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小說 武俠

權臣指有權勢之臣(多指掌權而專橫的大臣),語出《晏子春秋·諫上十》:「今有車百乘之家,此一國之權臣也。」又有小說名權臣,又名《亂世朱顏》。

1詞語解釋

注音
quán chén
釋義
[powerful and imperious officials] 有權勢之臣(多指掌權而專橫的大臣)。
出處
《晏子春秋·諫上十》:「今有車百乘之家,此一國之權臣也。」 唐劉知幾《史通·疑古》:「亦猶近者魏司馬文王害權臣,黜少帝,坐加九錫,行駕六馬。」 明 陳與郊《義犬》第一出:「我受本朝顧托,親見權臣,將謀不軌,安能剪此仇讐。」京劇《烏龍院》第一場:「權臣當道,吸盡民膏,恨貪暴,聚集英豪。」
權臣:有權勢之臣。多指掌權而專橫的大臣。《晏子春秋·諫上十》:「今有車百乘之家,此一國之權臣也。」 唐 劉知幾 《史通·疑古》:「亦猶近者 魏 司馬文王 害權臣,黜 少帝 ,坐加九錫,行駕六馬。」 明 陳與郊 《義犬》第一出:「我受本朝顧托,親見權臣,將謀不軌,安能剪此仇讐。」京劇《烏龍院》第一場:「權臣當道,吸盡民膏,恨貪暴,聚集英豪。」
權臣,作為中國歷史上重要的政治勢力,在數千年的文明長河中書寫了絢麗多彩的篇章。權臣身份有:當朝宗室、將帥、宰輔、外戚乃至宦官。封建社會裡政權(或皇權)的主要威脅有邊帥大將、權臣藩王、游牧民族、農民起義等,其中權臣的威脅最大。西漢以降,及至趙宋,幾乎所有的改朝換代(十六國也有類似例子)都是由大臣、武將來完成的。比如王莽篡漢、曹丕立魏、司馬晉代魏、劉裕登極、宋齊相迭、楊堅代周、五代相替、「黃袍加身」等等。
權臣,既有安於高官厚爵、不索九錫,心安理得地做「無冕之王」的,如大漢大將軍霍光、魏太祖武皇帝曹操(畢竟此帝號是追封的,曹操終起身仍為漢相)、司馬懿司馬昭父子等等,亦有覬覦神器、染指大寶的進取型梟雄,如桓玄被晉帝授九錫,滅東晉稱楚帝 ,后被複辟,魂斷問鼎路;楊玄感謀叛隋自立,也以失敗告終;大明重將石亨挾「北京保衛戰」之功,構陷民族英雄于謙在先,密謀顛覆英宗於後,亦不免身死人手,如此等等。所謂「成王敗寇」,權臣奪位成功,即是新朝廷「太祖、高皇帝」,失敗則身敗名裂。歷史也在君權、相權之爭中不斷前進。

2內容簡介

司馬文王-司馬昭

  司馬文王-司馬昭

南康門殺聲隆隆,燕京東城此時也是陰雲密布。
軟禁內閣官員的宅子四周,御林軍們都已經刀出鞘,將這座宅子圍困的密不透風。
這個肅殺的夜晚,由於距離太過遙遠,他們並不能聽到南康門那邊震天的殺聲,但是他們中間的某些人卻能夠清晰地看到,在南邊的夜空之中,陡然間出現了了流星般的火箭。
拔地而起,十多支火箭一飛衝天,在夜空中極是顯眼。

3小說

目錄
1花嫁
2雪恥
3疑情
4證因
5揭密
6別離
7山火
8餘韻
人物:杜震 白羽 雷淵 蘭庭 柳曼然 趙虎
關鍵詞:梨花 仇恨 皇恩
最後的來信:"我遇到了多年失散的朋友,打算一起出海.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但我從未如此快樂."

4網路小說

首發狀態:縱橫中文網首發
總紅票:680742
作品性質:公眾作品
本月紅票:224
作品大類:歷史軍事
本周紅票:57
總點擊:12621610
總黑票:10097
本月點擊:32623
本月黑票:10
本周點擊:6572
本周黑票:1
架空歷史作品請看權臣

  架空歷史作品請看權臣

第一章
「公子!」少女深情地看著公子。
「姑娘!」夏公子情不自禁將少女擁入懷中,一隻手竟是情不自禁地按在少女的大屁股上,用力一捏,彈性甚好,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
湖前月下,你情我濃,好一對姦夫淫婦……哦,不對,好一對如花情侶。
不知不覺中,夏公子的大手,開始從少女的領口塞入,準備去撫弄那一對豐碩的圓球。
今兒晚上,那是要進行一番野戰了。
正在此時,卻聽蘆葦叢響起一陣動靜,很快就從裡面鑽出兩個人。
走在前面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少年穿著一身銀灰色的錦衣,更顯得他英俊挺拔,丰神如玉,他的眼睛很亮,就像夜空中的星辰,皮膚卻是海邊居民特有的古銅色,健康而有活力,雖然不到二十歲的年紀讓他的臉龐還略顯稚嫩,但是他眼中那種銳利的光芒和他嘴角那種溫和的笑容,給人一種超出他實際年齡的成熟感。
在他身後,是一個年紀相仿的隨從,長相也不差,只是臉上帶著古怪的微笑。
「咦!」少年見到正準備用大手去撫摸少女酥胸的夏公子,驚道:「這……這不是夏公子嗎?」
夏公子被人打擾了好事,很是不悅,但見這名少年穿著也極為華貴,不是普通子弟,更何況看起來還真是認識自己,不由放開少女,道:「你是何人?」
「夏公子,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少年嘻嘻一笑,道:「是了,夏公子,你有六房小妾,卻不知這位佳人是第幾房啊?」
「你……你胡說!」夏公子怒目相視:「我尚未娶妻,何來小妾?」
「哦!」少年轉著眼珠子,搖頭道:「不對吧,我聽說前幾日從你府上被趕出一個姑娘,據說你帶回府上不過三五日,便將人家趕了出來。那姑娘本想到你們家享福,卻不想被趕出來之時,只穿了一身單衣,連一文銅錢都沒有拿到手,後來羞憤跳了大東海,這事兒難道是假的?那……那跳海的難不成不是你的小妾?」
一旁少女聽到這話,臉色大變,驚恐地看著夏公子。
夏公子冷笑道:「原來是來鬧事的,夏某府上何曾有人跳海?」他忽地吹了一個口哨,就見從兩邊的蘆葦叢中,鑽出四名人高馬大的壯漢來。
「兩個臭小子,打擾本公子的好事,你們是找死。這裡人跡罕至,便是將你們殺了丟在湖裡餵魚,只怕也不會有人知道。」夏公子獰笑道:「要是懂事,乖乖跪下給本公子叩上一百個響頭,本公子或可饒了你們!」
四名大漢嘿嘿笑著,擼起衣袖,慢慢逼近過來。
錦衣少年苦著臉,嘆道:「夏公子,真要打嗎?」
「不打就叩頭!」夏公子惡恨恨地道。
錦衣少年回頭問道:「韓青,你說呢?」
韓青笑眯眯地道:「少爺,夏公子既然說打,咱們打就是!」
話聲剛落,夏公子只見到面前這兩個人一左一右分開,就像兩頭獵豹一樣,竟是率先撲向了壯漢。他們的動作快,出招也狠,那錦衣公子雖然比壯漢的個子矮上一大截子,但是他的右手呈刀掌,在壯漢還沒反應過來時,便狠狠地切在了壯漢的頸側動脈上,那壯漢竟然連叫也沒叫一聲,巨大的身體委頓下去,如同一灘爛泥。
錦衣少年擊倒一人,並沒有停止動作,他反身撩起一腿,「砰」的一聲,正踢在另一名壯漢的腰間骨處,那壯漢只感覺到腰間一陣劇痛,雙腿就像被電擊一樣,麻木不堪,整個人也倒了下去,躺在地上直哼哼。
這邊兩名大漢倒地之時,那韓青也已經解決了另外兩名大漢。
他和錦衣少年的出手幾乎一樣,迅速,果斷,下狠手,最直接地攻擊著敵人的要害部位,沒有半絲花架子。
夏公子目瞪口呆,那豐滿的少女亦是花容失色。
錦衣少年拍了拍手,整了整衣裳,這才笑眯眯地對夏公子道:「夏公子,該你了!」
夏公子臉色蒼白,忽地跪倒在地,泣不成聲:「不敢,英雄,我錯了,饒命啊……!」從懷中取出所有的銀票碎銀子丟在地上,顫聲道:「你……你們都拿去,這……這不夠我回頭還有,你們饒命啊……!」
錦衣少年右手托著下巴,呵呵笑道:「夏公子,你太客氣了,這可是好幾百兩銀子,我們若是拿了,豈不成搶劫的了?夏公子,你既不願意打,那就算了。其實今兒個過來,是來看有沒有人在暢春湖裡游泳,可惜得很,一個都沒有,真是掃興。夏公子,要不你下去游一游,讓我看看?」
此時正直暮春三月,雖是萬物齊蘇之時,但是在這夜晚之際,湖水自然還是冰涼徹骨,夏公子一聽要他下水,臉色更加煞白,擺手道:「不……不敢,這水冷,下去就沒命了…!」他猛地瞥見錦衣少年托著下巴的右手竟然在微微泛光,不由細細一看,這才發現,那光芒並不是錦衣少年手指上戴了什麼寶貝,而是錦衣少年右手有三根手指色澤金黃,在月光下,竟然微微閃耀著金光。
「啊!」夏公子驚道:「你……你是韓家五公子韓漠?」
錦衣少年嘻嘻一笑,道:「你認出來了?」
夏公子臉上充滿恐懼,獃獃地看著那閃著金光的手指,喃喃道:「我聽人說,東海郡第一世家韓家有一位五公子出生之時,右手有三指如同金子一般,都說是財神爺投胎下凡,想不到…想不到我竟碰到了五少爺。五……五少爺,你……你饒命啊!」
錦衣少年韓漠悠然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就該知道,韓漠說出去的話,那是收不回的!」
夏公子表情複雜,眼眸子里充滿恐懼,他忽地站起身,恭敬道:「五少爺,小的錯了,這就下湖!」再不多言,走到湖邊,閉上眼睛,用一種別人聽不到的聲音嘟囔道:「碰上這個煞星,我自己倒霉!」以一個漂亮的魚躍姿勢跳進了冰冷的湖水之中。
韓漠拍手道:「漂亮,這夏公子還是識時務的!」
他走到那豐滿少女的身邊,柔聲道:「姑娘,這是一個壞胚子,可別被他騙了。今日若不是我們趕到,你的清白只怕就要被他玷污了。」說話間,也在少女豐滿的酥胸狠狠地打量了幾眼。
少女盈盈一禮,感激道:「多謝公子救命之恩。」
韓青湊上前來,笑嘻嘻地道:「姑娘,我們家公子救了你,你該怎麼報答啊?」
少女抬頭,向韓漠拋了一個媚眼,膩聲道:「韓公子,桃紅願意以身相許。韓公子若是有空閑,可要去飄香院給桃紅捧場啊!」
「飄香院!」韓漠和韓青對視一眼,旋即垂著頭,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暢春湖,引得桃紅直跺腳:「你個冤家,不去飄香院,我去你府上也行啊!」
飄香院,東海城最大的春樓!
湖中的夏公子聽到這裡,眼睛一翻,差點死過去。
基本資料
小說名稱:權臣 
小說類型:軍事小說
小說作者:沙漠
小說播音:刺兒 
小說狀態:完結

小說介紹

他讓一個家族的姓氏,成為一個帝國的旗號!
踏過時空的界限,拋卻身份的束縛,引領著一個曾經輝煌的家族走上又一個輝煌的頂點,做一件骨子裡想實現的事情。怒目揚眉,憑藉未知的三根金指,在動亂的四國、勾心鬥角的九大世家以及名貫天下的十方名將之間謀得他應有的地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