781——4782)。
按,所謂之「××瑜伽」,其所行與印度左道之「瑜伽行派」完全一樣,蓋 「瑜伽行派」即「××瑜伽」之濫觴,是故連名字都類近。此實愚痴貪著之穢行,而外道卻以此為「修行」,乃至於「××瑜伽」中聲稱以此可證佛道,且言:欲證「無上佛道」,舍此不能,故稱為 「××瑜伽」。而此輩人於今末法時期,十分昌盛,許多愚痴貪著之人,趨之若鶩。這情形,佛在本經「四種清凈明誨」時,早就預言:「我滅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熾盛世間,廣行貪淫為善知識,令諸眾生落愛見坑,失菩提路。」而且佛很明白地一再教敕、警誡行人:帶淫行禪「必落魔道」。佛言:「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淫心不除,塵不可出,縱有多智,禪定現前,如不斷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佛又記言:「彼等諸魔亦有徒眾,各各自謂成無上道。」如自謂為佛、法王、無上師、金剛等,或自稱是那尊佛的化身,或那尊菩薩的化身,如是於邪淫外,又加大妄語。
佛又說:「是故阿難!若不斷淫修禪定者,如蒸沙石欲其成飯,經百千劫只名熱沙;何以故?此非飯本,沙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縱得紗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輪轉三途,必不能出。」也就是說:帶淫修禪定者,即使讓你修出一點境界,還是一定要墮三惡道!佛講得那麼明白,怎麼學佛的人卻沒看到?或雖看到也不信受,而寧願信受外道邪穢之法?真是可怪!
又,佛最後說:「如我此說,名為佛說;不如此說,即波旬說。」所以,不如此說,即是「魔說」、魔王所說。這句經文再明白不過了,為什麼佛弟子還迷於外道呢?真叫人不解,也教人痛心!
又,所謂「××瑜伽」是其總名,其下有好幾個分枝,於各派行之,且各皆賦與非常好聽、而且嚇人的名稱,然其內容大同小異,無非欲以淫慾而成「大樂金剛」,以證佛道,真是愚迷顛倒!佛說是為「可憐愍者」!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28 雞啰(禁)夜彌(我今)229 摩訶般輸般怛夜(大自在天)230 嚧陀啰二合(亦是大自在天名)訖唎二合擔(所作)231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32 雞啰(禁)夜彌(我今)233 那啰夜拏(那羅延天)訖唎二合擔(所作)234無諍,不動清凈心,到佛的清凈世界。
「摩訶般輸般怛夜」:Mahapashupati,大自在天。 
「嚧陀啰」:rudra,亦是大自在天之名。 
「那啰夜拏」:narayana那羅延天,為力士之上首。
【義貫】(228句——234句)
大自在天所作之明咒,我今禁斷!那羅延天所作之明咒,我今禁斷!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35 雞啰(禁)夜彌(我今)236 怛埵伽嚧茶西(金翅鳥王)訖唎二合擔(所作)237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夜(斷)彌(我今)238 雞啰(禁)夜彌(我今)239 摩訶迦啰(大黑天)摩怛唎二合伽拏(母眾)訖唎二合擔(所作)240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夜(斷)彌(我今)241 雞啰(禁)夜彌(我今)242 迦波唎迦(骷髏外道)訖唎二合擔243
【註釋】
「怛埵伽嚧茶西」:tatdha garuda saheya金翅鳥王。Garuda為迦嘍羅。
「摩訶迦啰·摩怛唎伽拏」:「摩訶迦啰」Mahakala,大黑天。「摩怛唎伽拏」matrigana母眾。合云:亦即大黑天女眾。
「迦波唎迦」:kāpalika骷髏外道。
【義貫】(235句——243句)
金翅鳥王所作明咒,我今禁斷!大黑天女眾所作明咒,我今禁斷!骷髏外道所作明咒,我今禁斷!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44 雞啰(禁)夜彌(我今)245 闍耶(勝、勝性)羯啰(作)摩度(驕慢)羯啰(作)246 薩婆啰他(一切義利)娑達那(成就)訖唎二合擔(所作)247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48 雞啰(禁)夜彌(我今)249 赭咄啰(四)婆耆你(姊妹)訖唎二合擔(所作)250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夜(斷)彌(我今)251 雞啰(禁)夜彌(我今)252 毗唎二合羊訖唎二合知(斗戰鬼)253 難陀·雞沙啰(難提自在天)伽拏般帝(歡喜天)254 索醯夜(及其眷屬)訖唎二合擔(所作)255
【註釋】
「闍耶·羯啰·摩度·羯啰」:「闍耶」jaya,勝,即勝性。「羯啰」kara,作。合云:勝性所作。印度外道把一些外物或概念稱為「勝性」,如神我、微塵、時、方、大梵等等,依各教所見不同,而其所崇奉之勝性亦不同;依其所說,此勝性為一切萬物之本源,猶如儒、道之「無極」,能生一切法。故勝性所作者即如: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陰陽)、兩儀生四象,而萬物生矣。這也可說是儒或道的「勝性」所作!「摩度」madhu,驕慢。驕慢者所作,例如印度教的梵天,高高在上,自稱他是一切眾生、萬物之父,故是驕慢者,其他如耶教的耶和華亦屬此類。
「薩婆啰他·娑達那·訖唎擔」:「薩婆啰他」sarvārtha,一切義利。「阿啰他」artha,為義(「阿」音與上音相連,略去)。「娑達那」sadhana,成就。合云:一切義利成就者,此指印度有些外道,極其苦修,已到某種高層次成就,因而自謂已得「一切義利」,即已得涅槃,或已成一切智,其實未得,這就是此處所說的:(「外道自許之)一切義利成就者所作。
「赭咄啰·婆耆你」:「赭咄啰」catura,四。「婆耆你」bhagini,姊妹。合稱即四姊妹女天。梵文兩個字合成一字時,若第一字的字尾為「啰」,此「啰」字便濃縮簡化,讀作「耳」,而附加於第二字的第一個字母上。
「毗唎羊訖唎知」:bhrmgirtika斗戰鬼。
「難陀·雞沙啰·伽拏般帝」:「難陀·雞沙啰」(Nanda· keshvara),歡喜自在天。全名為:大聖歡喜自在天。又作「歡喜天」、「難提自在天」、「大聖歡喜天」。略作「聖天」、「天尊」。原為印度濕婆神(shiva)的別稱,佛教則稱之為「伽拏般帝」(或俄那缽底Ganapati),為歡喜天之義。此尊之形像為象頭人身。
「索醯夜」:saheya及眷屬。
【義貫】(244句——255句)
一切外道勝性所作、驕慢者所作、外道一切義利成就者所作之明咒,我今禁之、我今斷之!
四姊妹女天所作之明咒,我今禁斷之!
斗戰鬼所作、難提自在天、歡喜天、及其眷屬所作明咒,我今禁之斷之!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56  雞啰(禁)夜彌(我今)257 那揭那二合舍啰二合婆拏(祼形外道)訖唎二合擔(所作)258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59  雞啰(禁)夜彌(我今)260 阿羅漢·訖唎二合擔(阿羅漢所作者)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61 雞啰(禁)夜彌(我今)262 毗多啰伽(離愛著天)訖唎二合擔(所作)263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64 雞啰(禁)夜彌(我今)跋闍啰二合·波你(金剛手秘密主)265 具醯夜二合(秘密)具醯夜二合(秘密:密跡力士眾)266  迦地般帝(八部總管)訖唎二合擔(所作)267
毗陀夜二合(明咒)闍瞋二合陀(斷)夜彌(我今)268 雞啰(禁)夜彌(我今)269啰叉(守護)罔(我) 270 婆伽梵(世尊)271 印兔那(此,在此)么么寫(我等)272
【註釋】
「那揭那舍啰婆拏」:nagna shramana祼形外道。為長年不穿一絲一縷,赤身裸體,受風吹日晒雨淋,當作一種苦行之外道。
「毗多啰伽」:vitārāgan離愛著天,或離欲天。
「跋闍啰·波你」:vajra ·pani金剛手,或執金剛。或又稱金剛手秘密主,為金剛藏族之首領。(波你)為手。此尊又稱「執金剛神」。
「具醯夜·具醯夜」:「具醯夜」guhya,秘密。指密跡力士或密跡金剛。重言表其多數。
「迦地般帝」:kādhipati主。又,「地般帝」,即主也。合上云:諸秘密主。
「啰叉·罔」:「啰叉」raksa,守護。「罔」mam,我。合云:守護我。
「印兔那·么么寫」:「印兔那」itam,此。「么么寫」mamasya,我,我等。謂在此會之我等,及一切眾生。
【義貫】(256句——272句)
祼形外道所作之明咒,我今禁之斷之!
阿羅漢道所作之明咒,我今禁之斷之!
離欲天所作之明咒,我今禁之斷之!
金剛手秘密主及密跡金剛所作之明咒,我今禁之斷之!乃至一切明咒,我皆悉禁之、斷之!
唯願世尊守護於我,及此會一切眾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