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拼音:zhèng qì;1. vital-qi; 2. 同真氣。生命機能的總稱,但通常與病邪相對來說,指人體的抗病能力; 3. 四季正常氣候,即春溫、夏熱、秋涼、冬寒等, 正氣者,正風也。——《靈樞·刺節真邪》; 4. complexion;color正常氣色; 5. open and aboveboard;just and honorable光明正大的風氣; 6. upright剛正的氣節; 作為科技名詞 的定義為人體正常功能活動的統稱,即人體正常功能及所產生的各種維護健康的能力,包括自我調節能力、適應環境能力、抗邪防病能力和康復自愈能力等。

1漢語詞語

詳細解釋
1. 充塞天地之間的至大至剛之氣。體現於人則為浩然的氣概,剛正的氣節。
《楚辭·遠遊》:「內惟省以端操兮,求正氣之所由。」 晉 孫綽 《太傅褚褒碑》:「公資清剛之正氣,挺純粹之茂質。」 宋 文天祥 《正氣歌》:「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趙朴初 《寄贈大谷瑩潤長老》詩:「挾持正氣健為雄,群力何難制毒龍?」
2. 指光明正大的作風或純正良好的風氣。
《文子·符言》:「君子行正氣,小人行邪氣。內便於性,外合於義,循理而動,不系於物者,正氣也;推於滋味,淫於聲色,發於喜怒,不顧後患者,邪氣也。」 宋 羅大經 《鶴林玉露》卷二:「 歐公 非特事事合體,且是和平深厚,得文章正氣。」 毛澤東 《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二:「總結經驗,發揚正氣,打擊歪風。」
3. 正派;正經。
《西遊記》第四三回:「我才見那個掉船的有些不正氣,想必就是這廝弄風,把師父拖下水去了。」《初刻拍案驚奇》卷三四:「﹝此女﹞仍留我莊上住下,等你會試得意榮歸,他發已盡長,此時只認是我的繼女,迎歸花燭,豈不正氣!」《儒林外史》第九回:「先年東家因他為人正氣,所以托他管總。」《兒女英雄傳》第三四回:「難道 安老爺 那樣個正氣人,還肯找熟人?」
4. 正常氣色。
茅盾 《子夜》十九:「 吳蓀甫 忽地站起來說;他那臉色和眼神的確好多了,額角卻是火燒一般紅。這不是正氣的紅。」
5. 謂純陽之氣或純陰之氣。
漢 董仲舒 《雨雹對》:「 敞 ( 鮑敞 )曰:『雨既陰陽相蒸,四月純陽,十月純陰,斯則無二氣相薄,則不雨乎?』﹝ 董仲舒 ﹞曰:『然。純陽純陰,雖在四月、十月,但月中之一日耳。』 敞 曰:『月中何日?』曰:『純陽用事,未夏至一日;純陰用事,未冬至一日。朔旦夏至冬至,其正氣也。』」
6. 謂春由東方直出不偏之氣和夏由南方直出不偏之氣。
《藝文類聚》卷三引《易緯通.卦驗》:「震,東方也。主春分,日出青氣,出直震,此正氣也。氣出右,萬物半死;氣出左,蛟龍出。」《藝文類聚》卷三引《易通.卦驗》:「離,南方也。主夏,日中赤氣出,直離,此正氣。出右,萬物半死;氣出左,赤地千里。」
事例
南宋末代右丞相文天祥在於元大都的監獄中,做出正氣詩一首。該詩慷慨激昂,充分表現了文天祥的堅貞不屈的愛國情操。開卷點出獄中有「水、土、日、火、米、人、穢」七氣,而文天祥說要「以一正氣而敵七氣」,歌中吟道:「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乃千古絕唱。

2中醫學名詞

中醫學名詞。指人體內的元氣。即人體的防禦、抵抗和再生的功能。與邪氣對言。
《素問·刺法論》:「正氣存內,邪不可干。」《花月痕》第四六回:「今日之事,必先激濁揚清,如醫治疾,扶正氣始可御外邪。」
中醫學名詞。指正常的氣候。
《靈樞經·刺節真邪》:「正氣者,正風也。」
正氣是指人體抗邪的能力.
正氣是中醫學中最重要、最基本的概念之一。它是指人體的機能活動(包括臟腑、經絡、氣血等功能)和抗病、康復能力而言,通常簡稱為「正」。
免疫是現代醫學的基本概念。所謂免疫,指機體的免疫系統識別「自己」與「非己」成分,並排斥異構物質的生理功能。其主要功能有以下三方面:①防禦作用,即抗感染免疫,主要指對病原微生物的免疫作用,作用過強時表現為變態反應;②維持機體內在平衡,如去除老死或受損傷的細胞,作用過強時表現為自身免疫病;③免疫監督,即去除經常在體內發生的異常細胞變種,當作用減弱,如老年人,就容易出現惡性腫瘤。
正氣的功能包括免疫這一重要的功能活動。如上所述,正氣與免疫分別是兩種醫學體系中的基本概念,兩者之間有著內在的聯繫。從免疫的主要功能來看,大致相當於正氣的抗病能力。中醫學認為,正氣虧虛是疾病發生的內在根據,因此,非常重視人體正氣在疾病發生過程中的重要作用。正氣充盛,抗病力強,致病邪氣難以侵襲,疾病也就無從發生。《素問·刺法論》說:「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反之,當人體正氣不足,或正氣相對虛弱時,衛外功能低下,往往抗邪無力,則邪氣可能乘虛而入,導致機體陰陽失調,臟腑經絡功能紊亂,以致引發疾病。故《素問·評熱病論》說:「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正氣抗禦外邪入侵的這一功能,與免疫功能的防禦作用,即抵禦病原微生物感染的作用相當。正氣的抗病能力還表現為維持臟腑功能的協調、氣血的流行暢達。在中醫病因學中,特別注意內生邪氣,如痰飲、瘀血以及內生五邪等。上述邪氣,往往是臟腑功能失調,氣血失和的病理產物,又反過來影響人體,導致疾病的發生。《丹溪心法》謂:「氣血沖和,百病不生。一有怫鬱,諸病生焉,故人身諸病多生於郁」。郁是諸多疾病自身而生的關鍵環節,故前人有「百病皆兼郁」的論斷。郁是氣血失於沖和的病理狀態,若臟腑協調、氣血沖和,則郁不能存在,而諸病亦皆難生。正氣的這一功能則與免疫功能中的維持機體內在平衡的功能相吻和。正氣失常可以致病,而免疫過強則可導致自身免疫病的發生,如常見的結締組織疾病、腎小球腎炎、腎病綜合症等。一旦體內產生了上述病理產物,人體的正氣又會奮起而抵抗之。如果正氣不足,而這些病理產物又難以迅速除盡,必然會導致邪氣愈結愈甚,同時正氣因之而耗傷,甚則危及生命。如積證的發生,常常因為情志失調,飲食失節,或感外邪,以致氣機郁滯,血行不暢,瘀血內阻,結而成塊,積漸而大,終至不治。《素問·經脈別論》曰:「當是之時,勇者氣行則已,怯者則著而病也」。這種預防或消除體內病理產物的形成、堆積的功能,則與免疫監督相當。因此,可以說,中醫學正氣的抗病能力,包括免疫這一生理功能,但正氣只是從整體、宏觀的角度闡釋了人體免疫功能的大致內容,至於微觀、局部的內容,是正氣學說所不能闡述清楚的。
正氣不等於免疫。免疫功能是正氣的重要方面,即抗病能力,但卻不是正氣的全部內容。人體的機能活動是正氣主要的、根本的功能,也是抗病能力產生的基礎。人體的機能活動以臟腑為場所,而臟腑之中又以五臟為中心,五髒的功能活動產生了氣血,氣血又是臟腑功能活動的物質基礎。臟腑的相互聯繫、臟腑與其它組織器官的關聯、氣血的運行又以經絡為路徑。臟腑、經絡、氣血功能活動既是正氣的內容之一,同時,其功能活動又產生正氣。正氣旺盛則抗病能力強。任何疾病的發生,都必然是臟腑、經絡、氣血功能的失調,病程久延,還會導致臟腑、經絡、氣血的損傷,即正氣虧虛,因此,在疾病過程中,邪正鬥爭的同時,或邪去之後,都存在著正氣的自我恢復,從而使機體康復的過程。這種自我修復的機能,通稱康復能力,它同樣是正氣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些雖與抗病能力不同,但兩者之間卻有著密切的聯繫。抗病能力、康復能力都以臟腑、經絡、氣血的功能為基礎,都與疾病過程有關,但抗病能力與疾病的發生、發展相關,而康復能力則與疾病的痊癒相關。這些都不是免疫這一生理功能所能概括的。
總之,現代醫學免疫功能與中醫學所說的正氣的抗病能力相當,但兩者又不是能等量齊觀的概念,因此,不可將兩者的涵義混淆。
上一篇[丸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