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圖書

《武穆遺書》,金庸小說中虛構的岳飛所著的兵法奇書。現代屢有《武穆遺書》面世,惟難以證實出自岳飛手筆,兼以武術為主,並非兵書,加上宋代史書對此書全無紀錄、歷代兵書亦無收錄,故此兵書真偽尚難確認。

1遺書傳承

岳飛,中國宋代的抗金名將,《武穆遺書》相傳為其所作的兵書,但在《宋史》中並無相關記載。此外長篇演義小說《說岳全傳》以及民間傳說中均沒有提到《武穆遺書》。世傳的岳飛兵法以及岳家槍、鴛鴦陣等都是後人偽托他的名字造的。
武穆遺書

  武穆遺書

《武穆遺書》應出自金庸的杜撰,在《射鵰英雄傳》里,金國王爺為爭奪《武穆遺書》,學習裡面的兵法稱霸中原而大動干戈。但在真實的歷史中可能不存在。
據傳說,岳飛逝前將拳譜傳給岳震、岳霆,二人隱居於黃梅聶家灣,整理出《武穆遺書》,秘而不宣,且日夜操練。
在黃梅縣小池鎮,岳飛第二十七代後裔岳進,他是聞名鄂贛皖的岳家拳傳人。1986年,他參加了全國民間武術表演大會,他的岳家拳技壓群雄,榮獲金獎。深藏於民間的「岳家拳」和《武穆遺書》於800年後,重新浮出水面。
作為忠烈之後,岳進深明大義,於1987年將古抄本《武穆遺書》捐獻給國家,並獲得300元獎金。

2遺書內容

僅供參考,真實性尚待考證。
南宋岳飛著
要 論 二
嘗有世之論捶者,而兼論氣者矣。夫氣主於一,可分為二,所謂二者,即呼吸也。呼吸即陰陽也。捶不能無動靜,氣不能無呼吸,吸則為陰,呼則為陽,主平靜者為陰,主乎動者為陽,上升為陽,下降為陰,陽氣上升而為陽,陽氣下行而為陰,陰氣下行而為陰,陰氣上行即為陽,此陰陽之分也。何謂清濁?升而上者為清,降而下者為濁,清氣上升,濁氣下降,清者為陽,濁者為陰,而要之陽以滋陰,渾而言之統為氣,分而言之為陰陽。氣不能無陰陽,即所謂人不能無動靜,鼻不能無呼吸,口不能無出入,此即對待循環不易之理也。然則氣分為二,而實在於一。有志於斯途者,慎勿以是為拘拘焉。
要 論 四
試於論身論氣之外,而進論乎梢者焉。夫梢者,身之餘緒也,言身者初不及此,言氣者亦所罕論。捶以內而發外,氣由身而達梢,故氣之用不本諸身,則虛而不實,不形諸梢,則實而仍虛,梢亦烏可不講。然此特身之梢耳,而猶未及乎氣之梢也。四梢維何?發其一也。夫發之所系,不列於五行,無關於四體,似不足論矣,然發為血之梢,血為氣之誨,縱不必本諸發以論氣,要不能離乎血而生氣,不離乎血,即不得不兼及乎發,發欲衝冠,血梢足矣。其他如舌為肉梢,而肉為氣囊,氣不能形諸肉之梢,即無以充其氣之量,故必舌欲催齒,而後肉梢足矣。至於骨梢者,齒也。·筋稍者,,指甲也。氣生於骨,而聯於筋,不及乎齒,即未及乎筋之梢,而欲足乎爾者,要非齒欲斷筋,甲欲透骨,能也。果能如此,則四梢足矣。四梢足而氣亦自足矣。豈復有虛而不實,實而仍虛者乎。
要 論 六
心與意合,意與氣合,氣與力合,內三合也。手與足合,肘與膝合,肩與胯合,外三合也。此為六合。左手與右足相合,左肘與右膝相合,左肩與右胯相合,右之與左亦然,以及頭與手合,手與身合,身與步合,孰非外合;心與眼合,肝與筋合,脾與肉合,肺與身合,腎與骨合,孰非內合。豈但六合而已哉。然此特分而言之也,總之一動而無不動。一合而無不合。五形百骸,悉用其中矣。
要 論 八
身法維何?縱橫高低進退反側而已。縱則放其勢,一往而不返。橫則裹其力,開拓而莫阻。高則揚其身,而身若有增長之勢。低則抑其身,而身若有攢捉之形。當進則進,殫其身而勇往直衝,當退則退。領其氣而迴轉伏勢。至於反身顧后,后即前也。側顧左右,使左右無敢當我,而要非拘拘焉為之也。必先察人之強弱,運吾之機關,有忽縱而忽橫,縱橫因勢而變遷,不可一概而推。有忽高而忽低,高低隨時以轉移,不可執格而論,時而宜進,故不可退而餒其氣,時而宜退,即當以退而鼓其進。是進固進也,即退,而亦實以賴其進。若反顧后,顧其後而亦不覺其為後,側顧左右,而左右亦不覺其為左右矣,總之,機關在眼,變通在心,而握其要者,則本諸身,身而前,則四體不令而行矣,身而卻,則百骸莫不冥然而處矣。身法顧可置而不論乎。
交 手 法
占右進左,占左進右。發步時足根先著地,足尖以十趾抓地,步要穩當,身要莊重。捶要沉實而有骨力,去是撒手,著人成拳。用拳要錈緊,用把把有氣,上下氣要均停,出入以心為主宰,眼手足隨之去,不貪不歉,不即不離,肘落肘離,手落手窩。右足當先,膊尖向前,此是換步。拳從心發,以身力摧手,手以心把,心以手把,進人進步,一步一捶,一支動,百支俱隨。發中有絕,一握渾身皆握,一伸渾身皆伸,伸要伸得進,握要握得根,如錈炮卷得緊,綳得有力。不拘提打,按打,烘打,旋打,斬打,沖打,錛打,肘打,膊打胯掌打,頭打,進步打,退步打,順步打,橫步打,以及前後左右上下百般打法,皆要一起相隨。出手先佔正門,此之謂巧,骨節要對,不對則無力,手把要靈,不靈則生變。發手要快,不快則遲誤,舉手要活,不活則不快。打手要跟,不跟則不濟。存心要毒,不毒則不準。腳手要活,不活則擔險。存心要精,不精則受愚。發作要鷹捉勇猛,外靜膽大,機要熟運,切勿畏懼遲疑,心小膽大,面善心惡。靜似書生,動如雷發。人之來勢,亦當審察。腳踢頭撞,拳打膊作,窄身進步,仗身起發,斜行換步,攔打倒身,抬腿伸發,腳指東顧,須防西殺,上虛下必實者,詭計指不勝屈。靈機自揣摩,手急打手慢,俗言不可輕,的確有識見。起望落,落望起,起落覆相隨,身手齊到是為真。翦子股,望眉斬,加上反背,如虎搜山。起手如閃電,打下如迅雷,雨行風,鷹捉燕,鷂鑽林,獅搏兔。起手時三心相對,不動如書生,動之如龍虎。遠不發手打,雙手護心旁,右來右迎,左來左迎,此為捷取。遠了便上手,近了便加肘,遠了便腳踢,近了便加膝,遠近宜知,拳打足踢,頭至把勢,審人能叫一思進,有意莫帶形,帶形必不贏。捷取人法,審顧地形,拳打上風,手要急,足要輕,把勢走動如貓行。心要正,目聚精,手足齊到定要贏。若是手到步不到,打人不得妙,手到步也到,打人如把草,上打咽喉下打陰,左右兩脅在中心,前打一丈不為遠,近者只在一寸間,身動時如崩牆倒,腳落時如樹載根。手起如炮直衝,身要如活蛇,擊首則尾應,擊尾則首應,擊中節則首尾皆相應。打前要顧后,知進須知退,心動快似馬,臂動速如風,操演時面前如有人。交手時有人如無人。起前手,後手緊摧,起前腳,後腳緊跟,面前有手不見手,胸前有肘不見肘,如見空不打,見空不上,拳不打空起,亦不打空落,手起足要落,足落手要起,心要佔先,意要勝人,身要攻人,步要過人,前腿似跏後腿似忝,首要仰起,胸要現起,腰要長起,丹田要運氣。自頂至足,要一氣相貫。膽戰心寒,必不能取勝,未能察言觀色者,必不能防人,必不能先動。先動為師,后動為弟,能叫一思進,莫教一思退。三節要停,三尖要照,四梢要齊,明了三心多一力,明了三節多一方,明了四梢多一精,明了五行多一氣,明了三節,不貧不歉,起落進退多變,三回九轉是一勢,總要一心為主宰。統乎五行,運乎二氣,時時操演,勿誤朝夕,盤打時而勉強,工用久而自然。誠哉是言,豈虛語哉!

3金庸小說記載

內容
小說第三十四回:諸凡定謀、審事、攻伐、守御、練卒、使將、布陣、野戰,以及動靜安危之勢,用正出奇之道,無不詳加闡述。
上一篇[增音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