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楞嚴經陰陽五行

《楞嚴經》,大乘佛教經典,全名《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又名《中印度那爛陀大道場經,於灌頂部錄出別行》,簡稱《楞嚴經》、《首楞嚴經》、《大佛頂經》、《大佛頂首楞嚴經》。唐般剌密諦傳至中國,懷迪證義,房融筆受。印順法師認為它與《圓覺經》、《大乘起信論》屬於晚期如來藏真常唯心繫的作品。由於《楞嚴經》內容助人智解宇宙真相,古人曾有:「自從一讀楞嚴后,不看人間糟粕書!」的詩句

楞嚴經總論

1一:五陰魔境

第二節 教令護持
教令護持——令識魔相、除心垢、持神咒、摧破諸魔
此是過去先佛世尊,奢摩他中,毗婆舍那,覺明分析微細魔事。
魔境現前,汝能諳識,心垢洗除,不落邪見。陰魔銷滅。天魔摧碎。大力鬼神,褫魄逃逝。魑魅魍魎,無復出生。直至菩提,無諸少乏。下劣增進,於大涅盤心不迷悶。
若諸末世愚鈍眾生,未識禪那,不知說法,樂修三昧,汝恐同邪,一心勸令持我佛頂陀羅尼咒。 若未能誦,寫於禪堂,或帶身上,一切諸魔,所不能動。汝當恭欽十方如來,究竟修進最後垂範。
註釋:
奢摩他中於定中。
毗婆舍那觀。謂於定中修慧觀。
覺明分析「覺明」智覺明了。「分析」,分明辨析。
微細魔事以此五十重陰魔,都是在定中所發生的現象,其相微細,凡夫俗眼無法覺察、了知,故稱「微細魔事」(並非說這些魔事很小,稱為「微細」——微細乃與粗顯相對者。)
心垢洗除「心垢」,若於定中所現之境,而「生勝解者」(自以為殊勝),此即心垢。故《楞嚴經正脈》云:「成害雖似由魔致,魔實因心垢。」又云:「致魔雖由定,實乃由心。」
陰魔銷滅。天魔摧碎:內之陰魔若消滅,則外之天魔亦摧破粉碎。
褫魄逃逝:「褫」奪、黜革,解、脫。「褫魄」即喪失魂魄。
下劣增進:「下劣」,指願智下劣之二乘。謂此等二乘人,苦依此法門而修,亦得回小向大,而於無上菩提,上上增進。
心不迷悶:「悶」,窒,不通。心不迷、不悶,好速能開通。
未識禪那:指不能識別禪中種種差別境相。蓋欲習禪,須於禪那中種種現象,事先都了知,且能分辨,靜坐才不會出差錯;有境界出現時,也才能覺知、才能對付。東瀛有人倡「只管打坐」,而於禪道、禪理毫不研求,這樣可說是硬碰硬的「土法鍊鋼打坐法」,或甚而是明明有眼而不用(有經教而不看、不依),故意閉趣眼來跑步,勇氣固可嘉,難免愚痴、盲修瞎練之譏。又,西人所著《禪門××》中所載,許多「某某人開悟的實例」,多是一些西洋人,於初發心,即到東洋,依彼人所教「只管打坐」所發生的種種現象(如嘔吐不止、就地打滾,乃至暈絕等);此等現象,彼書之中稱為「開悟」的現象或前兆。然依本經,則知這些其實是諸小惡鬼神作弄行者的境界,或是行者自己業障現前的現象。嗚呼,《楞嚴》不昌,眾生愚迷,枉受辛勤,遭受魔事,還自以為是「開悟」,且著書立說,造大妄語(妄稱開悟),誤導群生。
不知說法:不知佛所說之法。
樂修三昧:謂對佛所說的法都不知道,卻喜歡修三昧。當今之世,所在多有。尤其是西洋人,一提到佛法,就以為只是打坐(meditation),其他一概不知、不學。
汝恐同邪:謂你若恐怕他因為不能辨識魔境,而誤入邪網,同於邪人。「同邪」,即與邪人相同。
一心勸令持我佛頂陀羅尼咒:謂若自己的定力以及慧解不足,而不能辨魔、克服魔事;又如不識字,或學力不足,無法看經,或聽經知解,致無聞慧,愚痴暗鈍;如是之人,若想習禪,還是有辦法令他修行不為魔所惑、所壞,即是教他一心受持大佛頂咒,依於神咒無上之威力,即令「一切諸魔所不能動」。如來最後還如是諄諄提醒,教令持咒破魔,可見此咒威神之力,實非泛泛。又,此咒稱為「佛頂咒」,佛頂即是最上、最尊、最勝之法;而「陀羅尼」即總持義,誤解持者,總一切法,持無量義,即一切法義盡在其中。故知持大佛頂咒,即是總持一切法義,以是之故,威神無量。
一切諸魔,所不能動:以此咒常有無量金剛藏王菩薩種族,並其眷屬,晝夜隨侍的緣故。
十方如來,究竟修進:此為十方一切如來所示究竟修進菩提之法門。
最後垂範:「垂範」,垂示規範。「最後」者,蓋一切法盡粹於斯,無過於此者,故名「最後」。
義貫:
「此是過去先佛世尊」,自於「奢摩他」(定)「中」,「毗婆舍那」慧觀,因此智「覺明」了、「分」明辨「析」「微細」難覺的「魔事」現象。
若能信解奉我之所說,則當「魔境現前」之時,「汝」便「能諳識」辨別,故能令你於諸境界生勝解之「心垢洗除」,「不落」於凡外邪小之「邪見」,因此一切魔事皆無奈你何,由是,內之「陰魔」「銷滅」,則外之「天魔」便亦「摧」破粉「碎」,至於天魔以下之「大力鬼神」即皆喪魂「褫魄」「逃逝」,至於「魑、魅、魍、魎」等諸小鬼神便潛蹤匿跡,「無復出生」。如是「直至」無上「菩提」,一切功德皆得具足成就,「無諸少乏」,乃至願智「下劣」之二乘人亦能回小向大,上上「增進,於」無上「大涅盤」,「心不迷」「悶」(窒),速得開通。
「若諸末世愚」痴暗「鈍眾生,未」「識」「禪那」中種種差別境相,「不知」佛所「說」的辨魔之「法」,而卻「樂修三昧,汝」「恐」怕彼等未能辨識魔境,誤入魔網,以致「同」「邪」妄之人,你當「一心勸」彼,「令持我佛頂陀羅尼咒;若未能誦」咒,便可「寫於禪堂」中,「或帶」「身上」,「一切諸魔,所不能動」。
「汝當恭」「欽」「十方」一切「如來」所示之此「究竟修進」法門;此乃諸佛對於修菩提道「最後」「垂」示規「范」。

2二:全經

第二節 結勸傳示未來
汝應將此妄想根元,心得開通,傳示將來末法之中諸修行者。令識虛妄。深厭自生,知有涅盤,不戀三界。
阿難。若復有人,遍滿十方所有虛空,盈滿七寶。持以奉上微塵諸佛,承事供養,心無虛度。於意云何。是人以此施佛因緣,得福多不。
阿難答言:虛空無盡,珍寶無邊。昔有眾生施佛七錢,捨身猶獲轉輪王位。況復現前虛空既窮,佛土充遍,皆施珍寶。窮劫思議,尚不能及。是福云何更有邊際。
佛告阿難。諸佛如來,語無虛妄。若復有人,身具四重十波羅夷,瞬息即經此方他方阿鼻地獄,乃至窮盡十方無間,靡不經歷。能以一念將此法門,於末劫中開示未學。是人罪障,應念銷滅。變其所受地獄苦因,成安樂國。得福超越前之施人,百倍千倍千萬億倍,如是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阿難。若有眾生,能誦此經,能持此咒,如我廣說,窮劫不盡。依我教言,如教行道,直成菩提,無復魔業。
佛說此經已。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及諸他方菩薩二乘,聖仙童子,並初發心大力鬼神,皆大歡喜,作禮而去。
註釋:
令識虛妄「識」,識知。謂令他們皆識得五陰體性乃屬虛妄。
深厭自生「深厭」,深切的厭離心。「自生」,自然生起。
知有涅盤確知本有不生不滅的無上大涅盤。
不戀三界「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若教人勿迷戀三界,出離三界生死苦難的,即是佛菩薩、是善知識;反之,若教人貪戀三界生死的,即是邪魔、是惡知識。因此,行者若依佛所教而奉行之,則連色界、無色界的長劫天壽、天福,乃至二乘的有餘涅盤都不迷惑了,更何況還會去貪戀比雜染多難的欲界人間,而妄計貪著人間有凈土,令人貪戀世間,永受沉淪,墮魔邪網。
昔有眾生施佛七錢:此即無滅尊者,亦即阿那律尊者(見《達磨顯宗論》)諸佛如來,語無虛妄
諸佛如來,語無虛妄:佛語諦實,決定不虛;佛無妄語。然末世眾生信根微薄,許多人雖研究佛經,但常不信。尤其是依其凡夫心量,以有限的五根、五識,用世間學術、半科學性的(Semi-Scientific)「考據」,而妄言:此是偽經、彼是真經;或依凡夫心量,而說如來所說法,如三界六道、地獄、餓鬼,都是因為佛「很聰明」,想出這樣的「比喻」、「象徵」、「表法」,來「哄」我們修行,或令我們因害怕而不敢造惡!如是以凡忖聖,自以為是,其實皆犯了謗佛、謗法、謗經,而不自知!須知佛不妄語;不要說佛不妄語,即使連菩薩、阿羅漢、小乘四雙八輩聖人,甚至好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佛的在家出家已受戒、雖未入聖位的持戒弟子,也不會輕犯妄語戒,更何況是佛?故為佛弟子,第一首要之務為:必須確定「佛不妄語」、「佛語諦實,決定不虛」。又,從理上來看,「妄語」是屬於煩惱之一(在五位百法中,屬於二十隨煩惱中的「誑」心所),此煩惱連小乘聖人都已斷了,更何況是佛?又,佛若自妄語誑人,則佛自犯戒、有煩惱雜染心,不但不能證清凈法身,三業清凈,便連阿羅漢、或小乘聖人都不如,甚至連受五戒的在家居士也比不上,這如何中佛?是故須知,佛定無妄語。
又,有人邪妄、不正知,而說:有時候妄語也是一種「方便」。或說:那是「方便妄語」。其實那是錯解了「方便」一詞;須知「方便」即是好方法,梵語為「漚和俱舍羅」,或簡稱「漚和」,那是大菩薩入地以上,乃至八地菩薩才有的「度生智慧」,故「漚和俱舍羅」又譯為「方便勝智」,即依於大悲本懷,能以無量好方法、妙法門,引攝眾生入菩提道,教授眾生修行菩提,乃至成正覺,這才叫佛所說的「正方便」;反之即是「邪方便」。所以,須知「方便」並非「隨便」,亦非妄語的同義詞,更非破戒、犯戒的合理化藉口。又,佛經上更無「方便妄語」一詞,那是霜世愚人杜撰出來的,作為毀犯的擋箭牌,如是掩耳盜鈴便以為無犯。又,末世眾生,道心淺薄,一遇欲境現前,輒說:「方便方便么!」於是便堂而皇之地毀犯戒律,乃至對於一切毀犯,都稱為「方便」,如是,從造殺盜淫妄,以至於占卜、看相、貪求世間名利、權位、威勢、琴棋書畫、詞章考據,貪愛不舍,自作教他,皆雲是「度生方便」(其實應是「墮落方便」);如是實為壞法誤人之事,正法修行者應知所避忌。
得福超越前之施人,百倍千倍千萬億倍,如是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以其所施為無上法寶,十方如來成佛之真體,能化魔界為佛界,故所得這福德無量。亦即法施這福遠遠超勝財施,無可計量。
能誦此經,能持此咒:此即如來最後再明白地開示:本經之法門系顯密並修。「誦經」,為誦持本經,故須含「信解」在內,此為顯修。「持咒」,此為密修。如此,顯密並修,得福無量。所言福者,在此則含世間福及出世間福也。對修行人而言,「世間福」就是:得暇滿之身、六根具足、聰慧體健、四事無缺、眷屬各合,能堪修行。「出世間福」即是:得遇大善知識及善友,得聞正法、得信解無上正法,依法起修,克服障難,圓成種種斷證,乃至究竟證悟無上甚深義諦;此即修行者出世之大福德也。
義貫:
「汝應將此」五陰「妄想」「根」「元」由,一一深究,俾「心得開」「通」達,了其同一虛妄,更無端緒可得;自修自悟之後,進而「傳示將來末法之中諸修行者,令」彼皆「識」知五陰體性「虛妄」,「深」「厭」離之志「自」「生」起,確「知」「有」不生不滅之無上大「涅盤,不」更眷「戀三界」有漏因果境界。
「阿難,若復有人」「遍滿十方」世界之「所有虛空」廣袤之體中,將之「盈滿七寶,持以奉上」供養如「微塵」數之「諸佛」世尊,「承事供養,心無虛度」者,「於」「意云何?是人以此施佛」「因緣」,其所「得」「福」「多不」?
「阿難答言:虛空」之量已經「無盡」,則遍滿其中之「珍寶」應亦如是無量「無邊」;我曾聞「昔有」「眾生」(無滅尊者),僅「施佛七錢」,至其「舍」當世報「身」之後,至後世中「猶獲轉輪王位」之報;「況復現前」有人,欲令「虛空既」「窮」盡,「佛土充遍,皆施珍寶」,則其珍寶之量,乃「窮劫思議,尚不能及」,「是福」「云何更有邊際」?
「佛告阿難:諸佛如來,語無虛妄。若復有人」「身具」「四重」禁(殺盜淫妄)、大乘菩薩之「十波羅夷」重罪(十棄罪),彼人於壽終之後,墮於此方地獄中受一大劫報盡,「瞬息」之間、無有停息,「即經」「此方」而轉於「他方」世界之「阿鼻地獄」,又具足受一大劫之罪報,「乃至」展轉「窮盡十方」世界之「無間」地獄,「靡不」(無不)「經歷」。然而如是之人,若「能」「以一念」頃(極短的時間內),「將此法門,於末劫中開示未學」,「是人」所造的一切「罪障,應」其弘揚經法之「念」「銷滅」無遺,並且更轉「變其所」「受」「地獄苦因,成安樂國」之因,來世生於佛前,從佛修行菩提。是故其所「得」「福」「超越前之施」寶之「人,百倍千倍千萬億倍,如是乃至算數」「譬喻」「所不能及」。
「阿難,若有眾生,能誦」「此經」,「能持此咒」,顯密齊修,則其所得之世出世福「如我廣說」者,即使經於「窮劫」「不」「盡」。如此,汝當「依我教」敕之「言」傳示末法,「如教」「行」此自他兩利之「道」,顯密齊修,即得一往「直成」無上「菩提」,於其中間「無復魔業」嬈擾等諸留難委曲相。
「佛說此經已」,眾會之中,所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八部眾,「及諸他方」世界來之「菩薩、二乘」、內修「聖」道外現「仙」身之「童子」(金剛童子),「並初發心大力鬼神,皆大歡喜,作禮而去」。
大佛頂首楞嚴經義貫終
——佛歷二五四五年(二○○一年)十月二十九日沙門釋成觀完稿於美國密西根州·遍照寺
二○○六年三月一日於台北·大毗盧寺校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