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電視劇反腐

正義使命2009年上映, 主演;胡亞捷,吳衛東等

1演員名單

胡亞捷飾 趙傑
吳衛東飾 方正剛
安 琪飾 肖楠
主演;胡亞捷,吳衛東等

  主演;胡亞捷,吳衛東等

徐玉蘭飾 劉秀娟
公方明飾 劉寶亮
柴銘洋飾 杜戈輝
韓童生飾 李海濤
俞洛生飾 聶廣興
馬曉偉飾 陸平
顧寶明飾 阮平
苗 苗飾 高慧芳
劉昌偉飾 陸興友
吳 炫飾 任燕
劉冠鱗飾 孫少陽
朱逸凡飾 團團
夏志卿飾 董大宇
付 亨飾 王偉
主演;胡亞捷,吳衛東等

  主演;胡亞捷,吳衛東等

毛 堅飾 張元
廉叔良飾 老秦
張引娣飾 黃順惠
謝欣琳飾 葉穎
曹世平飾 宋濤
沉 浮飾 夏宗偉
寧 怡飾 黃寶雲
於森海飾 丁勇
丁丹妮飾 吳敏
丁 火飾 陳琳
楊 樹飾 譚立龍
李道君飾 姜輝
楊建平飾 楊震
李文俊飾 田鳳一
洪佳麗飾 陸小雅

正義使命主演劇照

正義使命主演劇照
項 博飾 胡偉
丁小虎飾 孫強
余晨光飾 王振宇
王旭峰飾 李春山
華 棟飾 胡梅英
姚克勤飾 孫遠光
嚴志平飾 丁海生

2劇情簡介

剷除貪腐,捍衛法律,喚醒良知,警示世人,這就神聖的國徽賦予人民檢察官的正義使命!本劇部分取材於真實案例,講述了江州市檢察院反貪局的檢察官和偵查員們與形形色色貪腐分子做鬥爭並最終將他們一一繩之以法的故事。本劇力求將黨的要求、國家的法律、政策和司法機關的職能融入劇情,以檢察說社會,以社會說檢察,生動的再現一個個精彩紛呈的案件,鞭辟入道的剖析出一段段洞察人性的啟示……
穿幫問題:
1.根據中國刑法規定,有期徒刑最高量刑時十五年,只有在數罪併罰的時候,才有可能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醫院受賄案中,孫遠光因為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9年,孫遠光只有一罪,不可能被判處19年有期徒刑;同樣,孫遠光的妻子胡梅英也不可能因為受賄一個罪名被判處16年。
2.本片中,檢察官在穿春秋檢察制服時,將大檢徽戴在左邊領子上,按照檢察官著裝規定,大檢徽應該戴春秋制服的左胸前,戴在春秋制服左領子上的應該是小檢徽。此外除非開庭或者其他特殊場合,一般情況下,穿著春秋檢察制服和冬季檢察制服時是不戴大檢徽的。
3.影片開始,反貪局長趙傑與城建集團老總在飯店吃飯時候身穿檢察制服,按照規定,除非執行公務,A.檢察人員不得著制服進出娛樂、餐飲等場所;B.任何情況下,不得著制服喝酒;C.檢察人員工作時間,特別是中午,不得飲酒。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第1集
       漢江省第一監獄里,死刑犯韓忠,在即將行刑前突然揭發舉報江州市城建集團副總李海濤曾收受其賄賂。江州市人民檢察院反貪局偵察一處處長方正剛接到舉報后,丟下正在醫院準備做手術的女兒,立刻著手調查。偵察員肖楠及倆老劉(劉寶亮、劉秀娟)也立即開始了取證和搜查工作。
      城建集團工地,李海濤對反貪局的傳喚略感意外。他立刻與正在市長辦公室開會的城建集團總經理聶廣興聯繫。但在方正剛的監控下,聶廣興只好與李海濤打起了官腔,要求李海濤積極配合反貪局的調查。與此同時,聶廣興卻巧妙向王市長表明:李海濤擔負著重要的工作,反貪局此時傳喚李海濤將使明天與外商的重要談判無法進行。為了顧全大局,王市長立刻撥通了檢察院的電話了解情況。
      檢查長的壓力、調查的困難,使方正剛的工作陷入困境。他必須在24小時傳喚時間內拿下李海濤。而此時,倆老劉的搜查和肖楠的取證仍沒有任何線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女兒方唯真也正面臨著一場大手術,正期望著父親的陪伴。
      正在這時,新任反貪局局長趙傑已經赴任江州反貪局。面對方正剛雙方膠著的困境,趙傑決定立刻投入工作。他借新任為由親自前往市長辦公室,一面向市長報到,一面接近聶廣興。飯桌上,趙傑故意做出讓聶廣興放鬆的心態並成功阻止了聶廣興打電話串供的機會。
      幾個小時過去了, 審訊室內的李海濤頑抗的躲避著方正剛的審問,案件一籌莫展……
  • 第2集
       在肖楠的取證錄像里,韓忠一口咬定李海濤曾已保證金的名義收受了自己30萬元的賄賂款,對此,李海濤矢口否認。
      不勝酒力的趙傑為拖住聶廣興繼續與其對酒攀談,暗中卻觀察著聶廣興的一舉一動。
      倆老劉在李海濤家的搜查無功而返,卻在回來的路上意外發現方唯真在醫院「失蹤了」。
      與此同時,方正剛在審訊室內有了重要突破——李海濤改口說將30萬元保證金交給了城建集團財務主管田鳳一。倆老劉立刻趕往城建集團,而此時賊心虛的田鳳一正準備攜帶重要賬目倉惶出逃。倆老劉與其擦肩而過,田鳳一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溜掉了。
      趙傑回到反貪局后確認,飯桌上曾給趙傑暗示行賄的聶廣興一定有問題,而逃走的田鳳一更可能參與涉案。但也深知如果不能及時抓住田鳳一,就無法與李海濤核對口供。12小時一到,李海濤即將被釋放。
      與此同時,回到城建集團的聶廣興已發現被反貪局跟蹤。他表面紋絲不動,暗地裡卻伺機與田鳳一取得聯繫。
      沒過多久,慌不擇路的田鳳一因違章駕駛被交警攔截。驚慌之餘,田鳳一鋌而走險,棄車逃跑。
      審訊室內,趙傑發現重要線索,他打電話給肖楠讓她即刻趕往寧城進行調查。肖楠接到電話后,但心裡卻不禁泛起了漣漪——多年前肖楠曾與趙傑心心相印,但趙傑的離開最終使兩人形同陌路。如今,再度聚首,肖楠心裡五味雜陳。
      方正剛接到舉報,在田鳳一的車裡發現了田鳳一沒有帶走證件和錢包。他斷定田鳳一一定不會走遠。
      夜幕降臨,方正剛緊緊跟蹤著聶廣興的司機,終於發現了前來接頭的田鳳一。緊要關頭,因害怕做手術而從醫院逃跑的方唯真撥打了方正剛的電話,方正剛一時焦灼,狡猾的田鳳一再一次逃掉。
      驚魂未定的田鳳一索性躲到了洗浴中心,伺機再次與聶廣興取得聯繫……
  • 第3集
       晚十點,反貪局內,沒有取得任何進展的趙傑、方正剛萬分焦急。
      洗浴中心內,田鳳一再次打電話給聶廣興,而聶廣興反而勸田鳳一主動去自首做替罪羊。田鳳一斷然拒絕,並威脅聶廣興如果不來救自己就將重要賬目交出去。
      情急之下,聶廣興又施一計,決定連夜造訪王書記。
      時間所剩無幾,趙傑只得做好放人的準備。
      正在這時,方正剛大膽推測,沒有證件沒有錢款的田鳳一此刻應該就躲在聶廣興、李海濤常去的洗浴中心。趙傑表示認同。
      釋放時間馬上要到了,審訊室內的李海濤開始囂張起來。
      經過盤查,方正剛鎖定田鳳一可能藏身的洗浴中心。並派老劉喬裝成客人潛入探查。
      桑拿房內,老劉佯設裝錢包丟失而撥打110報警。方正剛在警察的「掩護」下進入洗浴中心徹底搜查。不料,田鳳一早已偷了客人的手機和錢包,逃之夭夭了。
      凱萊酒店,聶廣興借口因病不能參加明天與外商的談判,並提出辭職藉此向王書記施加壓力……
      正在此時,有人舉報曾在市中心看到田鳳一。方正剛等人迅速趕到,但最終還是撲了個空。
      時間逼近,趙傑下令辦手續準備放人。
      就在此時,肖楠在寧城終於獲得重要突破——李海濤與福隆房地產的老闆郝林存在著行受賄關係。趙傑得知后,立即下令拘捕李海濤。
      寧城人民檢察院,肖楠爭分奪秒地對郝林的進行詢問;審訊室內,李海濤振振有詞的進行著狡辯。審訊正在艱難的進行著,田鳳一仍舊不知去向。
  • 第4集
       在肖楠機智的詢問下,理虧辭窮的郝林終於承認曾賄賂李海濤一輛汽車及二十五元萬現金。鐵證面前,李海濤無計可施,終於低下頭。
      反貪局的不眠之夜,眾人齊心協力初戰告捷。
      天剛亮,一直監視著聶廣興的老劉突然打來電話,說聶廣興一早就趕去了城建工地。趙傑、方正剛機敏地判斷,田鳳一一定藏身於此。
      工地上,正待與聶廣興接頭的田鳳一終於被老劉逮住,再也無法脫身。聶廣興見勢不妙伺機潛逃,卻被早已等候在那裡的方正剛迎面攔住。
      案件偵破,趙傑、方正剛、肖楠等人舉杯同慶。肖楠與趙傑終於闊別多年後又見面了。
      曲終人散,肖楠孤獨的走在江邊,回憶起往事不禁黯然神傷……
      夜幕下,一個人影鬼鬼祟祟的躲藏在陰影里。
      方正剛帶著方唯真在的多年的戰友陸平的家裡聚會時,陸平接到一個神秘電話后,聚會結束后,陸平消然離家。
      第二天,陸平的妻子丁紅梅打電話給方正剛焦急的尋找失蹤的陸平,而此時,方正剛卻接到陸平所在電力公司的舉報,公司聲稱擔任採購部經理陸平涉嫌貪污五十萬巨款,近日神秘失蹤。
      因為和陸平的特殊關係,方正剛不願相信一向老實本分的陸平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沒有及時向趙傑說明情況。私下裡,卻焦急地四處打聽著陸平的下落。
      立案后,老劉立即前往陸平的單位了解情況。而肖楠和杜戈輝則來到陸平家裡,向丁紅梅出示了搜查證……
  • 第5集
       方正剛向趙傑提出迴避此案,得到趙傑的同意。憂心丈夫的丁紅梅對肖楠、杜戈輝的搜查產生了強烈的抵觸情緒。
      很快,老劉就發現了陸平貪污公款50萬元的證據。陸平的女兒陸小雅也在此時哭著來找方唯真問父親到底出了什麼事,方正剛痛苦萬分。
      而此時,失蹤的陸平,突然被一個司機送到了醫院。此時的陸平被人洗劫並致傷。
      丁紅梅聞訊趕到醫院,看見昏迷不醒的陸平心痛不已。她堅信一定有人陷害自己的丈夫。
      一直在暗中觀察的趙傑卻心存疑慮——根據醫生診斷,陸平是輕傷且無生命危險,可為什麼卻一直昏迷不醒呢。
      善解人意的方唯真一直消消跟蹤陸小雅,生怕小雅出事。
      深夜,一場惡夢使陸平突然驚醒。但他卻依然佯裝昏迷。而守候在病房外的丁紅梅,正在向方正剛訴說著她與陸平深厚的感情。方正剛被深深地感動了。
      愛情,是人人都心存嚮往的美好事物。可面對熱情的肖楠,趙傑還是冷靜對她說——我們不合適。
      醫院裡,陸平躲開監視,再次神秘消失。方正剛等人四處尋找,終於在醫院的天台上發現了準備跳樓自殺的陸平。
      危急時刻,丁紅梅聞訊趕到。幾近崩潰的她不顧一切地跑向陸平,卻摔倒在地。看見妻子受傷,陸平本能的從天台上跳下來,兩人擁抱在一起失聲痛哭。
      審訊室里,陸平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可趙傑卻從他的言語間感到一定另有隱情……
  • 第6集
       在肖楠的詢問下,陸平供出貪污的公款已被自己在澳門全部賭光。
      丁紅梅含淚給陸平寫了一封信,希望陸平說出真相。陸平見信后,眼淚奪眶而出。
      悲傷的丁紅梅,決定把房子賣掉替陸平退贓。小雅因沒心情上課而逃學,善良的方唯真陪伴小雅一同逃學,並且不斷的安慰開導她。
      方正剛向趙傑證實陸平不可能有du.bo的惡習。同時趙傑、肖楠等人也從掌握的諸多信息中排除了陸平將公款賭光的可能,大家一致認為案情不止這麼簡單。
      一陣手機的鈴聲提示了趙傑,趙傑想起審訊時,陸平似乎對手機的鈴聲特別敏感。
      順著線索,倆老劉與肖楠、杜戈輝同時發現一個自稱陸平親戚的人曾多次與陸平聯繫。
      而此時,方正剛也以陸平被劫的手錶為線索,找到了打劫陸平的人——胡偉。經確認,這個有著聚眾du.bo的前科的胡偉,就是那個謊稱陸平「親戚」的人。
      雖有旁證,但審訊室里的胡偉一口咬定不認識陸平;而陸平也矢口否認他見過胡偉。審訊一時陷入困境。趙傑認為一定要換個思路偵破這個案件。
      方正剛得知女兒考試作弊,重重打了方唯真一巴掌。方唯真委屈的跑走了。小雅找到方正剛並告訴他,真真是因為保護自己才作弊,並且一個人把事情都扛了下來。
      一句話提醒了方正剛。方正剛恍然大悟……
      趙傑與方正剛來到陸平家,告訴丁小梅,陸平一定是為了保護她才犯下罪行,丁小梅素然淚下……
  • 第7集
       方正剛出於對陸平的關愛與責任,向趙傑申請接手此案。但陸平仍然沒有說出實情。
      丁紅梅站立在反貪局外,她告訴前來勸慰的肖楠如果陸平不說出事情,她就一直站在這裡。
      審訊室內,方正剛播放著丁紅梅傷心欲絕的哭泣著勸導陸平的錄像,陸平再不忍看妻子受傷害,緩緩的說出真相….
      兩年前,陸平被調到外地工作時,一念之差陸平與年輕貌美小時工小梅發生了關係。小梅鍾情於陸平,但陸平還是在工作結束后離開了小梅。之後,二人再無聯繫。
      本以為事情至此結束,但小梅的哥哥胡偉的魔鬼般的出現,使陸平生活的走向深淵……
      胡偉開始了對陸平不斷地敲詐勒索,並謊稱小梅已生下陸平的孩子,還找到陸平家讓丁紅梅看小梅與孩子的照片。
      為了不讓妻子紅梅知道事情的真相,為了不讓她傷心,陸平挪用了公款。
      陸平神秘失蹤的那個夜晚,正是胡偉勒索陸平未果而後將其搶劫、打傷。
      鐵窗外,知情后的丁紅梅來看望陸平,併當面撕掉陸平準備好的離婚協議書。面對妻子的諒解,陸平悔恨交加……
      反貪局的深夜,正在值班的杜戈輝接到一個舉報電話稱市糧油集團副總李春山貪污受賄。但就在這時,舉報人電話突然掛斷,並傳來一聲慘叫。方正剛等人立即趕到舉報現場,現場存在打鬥現象,但舉報人已不見蹤影。
      經過檢察院多方調查,確認李春山有受賄嫌疑,李春山立即被傳喚。
  • 第8集
       李春山被審訊。審訊中杜戈輝拿出從李家搜出的面值十二萬的購物卡問其原因,李春山卻說根本不知情。趙傑同意了方正剛拘留李春山的申請,並委派肖楠跟杜戈輝去調查在招標中最終中標的興友公司的賬目。
      得知李春山被拘留的消息,興友公司的總經理陸興友心急如焚,讓法律顧問嚴峰去跟檢察院的老同學打聽消息。正趕上假以稅務人員例行檢查名義的肖楠與杜戈輝前來調查賬務。杜戈輝巧遇老同學嚴峰,使得他們還未來得及對興友公司的賬務有所了解,杜戈輝的真實身份便被識破。
      王振宇前來檢查院向方正剛打聽李春山的情況,並婉言向方正剛說出李春山家中貧困母親重病十分需要錢的情況,說李春山曾經莫名的支持與興友公司的合作。
      杜戈輝在停車場取車時看到嚴峰的高檔跑車,內心極不平衡,帶肖楠去高檔西餐廳消費。肖楠說出看到杜戈輝女友與一中年男子親昵逛街的事情。杜戈輝啞然。後來知道,與女友一起逛街的人是女友的爸爸。
      李春山想到自己是被曹明所陷害,並說競標前曹明曾欲以高檔別墅賄賂自己,被自己拒絕。趙傑開始部署對曹明的調查。詢問中,曹明否認了自己賄賂李春山遭拒的事情,卻說李春山曾向自己索賄。在對陸興友的詢問中,杜戈輝以拘留威脅,逼陸興友交待出曾在招標后婉轉的給李春山送了三萬元錢。李春山承認此事,但說三萬塊錢最後通過王振山上交給了公司財務。肖楠跟杜戈輝前去詢問王振山,卻遭否認。
      李春山推斷曹明王振山兩人同謀陷害自己。杜戈輝與激動的李春山發生了口角,並被李春山打了耳光奪門而出。突然冷靜下來的李春山娓娓道出自己可憐的身世……
  • 第9集
       李春山誠懇的講述自己凄慘童年,委實動人。
      方正剛與老魏在交通部調出事發當天的車行錄像。
      肖楠與杜戈輝去糧油集團查賬,王振宇顯得十分緊張,被肖楠看出些端倪。
      肖楠請杜戈輝吃飯賠罪,劉秀娟的一番亂點鴛鴦譜讓杜戈輝心中對肖楠掀起一陣漣漪,肖楠卻中途接到醫院的化驗結果通知離去。原來,肖楠關心趙傑的身體,把趙傑常吃的葯拿去醫院化驗,得知趙傑得的是焦慮症。
      興友公司財務科莫名發生火災,方正剛等人懷疑這是蓄意引起的火災,經過對相關人員的盤問,並沒有發現疑點。方正剛卻在現場注意到了辦公桌上一台傳真機的殘骸。
      杜戈輝與嚴峰去KTV唱歌,第二天杜戈輝發現身上有嚴峰塞的購物卡。陸興友被嚴峰勸服去檢察院主動交代已經交待過的三萬元錢受賄款。這更加讓杜戈輝覺得嚴峰意欲買通自己,來包庇陸興友的罪行。嚴峰卻誠懇講出自己給杜戈輝購物卡全是出於同學舊情。杜戈輝有點迷惑了。
      李春山審訊中為衝動打人向杜戈輝道歉,卻仍然堅持是曹明與王振宇合謀陷害自己,並說出曹明與王振宇先前的合作關係親密。又牽引出糧油集團里頻頻出問題的電梯及監控系統正是從宏達公司購買。這又讓肖楠回憶起,在糧油集團調查中王振宇的奇怪行為。
      正在此時,王振宇為反貪局送來錦旗,聲稱怕帶來負面影響意欲讓反貪局儘快起訴李春山,趙傑卻看出其中並不簡單。
      肖楠幫趙傑找來治療焦慮症的資料,卻被趙傑冷眼拒絕。回憶起與趙傑的點滴過往,心中泛起酸楚,決定斬斷情絲。
      肖楠跟杜戈輝又來到了糧油集團,卻換上了一身技工的衣服。
  • 第10集
       肖楠跟杜戈輝假以設備公司整修的名義來到糧油集團。
      王振宇與曹明密談,王振宇想要及時收手,曹明卻以為自己佔盡優勢,仍然想要藉此機會絆倒李春山。
      李春山與看守所的犯人起爭執,被打傷入院。趙傑與方正剛前來探病,誠懇的態度給心焦氣躁的李春山帶來些許安慰。
      趙傑聽了方正剛豁達的人生態度,重新面對自己緊張的神經狀態,若有所思。
      肖楠杜戈輝通宵工作,感情在嬉笑怒罵中漸漸升溫,並且找到了多條十分有進展性的線索。懷疑王振宇曾從宏達公司購買過假冒及偽劣的電梯及監控設備。通過對王振宇和曹明分頭做的詢問,發現了兩人在以往的合作中確實有難以告人的秘密。
      方正剛大膽的推測火災的引起與傳真機有關,查到火災當天財務科孫強就是發傳真的人。在隨後對孫強的傳訊中,孫強稱是受陸興友指使縱火。通過吸鼻子的細節,杜戈輝驚異的發現孫強的聲音正是神秘消失的舉報人打來電話的聲音,孫強交待出真正的幕後指使人是曹明。
      王振宇與曹明秘密約見商量對策。此時肖楠杜戈輝接到傳訊王振宇曹明的命令,進入屋子直接把兩人帶回檢察院。鐵證面前,王振宇交待出與曹明兩人同謀把購物卡放在李春山家中,並配合曹明陷害李春山的實情,王振宇曹明被繩之於法。
      李春山因無罪被審訊,被國家補償。
      趙傑請肖楠吃飯,並誠心感謝肖楠的關心,肖楠此時接到杜戈輝的告白電話,一場糾葛又在肖楠心中展開……
  • 第11集
       第二天上班肖楠試探杜戈輝,杜戈輝卻似乎已經忘記了前一天晚上的告白,肖楠乾脆說杜戈輝是打錯了電話,婉轉的拒絕了杜戈輝的告白。
      局裡開會,省組織部一個處長的貪污案涉及到三年前其人在江州市受賄的事情,請江州市反貪局協助調查。決定傳申行賄人江州市科技發展中心主任周群。肖楠杜戈輝前去江州市科技發展中心找周群,卻得知周群前一天飲酒後開車死了。這一切都被科技發展中心會計任燕看在眼裡。反貪局決定查科技發展公司的賬務。
      任燕先去了兒子團團的學校,對兒子百般溺愛。任燕給老公孫少陽打電話。孫少陽為逃債,從公司後門倉皇逃跑。兩人約在酒店見面,孫少陽跟任燕要錢周轉,任燕向孫少陽講述了早晨看到的事情,讓孫少陽趕在明天前籌錢把經濟漏洞補上。
      肖楠見到任燕,讓任燕整理一下賬務,任燕答應下來卻已賬務複雜為由,故意拖延時間,要明天才能把賬務拿出來。
      孫少陽四處找朋友,卻沒能湊上錢把賬務漏洞補上。
      方正剛的前妻妻吳敏突然回國,來檢查院找方正剛,正遇上肖楠摔跤方正剛扶肖楠起身,吳敏誤會肖楠是方正剛女友。吳敏說出這次回國的目的,就是帶女兒真真隨自己出國。
  • 第12集
       在酒店裡吳敏給女兒真真添了時尚裝束,方正剛來了,被真真的樣子嚇了一跳。在教育真真的問題上方正剛與吳敏發生爭執,真真心中十分難過。方正剛說起當年吳敏的絕情離開,真真極不情願的跟方正剛回家了。
      任燕神態慌張地接受肖楠跟劉秀娟查賬,趁二人不備,任燕離開,去孫少陽公司。孫少陽被債主追債,拉起任燕倉皇逃走。孫少陽回家收拾東西之後,帶任燕出逃。
      肖楠與劉秀娟查出7月以後的賬目已經不對,此時發現任燕已經不在。方正剛趕緊去任燕兒子團團的學校,卻被告知團團已經被接走了。杜戈輝在任燕家蹲守,遇到接團團回家的保姆小李。
      趙傑等人悉心照料團團。看著團團稚嫩的臉,趙傑不由想起自己破碎的童年。
      孫少陽夫婦的車在途中加油,與此同時,追趕孫少陽夫婦的方正剛也想到從沿途加油站下手。途中,任燕打電話給家裡,趙傑接到電話勸任燕為了孩子回頭是岸。方正剛一行在加油站問到孫少陽有可能去了附近修車鋪。孫少陽夫婦已經棄車逃跑,並劫持了修車工的4000塊錢。
      方正剛一行追趕到杭城,仍然沒有追到孫少陽夫婦,當地警察部署了檢查全杭城的酒店旅館。
      孫少陽跑到出差常來的寶鋼賓館,因為老交情沒有登記就開了房間。安排任燕休息下來,孫少陽便借買東西,跑出門去了。
      真真跟吳敏住在酒店,吳敏勸服真真跟自己去國外。兩人回家拿戶口本準備辦護照,正碰上受方正剛之拖也來拿戶口本的劉寶亮。
  • 第13集
       吳敏與劉寶亮寒暄,並以為真真辦保險之名騙走劉寶亮已經拿在手中的戶口本。
      劉寶亮與劉秀娟在孫少陽家中找出多張寶鋼賓館的fa.piao,為正在搜尋中的方正剛提供了信息。
      任燕從夢中驚醒,卻發現孫少陽正在後院中瘋狂的刮彩票,任燕終於明白孫少陽早已嗜賭成性,心灰意冷。方正剛一行也已經找到寶鋼賓館孫少陽夫婦住的房間。孫少陽夫婦在賓館門口看到警車,轉身逃走。兩人前去辦假身份證,與辦假證的人約在人民廣場見。
      劉寶亮在孫少陽家中搜出其與杭城某茶葉公司的合同,告知方正剛,推測出孫少陽極可能去那家茶葉公司索要預付款。同時劉寶亮把吳敏騙走戶口本的事情告訴了方正剛。方正剛心力憔悴。
      孫少陽去茶廠索要預付款,茶廠廠長接到方正剛一行的電話,按照警方指使將孫少陽夫婦關起來。待警方趕到,孫少陽夫婦已經破窗逃跑。
      吳敏催促真真抓緊跟自己出國,真真想起往日與爸爸的點點滴滴,動搖了。真真跑到檢察院,趙傑帶真真來陪團團,兩人甚是投緣。看著團團,真真更想念爸爸了。並跟趙傑說出了心中與爸爸的隔閡。
      孫少陽索款未成,又在樹林中崴了腳,兩人已經幾近絕望。
      杭城市警察查處了辦假證的窩點,方正剛一行藉此線索抓捕了去拿假身份證的孫少陽。
      任燕終於難抵思念回到家中,看罷了團團,正式被檢察院逮捕。在審訊中,任燕一人把所有罪名攔在自己身上。孫少陽也與任燕口徑一致,說自己不知道任燕私用公款之事。
  • 第14集
       孫少陽終於承認自己與任燕合謀貪污公款的事情,兩人遂被判入獄。兩人之子團團被姥姥撫養。
      趙傑勸方正剛多關心真真,尊重真真的意見。方正剛與真真談天,忍痛讓真真離開自己跟吳敏出國。
      趙傑部署去杭城跟茶農追要預付款,方正剛攬下來,實借出差逃避面對真真離去內心的苦楚。真真也終於放棄出國,決定留下來跟爸爸一起生活。真真趕到檢察院,方正剛上了出差的車,只留給真真一個遠去的背影。吳敏看到真真與父親的感情,終於黯然離開。
      方正剛與趙傑從茶農手中辛苦追回120萬預付款被上級表彰,大家為二人慶祝。檢察長帶來運動會的消息。當大家問及趙傑怎麼沒來,檢察長只說趙傑家中有了點事。肖楠表情甚是緊張。
      趙傑一直被內心的陰影籠罩著躲在自己的世界,並持續用藥物控制自己的頭痛病。
      檢察院收到對衛生局長孫遠光的舉報。檢察院開始部署調查,並請來孫遠光並婉轉的對其警告。
      肖楠杜戈輝勤練羽毛球,備戰運動會。兩人的感情有所升溫,被劉秀娟看出端倪。劉秀娟把此事講給趙傑聽,趙傑心內如倒了五味瓶。
      第三人民醫院副院長郭達富請孫遠光曾經的司機楊震吃飯,兩人狼狽為奸互用其職各得其所。
      方正剛同劉寶亮前去探訪郭達富,郭達富自信滿滿說自己清明廉潔。方正剛離開,郭達富便向醫藥代表譚立龍追究,懷疑他舉報自己。其實果然是譚立龍欲以此要挾郭達富把下一單生意給自己。
      肖楠桌上莫名地出現了一包葯,卻不知是誰人送來。
  • 第15集
       杜戈輝的進一步調查發現了郭達富與CYS的代表陳琳關係密切,方正剛準備順此線索調查下去。
      郭達富與情人陳琳在酒店見面,郭達富想要把1600萬的單子從陳琳手中讓給譚立龍,卻被拒絕。郭達富向第三人民醫院院長姜暉申請追加預算,姜暉卻婉言讓郭達富不要繼續插手招標的事情。
      肖楠在健身房門口聽到杜戈輝與趙傑的對話,得知趙傑一直在默默的關注自己。
      楊震媽住院,郭達富對楊震百般奉承,讓楊震托孫遠光出面幫忙拉回招標的事情,被謹慎的孫遠光拒絕,孫遠光的妻子胡梅英給楊震出了個點子。
      CYS公司醫藥代表譚立龍到檢察院舉報郭達富,陳琳也跟著進來稱自己先後給了郭達富20萬美金。郭達富卻說20萬元是保證金,並且已經上交醫院,此時也確實被院長姜暉確認。在查看那20萬美金的時候,方正剛發現了美金的號是連著的,這成為新的疑點。當方正剛趕去取證,20萬美元已經上交財務。銀行成為可以調查的另外的線索。
      劉寶亮妻子的弟弟小四生病住院,劉寶亮妻子讓劉寶亮送錢給醫務人員。劉寶亮無奈之下給護士送牛奶,被郭達富現場奚落。姜暉跟劉寶亮說20萬是郭達富前兩天才交上來。並以小四兒的手術作為交換,讓檢察院不要再調查郭達富。劉寶亮在矛盾中痛苦地抉擇著。劉寶亮在郭達富的保險柜上揭下標籤,並核實了保險柜是三天前才買走的。由此推斷,郭達富並不是一直把錢放在保險柜中。
  • 第16集
       隨著保險柜的購買日期的確定,銀行方面的賬務也被確定在這前後幾天。郭達富一個又一個的謊言被拆穿。從銀行監控系統中查出這批錢是楊震在當時從銀行提出來交給郭達富的。進一步的詢問中,慌張的郭達富心臟病突發。趙傑開始對楊震的調查得知郭達富被傳訊的消息,孫遠光胡梅英與楊震三人商量對策,楊震稱要是出事就自己把所有的罪名定下來。
      胡梅英深受感動。郭達富入院,肖楠杜戈輝等人在醫院看護,正碰上來看望母親的楊震,將楊震帶回檢察院。楊震承認借給郭達富20萬美元,卻拒不承認幫郭達富出謀劃策之事。此時醫院又傳來郭達富翻供的消息,說自己確實給楊震寫過欠條。
      筆跡鑒定說明確是郭達富手跡,趙傑開始推斷在郭達富住院期間楊震與其串供並簽下借條,卻找不出證據。劉秀娟認真的去盤問醫生護士,劉秀娟猛然想起被漏掉的一個檢查醫生,在牆上看到這個醫生王彬的專家資料。
      王彬去了一家高檔餐廳,劉秀娟尾隨其後,看到了王彬與胡梅英的見面。當晚檢察院便到孫遠光家帶走了胡梅英進行傳訊。檢察院查出胡梅英與王彬留在咖啡杯上的指紋都留在了那張借條上,拆穿了王彬的謊言。王彬交待出了受胡梅英指使去幫忙串供,並且讓郭達富簽了借條。
      另一邊郭達富在證據面前交待出了楊震曾經托郭達富購買太陽葯業高價劣質的藥品。楊震依然死扛,聲稱所有的事情都與胡梅英孫遠光無關。胡梅英點名要見趙傑,而胡梅英則顯得老謀深算,應對自如。審訊同時在進行著,卻陷入了僵局。
  • 第17集
       胡梅英不但不認罪,反而以家庭背景威脅趙傑,趙傑說出自己已經準備離職,並不擔心後果。胡梅英的態度仍然很硬。肖楠在監視器上得知趙傑要離職的消息,表情讓了點動容。
      楊震的母親因為服用了過期藥品死亡,楊震發瘋似的跑進停屍房,楊震悲痛欲絕。楊震怪罪檢察院的人害死母親,趙傑確鑿地告訴楊震,楊母的死正是楊震購買的過期藥品造成的。楊震在痛苦中交代了一切,案子也就水落石出了。
      檢察院逮捕了孫遠光,並對郭達富、孫遠光、胡梅英以及楊震判了刑。
      趙傑的辭職報告沒有被通過。趙傑得到了一個長期假期。收拾行裝趙傑出門遠遊,方正剛、肖楠、杜戈輝、劉秀娟和劉寶亮已經等在門口,一行人到湖邊吃燒烤為趙傑送行。
      方正剛與女兒的關係緩和了許多,發現女兒正在慢慢長大,有了自己的秘密。
      杜戈輝的大學同學葉穎假裝杜戈輝的前女友叫肖楠到到咖啡館聊天,替杜戈輝向肖楠表白,肖楠覺得哭笑不得,心中更是糾結。
      葉穎與嚴峰等老友向杜戈輝邀功,嬉笑中向杜戈輝提供了煙草局局長夏宗偉通過冠雲飲食集團公司董事長黃寶雲索賄的事情。
      肖楠與杜戈輝到興業物流公司總經理宋濤處了解到夏宗偉與黃寶雲曾假以煙草方面的便利合夥騙宋濤為黃寶雲的洗浴中心入股300萬,時日一久沒了聯絡,300萬便打了水漂。
      葉穎前來撮合杜戈輝與肖楠倒把杜戈輝弄得不好意思。
      杜戈輝在辦公室查看夏宗偉資料,劉寶亮說此人曾與七年前市裡的煙草案子有牽連,但是沒有查出他的證據。
      沒有證據,方正剛只能採取跟蹤監視的方法調查。一方面是夏宗偉,另一方面是黃寶雲,兩條線索同時展開了。在黃寶雲家的門口,杜戈輝拍到了夏宗偉進門。
  • 第18集
       正義使命第十七集劇情
      胡梅英不但不認罪,反而以家庭背景威脅趙傑,趙傑說出自己已經準備離職,並不擔心後果。胡梅英的態度仍然很硬。肖楠在監視器上得知趙傑要離職的消息,表情讓了點動容。
      楊震的母親因為服用了過期藥品死亡,楊震發瘋似的跑進停屍房,楊震悲痛欲絕。楊震怪罪檢察院的人害死母親,趙傑確鑿地告訴楊震,楊母的死正是楊震購買的過期藥品造成的。楊震在痛苦中交代了一切,案子也就水落石出了。
      檢察院逮捕了孫遠光,並對郭達富、孫遠光、胡梅英以及楊震判了刑。
      趙傑的辭職報告沒有被通過。趙傑得到了一個長期假期。收拾行裝趙傑出門遠遊,方正剛、肖楠、杜戈輝、劉秀娟和劉寶亮已經等在門口,一行人到湖邊吃燒烤為趙傑送行。
      方正剛與女兒的關係緩和了許多,發現女兒正在慢慢長大,有了自己的秘密。
      杜戈輝的大學同學葉穎假裝杜戈輝的前女友叫肖楠到到咖啡館聊天,替杜戈輝向肖楠表白,肖楠覺得哭笑不得,心中更是糾結。
      葉穎與嚴峰等老友向杜戈輝邀功,嬉笑中向杜戈輝提供了煙草局局長夏宗偉通過冠雲飲食集團公司董事長黃寶雲索賄的事情。
      肖楠與杜戈輝到興業物流公司總經理宋濤處了解到夏宗偉與黃寶雲曾假以煙草方面的便利合夥騙宋濤為黃寶雲的洗浴中心入股300萬,時日一久沒了聯絡,300萬便打了水漂。
      葉穎前來撮合杜戈輝與肖楠倒把杜戈輝弄得不好意思。
      杜戈輝在辦公室查看夏宗偉資料,劉寶亮說此人曾與七年前市裡的煙草案子有牽連,但是沒有查出他的證據。
      沒有證據,方正剛只能採取跟蹤監視的方法調查。一方面是夏宗偉,另一方面是黃寶雲,兩條線索同時展開了。在黃寶雲家的門口,杜戈輝拍到了夏宗偉進門。
      正義使命第十八集劇情
      夏宗偉為宋濤起訴的事情憂心忡忡,黃寶雲卻不以為然。
      杜戈輝與肖楠整夜守在黃寶雲家門口,拍到夏宗偉進出的照片。期間杜戈輝終於大膽表白,並向肖楠求愛。肖楠想起與趙傑的過往,傷心的落淚了。
      真真幫同學擺脫地痞丁勇的糾纏,被丁勇纏上,送花送蛋糕。並且糾纏不休,對真真大膽追求,鬧得鄰里皆知。方正剛擔心女兒翻看女的日記,看到真真懂事的一面。趙傑到陵園給父親的墓碑獻花,回憶起小時候與父親的美好時光。從陵園出來,趙傑去了精神病院。
      劉秀娟調查出黃寶雲是加拿大移民,回國后以一筆資產發展起來等背景消息。夏宗偉到檢察院抱怨檢察院的調查對自己影響不好,去否認牽線讓宋濤為黃寶雲入股的事情,只說是他們自願。並承認與黃寶雲的戀人關係。
      丁勇開黃寶玉的車跟真真擺闊,與真真以遊戲打賭,在保齡球館遇到另一幫地痞找丁勇報復,兩人倉皇逃跑,在路上撞到行人。丁勇因為沒有駕照棄車而逃,真真報了警並向警方描述了丁勇的外貌特徵。丁勇打電話給黃寶雲,黃寶雲打電話給夏宗偉,被夏宗偉勸回去,夏宗偉指使黃寶雲立即報警說車子被盜。
      丁勇本想投奔黃寶雲,看到警車停在別墅門口,就繞到後院聽黃寶雲與警察的對話。
  • 第19集
       警方將丁勇的畫像讓黃寶雲看,黃寶雲說自己不認識此人。丁勇在窗外聽得清清楚楚。
      根據真真的證詞,方正剛推斷有可能黃寶雲是在說謊。警方從流氓的線索找到丁勇的名字和原先的學校。
      真真為給被撞者家屬帶來的傷害感到愧疚,取了大量現金給受害者家屬。招來家屬的一番責難
      劉寶剛從七年前的煙草局的案子中找到丁勇正是原煙草局財務科科長丁海生之子。劉寶亮去監獄問詢丁海生,得知丁勇已經在此之前探望父親。丁海生說自己並不認識黃寶雲。
      丁勇受父親指點打電話給夏宗偉,夏宗偉讓丁勇來煙草培訓中心見面。夏宗偉讓丁勇藏在培訓中心。
      肖楠劉秀娟查到黃寶雲的公司每半年給丁勇的帳戶打錢。杜戈輝跟蹤夏宗偉來到煙草局培訓中心被保安支開。
      丁海生在監獄中輾轉反側,想起七年前丁海生以撫養兒子為條件同意幫夏宗偉頂罪。
      檢察院詢問黃寶雲的公司為何半年打一次錢給丁勇,黃寶雲早就安排好,稱公司是給員工打房租錢搪塞過去。
      夏宗偉與丁海生密探,其實已經被方正剛監聽。經過反覆審看錄像,發現在平靜的交談中在報告上寫了字給夏宗偉,威脅夏宗偉自己手中有證據。丁勇成為找到證據的重點。
      丁勇難逃內心的譴責去醫院探望受害者,被真真逮個正著,方正剛急匆匆趕來,丁勇已經逃跑。
      在檢察院苦於找不到丁勇的時候,丁勇在網上出現了……
  • 第20集
       丁勇在網上埋怨真真不該出賣自己。
      夏宗偉與黃寶雲演戲給丁勇看,軟硬兼施想榨出丁勇手中是不是拿著證據,黃寶雲接了丁勇,趕到丁勇家中協同謊報雲搜尋證據。杜戈輝一行跟蹤而至。丁勇看到照片,回憶起父親走之前的情景。黃寶雲發信息給夏宗偉彙報情況,丁勇搶下手機識破夏宗偉與黃寶雲的計謀,奪門而出。黃寶雲追著丁勇跑出來,被蹲候在外面杜戈輝逮個正著。拿到搜查證的劉寶亮趕來,開始對丁勇家的搜查。杜戈輝在角落裡搜到一串寫有「302」字樣的鑰匙。在樓下的郵報箱里發現了七年前被丁海生藏起來的夏宗偉所簽的單據。
      此時丁勇跑來真真家中躲藏,真真對丁勇悉心勸解,讓他去投案自首。並且幫助丁勇想起證據正有可能是藏在玩具汽車中。
      丁海生被傳訊,仍然推諉七年前的巨款是單位改制時慌亂的時局中不見的,自己也不知情。
      夏宗偉也以自己記不清楚不肯承認單據是自己簽的。經過鑒定。簽字的確不是夏宗偉手跡。過了十二小時的傳訊時間,夏宗偉被放出來。從丁勇家的購房合同中,方正剛識破要是與資料都是夏宗偉事先布好的局。
      丁勇趕赴奶奶家找當年的玩具汽車。同時,劉寶亮也回憶到七年前玩具車的細節,方正剛一行人立即趕赴丁勇奶奶家。還未等方正剛到達,丁勇已經從玩具汽車中找到一張光碟,並且把電話打給了夏宗偉……
  • 第21集
       黃寶雲接到電話,立即與丁勇約見。見面之後,丁勇遵照黃寶雲指示毀了光碟。夏宗偉卻已在別墅布下死局。
      杜戈輝在丁勇奶奶家找證據,發現已經被拿走,方正剛立即部署去黃寶雲別墅逮捕黃寶雲與丁勇,卻看見黃寶雲與丁勇進入別墅,別墅頃刻爆炸。
      黃寶雲搶救無效死亡,丁勇重傷躺在醫院。警方懷疑,別墅內是夏宗偉將線路剪斷,造成的爆炸。丁海生看到昏迷中的兒子,得知夏宗偉已經背信棄義,向方正剛交代了七年前受夏宗偉指使,將錢轉入加拿大銀行的犯罪事實。證據被毀又成為調查的下一個難點。
      夏宗偉欲出國考察,被劉秀娟肖楠巧妙逮捕回檢察院。
      真真接到丁勇的QQ留言,方正剛與杜戈輝按照IP地址找到了丁勇在出事前傳到網上的證據,證據顯示了夏宗偉通過黃寶雲在加拿大銀行存錢的記錄。夏宗偉被依法判刑。
      丁勇撞的人已經醒過來不再追究丁勇的過失,丁勇也從昏迷中醒來,卻不願意原諒自己的父親。方正剛從父親的角度勸解丁勇,丁勇父子終得和解,真真也在門外聽到了爸爸的良苦用心。
      趙傑度完長假回到檢察院,已經擺脫了焦慮症的困擾。肖楠也決定放下與趙傑之間模模糊糊的感情。杜戈輝剛巧聽到了肖楠對趙傑的傾訴。
      興源鎮計生辦公室張元到檢察院舉報鎮長阮平濫用職權貪污受賄。方正剛奔赴興源鎮展開調查。正在張元跟檢察院講述情況的時候,他的妻子慧芳趕到檢察院,欲以阻止。張元留下了手機號,追趕妻子,兩人在告與不告之間發生了爭執。
      趙傑的母親從神經病醫院出走,找到了檢察院,眾人得知了趙傑原來還有一個神經失常的母親。
  • 第22集
       區檢察院去興源鎮調查,被工業園經理王偉拉到飯桌上喝酒。鎮長阮平及副鎮長董大宇一群人對檢查人員虛與委蛇,把檢查人員弄得一頭霧水。區檢察人員無果而歸。
      阮平被張元舉報自己的事情激怒,讓王偉把所有有關證據都收起來。董大宇受阮平之託去勸告張元,以升遷之名讓他去省里培訓,被張元識破,並拒絕。
      檢察院派方正剛杜戈輝劉寶亮及劉秀娟前去江源鎮深入調查。張元看到王偉一行人轉移賬目,把此情景拍照留在手機上,被王偉發現,將張元手機摔壞。待慧芳趕到現場,張元已經不見蹤影,只有破碎的手機留在地上。慧芳到鎮政府找人,阮平從側面警告慧芳。慧芳找人未果,四處粘貼張元的尋人啟事。慧芳告訴方正剛,張元與自己發生爭執離家出走多日。
      肖楠悉心照料趙傑的母親,趙傑深受感動,卻又拒絕肖楠走進自己的世界,在肖楠的追問中趙傑講出父親曾經是刑警,由於自己童年的過失,父親被罪犯報復死在母親面前,母親遂精神失常入院,也是因為照顧母親才與肖楠分手,心中一直被童年的陰影籠罩。當趙傑講完這一切,肖楠早已淚流滿面。
      沒有任何人的配合,方正剛一行多日都找不到張元。終於決定正面接觸阮平。董大宇向方正剛解釋,張元是因為對工作分配不合心意,鬧情緒才前去舉報。
  • 第23集
       阮平東拉西扯敷衍方正剛一行人。
      王偉將張元軟禁起來,讓張元說先前的舉報是心中鬧情緒報復,張元拒絕,被王偉施虐。
      劉寶亮和劉秀娟調查工業園,得知工業園已經放假。途中發現,自己也被阮平的人跟蹤。
      方正剛和杜戈輝去張元家向慧芳尋問情況。發現了桌上慧芳還沒來得及完全銷毀的磁帶。杜戈輝將磁帶修復,聽到被工業園區征地農民的抱怨。杜戈輝劉寶亮向當地農民詢問,大家都拒絕回答。只有一個農民透漏了四元村征地的一點消息,卻又說的模模糊糊。農民剛才被詢問完,便被跟蹤在杜戈輝劉寶亮身後的王偉恐嚇。
      阮平給方正剛送錢,被方正剛退回。
      方正剛與劉秀娟前去找尋磁帶上提供證詞的農民,農民卻不願意承認自己曾經提供過證詞。
      董大宇前去勸張元,被張元拒絕。張元向杜戈輝透漏了自己被關在鎮政府,話沒說完,電話便斷掉了。杜戈輝隻身偷偷潛進鎮政府救張元,卻中了阮平的圈套被抓住。阮平以杜戈輝要挾方正剛不要再糾纏,方正剛執意讓派出所來公事公辦。杜戈輝的事情給當地造成了很大的影響,被市檢察院召回。趙傑前來代替杜戈輝完成任務。
  • 第24集
       張元出逃沒有成功,阮平帶來慧芳威脅張元,說自己已經挾持了張元的兒子。張元迫於無奈找到方正剛,說自己是因為內心不平衡才去向檢察院胡編亂造舉報阮平。回到家中張元便發現,其實是妻子與阮平合謀,自己的兒子並沒有被挾持。張元蠢蠢欲動想要去找方正剛交代清楚。
      趙傑到達興源鎮,前去說服錄磁帶的農民出面作證,農民被趙傑說服了。王偉已經在暗處發現了作證的農民。
      王偉尾隨方正剛與趙傑,偷聽到趙傑已經找到姓秦的農民出面作證。從荒廢的搬遷區回來,方正剛的左手被破舊的屋樑砸傷。阮平帶來補品外傷葯前來探望。阮平回到車上教訓王偉,才知道王偉的哥哥從前正是被趙傑判了死刑。
      沒多久,農民的兒子便去找趙傑,說自己拿了房子分紅的錢,因為父親不知情才會說出那樣的證詞。
      張元仍然想要指證阮平的罪行,偷偷把身上被阮平等人打傷的痕迹用相機拍了下來。
      趙傑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出現了一個自稱是趙傑安排的護工留下了一筆錢,而趙傑卻並不知情。趙傑預感到,來者不善。
      趙傑找到阮平,說什麼都沒查出來,要回市裡了。
      張元在家中偷偷的寫給檢察院的的證據,被送飯進來的慧芳看到,慧芳告訴張元,檢察院的人第二天就要回市裡了。
      杜戈輝正在跟方正剛抱怨案子沒有進展,肖楠來送飯。杜戈輝跟肖楠去吃飯,不停的喝啤酒。杜戈輝在肖楠面前後悔自己的冒失,覺得十分難過。並跟肖楠表白,自己心中對肖楠的思念。杜戈輝起身離去,肖楠叫住了他。
  • 第25集
       杜戈輝背對肖楠,說出自己知道肖楠喜歡的是趙傑。
      看到趙傑一行人遠去的車子,阮平得意洋洋的讓工業園立即開工。環衛局的人突然殺到工業園來,對排污設備進行了拍照取證,責難其工業污染超標,並勒令其停業。工業區總經理李韜聽說趙傑等人已經離去,也立刻出現,正在與王偉交談之際,趙傑等人走進來,要求李韜提供工業園的賬務進行審查。
      真真向肖楠詢問到方正剛住的醫院前來探病。
      劉秀娟查到董大宇用工業園的錢買過一棟別墅。趙傑約董大宇到咖啡館,勸服董大宇,並詳細分析現狀,讓董大宇協助調查阮平。
      張元借慧芳給兒子亮亮收拾書包的時候,把整理出來給檢察院的證據交給亮亮,讓亮亮寄出去。亮亮寄信的時候,被跟蹤在後的王偉制止。王偉帶著亮亮來家中警告張元。慧芳帶孩子回了娘家,提出要和張元離婚。
      方正剛接到電話,得知趙傑他們在興源已經有了進展,要立即趕赴興源參加大家的行動。
      阮平警告董大宇讓他忠心於自己,董大宇的內心糾結著。
      劉寶亮在董大宇家門口監視,看到董大宇出門卻因車子被動過手腳,沒能及時跟上。
      董大宇將鎖在保險柜里簽有阮平名字的賬目拿去鎮政府複印,張元跟著進來了,兩人在辦公室喝酒談心,而此時,等在門外的王偉正向辦公室走來。
  • 第26集
       董大宇酒到醉時,說出自己心中的無奈,張元拿起董大宇複印的賬目走出門去,卻迎面碰上王偉,王偉與張元搶奪賬目,把張元推到樓下,王偉撿起賬目逃走。方正剛等人趕到,卻只見董大宇一人在現場。搶救無效張元在醫院死亡。
      第二天,阮平跑來拉走神智紊亂的董大宇。董大宇看到喪心病狂欲害慧芳的阮平,終於警醒,開車去接走了慧芳。趙傑查看王偉的資料,發現正是多年前被自己判死刑的犯人的弟弟,將注意力放在了王偉身上。
      王偉在途中追趕上來。慧芳起了疑心,車中途熄火,董大宇拉起慧芳,在叢林中倉皇逃跑。方正剛一行也趕到,方正剛追入叢林中。王偉追到董大宇慧芳二人,情急中董大宇打電話給阮平,讓阮平勸王偉不要傷害慧芳。阮平卻讓王偉殺掉二人。正欲開槍之際,方正剛撲了過來,董大宇慧芳趁機逃跑。胳膊受傷的方正剛不敵王偉,讓王偉跑掉,
      劉秀娟也查出工業園裡更多的可疑賬目,李韜欲辯詞窮。趙傑去逮捕阮平,阮平開始還嘴強牙硬。方正剛將董大宇帶來,阮平終於崩潰。
      證據齊備,阮平因貪污受賄指使下屬殺人的罪名被判死刑。董大宇也因貪污受賄被判刑。
      方正剛結了案子,終於能與女兒共進晚餐。
      趙傑把媽媽從神經病院接回家中,當晚王偉持槍前來複仇,被趙傑從腦後擊倒,母親也在驚慌中恢復了神智。
      在劉秀娟劉寶亮張羅的聚餐前,杜戈輝又一次對肖楠表白了自己的愛慕。四人開心的唱歌。
1-10集11-20集21-26集查看全部劇情
上一篇[桉葉油素]    下一篇 [劉振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