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論證

歸謬法是人們常用的一種論證方法。它是充分條件假言推理否定式在論證中的應用。人們在運用歸謬法反駁某一判斷(或稱為觀點)時,先假定被反駁判斷為真,並以它作為充分條件假言推理大前提的前件,然後經過合理的引申、推導得出一個虛假或荒謬的後件,最後根據充分條件假言推理「否定後件就要否定前件」的規則,達到對被反駁判斷的否定。對歸謬法的這一基本方面人們雖已形成了共識,但在歸謬法的其他一些具體問題的理解上仍有不少分歧。

1概念

歸謬法──首先假設對方的論點是正確的,然後從這一論點中加以引申、推論,從而得出極其荒謬可笑的結論來,以駁倒對方論點的一種論證方法。
歸謬法主要用於駁論文章中。這種論證方法常和潑辣、犀利的語言相配合,產生辛辣、有力而富有於幽默感的表達效果。

2分類

第二種
2、從被反駁判斷引申出的是一對自相矛盾的判斷。其推理的形式是:如果p,則〈q並且非q〉;非〈q並且非q〉,所以非p。
有人認為,歸謬法還有這樣一種形式,即「從被反駁的判斷引申出與其自身相矛盾的判斷」,並指出這個引申出的判斷是「顯然荒謬的」,「通過否定這種顯然荒謬的判斷從而達到否定被反駁判斷的目的」。(1) 我們認為這是說不通的。如果被反駁判斷與從其引申出的判斷之間具有矛盾關係的話,那麼,否定了引出的判斷豈不是正好肯定了被反駁判斷嗎?

3論證方法

有沒有「從被反駁判斷中引申出與其自身相矛盾的判斷」從而否定被反駁判斷的論證方法呢?有。我們來看看下面這個對 「一切命題都是假的」所作的批駁:
如果一切命題都是假的,那麼,有的命題就不是假的(因為所謂「一切命題都是假的」本身就是一個命題。提出這個命題,當然是以這個命題為真;既然承認這個命題為真,那就說明至少有一個命題為真,也就得承認「有的命題不是假的」。)
如果有的命題不是假的,則並非一切命題都是假的。
所以,如果一切命題是假的,則並非一切命題都是假的。
這是一個充分條件假言連鎖推理。其形式為「如果p,則q;如果q,則非p;所以,如果p,則非p」。
在這一論證過程中,從被反駁判斷p引申出來的兩個判斷q(是由p直接引申而來)和非p(是經過q間接引申而來),與被反駁判斷p的確是相矛盾的。但這兩個引申出來的判斷顯然都不是荒謬的,而且整個推理過程亦無否定後件這一環節。這種論證對被反駁判斷的否定並不是通過否定後件而是通過揭示推理中結論的自相矛盾來實現的。因此,這一論證方法顯然不屬於歸謬法。既然這一論證方法是「從被反駁判斷中引申出與其自身相矛盾的判斷」來否定被反駁判斷,我們不妨將其稱為「引申矛盾法」。
引申矛盾法與歸謬法確有不少相同之處。例如,都是著眼於反駁,都是運用充分條件假言推理,都是以被反駁判斷為推理起點,又都是從被反駁判斷中引申、推導出謬誤(當然,歸謬法引申、推導出的謬誤表現在前提中後件的虛假或荒謬上,而引申矛盾法推導出的謬誤則表現在結論的自相矛盾上);此外,它們有時又可以用於對同一判斷的否定(例如,對「一切命題都是假的」這一判斷的批駁也可以採用歸謬法:如果一切命題都是假的,則「有些命題不是假的」為假;如果一切命題都是假的,則「有些命題不是假的」為真;因此,如果一切命題都是假的,則「有些命題不是假的」既真又假;「有些命題不是假的」不可能既真又假;所以並非一切命題都是假的。這一批駁用的就是歸謬法的第二種形式),而且又都往往使用省略小前提或結論的省略式推理。因此這兩種論證方法很容易被混淆。認為歸謬法有上述第三種形式的人,很可能就是把引申矛盾法誤作了歸謬法。
當然,把引申矛盾法納入歸謬法系統也不是毫無道理的。因為引申矛盾法也有從被反駁判斷推導出謬誤的一面。但是,我們不能不考慮到它們在推理過程與形式上畢竟有很大的不同,在推導出謬誤這方面也有很大差別,因而將這種貌似歸謬法的引申矛盾法與歸謬法區分開來還是很有必要的。
舉例
有人把中專《語文》的一篇課文《是瓶中魔鬼還是諾亞方舟》(下簡稱課文)中「如果說有著微量放射性的大自然是最美麗的話,能說核電站是骯髒的嗎」這句話作為運用歸謬法的一個例子。他們認為課文作者在這裡運用歸謬法反駁了「核電站是骯髒的」這一觀點。 作者的邏輯思路是「如果說核電站因為有放射性就是骯髒的,那麼大自然也有微量放射性,所以大自然也是骯髒的,這與我們說「大自然最美麗」矛盾。」 作者通過歸謬法,得出了一個荒謬的結論,從而說明,不能僅因為核電站有微量的放射性就說核電站是骯髒的,這一結論。
上一篇[富士 S1500]    下一篇 [獅子滾繡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