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歐仁•鮑狄埃(Eugène Edine Pottier,1816年10月4日 - 1887年11月6日)是法國的革命家,巴黎公社的領導人之一,《國際歌》的詞作者。

1 歐仁·鮑狄埃 -生平

歐仁·鮑狄埃歐仁‧鮑狄埃

鮑狄埃出身於巴黎的一個工人家庭,很早就作了童工。曾參加1848年的二月革命和六月起義,1871年巴黎公社成立后當選為公社委員,和公社戰士一起在街壘浴血戰鬥。公社失敗后,於6月他在工人家的閣樓中懷著滿腔熱血寫下一首詩名為《英特納雄耐爾(Internationale)》,后經法國工人音樂家狄蓋特譜曲《國際歌》。之後一直流亡國外。1880年大赦后才回國,參加法國工人黨,1887年出版了《革命歌集》,其中包括這首歌,是國際歌第一次公開發表。其時他已經患了重病,當年在貧困中逝世。

1816年10月4日鮑狄埃生於巴黎一個製作木箱和包裝的手工業工人家庭。鮑狄埃從少年時代起,立志為勞苦大眾的解放鬥爭貢獻力量,同時熱愛詩歌,以平民歌手貝朗瑞的歌謠為範本而開始創作。12歲起勞動為生,開始歌謠習作,他在艱難的環境里刻苦自學,從他所能夠找到的書籍中吸取知識的營養。法國革命民主主義詩人貝朗瑞的詩,在他心靈里留下深刻的印記。1830年七月革命爆發時,還在當學徒工的鮑狄埃參加了七月革命,時年14歲的他就寫出了他的第一首詩歌《自由萬歲》,並發表了第一部詩集《年輕的女詩神》,列寧曾讚揚其中的歌頌革命鬥爭的《自由萬歲》一詩,這首詩指出他一生詩歌創作的的總方向。七月王朝時期從事過木工、印花布圖案畫師等多種職業,接觸社會主義思想,寫了《是人各一份的時候了》、《復活節蛋》等詩歌,要求平等,號召鬥爭,從此,他開始用詩作為武器,踏上了革命的征途,並逐漸由一個民主主義者向社會主義者轉變。曾參加1848年的二月革命和六月起義,很快就認清二月共和國的反動本質,在《該拆毀的老房子》中把它比作等級森嚴的住宅,發出「是拆毀它的時候了」的呼籲,並投身於巴黎六月起義,是勇敢的街壘鬥士。1865年加入第一國際巴黎支部,第二帝國垮台後,他在《1870年10月31日》一詩中提出「快成立紅色的公社」的口號,並於1870年加入了第一國際,成為第一國際巴黎支部聯合會的委員。1871年3月至5月,法國巴黎公社革命爆發了,3月28日,巴黎公社成立了,英勇的巴黎工人建立了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在巴黎公社進行革命鬥爭的72天中,鮑狄埃奮不顧身地投入戰鬥,被選為公社委員,在巴黎公社期間,鮑狄埃先後擔任國民自衛軍中央委員會委員、二十區中央委員會委員、公社委員。他在擔任公社社會服務委員會委員時,被人們稱譽為「最熱情的公社委員之一」,和公社戰士一起在街壘浴血戰鬥,在五月最後一個星期,流血周中,鮑狄埃右手殘廢,仍堅持戰鬥,為保衛公社直戰鬥到5月「流血周」的最後一天。巴黎公社被反革命暴力鎮壓而失敗,5月30日公社失敗后的第二天,1871年6月鮑狄埃躲過敵人的搜捕,在郊區小巷一所老房子的閣樓上懷著滿腔熱血和悲痛,用戰鬥的筆寫下了震撼寰宇的宏偉詩篇,一首詩名為《英特納雄耐爾(Internationale)》的不朽的無產階級戰歌,即「全世界無產階級的歌」--《國際歌》,對馬克思主義革命原理和巴黎公社歷史經驗加以藝術概括,正式宣告向敵人「開火」;7月被迫出逃,1871至1880年,被凡爾賽反革命法庭缺席判處死刑的鮑狄埃,之後一直流亡國外,先後在英國、美國流亡近10年;1880年大赦后回國,參加了法國社會主義工人黨。在英國、美國流亡的十年期間,仍積极參加當地的工人運動,同時不懈地創作詩歌,宣傳革命思想,鼓勵全世界無產者團結起來奮勇鬥爭,就是在這個時期,他以紀念公社、揭露資本主義制度、反映無產階級的苦難和鬥爭為中心題材,創作《白色恐怖》《美國工人致法國工人》《巴黎公社》等大量革命詩篇。1887年出版了《革命歌集》,其中包括這首歌,是國際歌第一次公開發表,而世時他已經患了重病, 1887年11月6日, 他在貧困中與世長辭,巴黎的群眾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

2 歐仁·鮑狄埃 -作品

鮑狄埃發表過許多活頁歌片和詩歌小冊子,均已散佚,僅有《革命歌集》和《鮑狄埃全集》傳世。生前還發表了《少年詩神》(1831)、《社會經濟詩和社會主義革命歌集》(1884)、《革命歌集》等多種詩集。他的詩歌熱情洋溢,質樸有力,充分表現了革命無產階級的豪邁氣魄,列寧稱譽鮑狄埃是「是一位最偉大的用詩歌作為工具的宣傳家」。 中國於1937年出版中譯本《鮑狄埃詩選》,近年來又出版了鮑狄埃評傳。  

3 歐仁·鮑狄埃 -與皮埃爾·狄蓋特合作的《國際歌》

歐仁•鮑狄埃寫下那首著名的《國際歌》17年後,也是在他逝世后的第二年,1888年6月比他年輕32歲的法國工人作曲家皮埃爾·狄蓋特發現了這首詩詞,並以滿腔的激情在一夜之間為《國際歌》譜寫了曲子,並在里爾的一次集會上指揮合唱團首次演唱,很快這支戰歌便迅速的傳遍整個法國,之後便從此傳遍世界,它成了世界無產者最熱愛的歌,而從法國越過千山萬水,傳遍全球。1890年出現了西班牙譯文的《國際歌》,1899年被譯成了挪威文,1901年出現了德文、英文、義大利文的《國際歌》,1906年正式傳入了俄國,為了便於傳唱,翻譯這首歌的俄國布爾什維克黨黨員柯茨只選擇了六段歌詞中的一、二、六三段,1923年瞿秋白將它從俄文翻譯成了中文,因此中國所唱的《國際歌》也只有三段。如今,《國際歌》早已響遍全球,它將永遠激勵著各國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團結戰鬥、奮勇前進。
皮埃爾·狄蓋特曾在里爾的音樂學校夜學學習兩年,和弟弟阿多爾夫經常有手風琴沿街演唱募捐支援罷工工人。後來成為工人黨里爾支部的《工人之聲》合唱團指揮。1888年6月工人黨里爾支部負責人要求他在歐仁·鮑狄埃的《革命歌集》中選一首譜曲,他立即被《國際歌》所吸引,在一夜之間為《國際歌》譜好曲,第二天為副歌配好合唱,經聽取工人意見,反覆修改,於6月23日在賣報工人紀念會上第一次演唱。1894年公開出版,但為了使作者免遭政治迫害,只署名「狄·蓋特」。
1914年法國社會黨分裂,皮埃爾·狄蓋特參加左翼的共產黨,他的弟弟阿多爾夫參加了右翼社會黨,由於《國際歌》在工人運動中影響極大,社會黨宣稱曲譜為阿多爾夫所做,並在1917年逝世的阿多爾夫墓碑上題詞「《國際歌》作曲者阿多爾夫之墓」。皮埃爾和法國共產黨經過18年訴訟,最後根據阿多爾夫去世前寫下的遺書,說明其受社會黨負責人之騙的經過,1922年9月23日法國巴黎高等法院判定皮埃爾·狄蓋特為歌譜作者。

六節格律詩《國際歌》

1871年6月歐仁·鮑狄埃創作了六節格律詩《國際歌》,1888年6月由狄蓋特譜曲,這首歌便飛往世界的每個角落,也使他們的名字譽滿全球。翻看鮑狄埃全詩,慷慨激昂的文字是那麼壯《國際歌》曲譜烈,熱血也因為他扣動心弦的詩句而沸騰,心中也激蕩起與詩人同樣的情懷。鮑狄埃,我們應該記住他的名字,在今天讀如此慷慨激昂的文字,他已經不僅僅是詩句,那是一種抗爭的精神;也不僅僅是狄蓋特雄渾的旋律,那是吶喊的號角!

       原作翻譯:
  起來 全世界受苦的人 起來 飢餓的囚徒們 這是最後的爆發
  理性已從火山口發出轟鳴 把腐朽的一切掃除乾淨 奴隸們 起來 起來
  世界將從根本改變 我們一文不值 但要成為全才
  沒有至高無上的救世主 沒有神仙皇帝和保護官
  生產者們 我們要自己救自己
  要把公共福利實現 為了讓盜賊吐出贓物
  為了把精神從牢籠解脫 要趁熱打鐵 要扇旺我們的爐火
  國家在壓迫 法律在欺詐
  賦稅把倒霉人敲詐 富人不承擔任何義務 窮人的權利是句空話
  仰人鼻息的苦惱受夠了 平等要講另外的法律
  沒有義務就沒有權利 它說 同樣 沒有權利也沒有義務
  那些礦山和大王們 騎在人頭上令人心驚
  除了劫掠勞動果實 他們可曾干過別的事情
  眾人創造的一切都落入了 這些傢伙們堅固的保險箱
  人們宣布歸還他們的一切 只希望享有他們的應享
  大王們用夢想麻醉我們 對自己人講和平
  對暴君要作戰 要在軍隊中間鼓動罷工
  朝空中揮舞槍托 把隊伍解散
  如果他們 那些吃人的野獸 堅持我們去當兵
  我們很快明白我們的子彈 屬於我們的將軍
  工人們 農民們 我們是勞動者偉大的黨
  地球只屬於工農大眾 遊手好閒著快滾到一旁
  我們多少血肉被吃掉
  可是這些大烏鴉 座山雕 有朝一日消滅乾淨
  太陽將永遠照耀,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 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將是全人類
  雖然我們也曾傳唱,但是我從他的詩里更能領會到詩人為民眾自己的權利而抗爭的迫切吶喊。我們不僅是「一無所有」,在統治者眼裡我們「一錢不值」;
  我們的「理性」在壓抑中已經克制到極限,而不僅僅是「滿腔熱血」的衝動;
  我們在「精神」的牢籠中呆得太久,我們哪裡還有什麼「思想」,因為盲從而淪為奴隸,我們要爭取自己的「精神」自由….

現在用的歌詞:


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

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奴隸們起來起來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讓思想衝破牢籠

快把那爐火燒得通紅趁熱打鐵才能成功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獸吃盡了我們的血肉

一旦把他們消滅乾淨鮮紅的太陽照遍全球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上一篇[《浪漫之旅》]    下一篇 [BL動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