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佛教常用語

禪定屬功德邊,布施、持戒、忍辱、精進屬福德邊。福德可以給人,功德不能給人,亦如財物可以贈送他人,聰明智慧無法贈送他人,功德是自己專有的。寶志公為觀音化身,主持梁皇懺只能將郗氏夫人超度到忉利天,再上去要靠定力。舍利弗智慧第一,有人問佛:舍利弗何以有如此智慧?佛答:舍利弗心內如鼓,空空如也。一念不生,這是大定。隨問隨答,一經過考慮即落在意識心上,必須要用無分別智,無分別智與佛心,心心相映。教下的止觀也是定,方法不一樣,目的則同。

1、止觀名詞解釋
止,巴利語samatha,音譯作奢摩他;義為平靜,乃是心處於專一、不動、無煩惱、安寧的狀態,亦即禪定的修行法門。
觀,巴利語vipassanà,音譯作毗婆舍那;乃是直觀覺照一切名色法(身心現象)的無常、苦、無我本質,亦即智慧的修行法門。
2.1止業處
南傳上座部佛教把修習止的方法歸納為四十種業處。禪修者可以選擇其中一種適合自己的禪修業處來作為入門的方便。然而,在四十種止業處當中,最為禪修導師們推崇與教導的應該是入出息念。
佛陀於《大念處經》等諸經中教導入出息念的修行方法。佛陀於該經中說:
「諸比庫,於此,比庫前往阿蘭若,前往樹下,或前往空閑處,結跏趺而坐,保持其身正直,使正念現起於面前。他只念於入息,只念於出息。
1、入息長時,了知:『我入息長。』
出息長時,了知:『我出息長。』
2、入息短時,了知:『我入息短。』
出息短時,了知:『我出息短。』
3、他學:『我將覺知全身而入息。』
他學:『我將覺知全身而出息。』
4、他學:『我將平靜身行而入息。』
他學:『我將平靜身行而出息。』」
開始修行時,可以先找個安靜且適合禪修的地方,以舒適自然的姿勢坐著,上身保持正直,然後將正念安住於禪修的目標——呼吸。應嘗試覺知經由鼻孔而進出身體的氣息(呼吸時的鼻息);只應藉助在鼻子的正下方(人中)或鼻孔出口處周圍的某一點來感覺氣息的進出,而不要跟隨氣息進入體內或出到體外。如果跟隨氣息進出,將難以成就禪定。反之,只是在氣息與皮膚接觸最明顯的那一點覺知氣息,將能培育及成就禪定。這就是止禪!
2.2觀業處
觀業處的所緣必須是究竟法(paramattha)。根據《阿毗達摩》,究竟法有四種,即:心法、心所法、色法和涅槃。其中,涅槃屬於無為法,並非觀業處的目標;而心法和心所法合稱為名法。名法和色法,亦即精神現象和物質現象,乃是由因緣和合而成,因此也稱為緣生法、有為法、世間法、行法等。修習觀業處,就是如實地觀照諸行法的無常、苦、無我三相。如果還未能知見究竟法,就不能修習真正的觀業處。為了如實地知見究竟名色法以及名色之因,禪修者在修習觀業處之前必須先修習:
1.色業處 (råpa kammaññhàna),辨識究竟色法;
2.名業處 (nàma kammaññhàna),辨識究竟名法;
3.緣起 (pañiccasamuppàda),透視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名色法之間的因果關係。
(一)、色業處
有兩條修習觀業處的途徑:第一條途徑是先修行止業處達到禪那,然後進一步修行觀業處,這類禪修者稱為「止行者」(Samatha yànika);第二條途徑是以四界分別培育專註力達到近行定,但尚未達到禪那就直接修行觀業處,這類禪修者稱為「純觀行者」(Suddhavipassanà yànika)。然而,無論依循哪一條途徑,禪修者在開始修行觀業處之前,都應當先修行「四界分別」。
要修行四界分別,首先應逐一地在全身辨識地、水、火、風四界的十二種特相。根據《法聚論》,這十二特相是:
1.地界:硬、粗、重、軟、滑、輕;
2.水界:流動、粘結;
3.火界:熱、冷;
4.風界:支持、推動。
有系統地熟練辨識全身的十二種特相后,再辨識它們為地、水、火、風,使心平靜及獲得定力。繼續以四界分別觀培育定力,並趨向於近行定。此時,禪修者發現全身呈現為一團白色物體。繼續辨識白色物體中的四界,將發現它變得晶瑩透明,猶如冰塊或玻璃。持續專註於此光中的四界,即能達到近行定。禪修者將發現透明體粉碎成許多微粒即「色聚」(råpa-kalàpa)。達到此階段時,稱為「心清凈」,禪修者可借著進一步分析這些色聚而培育「見清凈」。
辨識個別色聚里的地、水、火、風四界,將發現這些色聚非常迅速地生滅。由於還未破除三種密集,即:相續密集、組合密集與功用密集,禪修者還看到色聚是有體積的微小粒子,所以還停留在「概念法」的領域,尚未達到究竟法的境界。更進一步分析四界,直到能在單獨一粒色聚中見到四界。隨後再逐一地辨識眼處、耳處、鼻處、舌處、身處與心所依處里諸色聚的四界,分析每一粒色聚中至少含有八種基本色法,即:地、水、火、風、顏色、香、味與食素。
在分析了諸色聚里的八種基本色法之後,進而分析個別色聚里的其餘色法,如:眼凈色、耳凈色、鼻凈色、舌凈色、身凈色、心所依處色、命根色、性根色等,直到分析一切種類色聚里的所有色法,並依次辨識六處門與四十二身分里的業生色、心生色、時節生色和食生色,以此來修習「色業處」。之後,即可進而轉修「名業處」,也即是辨識名法。
(二)、名業處
名法可分為能認知對象的「心」與伴隨著心生起的「心所」;「心」可以分為八十九種,「心所」可以分為五十二種。如果禪修者已能達到禪那,那麼分析名法可以從辨識與禪那相應的心和心所開始。禪修者先進入初禪,出定后辨識初禪的五禪支,直至能夠辨識在每一個初禪速行心的心識剎那裡的所有三十四種名法。之後再辨識初禪心路過程里其他每一種心識剎那中的所有名法。
能夠辨識禪那心路過程名法后,還應以同樣的方法系統地辨識眼門、耳門等六根門在取相應的顏色、聲音等所緣而生起的所有六門善與不善速行心路過程里名法。在分析了內在的名色法之後,還必須以直接的觀照力分析外在的名色法,乃至把觀照的範圍逐漸擴大至整個宇宙。如此辨識內外的名色法時,能夠暫時斷除「有身見」,因為當時不見有眾生、男人、女人等等,只不過是名與色而已。於是證得了「名色識別智」,達到「見清凈」。
(三)、緣起
此後,禪修者應進而修習緣起,即分析名色法之因。由於令禪修者獲得此生的因是前一世臨死時成熟的業,所以必須照見自己過去世的名色法。禪修者需要辨識過去、現在、未來的五蘊,之後再辨識在這三世之間因與果的關係。
禪修者可以先培育定力,然後把智導向過去,漸次地觀察自己過去的名色法:一天前、兩天前、三天前、一個月前、兩個月前、三個月前、一年前、兩年前、三年前、十年前、二十年前、三十年前……直到今生結生(入胎)時的那一剎那。然後再以智慧之光照向過去,禪修者將會見到前一世臨死時的名色法,或臨死速行心的目標。該目標將是業(kamma)、業相(kamma nimitta)或趣相(gati nimitta)三者之一。如果能準確地找到該目標,就能夠找到作為今生果報五蘊之因的行與業有,以及圍繞著該行與業的無明、愛和取。辨識前一世的無明、愛、取、行與業這五因,造成今世的結生識、名色、六處、觸與受這五果,以此方式來觀照前世與今生名色法之間的因果關係。此後,以同樣的方式逐漸地向過去辨識以前的第二世、第三世、第四世……。如此盡能力辨識過去多世。
借著辨識過去世因果而培育起觀智的力量之後,可以用同樣的方法來辨識未來世的因果,一直辨識到證悟阿拉漢果以及般涅槃之時。那時,禪修者能辨識到因為無明滅所以色法滅等等。能用這種方法辨識緣起后,也應繼續學習佛經與義注中教導的其他種辨識緣起的方法。此時,禪修者能暫時斷除斷見、常見、無因見、無作見等邪見,亦能斷除對過去、現在與未來世的疑惑,從而證得「緣攝受智」,達到「度疑清凈」。
(四)、觀業處
在分析了究竟名色法與緣起之後,應進而修習觀業處,觀照它們為無常、苦、無我。因為觀業處的所緣必須是究竟名色法與緣起,所以在還不能夠辨識它們之前就修觀並不能算是修習真正的觀業處。
第三種觀智是「思惟智」,培育這種觀智需要將行法以分組的方式進行覺照。將行法分為——兩組:名與色;五組:五蘊;十二組:十二處;十八組:十八界;十二組:十二緣起支。於此階段,禪修者必須逐一觀照每組行法的「無常、苦、無我」三相。以智觀照一切行法的生滅本質為「無常」,不斷受到生滅壓迫的本質為「苦」,沒有永恆不壞滅的實質或我為「無我」。
在「生滅隨觀智」階段,禪修者必須觀照一切名色法直至它們的當下剎那(khaõa paccuppanna),並很清楚地觀照到它們極其迅速的生滅。從「壞滅隨觀智」開始,禪修者不再作意行法或名色法的生起,而只作意其壞滅,觀智成熟時,將會只看到行法的壞滅。此時,禪修者在觀照稱為「所知」(¤àta)的行法之同時,也必須修習「反觀」(pañivipassanà),即觀照稱為「智」(¤àõa)的觀智也是無常、苦、無我。禪修者如此觀照所有內、外、過去、現在、未來行法的壞滅為「無常、苦、無我」之後,會看到沒有任何東西可執取的諸行法之過患,並因此對它們感到厭離,內心之中自然會產生從它們當中獲得解脫的願望,尋求唯一的無為法——涅槃。
如果禪修者在過去生中累積了足夠的巴拉蜜,而在今生又足夠精進地修行觀業處,當觀智成熟時,就能夠證悟以涅槃為目標的道智與果智。此時,禪修者將發現所有的行法止息了,而內心卻能完全地覺知寂界涅槃,獲得四聖諦的真實智慧,現法親證涅槃。
3、呼吸止觀的差別
呼吸──奢摩他 (止)
呼吸──毘婆舍那 (觀)
1. 以呼吸的氣息--觸到鼻端(parimukkha,鼻子下面,上嘴唇上面)觸點上的氣息,為專註的目標。
2.「念」(sati)現前,一再尋(專註目標)、伺(繼續專註目標)於觸到鼻端上的「氣息」。
3. 僅留氣息的觀察。「完封」其他目標,排除其他目標(如:聲音、疼痛、思惟),但須放輕鬆。
4. 初禪,以聲為刺(kantaka﹐「刺」為「障礙物」);第二禪,尋、伺為刺;第三禪,喜為刺;第四禪,入出息(呼吸)為刺;於想受滅定(三果、四果聖人才可以入),想(心的印記)、感受為刺。(A.10.72./ V,135.)
5. 調節呼吸,漸次平息風相(可以聽到呼吸聲)、喘相(呼吸不順)、氣相(可以感覺到呼吸),心愈靜、愈集中,息相(微息,呼吸若有若無),愈顯著,以自然得到細呼吸為安定相,靠近禪那。
6. 鼻端的「禪相」(nimitta﹐obhāsa﹐禪相就是氣息)出現時,不要看它,直至禪相由灰暗變明亮,乃至透明時,才投入禪相。(通常須要數日乃至數年培育定力,得定之後也要保任(持續複習)。)
7. 禪相呈現透明狀時,心自然被禪相吸入而入定,或者將心投向禪相(看禪相)而入定。出定后檢察五禪支(注意力放在心(臟),約一秒鐘)。進入初禪后,若要晉陞更高的禪那,則出定后,捨棄尋伺等禪支,再入較高的禪定。初禪有尋、伺、喜、樂、一心;第二禪只有喜、樂、一心;第三禪只有樂、一心;第四禪只有一心、舍。
8. 於各禪那修五自在(vasita):
1) 入定自在,能夠迅速地入禪定。(一彈指至十彈指的時間入定,有些人以五分鐘為計。)
2) 住定自在,能夠於迅速地住在定中。
3) 出定自在,能夠迅速地從定中出來。
4) 省察自在,能夠在出定后省察剛證得的禪那的能力。(觀察心(臟)中的禪支)
5) 轉向自在,是能夠迅速地以意門轉向心(manodvārāvajjanena)轉向尋、伺等禪支的能力。(cf.《清凈道論》Vism.154.)
1.以呼吸的「觸」(photthabba;samphassa﹐觸=地+火+風)--碰觸到鼻端上的皮膚,為覺知的目標。
2.「念」(sati)現前,一再尋(=覺知目標)、伺(=繼續專註目標)於呼吸的「觸」。「有」觸即是觸的「生」(udaya),「無」觸即是觸「滅」(vaya)。觀觸的有無(=生滅)即是「生滅隨觀」(udayabbayānupassī)或是無常隨觀(aniccānupassī)。
3. 修觀者心具有彈性,對其他目標(如:聲音、疼痛)沒有排拒性;若心生排拒性是不自覺地偏向止禪,或對所觀的目標有執取。當其他目標變得強烈時,可以暫時或長時放開呼吸的觸,以新的目標(聲音、感受)為目標,即如經中所說的:見只是見(ditthe dittha mattam bhavissati見以見為量)、聞(=聽)只是聞(=聽),覺(=嗅、嘗、觸)只是覺(=嗅、嘗、觸),識(=知)只是識(=知)。若要思惟(主要是思惟蘊.處.界的無常、苦、無我)可進行短暫的時間(數秒鐘),當見到生滅之際,不宜思惟(因一思惟就無法保持無常觀)。
4. 不以得到禪那(jhana)為目標,因此,聲音不為刺,而且必要時,可將它們(聲音、聽覺)當作觀禪的目標,觀察它們的生滅相。
5. 呼吸四相:風相、喘相、氣相、息相,皆可以持續修觀。昏沈、散亂、或增加對生滅的清楚覺知,可以加強呼吸--風相,也可以呼…呼…呼…,吸…吸…吸…,每一呼一吸停頓一下。在「息相」,呼吸若有若無,有時會偏定,須以風、喘、氣相來調整。
6. 當雜念減少,禪相可能出現,但此際一慨不予理會,反覆練習(遍作parikamma)觸的生滅,有時會見到身體局部或全身的生滅,可以不予理會,繼續觀鼻端的觸;直至見到心的生滅時,才自動轉移到觀心的生滅,若是觀智不成熟,心臟會痛,就不應該將注意力放在心臟,應該繼續觀鼻端的觸,或是暫時觀呼吸的氣息(止禪)。在更深沉的生滅,禪相必然出現。
7. 無論任何時候,不看禪相及其光色;在近行定(或剎那定)也有五禪支,但是不予理會。
8. 修觀行者可以修到隨時可以輕易及迅速地得到無常觀,即處在證入涅槃的邊緣。已證果者則可再進入(以涅槃為目標的)果定(phalasamapatti)。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