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正史文學


  正史文學,即以「二十五史」為代表的「史傳類文學現象」、或正統有歷史記錄的文學。正史,是以帝王傳記為綱領的中國史書。始見於南朝梁阮孝緒《正史削繁》。《隋書·經籍志》將《史記》、《漢書》等以帝王傳記為綱的紀傳體史書列為正史,居史部書之首位。《明史·藝文志》又以紀傳、編年二體,並稱正史。清乾隆年間的《四庫全書》,確定《史記》至《明史》的24部正統的紀傳體史書為正史(見二十四史),並確定凡不經皇帝批准的不得列入。1921年,北洋軍閥政府又增《新元史》,合稱二十五史。


  「正史」這個名稱見於《隋書·經籍志》:「世有著述,皆擬班、馬,以為正史。」正史之外的是:野史、外史、別史、雜史、秘史、艷史古籍。在中國古代,「二十四史」被稱為「正史」——是在清代完成的。


  正史與文學的關係:


  1、歷史學裡頭有文學因素存在,同樣文學中也有歷史事實。 歷史裡頭是有虛構成份,有文學內容的。


  2、文學中有歷史:「五四」以前,史料範圍並沒有這麼寬泛,對於文學與史學的關係也沒有那麼清楚,因此有些文獻到底屬於文學還是史學,甚至一兩千年來都沒有一致的看法。文學與史學之間的文獻,至於純粹的文學作品,當然也能發掘史料。


  3、歷史中的文學意義:歷史本身是不是文學其實並不很重要,重要的是寫歷史必須要有文學的才華。子曰:言之不文,行之不遠。狹義的歷史學只是歷史編纂學,更極端則是將史料學等同於歷史學。最早提到史與文的關係的,似乎也還是孔子的話:「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太過文學化了,史就會失去真實性。與歷史裡頭必須有文學相類似的是,文學也需要歷史。


  4、史與文的關係:劉知幾認為「夫國史之美備以敘事為主。而敘事之工者,以簡要為主」宋代鄭樵《通志序》中說:「史冊以詳文該事,善惡已彰,無待美刺。讀蕭、曹之行事,豈不知其忠良?見莽、卓之所為,豈不知其凶逆?」。


  5、文學與歷史的互文性:文學作品只是對這個真實而具體的歷史的一種反映。歷史是第一性的,文學作品是第二性的。歷史作為一種客觀的真實而決定了文學的存在和文學的內容。


  「三史」:指《史記》、《漢書》和東漢劉珍等寫的《東觀漢記》後漢書》出現后,取代了《東觀漢記》,列為「三史」之一。


  「前四史」:「三史」加上《三國志》,稱為「前四史」。


  「十史」:是記載三國、晉朝、宋、齊、梁、陳、北魏、北齊、北周、隋朝十個王朝的史書的合稱。


  「十三代史」:包括了《史記》、《漢書》、《後漢書》和「十史」。


  「十七史」:宋代,在「十三史」的基礎上,加入《南史》、《北史》、《新唐書》、《新五代史》,形成了「十七史」。


  「二十一史」:明代又增以《宋史》、《遼史》、《金史》、《元史》,合稱「二十一史」。


  「二十三史」:清朝乾隆初年,刊行《明史》,加先前各史,總名「二十二史」。後來又增加了《舊唐書》,成為「二十三史」。


  「二十四史」:當乾隆皇帝欽定「二十四史」以後,「正史」一稱就被「二十四史」所專有,取得了「正統」史書的地位。


  「二十五史」:1921年,中華民國總統徐世昌下令將《新元史》列入正史,與「二十四史」合稱為「二十五史」。


  「二十六史」:有人不將新元史列入,改將《清史稿》列為二十五史之一。或者,將兩書都列入正史,就形成了後世通常所說的「二十六史」。
上一篇[絞車]    下一篇 [四廂房]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