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櫻井政博 Masahiro Sakurai 知名遊戲製作人,原HAL研究所PD事業部高級幹部,「《星之卡比》系列」和「《任天堂明星大亂斗》系列」等百萬名作的創意原案。而其剛剛監督完成的《任天堂明星大亂斗X》也成為獲得《FAMI通》滿分評價的遊戲之一。

 

 

櫻井正博櫻井正博


                                               

 
    

1 櫻井政博 -突然離職

       2003年8月首周的日刊《FAMI通》,原本是該雜誌為配合任天堂夏季商戰主打作品《卡比的空中滑板》例行公事的遊戲製作人專訪,而被採訪者HAL研究所PD事業部主管櫻井政博突然發表的公開離職聲明卻頓時引發了業界的軒然大波《FAMI通》的人物專訪分為兩期進行,最初的一期中記者對櫻井政博主持開發的《星之卡比》系列全球數千萬份的驚人銷量不吝溢美之辭,而櫻井氏卻毫不客氣地打斷了話頭並坦言:「《星之卡比》這個曾經帶來許多榮譽和快樂的東西,目前已經成為困擾我自身最大的麻煩!」在場記者聞言無不大驚失色,首次訪談在鬱悶和疑惑的空氣浸透中暫告一段落…
櫻井政博在次期的訪談中忽然公開聲明自己已經正式決定離開曾經工作了近14年的HAL研究所,言辭中絲毫不掩飾對HAL社長谷村正仁的嫌惡,他表示退職並非因為外界的挖角,而是因為HAL研究所目前推行的軟體開發體制已經妨礙了創作自由!櫻井政博又稱退職的決定已經得到了好友現任任天堂社長岩田聰的理解和贊同(岩田聰曾擔任HAL研究所社長)。退職后的櫻井處於徹底休整狀態,目前還沒有任何就職計劃, 

 

2 櫻井政博 -成長經歷

      櫻井政博出生於日本東京都的普通家庭,在年幼時並沒有特別的憧憬和夢想,而中學時代父母贈送的一台FAMILY BASIC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註:FAMILY BASIC為任天堂與HUDSON共同開發的FC專用編程工具,中國著名的小X才等所謂學習機的原型)。至今在櫻井的記憶中並沒有什麼FC遊戲曾經給他留下深刻印象,而FAMILY BASIC卻讓他終生難忘,1和0的數字排列組合居然能夠自由變幻出各種動態圖形,他從此對製作電子遊戲充滿了激情。進入高等專科學校后,櫻井政博獨力製作的一個BASIC遊戲軟體在世嘉公司主辦的「GAME SYSTEM大賞」中獲得了優秀賞,自信心由此益發高漲。懷著遊戲製作人夢想的他經常奔走於日本各地參加各種相關的座談會並積極向雜誌投稿,當時許多著名的電子遊戲刊物上都留下了他矯健的身影,在業界著名評論家山下章先生的著作《チャレンジ!!パソコンAVG&RPG第5集》中收錄有櫻井政博當年作為一個普通玩家在座談會上的精闢發言。決意就職遊戲開發會社的櫻井於1989年由高等專科學校中途退學,然而現實卻遠遠沒有青年人想象中那麼簡單… 經歷了一番選擇與被選擇的挫折后,櫻井政博迫於生計不得不暫時落腳於秋葉原的一家大型電腦零配件商鋪擔任營業員,由於他相貌不俗且言談機敏幽默,因而深受顧客的歡迎。當時谷村正仁和岩田聰是光顧該商鋪的常客,他們在與櫻井政博的交流中發現此人對遊戲製作有著相當不俗的見解,於是便由岩田聰出面邀請他加盟HAL研究所。認真玩了岩田聰贈送的HAL研究所開發的FC遊戲《GALLFORCE》后,櫻井對這家名不見經傳的開發會社產生了好感,自覺遊戲製作理念與之頗為投契。在岩田的「誘騙」下他又隨同前去HAL研究所座落于山梨縣龍王町的開發中心實地探訪,當發現那裡果然如傳聞中那樣能夠憑窗眺望到富士山雪峰時,他慨然決定加盟該社。

3 櫻井政博 -沉重反思

沉重反思
       做自己想做的東西—這無疑是每一個遊戲製作人的共同夢想,然而追求利益最大化則是商人投資的首要目的,理想與現實的激烈衝突幾乎從來就沒有中斷過,一幕幕令人扼腕感嘆的悲劇似乎正演繹著無盡的世事輪迴。
任天堂每一款硬體和軟體產品推出之前都必須經過嚴格的市場采算,存在嚴重虧損風險的東西絕對不會被貿然推向市場,這也造成了許多原本可能熠熠生輝的提案被迫胎死腹中。加賀昭三與任天堂反目的原因是當時他曾經希望在N64平台推出《火焰紋章-雅嘉尼亞戰記》,這是一部以《火焰紋章-紋章之謎》前傳體裁以補完整個大故事背景的意欲作品,但當時任天堂卻希望這部作品改在對應SFC主機的NINTENDOPOWER軟體拷貝服務開發,NINTENDOPOWER計劃盡顯頹勢後任天堂又以不採算為理由暫時擱置了該作品的開發計劃,急於伸展抱負的加賀只得退社獨立,才有了以後PS版本《尤多納英雄戰記-淚指輪物語》所引發的數年馬拉松纏訟(預告:該事迹詳見筆者明年初推出《真.沙羅雙樹》一文)。 
       任天堂的情況絕非日本業界的特例。近年來人口老齡化和經濟不景氣等原因造成了日本遊戲市場呈逐步萎縮狀況,過度追求硬體高性能的同時也造成了軟體開發成本居高不下,這種狀況不但使得中小型軟體開發會社缺乏合適的生存環境,即使大型軟體開發廠商在制訂計劃時也非常謹小慎微,稍有疏虞便有傾覆的危險,連過去風雲一時的SQUARE、HUDSON等如今也不得不依附於他人羽翼下苟且求生。 長時期的不思進取已經導致曾經一度佔據全球八成以上市場份額的日本廠商逐步失去在世界的支配地位,以去年的軟體銷售情況對比,日本最大的軟體發行商任天堂的全球累計軟體銷量不足美國最大軟體發行商EAART的一半,目前兩地廠商的勢力對比也大致如此,無論市場份額還是技術力目前日本遊戲廠商都已經處於相對的劣勢。本土狹窄市場的貼身肉搏令日本廠商為了榨取利益無所不用其極,阿拉伯數字的遊戲早不新鮮,玩弄國際版抑或PLUS版等的把戲也已經司空見慣,大量的寶貴人力物力被消耗在重複創作中。每當偶然有一個絕妙的idea誕生,便立即紛涌而至眾多模仿克隆的作品直到炒濫為止,KONAMI原音樂節拍類遊戲的始作俑者水木氏就因不堪忍受廠商不斷要求重複製作同類型遊戲而於99年末出奔任天堂(近期代表作NGC《馬里奧賽車DD》的音樂監製)。
       有一位知名業界評論家曾經驚呼:「日本遊戲產業已經病入膏肓!」這絕非危言聳聽。 
       櫻井政博雖然離開了HAL研究所,有鑒於過去一些先輩的慘痛教訓,並沒有貿然加盟與任天堂敵對的勢力以從此徹底隔絕過去的輝煌成就,他目前採取了相當理智和審慎的態度代價而沽。櫻井過去的成功也存在著許多特殊性,放眼業界沒有一家廠商過去或現在擁有過像任天堂那樣龐大且具有號召力的角色品牌群,《任天堂全明星大亂斗》的成功也並非完全因為櫻井個人的才華,想必他自己也很清楚這一點!或許對於櫻井來說;加盟GAMEREPUBLIC不但可以保持立場中立而且憑藉岡本吉起在業界的八面玲瓏又不愁募集不到足夠的開發資金,就現狀而言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上一篇[衣架星團]    下一篇 [超聲波切邊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