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橋本宇太郎(Hashimoto Utarou;1907.2.27 ~ 1994.7.24),日本著名圍棋棋手。在1943年獲得本因坊稱號后,依照日本傳統改名為「本因坊昭宇」。 1921年入段,1954年九段。曾獲本因坊3次、王座3次、十段2次、專業十傑戰優勝1次,經歷過「核爆下的對局」。

1簡歷

橋本宇太郎
瀨越憲作弟子。21年入段、22年二段、24年三段、25年四段、33年五段、36年六段、42年七段、46年八段、54年九段。1950脫離日本棋院,創立「關西棋院」。

2成績

橋本宇太郎

  橋本宇太郎

曾獲本因坊3次、王座3次、十段2次、專業十傑戰優勝1次,經歷過「核爆下的對局」。

3榮譽

去世前不久仍在棋界一線堅持征戰,被譽為「棋界最長老」。

4人物特點

橋本不同於很多著名棋士出身圍棋世家,啟蒙較晚,學藝之路也較旁人艱辛。少年時體質羸弱,使得精力難以持久,到青年時仍未好轉,對局時欠缺韌性。加之思維敏捷,從不費時長考,計算不夠精確,難免出現紕漏。而且一旦失誤,很難控制煩躁情緒,常常自暴自棄。
第三期本因坊戰決賽:橋本宇太郎VS岩本薰

  第三期本因坊戰決賽:橋本宇太郎VS岩本薰

橋本氏的棋是天才型的,而且很有預見性,判斷力強。有些對局,就連旁觀者都覺得只要再頑強一些尚可一爭,而他卻絕不指望僥倖,只要一發現處於劣勢,就乾脆中盤起立告辭。橋本對直至終局的複雜變化能一目了然、揣度如神,加之他天性乾脆利落、心靈手快,所以他才如此果斷地早早認負。
橋本另一突出特點,就是他「馬拉松人生觀」。他不願領跑,更多緊貼最快者,並時時準備超越。而他也確實一路長跑,得到棋壇仙翁的美譽。
橋本最喜為人題寫「雨洗風磨」四個大字。通過驚人的努力,他練就了健壯的身軀,並以非常的堅韌,創立與日本棋院分庭抗禮的關西棋院。然而他恬淡清雅,乾脆利落的的棋風,始終如一。

5人物故事

本因坊被高川奪回日本棋院后,45歲的橋本與關西棋院的大旗似乎矮了一截,整個棋壇都在懷疑:「橋本能否東山再起?」就在這時,昭和28年(1953年),日本僅次於本因坊的第二大名銜戰——王座戰問世了。
一場激戰之後,橋本擊潰前田七段而獲得了王座頭銜。橋本如此迅速地從跌倒到爬起,使關西的帥旗更加挺拔。日本棋院見本因坊已「完璧歸趙」,於是召開高段者會,決定拒絕關西棋院的棋士參加本因坊戰。幸好每日新聞社半路殺出,將這個決定及時推翻,否則會引起更大的騷亂。由於每日新聞社以巨款贊助本因坊戰,所以日本棋院也不敢對此狂傲無理。
然而,即使出於無奈而認可關西參戰,但仍然附加苛刻的條件,如要求刈谷啟、青柳英雄、松浦吉洋三個新五段在參賽本因坊之前必須先通過「審查棋」這一關,並認為,「讓日本棋院的三位七段與這三位五段下審查棋來決定他們有否資格參賽,這已經是夠讓步的了。」
關西棋院當然不能接受這種帶侮辱性的條件,於是要求改為關西棋院與日本棋院的同段對抗臨時對局。由於每日新聞社從中斡旋,最終使關西的要求得以實現。
刈谷對瀨尾、青柳對中川、松浦對高橋,6位五段冤家狹路相逢。結果,關西棋院的3人均獲勝。但關於這次臨時對抗,報紙與棋刊都裝聾作啞、隻字未提。
昭和28年(1953年),關西棋院的橋本昌二晉陞為六段。當時共同通信社曾倡議舉行東西兩院的的高段者淘汰賽。橋本宇太郎為了讓橋本昌二參賽而報了名,卻因日本棋院不承認橋本昌二為六段而使該計劃流產。
同年第8期本因坊戰,日本棋院還是在這個問題上作文章。除了堅持讓關西棋院參賽必須是在有條件的前提下才能同意之外,還對橋本昌二發難,說關西獨立之初,他的三段證書是日本棋院頒發的,而後來的證書則出自關西棋院,已非「貨真價實」等等。看來日本棋院不只是將六段的橋本昌二視為五段,甚至只想承認為三段,這等於說,在他們眼裡,關西棋院的升段過於容易,容易得除了橋本宇太郎之外,—到東京,每人都要自動減去一至三段!經過一番周折,關於橋本昌二能否參賽本因坊的問題,終於決定從他的棋譜來審察實力確認出場資格。
每當關西的將士受到歧視時,橋本宇太郎內心總是憤憤不平,並且變得愈加焦灼。他想:必須儘快讓關西棋院壯大起來!否則難以與日本棋院分庭抗禮。
昭和29年(1954年),橋本宇太郎晉陞九段,成為繼藤澤庫之助、吳清源之後的第3位九段。向來重實輕名的橋本對自己的晉陞從不過多考慮,他心中的一團火純粹是為了關西棋院的發展而燃燒。儘管本因坊被日本棋院討回,他還有另一個大冕——王座。
昭和30年(1955年)第3期王座戰拉開戰幕。橋本宇太郎精神抖擻地披掛出征,與日本棋壇名宿島村俊廣大戰3番勝負后,終於以2比1再次榮膺王座桂冠。
第2年第4期王座戰中,橋本威風不減,勢如破竹地二連勝,將坂田榮男的瘋狂挑戰擊潰,再度蟬聯王座。到此為止,橋本3次榮膺王座,並且每次的決賽局都以他勝半目而告捷,於是人們不無敬佩地稱橋本為「半目王座」。對此,橋本輕輕地苦笑一聲:「只是運氣好而已。」但細心人不難發現,那苦笑的背後,掩藏著多少為東山再起而枕戈待旦的悲壯。
當年,吳清源與藤澤庫之助的「擂爭十番棋」,由於藤澤與讀賣新聞社的一場舌戰而擱淺。後來二者停戰和解,終於實現了舉世矚目的吳——藤澤的十番決戰。結果,面對而立之年就第一個晉陞為九段且紅得發紫的藤澤,吳清源仙風道骨,臨威不亂,終於以7勝2敗1和將藤澤從分先貶至「先相先」的窘地。嗣後,藤澤不服,提出再來一次「擂爭十番棋」。於是,又一場天昏地暗的復仇式大格鬥開始了,而這次藤澤的命運落得更慘,吳清源以5勝1敗優勢,將其打入「定先」的冷宮。從此,在吳的面前,藤澤只得俯首貼耳的永遠執黑,併當即「引咎」辭去了日本棋院的棋籍。橋本曾向初登九段的藤澤投去挑戰書,但被日本棋院狂傲地撕碎棄之。如今繼橋本的師弟吳清源之後,橋本又被選作藤澤的對手。原來,日本報界中獨具慧眼的讀賣新聞社與有關方面達成協議,獲得了舉辦古風濃郁的「擂爭十番棋」的專利權。吳清源作為讀賣新聞社的專屬棋士,經過與藤澤庫之助九段的兩次擂爭之後,已被公認為「天下第一人」。為了實現該報的後續計劃,又提出了橋本——藤澤的擂爭方案。然而,滄海桑田,物是人非。橋本已不是當年被人隨便撕碎戰書的叛將,而藤澤卻是日本棋院「失籍流浪」的落鳳。對讀賣新聞社的計劃怎能草率應允?
讀賣新聞社圍棋專欄隱名作家山田覆面子以其三寸不爛之舌著文道:
此次讀賣新聞社是鑒於藤澤脫離日本棋院但尚處能征善戰之態而計劃讓他與橋本擂爭十番棋,而從關西棋院的角度來看該計劃確有隻顧報家私利之嫌,因而在上述背景中此項計劃難以揚帆起錨。與日本棋院抗衡的橋本無論怎樣同情藤澤,也只能另當別論。關鍵的問題對關西棋院來說,藤澤只能作為日本棋院的最強代表而與之對局,若像今日這樣為棋壇浪人,與之交戰只能加深積怨。因此,即使橋本有意一搏,但仍可斷言,關西棋院無人會為促成此戰而搖旗吶喊。這樣一來,只有看關西棋院一位大人物的意見如何了——木村理事長!
山田覆面子幾次大阪之行后,終於與關西棋院談判成功。橋本在即將與藤澤擂爭十番棋之際,已感覺到藤澤為挽回慘敗於吳清源之恥而產生的強烈復仇慾望。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歷史黑影向他襲來「自古以來是年輕者向年長者挑戰,沒見過我這樣向晚輩挑戰的先例。就那樣,當年藤澤還置我的挑戰於不理,真是太遺憾了」。幾分憤然,幾分悲楚,橋本從紛亂的思緒中掙脫出來,心中大吼一聲:舊怨新仇,一筆勾銷。豈能容你拿我撒氣!

6棋戰經歷

橋本宇太郎與藤澤庫之助的擂爭十番棋從昭和29年(1954年)開始。弈至第6局時,橋本以5勝1敗的優勢將藤澤的交手棋份由分先貶至「先相先」,其後4局又是2敗2勝,弈至翌年鳴金凱旋。就在橋本了卻宿怨的同年,他在前文所述的王座戰中以二連勝擊潰了坂田的挑戰。
從昭和32年(1957年)開始,讀賣新聞社舉辦了3期「日本最強決定戰」。該賽從第4年改為「舊名人戰」。第1期的前幾名的順序是吳清源、木谷實、坂田榮男、橋本宇太郎、高川秀格、藤澤(庫)。第2期的前幾名的順序是坂田榮男、吳清源、木谷實、岩田達明、橋本宇太郎、高川秀格。第3期的前幾名是吳清源、坂田榮男、橋本宇太郎、岩田達明、橋本昌二、木谷實。
第1期最強戰時藤澤庫之助未能入榜。第2期橋本比高川處境稍好一點。第3期「大豪」木谷不幸陷落,從此一代風流開始凋零。綜觀3期最強戰的總成績,吳清源與坂田為第1位,其次是木谷與橋本。新秀坂田的上升十分引人注目。
在最強戰中,橋本的戰績還算馬馬虎虎,綜觀其他戰績,只能說那3年間疲軟不振。昭和33年(1958年)的勝率是35%,翌年惡化至30%,是橋本生涯中勝率的最低谷。昭和35年(1960年)這5、6月間,橋本在棋戰無甚捷報的低谷期里有幸訪問了中國。
第一次圍棋使節團以瀨越憲作為團長,團員有橋本宇太郎、坂田、瀨川、鈴木五良等人。昭和36年(1961年)的7月至8月,橋本又隨瀨越師傅去歐洲旅行,出席了全歐洲圍棋選手權戰,並考察了歐洲棋壇情況。
在歐洲選手權大會上,許多高手請橋本賜教。當他們擺好4子后,橋本略一揚臉,隨手從棋盒中拾起一黑子直投天元。「授5子!」於是所有的人都乖乖地擺上5子。對於明治年間出生的橋本來講,不管對方實力如何,在交手棋份上必須講究分寸與資格。即使是歐洲選手權賽的冠軍也要讓5子,讓你們4子真是豈有此理。回到日本后當人們問他:「那些男士們你都打敗了嗎?」
「那當然。輸誰也不能輸給他們。不過,歐洲圍棋水平確實差得很多,怎麼下都能贏。回到日本我可就不行了,諸位個個都很厲害。」橋本顯得滿不在乎地說道。
不久舉行了早期的名人戰,橋本的表現與上述訪歐感想完全相同。
在吳清源、坂田、高川、木谷、藤澤(庫)、杉內、宮下、島村、橋本昌二、半田、藤澤秀行、岩田及橋本宇太郎共13名高手之中,橋本及高川的戰績屈居榜尾,而且令人驚詫不已的是,橋本對吳清源竟用三連星布局、對坂田則執白使用模擬戰術。毋須贊言,這種「邯鄲學步」式的濫用,不但求不到僥倖之勝,反而使橋本一蹶不振。然而,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橋本翻身落馬之後,依然又一次自發地猛醒起來。只見他揩乾塵土,再度躍馬揚鞭,馳騁棋壇,終於在新創立的「十段戰」中一舉奪魁。
對橋本宇太郎來說,加冕十段的喜悅並不算大,最大的欣慰則是聽到人們對關西棋院已茁壯成長起來的讚揚。尤其是第1期十段戰,日本棋院空有一群「虎狼之將」,而最後爭奪十段桂冠的橋本、半田道玄兩位棋士卻都是關西棋院的。另外,關西棋院橋本昌二在橋本宇太郎獨享3期王座之後不久,於昭和34年(1959 年)也獲得了王座,緊接著半田道玄也於翌年攬下王座。這樣,從十段戰與王座戰這兩大名銜戰的總成績上來看,關西棋院取得了壓倒的優勢。此時,橋本已有55歲。人們對他三霸本因坊、三奪王座,又攬去十段桂冠的輝煌戰績讚嘆不已,同時不由地開始琢磨棋士的年齡,似乎半百之後,棋力的衰退與奪魁機會的減少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

7「核爆之局」

第三期本因坊戰決賽:橋本宇太郎VS岩本薰
日本棋界的七大頭銜戰中,本因坊戰是唯一帶有戰爭印記的棋戰,第3期本因坊戰弈出著名的「核爆之局」。
1941年,日本悍然挑起太平洋戰爭,東亞陷入戰爭的火海。由橋本宇太郎七段挑戰本因坊利仙的第2期本因坊戰在戰爭初期展開。第2局僅弈90手利仙就因嚴重的神經衰弱症在對局中暈倒在棋盤前,其後對局全部棄權,橋本以近乎不戰勝登上第2期本因坊冠軍,易名本因坊昭宇。當時,本因坊利仙倒下后如何終局一度引起爭議,其門下年輕的弟子梶原武雄四段執意要頂替師父出戰,遭橋本拒絕,一時為棋界矚目。
兩年後的第3期本因坊戰舉行時,日本已在戰爭中全線潰退。當時各大新聞都在壓縮圍棋版面,甚至連岩本薰七段奪取挑戰權鮮為棋迷所知。1945年7月,本因坊挑戰六番勝負揭幕,瀨越憲作是橋本的恩師,竭力主張比賽在自己的家鄉廣島市舉行,由於當時廣島已是盟軍空襲的目標,警方堅決反對在廣島對局,但瀨越和兩位對局者不顧警方的告誡,毅然投身於第3期本因坊戰的比賽。
橋本宇太郎的自傳《圍棋專業五十年》中有詳細記載:對局前兩日平安無事,第3天空襲警報解除后,雙方立即著手對局。不久空中掠過一架美軍飛機,隨即飄落一個降落傘,霎那間一片閃光直射大地,對局室白得煞人,接著烏雲翻卷,狂風夾雜著雨點直撲對局室,門窗玻璃全被震碎,瀨越木然坐在席上,岩本全身匍匐在棋盤上,橋本則被甩到室外。此時10公里之外的廣島已化為廢墟,然而當時兩位對局者以為只是一般的空襲,簡單收拾對局室后,續戰橋本以5目獲勝。直到返回東京的途中,才知道是原子彈爆炸……
其後四局岩本奮力直追,期間日本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至1945年11月雙方才艱難地3比3戰平。為決出最後的冠軍,9個月後雙方又加賽三番勝負,岩本發揮出色2比0奪取本因坊位。
決戰的第二局,其內容波瀾不驚,卻因為原子彈爆炸而成為歷史名局。但遺憾的是,該局究竟原子彈爆炸發生在哪一手?兩位對局者以及瀨越在事後都不能說清。隨著三位當局者都已作古,成為永懸棋史的謎團。

8人物評價

橋本宇太郎是吳清源先生的師兄,由於吳清源在圍棋盤上「神」一樣的強大,光芒遮住了他同時代的近十位「天才」,橋本先生也是其中「受害者」之一。但作為師兄的他能二次與師弟吳清源在「十番棋」上爭霸,同樣看出他是不愧為「天才」之稱的!只是「天才」碰到「神一樣的天才」,雖敗也榮!他也是擂爭十番中 「八仙過海」中的一仙!
上一篇[趙南哲]    下一篇 [楚修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