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榆蔭堂是《紅樓夢》大觀園內的一處建築。
  
  《紅樓夢》第六十三回 壽怡紅群芳開夜宴 死金丹獨艷理親喪:
  
  因飯後平兒還席,說紅香圃太熱,便在榆蔭堂中擺了幾席新酒佳肴。可喜尤氏又帶了佩鳳偕鴛二妾過來游頑。這二妾亦是青年姣憨女子,不常過來的,今既入了這園,再遇見湘雲,香菱,芳蕊一乾女子,所謂『方以類聚,物以群分』二語不錯,只見他們說笑不了,也不管尤氏在那裡,只憑丫鬟們去伏侍,且同眾人一一的游頑。一時到了怡紅院,忽聽寶玉叫「耶律雄奴」,把佩鳳,偕鴛,香菱三個人笑在一處,問是什麼話,大家也學著叫這名字,又叫錯了音韻,或忘了字眼,甚至於叫出「野驢子」來,引的合園中人凡聽見無不笑倒。寶玉又見人人取笑,恐作賤了他,忙又說:「海西福朗思牙,聞有金星玻璃寶石,他本國番語以金星玻璃名為 『溫都里納』。如今將你比作他,就改名喚叫『溫都里納』可好?」芳官聽了更喜,說:「就是這樣罷。」因此又喚了這名。眾人嫌拗口,仍翻漢名,就喚「玻璃」。
  
  閑言少述,且說當下眾人都在榆蔭堂中以酒為名,大家頑笑,命女先兒擊鼓。平兒采了一枝芍藥,大家約二十來人傳花為令,熱鬧了一回。因人回說: 「甄家有兩個女人送東西來了。」探春和李紈尤氏三人出去議事廳相見,這裡眾人且出來散一散。佩鳳偕鴛兩個去打鞦韆頑耍,寶玉便說:「你兩個上去,讓我送。」慌的佩鳳說:「罷了,別替我們鬧亂子,倒是叫『野驢子』來送送使得。」寶玉忙笑說:「好姐姐們別頑了,沒的叫人跟著你們學著罵他。」偕鴛又說:「笑軟了,怎麼打呢。掉下來栽出你的黃子來。」佩鳳便趕著他打。
  
  書中寫了榆蔭堂,這「榆蔭堂」有什麼含義?
  
  榆蔭堂表面意思是處於大榆樹樹蔭下,實際暗指餘蔭,比喻前輩惠及子孫的恩澤。
  
  近來有學者認為榆即寓,蔭與隱是近同音字,所以榆蔭堂即寓隱堂。作者寫了「榆蔭堂」,實際上是對榆字進行解釋。(筆者認為這種解釋牽強。)
  
  在大觀園內個體建築中榆蔭堂與嘉蔭堂兩座建築的規模都是較大的。尤其嘉蔭堂室內寬敞,賈母做壽曾把它當作招待貴賓處,過中秋節時,秉燭焚香,和家人在一起拜月,也在那裡舉行。從嘉蔭堂逶迤不過百餘步到了土山峰脊上,便是一座敞廳凸碧堂,前有平台,再從這裡「下山坡到山四池邊就是凹晶館」。可知這三個建築相距不遠,同在一區內。黛玉和湘雲在凹晶館聯詩時,突然發現妙玉來了,因問他如何來到這裡,她回答說: 「我聽到你們大家賞月,又吹得好笛… … 我也出來… … 順腳走到這裡」。妙玉住在櫳翠庵,能在其住處聽到她們賞月,想必她的住處櫳翠庵距嘉蔭堂不會太遠,而櫳翠庵是在園的東邊,因此嘉蔭堂不能不同它一樣也灰園的東邊。又黛玉和湘雲正在聯詩,看見池中黑影,湘雲拾了一塊小石片向他中打去,「只聽那黑影嘎的一聲,卻飛起一個白鶴來,直往藕香榭去了」。白鶴受石士驚起而飛,自然是向投石相反的方向藕香榭飛去的,藕香榭在園的西面,與它相反的問晶館不能不是園的東面,由此可知嘉蔭堂這一組三個建築都在園的東邊,是無可置疑的了。
  
  大觀園的東邊有這樣一個寬大堂皇的廳堂接待貴賓,西邊也有同樣的廳堂建築。第六十二回上說大觀園住的姊妹們給寶玉平兒等人做壽,在芍藥欄中紅香圃小廳內開席,薛姨媽一人不吃酒,要讓當席來到廳上去.於是大家把她送到議事廳,然後「將各色吃食揀了,命人送給薛姨媽去」。這議事廳當然不是探春、李紈二人共同處理家事遠在園門口南邊的議事廳,是距紅香圃不遠就有個議事廳,因此她們在紅香圃開席,把吃的東西送到議事廳去才是方便可行的。紅香圃這一席使大觀園的姊妹們感覺很盡興,邊吃邊玩,有的觀花看魚,有的圍坐下棋,還有湘雲吃醉了,一人卧在芍藥花從中睡覺,真是每人盡興愉快。所以次日平兒還席,還想在那裡,因嫌紅香圃太熱,便改在榆蔭堂。很有可能改屋而沒有易地,榆蔭堂與紅香圃同在這一地區,仍然可以象昨天一樣邊吃邊玩,各盡其興。前一天薛姨媽去的那個議事廳,可能就是榆蔭堂。再從這一欣賞娛樂風景區的建築布置來看,這裡有牡丹亭,紅香圃,茶蘼架,木香棚等建築,獨缺少一個中心建築,如果榆蔭堂在這裡,作為這一風景區的中心建築,能供較多人的聚會作樂是需要的。因此設想榆蔭堂在大觀園的西面欣賞娛樂風景區內與大觀園東面欣賞娛樂風景區內的嘉蔭堂相應遙對,是很有可能的。
  
  《補紅樓夢》第三十四回 榆蔭堂前大放煙火 大觀樓上看鬧花燈
  
  (《補紅樓夢》,四十八回,自署「嫏嬛山樵」,名里不詳。書當成於清嘉慶十九年甲戌(1814)。扉頁題:「此書直接《石頭記》、《紅樓夢》原本,並不外生枝節,亦無還魂轉世之謬,與前書大旨首尾關合。茲有先刻四十八回,請為嘗鼎一臠。尚有增補三十二回,不日嗣出,讀者鑒之。 」)
  
  宋朝麻希孟的堂號「榆蔭堂」,還有「金紫堂」。麻希孟,年90歲。當時宋太宗召見天下年老的人,所以麻希孟就到了金殿之上。他向皇帝提出了許多建議,多被採納。後來太宗賜給他金(當官的印)紫(印上的帶子),任他作工部侍郎,他辭退不作。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