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檣木是《紅樓夢》中虛構的一種堅硬木材。

     《紅樓夢》中虛構的一種堅硬木材。「可巧薛蟠來弔問,因見賈珍尋好板,便說道:『我們木店裡有一副板,叫作什麼檣木,出在潢海鐵網山上,作了棺材,萬年不壞。』」(見《紅樓夢》第十三回)脂硯齋批雲,「檣木,舟具也。所謂人生泛舟而已。」

1 檣木 -來源

 

檣木·義忠親王·秦可卿(3)
 


  多虧你提示了《居易錄》中倖存的胤礽之對聯,月與霞,在《紅樓》中均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和地位,這也是一大發現。因此刻筆倦了,留待下次再敘。特表欣佩之意,並祝筆健!

  周汝昌拜啟

  壬午七月初二日入秋之第三日也

 
  【注】

  「東安郡王穆蒔」當即指皇太子胤礽。「蒔」有「立也」一義,又有更(改)種(栽)一義,即移植義。此正合既立又遭廢黜的史實。又,太子自古例稱,「東宮」,此殆即「東安郡王」的隱意更顯者:老皇御匾是「赤金」字,而對聯特敘是「鏨銀」字,又正是皇帝與太子的「級別」標誌。「穆」是美詞、敬稱,如《詩經》「穆穆文王」是例,有和厚欣悅等義。

  至於神武將軍「馮」家,則喻指富察氏馬齊、馬武家乃是康、雍、乾三朝富貴極品之家,故時諺曰「二馬吃盡天下草」,馮即「二馬」隱詞。胤礽是索額圖的侄女孝成太后所生,索、馬皆任內務府忠管大臣,又都與爭位「擁立」的皇子政權鬥爭,是關鍵性人物,均曾使康熙震怒而欲置之死地;他們二家與曹家的命運關係至深至切!「馮紫英」是馬齊家子弟之佼佼者也。凡此,需專文另敘,今不多涉。

  【附】劉心武2002年9月16日信

  汝昌前輩:

  大札早悉,《鐵網山·東安郡王·神武將軍》大文也已拜讀,因家中事冗,遲至今日方復,心甚不安,懇乞諒鑒!

  王士禎《居易錄》原書未訪到。我所據為轉引。轉引自以下二書:

  一、《康熙朝儲位鬥爭記實》美國吳秀良著,張震久、吳伯婭譯

  該書1979年在美國出版,譯本1988年9月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第一版,該譯本34頁有下列一段文字:……康熙還自豪地提及胤礽的少年有為,他說:「其騎射言詞文學,無不及人之處。」太子在十幾歲時(約1684年)寫過兩行難得的對聯,足以證明他無愧於父親的稱讚。然後引出對聯:「樓中飲興因明月,江上詩情為晚霞。」對聯後有註解號,腳註是:王士禎《居易錄》卷31。

  二、《清朝皇位繼承製度》楊珍著,2001年11月學苑出版社第一版

  該書193頁有下列一段文字:康熙帝對於允禧與一般漢臣的交往,也持鼓勵態度,如一次南巡中,康熙帝賜給致仕內閣大學士徐嘉炎御書、對聯及唐詩后,皇太子允禧「賜嘉炎睿書博雅堂大字,又一聯云:『樓中飲興因明月,江上詩情為晚霞。』並賜睿詩一首。」頁下腳註是:王士禎:《居易錄》卷31,第1-2頁。

  「樓中……江上……」一聯,確實與《紅樓夢》中「座上……堂前……」一聯太相仿了!何況當年胤礽確實以此給人題寫過,估計不止是給徐嘉炎一處。

  我有中華書局印的王士禎《池北偶談》,另知上海古籍出版社印過他的《香祖筆記》,《居易錄》和《居易續錄》不知出過鉛排本否?楊珍書後所附參考書目,《香祖筆記》標明鉛排本,《居易錄》卻註明是康熙刻本。倘《居易錄》沒有影印本和鉛排本,則訪求不易。《居易錄》《居易續錄》應儘快訪到,以便細閱,也許還會有意外收穫。我當努力。

  上述二書,美國吳博士的似水平一般。但楊珍女士的兩本書(另一本是《康熙皇帝一家》)則相當有參考價值,她通滿文,能直接閱讀滿文檔案,見解不俗,書中引用資料較豐,附表中有清朝歷朝皇子簡表,及康熙帝諸女表,很有用。

  先就對聯一事彙報如上。

  頌

  秋祺!

  晚輩 劉心武拜

  2002年9月16日

  【附】周汝昌先生壬午中秋後二日信

  心武學友:

  昨(22)接16日來書,喜知所示出處情況。此二書我毫無所聞,只因目不能讀,故多年來不看「新書廣告」也不買書(沒了蝸室已無處可放……)其孤陋之狀可笑之境若被「名流」得知一定大牙笑掉也!此二書即皆專題專著,而且他們又有條件博搜史料,料想此聯之外也不見其他記載了(指胤礽之文字)。舊年我曾煩人到鄭家莊去「考古」(胤礽所邑,而今恐無遺迹矣)。其師傅熊賜履文集應重讀(昔時不能注意及此),可惜我已不能而你也不易為此而跑圖書館,徒嘆奈何(熊即為曹璽作輓詩的大學士,十分重要,康熙命曹寅看顧他的晚境……見《新證》所引)!這段「公案」是破譯紅樓的鑰匙,盼你能堅持深入不斷研究。

  兄「枉凝眉」文本想也寫寫,又慮人家說我二人「對口相聲」是「編」好了的,故暫按筆不動,以俟良機。附及。

  因老伴突然病逝,心情不好,此信草草望諒。

  秋日筆健

  盲者周汝昌拜上

  壬午中秋後

  (另紙) 手文心武亦痴人

  綠葉紅樓境自新

  每見佳篇吾意來

  共啟尺素托游鱗

  臨緘口占

  解味草

  壬午中秋後二日

2 檣木 -查看

第18節檣木義忠親王秦可卿(3)

>你看紅樓夢的事情,如此之曲折複雜,沒有「學」,不知「史」,只論「文」(也只限字面表層最淺一義),如何能讀得其中之味,而解悟字里之情呢? 
所以你說得最為深透了很多人總認為我們的研考是節外生枝是喧賓奪主,是「不務正業」,是「外圍離譜」殊不知,他們正是看不見雪芹的高妙手法,以「荒唐言」來曉示於天下後世的一段特大的奇聞故事,這事牽連了多少人的生途命途,離合悲歡!所謂「白骨如山忘姓氏,無非公子與紅妝」!此種沉痛語言,乍看怎能理解?如果感受到我們的研考的主旨精神之後,就會另有體會了吧?> 
多虧你提示了居易錄中倖存的胤礽之對聯,月與霞,在紅樓中均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和地位,這也是一大發現。因此刻筆倦了,留待下次再敘。特表欣佩之意,並祝筆健! 
周汝昌拜啟 
壬午七月初二日入秋之第三日也 
 

上一篇[解鋸]    下一篇 [賈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