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武田信虎(1494年2月11日—1574年3月27日),日本戰國時期甲斐的大名,左京大夫,陸奧守,甲斐守護。

1生平經歷

武田信虎

  武田信虎

武田信虎為武田信繩之子,明應三年(1494)正月六日生,永正四年(1507)武田信繩死後繼任甲斐武田家的第十八代家督。永正五年(1508)平定了敵對的家內叔父武田信惠一族的內亂,解決父親武田信繩時代所無法解決的內爭而將甲斐統一,被稱為「甲斐之虎」。永正七年(1510)討伐郡內的國人小山田信隆家,拉攏招降其子信有,並把妹妹許配給信有,遂平定了郡內。其後信虎以甲斐領源氏棟樑身份號令全國。面對國人謀反武田家存亡的危機,顯示了強將的風采。
永正十二年(1515)西郡上野城的大井信達謀反,聯合盟友今川氏親攻入了勝山城。10月17日合戰,武田軍由於騎兵陷入水田招致慘敗。但其後武田家軍師荻原採用持久戰,使今川軍陷入困境。不久信虎趁今川軍主力進攻遠江之機,發動反擊,將福島正成所率今川軍圍困在勝山城。今川氏親被迫求和,信虎迎取大井信達女為正室,雙方和解。
永正十六年(1519)信虎將武田家的居城由石和城遷到躑躅崎館,掃平了當地的栗屋氏和逸見一族。大永元年(1521)福島正成糾集駿河國人軍一萬五千人前來報仇。國人反亂,武田本軍僅有兩千人,信虎動員全國農民,囚犯的力量。10月16日於飯河原伏擊渡河的駿河軍,小勝。11月上條原合戰大勝,駿河軍大潰,第二年1月14日駿河軍求和,退散歸國。信虎去除了駿河的干涉,實現甲斐統一,為武田氏興盛打下基礎。
自此之後國內安定的信虎開始向周圍進擊。在關東支持關東管領上杉氏對抗北條氏綱,嫡子晴信迎取上杉朝興的女兒。幫助駿河的今川義元繼位,並將女兒下嫁義元,使兩家建立了姻親關係。河原部合戰信虎擊敗諏訪軍,勢力滲入信濃。之後陸續掃蕩佐久郡的小領主,又女兒嫁給諏訪賴重,控制了諏訪氏以謀求和平。但是信虎過度用兵,對百姓家臣實行暴政,引起國內不滿。同時信虎不滿嫡長子晴信,想立另武田信繁為繼承人。

2人物簡介

天文十年(1541)五月信虎連和北信濃的村上義清,進攻小縣郡的海野棟綱,棟綱和真田幸隆逃往上野。歸陣的信虎想去駿河看望外孫氏真併到海邊休息,率軍進入駿河。嫡子武田晴信在家臣的支持下,趁機將信虎追放到駿河今川義元處,妻子近侍無一人追隨,從此再未踏入甲斐一步。
在駿河看到晴信的活躍,信虎改變了對兒子的看法。義元死後與外孫今川氏真不和,永祿六年(1563)上京作將軍足利義輝的相伴眾。信玄死後武田勝賴接任家督時武田信虎才回到信濃,天正二年(1574)三月五日於高遠城病逝,享年八十一歲。
雖然信濃攻略進展很好,但天文年間甲州爆發罕見的凍災致使連年歉收,而兵役又有增無減,家臣中開始策劃流放信虎擁立晴信的計劃。板垣信方事前與今川氏議定,由今川方收留信虎,而武田方負責信虎的開支。天文十年六月十四日朝,信虎協同四名側室去駿河探望女兒與女婿,信虎由此被流放。流放后得到今川義元的庇護,於天文十二年上洛,並遊覽高野山與奈良。
永祿三年,在義元敗死桶狹間后與外孫氏真失和而出走,並寫信告知信玄可取駿府。(另有說是天文十九年女兒定惠院(今川義元室)病逝,武田與今川家同盟終止,信虎由此開始了放浪生涯)一時客居於北畠具教,留有以軍師身份擊退海盜的紀錄。由於北畠具教與朝廷關係密切,信虎在得到具教的支援后,開始結交朝廷的權貴。在京都居住在三條實綱(晴信正室三條の方之兄)位於五條的住所中,此後信虎開始與京都的有力權貴親交。特別是從永祿六年起以御相伴眾的身份侍奉足利義輝。此間開銷亦全由晴信承擔。永祿八年,發生永祿之變,足利義輝為松永久秀所弒,武田信虎此間去向不明(此間可能居住在志摩和甲賀境內,並與當地豪族結交,日後信玄征服駿河組建武田水軍時,信虎也曾向信玄推薦了志摩一代的海賊眾頭目小濱景隆)。但到了永祿十一年,足利義昭投靠織田信長時,已伴隨在義昭身邊。並致信晴信,促使武田、織田同盟結成,為信長上洛時無東部之憂。
元龜四年,足利義昭被信長放逐,信虎在京都的居所也被毀,於是回到了武田氏的領地,晚年居住在三男武田信廉居城高遠城,由女婿根津神平贍養。於天正二年三月五日病沒,享年八十一歲,並未再回甲斐,但葬於甲斐境內的大泉寺。

3人物詳解

南征北戰
此戰之後,武田軍以其強悍,威名佈於東國。而信虎的野心也隨之擴張到甲斐國外,他不顧領內的貧困狀態,而是一心將精力投向關東進出中去。這時關東的扇谷上杉家在北條軍的攻勢下形勢日蹇,大永四年(1524)北條氏綱率軍攻落了江戶城,扇谷上杉的當主上杉朝興逃往河越;而關東管領上杉憲房又發起了從北條家手中奪取江戶城的軍事行動。關東陷入了一片混戰之中,信虎見世仇北條家忙於向東擴張,無暇西顧,決心乘亂介入其中。二月,信虎率軍一萬八千突然從身後攻打北條家的腹地,武田軍由甲斐猿橋進入相模的津久井郡北部,與北條軍在津久井郡的小猿橋交戰。三月武田軍又包圍了武藏缽型城,與上杉憲房軍對峙;六月攻打了太田氏的武藏岩槻城。而上杉憲房也不管武田軍的攻勢,徑而攻打北條軍的毛呂城。十月氏綱從江戶出陣,向毛呂救援;北條家和上杉家均覺得自己的後方在武田軍的侵攻下頗為不穩,遂即達成和議;而氏綱與信虎則在當年十一月和睦。據《勝山記》的記載,第二年氏綱向信虎進獻了錢千貫。不過雙方的和議很快破裂,就在大永五年二月,信虎扣留了長尾為景向氏綱寄贈的鷹,雙方隨即翻臉,信虎又一次進攻相模,包圍了津久井城,結果以失敗告終。而緊接著關東管領上杉憲房在大永五年三月死去,接任管領之位是古河公方高基的次子憲廣,以此為契機,信虎轉而與管領家達成了和睦,聯合對抗在勢力關東日益擴張的北條氏。第二年七月,信虎與北條軍在駿河梨木平再次交戰,獲得了此戰的勝利。另一方面,一直與武田家不睦的今川家當主氏親在大永六年(1526)六月死去,信虎遂與接任的氏輝聯絡,雙方在大永七年達成和議,結束了長期以來的敵對狀態。通過以上一系列的軍事和外交活動,信虎擺出了多方和睦,專與北條家對抗的姿態,染指關東的戰略企圖可謂一目了然。
大永六年十月,將軍足利義晴面對危機,下令若狹守護武田元光上洛。七年二月,將軍在與反對勢力的交戰中失利,退向近江避難。四月為了回應信虎派人謁見請安,將軍派出了使者,獎勵信虎的忠節,實際是希望信虎能夠派兵支持。六月十九日,將軍向上野的上杉憲寬、信濃的諏訪神社大祝諏訪氏以及木曾義元下達了幫助信虎上洛勤王的命令。  
信虎沒有理睬將軍的上洛之命,反而開始試探攻略信濃的機會。大永七年(1527)六月三日,信虎出兵支援與當地國人眾發生衝突的信濃佐久郡前山城主伴野貞慶。享祿元年(1528)八月二十二日,信虎出兵攻擊信濃諏訪郡的諏訪賴滿、賴隆父子,雙方在青柳附近對峙,八月晦日,雙方在神戶交戰,結果在早上獲勝的武田軍當夜遭到了諏訪軍的夜襲而大敗。信虎一時間放棄了繼續在信濃擴張的打算。  
享祿三年(1530)正月,上杉朝興從武藏河越城出陣討伐北條家,兵鋒直指府中。信虎乘火打劫,派出小山田越中守信有策應上杉軍的攻勢,信有在猿橋陣張,由津久井郡向府中進兵,四月與北條氏綱軍在箭壺坂交戰後敗退。而另一路北條軍在氏綱之子氏康的指揮下,在府中擊破了上杉軍。對北條家屢戰屢敗的上杉朝興在關東日漸孤立,他知道無法單獨與北條家對抗,遂努力討好信虎,以維繫兩家之間針對北條家的攻守同盟。朝興為了討好信虎,強行奪取了前關東管領上杉憲房的未亡人,將其送給信虎做側室,信虎一看那女子長得美貌,真是知我者上杉朝興也,毫不推辭,照單收下。此事引起了武田家中一部分家臣和國內國人眾的不滿,享祿四年(1531)正月二十一日,飯富兵部虎昌、栗原兵庫、大井信業(信達之子)、今井信元(信是之子)揭起了反旗,他們離開甲府,在御岳山集結起事,並且勸誘諏訪賴滿突襲甲府。信虎率軍迎擊,在當年二月二日的合戰中獲得大勝,大井信業和今井一門戰死;四月十二日(一說三月十二日),信虎又在塩河原擊敗了來犯的諏訪賴滿軍,叛亂髮起人之一的栗原兵庫被討殺。剩下的今井信元在天文元年(1532)跑到浦之城,在得到信州勢的支援下,繼續與信虎對抗,到了九月,信虎動員了全國兵力圍攻,今井信元自知不敵,開城降服。這次大規模叛亂持續了一年多,信虎方才平定下去。信虎鎮壓了叛亂之後,繼續堅持與上杉朝興的同盟關係,天文二年(1533)十一月,信虎與朝興聯姻,信虎的長子晴信迎娶了朝興之女。《妙法寺記》:「此年霜月,當國屋形源太郎殿,ヵミ樣川越ヨリ御越候。」此時太郎還沒有元服,只有十三歲。結果朝興之女嫁過來只有一年,就死去了,據說是因為難產。  
天文四年(1535)信虎與今川氏輝的關係破裂。六月五日,信虎率軍沿富士川攻入駿河;二十七日氏輝出陣,兩軍對峙;八月十九日,雙方在國境邊上的萬澤口交戰。氏輝向與今川家有親緣關係的北條氏綱求援,八月十六日氏綱父子自小田原出陣;二十二日北條軍越過籠坂垰,攻入甲斐山中地方。迎戰的小山田眾和勝沼眾不敵,自大將小山田彈正以下數百人戰死,北條軍乘勝燒掠上下吉田地方。上杉朝興見武田家形勢不好,立馬為朋友兩肋插刀,乘著北條家本國空虛,率軍攻擊小田原城。這下輪到氏綱慌張了,於二十四日匆匆率軍歸國,上杉軍在大磯、平冢燒掠一番之後,於十月六日收兵。
天文五年(1536)三月一日,信虎的長子太郎元服,並受將軍足利義晴的偏諱賜予,取名晴信,敘任從五位下信濃守兼大膳大夫,是年十六歲。三月十七日,一直身體病弱的今川氏輝死去,此事誘發了今川家的「花倉之亂」,同時也使得武田、今川、北條三家之間的關係發生了微妙變化。花倉之亂的雙方,一是氏輝指定的家督繼承人善德寺承芳(即後來的今川義元);另一方是得到了福島氏支持的義元的異母兄弟花倉遍照光院住持玄廣惠探(今川良真)。六月里一戰,良真戰敗自殺,其殘黨前島一門逃往甲斐,向信虎尋求庇護。此時信虎已經決定支持義元,為了表明立場,他勒令前島一門剖腹。以此為契機,武田家與今川家長期以來的敵對關係結束,在義元的仲介下,晴信娶了公家三條公賴之女。天文六年(1537)二月,晴信之姐嫁給了義元做正室,據《妙法寺記》:「此年三月十日,當國之屋形樣之御息女樣,駿河之屋形樣ノ御上ニナリ被食候。」為甲駿同盟所激怒的北條氏綱於二月下旬出陣,率大軍攻入了東駿河的富士、駿東兩郡。武田、今川聯軍與之激戰,北條軍退去。  
同年四月,上杉朝興死去,其子朝定接任家督。北條氏綱乘機出兵攻打,七月攻落了上杉家的居城河越。天文七年(1538)十月,北條氏綱軍在下總國府台擊敗了小弓御所足利義明和安房的里見義堯聯軍。眼見北條家在關東勢力日漸壯大,而盟友扇谷上杉家不住敗退,信虎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關東進出計劃已然失敗,遂與北條氏綱和談,開始一心一意的攻略信濃。
流放餘生
被追放后信虎起先一直居於駿府,在女婿義元戰死後,信虎在駿河大肆的煽動、策反今川家臣,結果被今川氏真追放。信虎逃往洛中,寄寓在親家三條家之下,後知遇於將軍足利義輝,成為幕府相伴眾。永祿八年(1565),義輝被松永久秀殺害。信虎遂輾轉於近江、越前,最後回到信濃,在先是屬於勝賴,后是屬於仁科盛信的高遠城中居住,面對孫輩們請他回到甲斐的要求,信虎以「大將一人足已」的理由推卻。最後於天正二年(1574)三月五日在高遠城平靜的死去,時年八十一歲,終其一生再也沒有踏上甲州一步。

4人物詳評

在回顧了信虎作為武田家家督那三十五年動蕩不安的歷史之後,俺們應該如何評價這一人物呢?信虎究竟是一無是處的好戰分子,還是志大才疏的狂想者,抑或是一代有為的當主呢?討論任何歷史人物都不能脫離當時的環境和背景空談,脫離了歷史背景來談問題,一則會造成游談無根的空疏之論,二來會出現苛求古人,以今非古的片面空想主義。那麼信虎所處的歷史背景和地緣政治環境又是如何的呢?歸納前面的史實陳述,我們可以知道,身為武田家當主的信虎是處於接連不斷的內憂外患之中的。所謂內憂,一是指甲州不斷遭受嚴重的自然災害,二是指不斷爆發的國人眾叛亂。所謂外患,是指與今川、北條之間的長期對峙。  
信虎所處的時代是守護大名開始向戰國大名轉化的時代。這一轉化過程從本質上來說,就是通過軍事、政治等手段,在領國之內消除多元支配體制,而以大名家的一元支配體製取而代之。換一個角度來說,這一過程也就是新興的戰國大名勢力與領國之內的獨立勢力(豪族、地侍、寺社)相對抗,後者逐漸消亡的過程。我們知道,信虎達成徹底的甲斐統一是在天文二年(1533),此時已經是信虎統治的晚期了,也就是說在信虎執政的三分之二的時間內,並沒有在甲斐國內建立起絕對的一元支配體制。而不具備這種體制,很多更深層次的政治經濟變革就因為缺乏基礎而難以實現。試以甲斐國內飢荒問題的解決為例:我們知道甲斐四面環山,中部有盆地,開展農業生產就不如地處平原的尾張有利。而甲州又多水患,在《妙法寺記》等史料中,大雨成災的記載不絕如縷,因此吃飯問題一直是困擾當政者的嚴重問題。要根治甲州的慢性飢荒,除了為政者要多施善政之外,只有興修水利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黃仁宇在《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中提出了這樣一個觀點:「中國形成統一國家而免於歐洲的分裂狀態,是因為人民面對連綿不斷的水患,只有建立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府,才能戰勝自然的挑戰。」這個觀點是對是錯,不在俺的討論範圍之內。但是黃仁宇說大規模的興修水利必須依靠強有力的中央政府,那麼顯然是非常正確的。只有在強有力的中央領導下,大規模的生產籌劃和人力動員才有可能實現,而上述兩點是恰恰是興修水利最基本的條件。而在沒有確立起大名家對於領國的一元支配體制之前,以上兩點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信虎實際上陷入了這樣一個死循環:由於自然災害造成了大規模的飢荒,要解決這一問題就需要興修水利以及貫徹其他政策,而水利興修和政策貫徹又需要統一的支配體制,而獨立狀態的國人、地侍、寺社勢力阻礙了構建統一支配體制,為了消除阻礙和對應外部威脅所發動的大量戰爭又造成沉重的軍役負擔,而沉重的軍役負擔又反過來加重了飢荒的程度。所以甲州堤和甲州棒道沒有出現在信虎時代,缺乏一元支配體制是根本原因。同樣,從駿府、小田原到安土、大阪、江戶,城郭日漸擴大,城下町日漸繁榮,並不是因為日本在這幾十年中生產技術和生產力有了質的飛躍,而是恰恰是因為從戰國時代到安土桃山時代,再到江戶時代,大名(幕府)的一元支配體制日漸壯大、穩固、成熟,再反作用於經濟層面的結果。這個事實正為「上層建築反作用於生產力」這一經典論述做了極好的佐證。
一般認為,戰國大名對於領國支配體制的確立,應當以分國法的確立為最終標準,雖然《甲州法度》沒有出現在信虎統治時期,可是卻不能因此否定信虎對於武田家確立支配體制所起的作用。我們知道,要建立在領國內建立某種制度,首先就必須保證對於領國的控制。與其他戰國大名一樣,武田家先是壓服了同族之內的反對派,進而消除國內的反對勢力,同時建立穩固的家臣團。討伐油川父子,壓服不服的國人眾,將重臣統一移居到甲府館,到大永元年的徵收棟別錢,以天文二年郡內小山田氏在甲府建立屋敷為代表,國內豪族的正式家臣化、譜代化;從表層的軍事上到基層的制度上,信虎對於國內的控制力日漸增強,這也就是一元支配體制逐漸建立的表示。晴信接手的武田家是一個擁有非常穩固的家臣團,在甲斐國內令行禁止的戰國大名家,晴信的《甲州法度》只是從制度上進一步加強明確已有的支配體制而已。所以說信虎是武田家戰國大名化的開始者和奠基者,而晴信是完成者,這種父子相承的情況在戰國比比皆是。  
在戰略上,信虎從最初的聯合上杉,與今川、北條對抗,意圖染指關東;到後來的與今川聯姻,與北條和睦,轉而攻略信濃,是明智的。但是為了這一轉變,信虎花費的時間和浪費的國力是驚人的。從最初的片面的迷信「武田騎兵無敵」和自己的戰術能力,到後來的無可奈何花落去,武田家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對領內民生的破壞更是慘重,這也導致了信虎被追放。信虎缺乏的不是戰術能力,而是戰略頭腦,以甲斐的貧弱國力來支撐消耗驚人的對外戰爭,而且是同時對抗兩大勢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信虎只是在撞得頭破血流之後才找到了正確的擴張途徑:北上信濃,擴張勢力之後再邁向更高的目標。這一正確的戰略為晴信所繼承,後來的事實證明了征服信濃奠定了武田家對外戰爭的基石。  
信虎在可以說是孤立無援,財力困窘的情況下,支撐了三十五年,而最後交給晴信的家業卻比他繼承當主時好了不知道多少。信虎當然無法與戰國時代的頂尖人物相提並論,但是他確確實實是站在晴信身後的武田家最大的名將,戰國大名武田氏的一切基礎是在他手中奠定的。至於沒有取得更大的成果,也只能說是信虎的才具所限,不過和筒井順昭、佐竹義昭相比,信虎的光芒也許更為耀眼吧!  
上一篇[三系法]    下一篇 [奢華的婚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