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榎木津禮二郎

標籤: 暫無標籤

榎木津禮二郎是京極堂系列的人物,出身上流社會,相貌出眾,成績優異,各個方面都十分優秀,具有看到他人的記憶的特殊能力。職業是偵探。

1 榎木津禮二郎 -簡介

榎木津禮二郎榎木津禮二郎

榎木津禮二郎是主人公關口巽舊制高中時代高一年級的學長,與中禪寺秋彥是好朋友;由於京極堂的關係檟木津與關口關係也親密起來。是木場警官的舊交,戰爭時的戰友。 

端正的臉龐,驚人的大眼,褐色的瞳孔。皙白的皮膚難以相信是東方人所有。陽光照耀下,頭髮還會顯出比褐色更淡的茶色來。 

動畫中賴子也暗暗讚歎「好漂亮的眼睛」。   

可見這美貌是不管大叔還是LOLI,通吃的。(關口躲角落裡畫圓圈:我算大叔么....)   

曾把檟木津一本正經、嘴唇抿成一字的樣子比作希臘雕像,與凉子對話時比作蠟像。

2 榎木津禮二郎 -經歷

檟木津家原是昔日的華族。其父檟木津子爵性格古怪,極具商業頭腦。曾在昭和初年前往爪哇研究博物學。,在那裡隨手經營物資進口業,靠著其商業頭暈腦和先見之明賺了大筆財富;使得檟木津家族在華族士族均已沒落的世道成為難以撼動的大財閥。哥哥檟木津總一郎則以獲得的財產開起專以駐地美軍為客源的爵士俱樂部與休閑旅館,都獲得極大成功,看來是繼承了父親的商業才能。而檟木津禮二郎似乎只繼承了父親的古怪性格,在賺錢方面卻完全沒有頭腦。   

學生時代如帝王般君臨校內,是眾人傾慕的對象,無論軟派硬派,無人能與之匹敵。精通學問、舞蹈、藝術,「就連打架泡妞也樣樣在行」,做事永遠高於他人。加上他家世好又眉清目秀,男同學們的羨慕,隔壁女校學生們的熱情憧憬,甚至連雅好男色的高年級學長的眼神都集中在他一人身上。   

從軍時不斷升遷,複員后曾在雜誌廣告商從事插圖的工作,後來在兄長的爵士俱樂部靠彈吉他討生活,后因自己嗑藥的流言放棄了此工作。檟木津子爵早早將財產分給孩子們,檟木津禮二郎便靠這筆錢蓋了一幢出租大樓。三樓以下的樓層出租,一樓租給西服店,地下室則開了家酒吧。二樓租給雜貨盤商開公司,另外有間律師還是會計師經營的事務所。在三樓設立了玫瑰十字偵探社(林哲逸譯本的小說譯為玫瑰十字偵探社,而動畫里大都譯為薔薇十字偵探社),是檟木津的事務所兼住家,平時極少有客人來訪,但檟木津只需向樓下的商家收取房租,就能悠然度日。   

與關口巽、京極堂、木場修等人交往密切。最初注意到檟木津能夠看到他人記憶的這種特異體質的便是京極堂(中禪寺秋彥)。因為京極堂的關係檟木津與主人公關口巽也成了朋友。與木場警官則是幼年時的玩伴。

3 榎木津禮二郎 -能力

從小視力力較弱,但能夠看到他人的記憶。後來戰爭中被照明彈擊中,幾乎完全失去視力。生活中似乎很正常,但左眼近乎全盲。雖失去了正常視力,卻換來能更清楚看到他人記憶的能力。在兄長的爵士俱樂部靠彈吉他討生活時便常常有人來請他尋找失物,而且命中率很高。但他本人對此並不在意擁有這種特殊能力,選擇了偵探作為職業:因為「對檟木津而言,偵探是少數能活用自己可笑體質的職業之一」,他在偶然洞悉他人秘密,而「所謂偵探是刺探秘密的人」,他不希望被他人誤解。

知覺幾乎都是由眼、耳、鼻等感受器官的物理變化所帶來。但是檟木津的視力極端衰弱。他自小視力就不好,在戰爭當中角膜又受了損傷。換句話說,檟木津透過眼睛帶來的信號十分微弱。在視覺的認識上,其他的訊號優於眼睛--因此檟木津看得見--是這樣的道理。 

4 榎木津禮二郎 -性格

樂觀愉快,喜歡在崇拜他的女生的簇擁下傻笑。渾然天成天真爛漫的性格十分吸引人,與小孩相似。在舊制高中硬派作風受重視的時期不把學長學弟的上下關係放在眼裡,待人平易近人,是一個在任何層面下不受既有框架約束的人。「無論如何,他是個怪人。」他天真爛漫的性格與他出身於上流家庭不無關係,受其父影響很大。與父親相同,不需要任何頭銜。學習能力、理解力、行動力很強。很多時候看似對一切都漫不經心,有些玩世不恭,其實擁有很強的正義感,嫉惡如仇(在對內藤的態度中可見一斑)。   

生活上不拘小節,喜歡賴床,房間裡衣服堆成小山,起床后花很長時間找像樣的衣服穿,衣著經常很奇怪,被關口認為「衣著品味從來沒有對過」。十分誇張的飆車。喜歡貓(推測),動畫片《魍魎之匣》中經常看到他逗貓玩的樣子。

5 榎木津禮二郎 -生活

討厭乾燥的糕點和灶馬,似乎也不喜歡古典音樂。   

原文:「晚飯之後,他挺身而出說要驅逐老鼠,意氣風發地爬上天花板裡面,結果那裡有灶馬的屍體。鳥口可能不知道,檟木津最討厭乾燥的糕點和灶馬了。結果他當場覺得不舒服,昏倒了。偵探什麼的也不必幹了。」(《鐵鼠の檻》京極堂語)   

後來從明慧寺的山洞裡出來之後,宣稱「比起餅乾,我更痛恨洞穴和灶馬!」   

灶馬:學名atachycines apicalis apicalis,蟋蟀的一種。外形雖似蟋蟀,但沒有翅膀,以後退跳躍移動。喜陰濕,夜間多聚於灶旁,加上外形修長似馬,故稱灶馬,亦稱「灰駱駝」。(摘自上海人民出版社《鐵鼠の檻》)   

衣著品味極其奇怪,首次在《姑獲鳥之夏》中亮相「除了肩上披著一件紅色長袍與內褲外不著一物」,去久遠寺家調查時身著美軍飛行員的服裝,後來隨京極堂去作證時活像大正時代的貴族。在《魍魎之匣》中接待增岡時則穿得看起來像個酒保。   

喜歡捉弄人。見到關口巽時說的第一句話便是」你真像只猴子。」總是有意無意地記錯他人的名字。把關口叫作「小關」,關口則稱之為「榎兄」。曾因為關口喜歡梅雨季節而給他起了 「隱花植物」的外號。《魍魎之匣》中還將小關稱作「御龜神」的本尊。   

玫瑰十字偵探社的名稱為京極堂命名,當時京極堂剛好在讀歐洲魔術的翻譯書中看到「玫瑰十字會」便拿來命名,而檟木津對此似乎很滿意。   

駕駛技術「不知該算高明還是差勁」。若是只論技術方面檟木津確實更勝於常人,可是開起車來依舊粗魯。一旦開起懸吊系統幾乎失去作用的冒牌達特桑跑車,坐在前座的關口巽便感覺「就像犯人受到拷問,屁股被打好幾大板一般痛苦,」對於他視力如此之差卻取得了駕駛資格更是感到不可思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