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畫:兩株枯木,木上懸著一圍玉帶;地下又有一堆雪,雪中一股金簪。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1 正冊判詞 -概述

2 正冊判詞 -Ⅰ畫

  【註釋】
  這一首是說林黛玉和薛寶釵的。
  1.可嘆停機德——這句說薛寶釵,意思是雖然有著合乎孔孟之道標準的那種賢妻良母的品德,但可惜徒勞無功。「停機德」,出於《後漢書.列女傳.樂羊子妻》。故事說:樂羊子遠出尋師求學,因為想家,只過了一年就回家了。他妻子就拿刀割斷了織布機上的絹,以此來比學業中斷,規勸他繼續求學,謀取功名,不要半途而廢。
  2.堪憐詠絮才——這句說林黛玉,意思是如此聰明有才華的女子,她的命運是值得同情的。「詠絮才」,用晉代謝道韞的故事:有一次,天下大雪,謝道韞的叔父謝安對雪吟句說「白雪紛紛何所似?」道韞的哥哥謝朗答道:「撒鹽空中差可擬。」謝道韞接著說:「未若柳絮因風起。」謝安一聽大為讚賞。見《世說新語》。
  3.玉帶林中掛——這句說林黛玉,前三字倒讀即諧其名。從冊里的畫「兩株枯木(雙「木」為「林」 ),木上懸著一圍玉帶」看,可能又寓寶玉「懸」念「掛」牽死去的黛玉的意思。
  4.金簪雪裡埋——這句說薛寶釵。前三字暗點其名:「雪」諧「薛」,「金簪」比「寶釵」。本是光耀頭面的首飾,竟埋沒在寒冷的雪堆里,這是對一心想當寶二奶奶的薛寶釵的冷落處境的寫照。
  【鑒賞】
  林黛玉與薛寶釵,一 個是寄人籬下的孤女,一個是皇家大商人的千金;一個天真率直,一個城府極深;一個孤立無援,一個有多方支持;一個作叛逆者知己,一個為衛道而說教。脂硯齋曾有過「釵黛合一」說,其確切的解說如何可以研究,但無疑不是否定林、薛二人的差別或對立。作者將她倆三首詩中並提,除了因為她們在小說中的地位相當外,至少還可以通過賈寶玉對她們的不同態度的比較,以顯示釵、黛的命運遭遇雖則不同,其結果都是一場悲劇。
相關內容


 

3 正冊判詞 -Ⅱ 畫

一張弓,弓上掛著一 個香櫞。
  二十年來辨是非,榴花開處照宮闈。三春爭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夢歸。
  【註釋】
  這一首是寫賈元春的。
  1.「二十年」句——這是說元春到了二十歲(大概是她入宮的年紀)時,已經很通達人情世事了。
  2.「榴花」句——榴花似火,故用「照」字。以石榴花所開之處使宮闈生色,喻元春被選入鳳藻宮封為賢德妃。用《北史》事:北齊安德王高延宗稱帝,把趙郡李祖收的女兒納為妃子。後來皇帝到李宅擺宴席,妃子的母親宋氏送上一對石榴,取石榴多子的意思,表示祝賀。冊子上所畫的似乎也與宮闈事有關,因為「弓」可諧「宮」,「櫞」可諧「緣」。但這也只是一種可能。
  3.「三春」句——「三春」,春季的三個月,暗指迎春、探春、惜春。「初春」,指元春。「爭及」,怎及。意思是元春的三個妺妺都不及她榮華貴。
  4.「虎兔」句——說元春的死期。「虎兔相逢」,原意不明。古人把十二生肖與十二地支相配,虎兔可以代表寅卯,說年月時間,如后四十回續書中說:「是年甲寅十二月十八日立春;元妃薨日,是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月。」但這樣的比附,對這部聲稱「朝代年紀,失落無考」的小說來說,未免過於坐實。事實上即使是代表時間,也還難以斷定其所指究竟是年月還是月日,因為後一種也說得通。如蘇軾《起伏龍行》:「赤龍白虎戰明日」,句下自注云:「是月丙辰,明日庚寅。」即以龍(辰)虎(寅)代表月日。又有人以為「虎兔相逢」乃影射康熙死胤禎嗣位於壬寅年,明年癸卯元雍正事。此外「虎兔相逢」還可解釋為生肖屬兔的人碰到了屬虎的人或者碰到了寅年等等。又所根據底本屬早期脂本的《乾隆抄本百二十回紅樓夢稿》和「已卯本」中「虎兔」作「虎兕相逢大夢歸」,就有可能暗示元春死於兩派政治勢力的惡鬥之中。「大夢歸」,指死。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恨無常》。

4 正冊判詞 -Ⅲ  畫

兩個人放風箏,一片大海,一隻大船,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泣涕之狀。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於末世運偏消。清明涕送江邊望,千里東風一夢遙。
  【註釋】
  這一首是寫賈探春的。
  1.自——本。精明,程已本誤作「清明」,與第三句頭兩個字重複。小說中說「探春精細處不讓風姐」(第五十五回),又寫她想有一番作為。
  2.「生於」句——說探春終於志向未遂,才能無從施展,是因為這個封建大家庭已到了末世的緣故。脂批:「感嘆句,自寓。」意思是說有作者身世感慨在。
  3.「清明」二句——清明節江邊涕淚相送,當是說家人送探春出海遠嫁。冊子上所畫的船中女子即探春。原稿大概有一段描寫送別悲切的文字,現在所見后四十回續書中沒有這個情節而且把「涕送」改為「涕泣」,一字之差,把送別改為望家了。畫中的放風箏是象徵有去無回,所謂「遊絲一斷渾無力,莫向東風怨別離。」(第二十二回探春所制燈迷——
  風箏。)所以 ,放風箏的「放」不是「放起來」而是「放走」的意思,小說特地描寫過放走風箏(說是放走病根兒)的情節,則畫中放走風箏的「兩個人」,當就是後來遣探春遠嫁的設謀者,但不能落實,有可能是對投向王夫人懷抱、不承認自己生母的探春懷恨記仇的趙姨娘和賈環。「千里東風一夢遙」,也是說天長路遠,夢魂難度,不能與家人相見,與我們現在讀到的探春嫁后又回娘家探親不同。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分骨肉》。

5 正冊判詞 -Ⅳ 畫

幾縷飛雲,一灣逝水。
  富貴又何為?襁褓之間父母違。轉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
  【註釋】
  這一首是寫史湘雲的。
  1.「富貴」二句——史湘雲從小失去了父母,由親戚撫養,因而「金陵世勛史侯家」的富貴對她來說是沒有什麼用處的。襁褓,嬰兒裹體的被服,這裡指年幼。違,喪失,死去。
  2.轉眼吊斜暉——程高本作「展眼吊斜輝」。吊,對景傷感。斜暉,傍晚的太陽。這句即所謂「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意思。從後面《紅樓夢曲》中我們知道湘雲後來是「廝配得才貌仙郎」的,(「脂硯齋本」有「后數十回若蘭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等批語,她可能就是嫁給衛若蘭的。)只是好景不長,丈夫可能早卒。
  3.湘江水逝楚雲飛——詩句中藏「湘雲」兩字,點其名。同時,湘江又是娥皇、女英二妃哭舜之處。楚雲則由宋玉《高唐賦》中楚襄王夢見能行雲作雨的巫山神女一事而來。所以,這一句和畫中「幾縷飛雲,一灣逝水」似乎都是喻夫妻幸福生活的短暫。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樂中悲》。

6 正冊判詞 -Ⅴ 畫

一塊美玉,落在泥污之中。
  欲潔何曾潔,雲空未必空。可憐金玉質,終陷淖泥中。
  【註釋】
  這一首是寫妙玉的。
  1.潔——既是清潔,又是佛教所標榜的凈。佛教宣揚殺生食肉、婚嫁生育等等都是不潔凈的行為,人心也是不潔凈的,在世界上很少真正有一塊潔凈的地方,唯有菩薩居處才算「凈土」,所以佛教又稱凈教。
  2.空——佛教要人看破紅塵領悟萬境歸空的道理,有所謂「色不離空,空不離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大般若經》)等等的言論。皈依佛教,又叫空門。
  3.金玉質——喻妙玉的身份。賈家僕人說她「祖上也是讀書仕宦之家……文墨也極通,經典也極熟,模樣又極好。」(十七回)
  4.淖(音鬧)——爛泥。題詠后兩句與冊子中所畫是同一意思,指流落風塵,並非續書所寫的被強人用迷魂香悶倒姦汙后劫持而去,途中又不從遭殺。根據後來在南京發現的靖氏藏本《石頭記》脂批中的新材料來看,妙玉大概隨著賈府的敗落,也被迫結束了她那種帶髮修行的依附生活,而換來流落「瓜州渡口……紅顏固不能不屈從枯骨」(據周汝昌同志校文)的悲劇結局。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世難容》。

7 正冊判詞 -Ⅵ 畫

一惡狼,追捕一美女——欲啖之意。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閨花柳質,一載赴黃粱。
  【註釋】
  這一首是寫賈迎春的。
  1.子系中山狼——「子」,對男子表示尊重的通稱。「系」 ,是。「子」「系」合而成「孫」,隱指迎春的丈夫孫紹祖。語出無名氏《中山狼傳》。這是一篇寓言,說的是趙簡子在中山打獵,一隻狼將被殺時遇到東郭先生救了它。危險過去后,它反而想吃掉東郭先生。所以,後來把忘恩負義的人叫做中山狼。這裡,用來刻劃「應酬權變」而又野蠻毒辣的孫紹祖。他家曾巴  結過賈府,受到過賈府的好處,後來家資饒富,孫紹祖在京襲了職,又於兵部候缺題升,便猖狂得意,胡作非為,反咬一口,虐待迎春。
  2.花柳質——喻迎春嬌弱,禁不起摧殘。
  3.一載——一年,指嫁到孫家的時間。赴黃粱——與元春冊子中「大夢歸」一樣,是死去的意思。黃梁夢,出於唐代沈既濟傳奇《枕中記》。故事述盧生睡在一個神奇的枕上,夢見自己榮華富貴一生,年過八十而死,但是,醒來時鍋里的黃梁米飯還沒有熟。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喜冤家》。

8 正冊判詞 -Ⅶ 畫

一所古廟,裡面有一美人,在內看經獨坐。
  勘破三春景不長,緇衣頓改昔年妝。可憐繡戶侯門女,獨卧青燈古佛旁。
  【註釋】
  這一首是寫賈惜春的。
  1.「勘破」句——語帶雙關,字面上說看到春光短促,實際是說惜春的三個姐姐(元春、迎春、探春)都好景不長,使惜春感到人生幻滅。勘,察看。
  2.緇衣——黑色的衣服。僧尼穿黑衣,所以出家也叫披緇。據曾見下半部佚稿的脂硯齋評語,惜春後來「緇衣乞食」,境況悲慘,並非如續書所寫取妙玉的地位而代之,進了花木繁茂的大觀園櫳翠庵過閑逸生活,還有一個丫頭紫鵑「自願」跟著去服侍她。
  3.青燈——因燈火青熒,故稱。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虛花悟》。

9 正冊判詞 -Ⅷ 畫

一片冰山,上有一隻雌鳳。
  凡鳥偏從末世來,都知愛慕此生才。一從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註釋】
  這一首寫王熙鳳。
  1.凡鳥——合起來是「鳳」字,點其名。《世說新語·簡傲》說:晉代,呂安有一次訪問嵇康,嵇康不在家,他哥哥請客人到屋裡坐,呂安不入,在門上寫了一個「鳳」字去了。嵇康的哥哥很高興,以為客人說他是神鳥。其實呂安嘲笑他是凡鳥。這裡反過來就「凡鳥」說「鳳」,目的只是為了隱曲一些。
  2.「一從」句——因為不知原稿中王熙鳳的結局空間如何,所以對這一句有著各種猜測。脂批說「拆字法」。意思是把要說的字拆開來,但如何拆法沒 有說。有人說「二令」是「冷」,「三人木」是「秦」(下半是「禾」非「木」),也不像。吳恩裕先生《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中說:「鳳姐對賈璉最初是言聽計『從』,繼而對賈璉可以發號施『令』,最後事敗終不免於『休』之 。故曰『哭向金陵事更哀   』云云。」研究脂批提供的線索,鳳姐後來被賈璉所休棄是可信的。「金陵王」是她的娘家,與末句也相合。畫中「冰山」喻獨攬大權的地位難以持久。《資治通鑒·唐玄宗天寶十一年》說:有人勸張彖去拜見楊國忠以謀寶貴。張說:「君輩倚楊右相若泰山,吾以為冰山耳。若皎日既出,君輩得無所恃乎?」「雌鳳」,當指她失偶孤獨。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聰明累》。

10 正冊判詞 -Ⅸ 畫

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裡紡績。
  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劉氏,巧得遇恩人。
  【註釋】
  這一首是說賈巧姐的。
  1.「勢敗」二句——曹雪芹佚稿中賈府後來是「一敗塗地」、「子孫流散」的,所以說「勢敗」、「家亡」。那時,任你出身顯貴也無濟於事,骨肉親人也翻臉不認。當是指被她的「狠舅奸兄」賣於煙花巷。脂批說:「非經歷者,此二句則雲紙上談兵,過來人那得不哭!」揭示出這一情節與作者、批者的生活經歷的關係。
  2.「偶因」二句——「劉氏」,程高本作「村婦」,當是嫌原句太直露而改的。劉姥姥進榮國府告艱難,王熙鳳給了她二十兩銀子。後來賈家敗落,巧姐遭難,幸虧有劉姥姥相救,所以說她是巧姐的恩人。脂批說劉姥姥「有忍恥之心,故後有招大姐事」(甲戌本第六回),又說巧姐與板兒有「緣」(庚辰本第四十一回),當是指他們後來結成夫妻,過著自食其力的勞動生活。續本則寫巧姐嫁給了一個「家財巨萬,良田千頃」的姓周的大地主家做媳婦,把「荒村野店」寫成了地主莊院,與作者在畫中所預示之意相悖。「偶」,賈府本不存心濟貧,鳳姐更慣於搜刮聚斂,對劉姥姥不過是偶施小恩小惠而已。「巧」,語意雙關,是湊巧,同時也指巧姐。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留餘慶》。

11 正冊判詞 -Ⅹ 畫

一盆茂蘭,旁有一位鳳冠霞帔的美人。
  桃李春風結子完,到頭誰似一盆蘭?如冰水好空相妒,枉與他人作笑談。
  【註釋】
  這一首是寫李紈的。
  1.「桃李」句——藉此喻說李紈早寡,她剛生下賈蘭不久,丈夫賈珠就死了,所以她短暫的婚姻生活就象春風中的桃李花一樣,一到結了果實,景色也就完了。這一句還暗藏她的姓名,「桃李」藏「李」字,「完」與「紈」諧音。
  2.「到頭」句——喻指賈蘭。賈府子孫後來都不行了,只有賈蘭「爵祿高登」,做母親的也因此顯貴。畫中圖景即批此。
  3.「如冰」二句——意思是說,李紈死守封建節操,品行如冰清水潔,但是不值得羨慕,像她這樣早年守寡,為兒子操心一輩子,待到兒子榮達、自以為可享晚福的時候,卻已「昏慘慘,黃泉路近了」,結果只是白白地作了人家談笑的材料。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晚韶華》。

12 正冊判詞 -Ⅺ 畫

一座高樓,上有一美人懸樑自盡。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
  【註釋】
  這一首是寫秦可卿的。
  1.「情天」二句——太虛幻境宮門上有「孽海情天」的匾額,意思是借幻境說人世間風月情多。這是為了揭露封建大家族黑暗所用的託詞。「幻情身」,幻化出一個象徵著風月之情的女身,這暗示警幻仙姑稱為「吾妹」、「乳名兼美,表字可卿」的那位仙姬,就是秦可卿所幻化的形象。程高本作「幻情深」,「深」是錯字。「幻」在這裡是動詞,與「幻形入世」、「幻來親就臭皮囊」用法相同。作者諱言秦可卿引誘寶玉,假託夢魂遊仙,說這是兩個多情的碰在一起的結果。
  2.「漫言」句——不要說不肖子孫都出於榮國府(指寶玉)。
  3.「造釁」句——壞事的開端實在還在寧國府。意思是引誘寶玉的秦可卿的墮落是她和她公公有曖昧關係就開始的,而這首先要由賈珍等負責。釁:事端。作者在初稿中曾以《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為回目,寫賈珍與其兒媳婦秦氏私通,內有「遺簪」、「更衣」諸情節。醜事敗露后,秦氏羞憤自縊於天香樓。作者的長輩、批書人之一畸笏叟出於維護封建大家族利益的立場,命作者刪去這一情節,為秦氏隱惡。這樣,原稿就作了修改,刪去天香樓一節四、五頁文字(從批語提到該回現存頁數推算,原來每頁約四百八十字,刪去二千字),成了我們現在所見的這樣。但有些地方作者故意留下痕迹,如畫中「美人懸樑自縊」就是最明顯的地方。
  【鑒賞】
  參見《紅樓夢曲·好事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