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樁巴龍傳說 -中國第五大民間傳說--樁巴龍傳說




  在湘鄂兩省交界的沱水流域,尤其是沱水上游湖南石門縣的穿山太平、子良一帶,流傳著一個孽龍的傳說。孽龍又被稱作「樁巴龍」,沱水流域的許多地方,如穿山、子良、升子坪等的地名來歷就與這一傳說有關。緊靠湖南屋脊壺瓶山的穿山原為穿山河鄉,現已併入太平鎮。這裡山高水清,人傑地靈。相傳這裡就是孽龍的故鄉。據說,很久以前,現在的自生橋附近,有一個不很大的湖,就叫自生湖。距湖邊不遠的山坡上住著一個姓陳的寡婦和她的兒子,寡婦的兒子就是後來的孽龍,我們就叫他孽龍吧。孽龍的父親在孽龍出生不久就因病死去了,孽龍母子相依為命,過著貧困簡樸卻也寧靜的生活。

從八歲起,孽龍就每天給財主放牛。因為是寡婦的兒子,孽龍經常受到財主兒子的欺負,還多次同財主兒子吵架打架,每次都是孽龍的母親為了息事寧人,上門賠罪才了事。回到家,孽龍少不了得一頓暴打,而財主的兒子卻得寸進尺,變本加厲,孽龍總是能忍則忍,受了不少委屈。在孽龍幼小的心靈里,埋下了仇恨的種子,他發誓長大后一定要向財主報仇。

孽龍十二歲那年,由舅舅陳某資助,進了穿山河一個窮秀才開辦的私塾念書。孽龍的舅舅在外地當差,也不是很有錢的人,只不過不愁衣食罷了。由於孽龍天資聰穎,讀書成績很好,要背誦的什麼《三字經》、《百家姓》等總是他最先背完。背完書,沒有事做,孽龍有時就會跑出院子捉蟋蟀或者摘臘梅花,偶而也搞一次惡作劇,所以也常挨先生的戒尺。但回到家,孽龍總是很聽話很懂事,不是幫母親背柴就是扯豬草。

一個炎熱的下午,孽龍和同伴放學回家,正走在河邊的小路上,忽然吹來一陣風,飄來幾團烏雲,幾聲悶雷,就下起了一陣雨。幸虧附近有一個不小的岩洞,孽龍他們經常在那裡玩的,趕緊跑過去才沒有淋濕。不一會兒,雨停了。走出岩洞不遠,孽龍發現路邊草叢中有一點微微的紅光,走過去一看,是一顆圓圓的珠子,晶瑩透亮,放著紅光。孽龍高興得不得了,連忙撿起來叫同伴們看。財主的兒子看見了,就要,孽龍不給,他就搶,眼看珠子快要被搶走,孽龍連忙放入口中,財主兒子還要從他嘴中摳。在搶奪中,孽龍一不小心,珠子被吞進肚子里去,財主的兒子這才作罷。

回到家,孽龍感到特別口渴,便喝了一杯茶,哪知一杯茶喝下去,口更渴了,又舀了一瓢水喝了,還是渴,把缸里的半缸水喝完了,仍然渴。這裡,恰好他母親挑了一擔水回來,他一口一桶又喝了,他母親又去挑,挑一擔他喝一擔。他母親挑了七七四十九擔,孽龍就喝了七七四十九擔。他母親實在累了,就說:「兒啊,你今天得了什麼病?怎麼這麼喝得水,我實在挑累了,你自己到河裡去喝吧!」
孽龍一到河邊,天空立刻變得陰雲密布,電閃雷鳴,隨即下起傾盆大雨來,小河裡的水就看著不停地上漲。等到他母親來到河邊,只見河水已經有了一人多深,河裡還有一條頭上長角、身上長鱗、張牙舞爪,樣子兇惡可怕的怪物,只是怪物望著自己,模樣與自己的兒子一樣,她才明白為什麼兒子那麼喝得水,原來是變成了蛟龍。看到兒子成了這個模樣,她沒有感到害怕,那畢竟是自己孝順的兒子啊。她心裡只是焦急,兒子成了蛟龍就會游入大湖大海,母子就要分離了,那怎麼行呢?兒子可是她的命根啊!她就焦急地在岸上呼喊:「兒啊,你不能走啊,你走了我怎麼得了?」孽龍看到母親那麼焦急,那麼悲痛欲絕,他一點辦法也沒有,它張開嘴想說話,卻發出他自己也感到奇怪的聲音,他母親也不可能懂,他只好搖搖頭,表示自己也身不由己,無可奈何了。突然,他母親想走說書人說過的話,要使妖怪現出原形,就要狠狠地打它的頭。自己的兒子成了蛟龍,大概和妖怪也差不多吧!於是,她就找來一根棒朝著孽龍的頭狠命打去。孽龍沒有想到母親打他,遲疑了一下,躲閃不及,打中尾部,把一條長尾巴打斷了一大半。就因為這個原因,孽龍又被稱為「樁巴龍」。

孽龍被打斷了尾巴,疼痛難忍,他也不明白母親為什麼要打他,朝母親一看,又準備打來,於是連忙向小河下遊方向奔逃。來到自生湖,眼看無處可逃了,在慌亂中,他一頭撞在下方的一座小山上,那座小山竟被撞穿了,湖水帶著他向下方沱水衝去。從此,自生湖就不復存在了,它和沱水連為一體。被他撞穿的地方,就成了一座橋的樣子,後來就被稱作「自生橋」,穿山一帶也因此被叫作「穿山」。

孽龍的母親還是窮追不捨,孽龍就沿著沱水河拚命地跑。來到一處地勢平坦、河面寬淺的地方,龍爪就觸到河底,身子也就撐了起來,這時,它不是在游,而是在爬。他母親趕了上來,撿起路邊一戶人家門外一個量米的升子就向孽龍打去,這個升子是一位婦女看到孽龍后被驚嚇而丟掉了的,升子打在孽龍的背上,還打掉了幾塊龍鱗。這個地方後來被叫做身撐坪,現在叫做升子坪。
孽龍來到太平集鎮附近一個轉彎的地方,又回頭看了一下,看他母親是否還在追趕,結果沒有看到母親,他想母親已經被自己落下了,這一帶後來被稱作「失娘坪」,現在寫作「石良坪」。人們還在河邊高處建起了一座寺廟,叫回龍寺。解放后,回龍寺被拆毀,現在,在當年回龍寺所在的地方建起了石門七中科教樓。

孽龍的母親不顧勞累,一口氣追了四十多華里,在苦竹坪靠近東流溪的地方,又才追上孽龍,她就拿起木棒使出全部力氣朝孽龍扔去,木棒沒有打中孽龍,而是砸在一塊青石上,一下子斷成了八節,後來這裡就被叫做「八節灣」。

孽龍的母親實在走不動了,兒子又消失得無影無蹤,可是這位頑強的母親仍然沒有放棄,她怎麼也無法接受失去兒子的事實,她想,就是爬也要爬著前進。這時天也黑了。她走走停停,行進在坎坷不平的路上,也不知摔了多少跟頭,已是遍體鱗傷。但她一邊呻吟著,一邊前進。來到良子墟場附近,她終於一頭倒下,再也沒有起來。這一帶後來被叫作「死娘坪」,現在寫作「子良坪」,也稱「子良」。她呻吟過的地方,就被叫做「呤娘溪」,現在叫作「櫻桃溪」。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