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死亡聊天室(suicide chat room)是指在聊天室中教人自殺的現象。死亡聊天室可以讓一些徹底絕望之人在網站中尋找到專業的自殺方式,以使自己更快了結殘生。所以,聊天室可以是一條生命線,也可以是一條死亡線。

1 死亡聊天室 -簡介

死亡聊天室死亡聊天室里的「女護士」威廉·梅查特-丁凱爾

通常情況下,威廉·梅查特-丁凱爾會潛伏於網站,如果聊天室里的帖子引起她的注意,便用私人郵件以Li Dao為化名與之聯繫。她篤信「永恆生命的希望只寄託於那些有信仰的人」,認為用繩索絞死自己是結束生命的最佳途徑,因為這種方式「非常便捷,人也必死無疑」。

丁凱爾供認,他曾在聊天室與人訂下十幾個自殺契約,教唆幾十個人選擇上吊自殺。不過他自己認為,那些真正被他勸服去自殺的人不會超過5個,丁凱爾將自己的這種行為定性為「追逐過程中的快感」。 
 
2009年1月,丁凱爾入院檢查,評估報告說他有「戀自殺癖」——在網上與人相約自殺,而自己卻無意為之。 

2010年4月,丁凱爾終於以「鼓勵、教唆自殺」的罪名被提起訴訟。可能將面臨最高15年的監禁和3萬美元的罰款。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起對個人因在互聯網上協助他人自殺而提起的刑事訴訟。

2 死亡聊天室 -案例

馬克·德萊布拉夫曾是個頑皮的孩子,是同學們的開心果,也曾翻過學校的圍牆偷跑到外面玩耍;在英格蘭的考文垂大學,他曾狀態飽滿地學習計算機工程,並在那裡找到了一個女朋友。但是一年後,那個女孩患上傳染病,馬克也被感染,而且此後從未真正恢復。雖然沒有最終確診,但他始終覺得自己已經患上了慢性疲勞綜合征。身心俱疲的馬克,甚至連下床的力氣都沒有。最終,他無奈被迫退學。 
 
在接下來的十年中,馬克一直在努力尋找讓自己快樂起來的理由。他獨自居住在考文垂的一間小房子里,根本找不到合適的工作。長期以來,他一直在跟抑鬱症作鬥爭,但母親伊萊恩為他買來的葯,全部被扔到一旁——馬克任由脆弱的神經發狂而肆意地吞沒病態的自己。他沒有錢,沒有車,沒有社會生活,連他自己都知道:對周邊的親人來說,他簡直就是個讓人徹底失望的廢物。 
 
2005年7月,馬克以spooky的網名在alt.suicide.methods(ASM)網站發帖:「我這裡沒有地方掛繩子,有沒有人能詳細告訴我該如何絞死自己?」 
 
的確有人知道,她就是Li Dao。 
 
在給馬克的電子郵件中,Li Dao寫道:「一切都取決於你有多高,最好是6英尺左右。你可以把繩子拴在門上,然後套成一個環,這樣就可以絞死自己了……」緊接著,她又發過來一個象徵極為親密的擁抱符號。 
 
幾周后,馬克的姐姐卡羅爾從利茲驅車趕來看望他。晚餐的時候,她和馬克相約次日在附近的公園與哥哥見面。可是第二天一直等到下午4點,馬克卻始終沒有露面。卡羅爾感覺事有蹊蹺,於是驅車回家。一陣急促的敲門之後,沒人應答,卡羅爾只好破門而入。眼前的一切讓她驚詫不已:一條白色的尼龍繩高高懸在門上,弟弟馬克的脖子死死懸在繩子上,已經奄奄一息。卡羅爾迅速衝上前去拖住馬克,並大聲呼救。可是,等醫務人員趕來之時,馬克已經遠離了這個人間…… 
 
不久后,卡羅爾重新回到弟弟的房間,登錄他的電腦查看。她發現,馬克生前在一個死亡聊天室中花費大量時間研究有效自殺的方式,而且,他還曾與一位名為Li Dao的護士有過自殺協定。事實上,就在馬克自殺的當天,Li Dao還給馬克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上面寫著:「馬克,你還好吧?Li。」

案例二

和經常瀏覽ASH網站的其他人一樣,渥太華的18歲女學生納迪亞在生活中經常變得無端沮喪,晚上徹夜難眠。她不去上課,成天躲在宿舍里,兩眼獃獃地望著窗外的飛雪,而在ASH網站認識的新朋友Cami成了她生活中最可靠的精神寄託。

隨後,法里巴爾警方接到來自加拿大渥太華警方的電話,要他們幫忙尋找一位名為納迪亞的18歲女孩,並確認下梅查特-丁凱爾的詳細個人信息。幾天前,納迪亞無故失蹤,杳無音信。警方發現,在納迪亞失蹤之前,她曾在死亡聊天室跟網名為Cami的人訂立自殺契約,而且兩人可能馬上就會付諸行動。

從渥太華失蹤六周后,納迪亞的屍體終於被湍急的河流衝上了岸。她最終並沒有採納丁凱爾上吊自殺的建議,而是堅持從大橋上跳入河中自殺。

3 死亡聊天室 -事實真相

2006年3月,名為halfjacket的人發帖尋求死亡方式,22歲的尼古拉·特里夫諾維奇在ASH發帖兩小時后,Li Dao就發來電子郵件。她說自己能理解他的感受,並想幫他變得好一些。Li Dao稱自己已經有11年的抑鬱症經歷,藥物、祈禱等各種治療手段都毫無效果。 
 
很快,兩人便訂下自殺契約,只是特里夫諾維奇一直不敢輕易結束自己的生命,他害怕面對在絞死自己過程中的疼痛感。得知這種憂慮后,Li Dao一直勸說特里夫諾維奇相信上帝的存在——儘管她看起來根本就不是個基督徒,因為宗教從來都不鼓勵人們自殺。 
 
2006年9月,聊天室里的人發現,Li Dao突然消失了。緊接著,特里夫諾維奇就收到一封自稱是Li的母親Xao Pi Zeng發來的郵件。她在郵件中說自己的女兒於當天早上6點40分左右在家中自殺。 
 
聞聽Li自殺的消息后,特里夫諾維奇也下定決心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只是時間上一推再推。不過讓他驚訝的是,兩個月後奇迹出現了:Li神奇復活,因為有人在聊天室中稱已經和她取得了聯繫。就在那時,聊天室的人開始意識到,Li並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樣。 
 
「Li根本就不存在,她一直在他媽的欺騙我們。」特里夫諾維奇在聊天室中的發言很快就得到了回應。最終,眾人得出結論:所謂的Li Dao,只不過想勸服更多的人自殺,而她自己永遠也不會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同時,西莉亞·布萊也得出了同樣的結論。她發現Li  Dao開始使用新的馬甲falcongirl,依然做著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當有人在聊天室中發言稱自己想要自殺時,falcongirl馬上跳出來回應:「檢查下你的電子郵件。」

4 死亡聊天室 -追兇

西莉亞·布萊把在網上收集到的證據交給英國警方。但讓人失望的是,警方認為那個人只不過是在「打擊中老年婦女」而已。不肯善罷甘休的布萊發電子郵件給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揭露「網上護士」的教唆行徑,但並未收到回復。後來,她乾脆在ASH聊天室瘋狂發帖並挨個給註冊者發電子郵件,告訴大家Li是個教唆人們自殺的騙子,千萬不要上當。 
 
2007年年底,布萊得到來自凱特·羅威的幫助。35歲的羅威生活在英國伍爾弗漢普頓,她經常在聊天室暗中幫助布萊抵制Li Dao的妖言惑眾。2008年1月,「業餘偵探」羅威的努力終於換來回報。凱特·羅威將和Li  Dao的聊天記錄保存了下來,但警察依舊對此毫無興趣。

布萊和羅威都知道,只要死亡護士Li Dao還在聊天室里興風作浪,就隨時會有很多無辜的人喪命。於是,她們找到了澳大利亞退休商人羅伯特·格里芬幫忙。 
 
曾在電信部門工作的格里芬很快就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他查出,Li Dao和falcongirl的電子郵件伺服器都來自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法里巴爾。同時,Cami也開始露出了馬腳,她在給羅威的一封郵件中,將自己署名為「比爾·梅查特-丁凱爾」。根據格里芬和布萊的調查,在法里巴爾,確實有一位名為威廉·梅查特-丁凱爾的男護士。至此,他們終於找到了這名死亡護士,也知道了這個網名為「falcongir」、「Cami」、「Li Dao」的死亡護士的真正身份。

5 死亡聊天室 -法律界定

負責這起案件的美國檢察官保羅·比奧馬斯特認為,丁凱爾被判犯罪是顯而易見的。「美國特別條例中對建議、慫恿、協助他人自殺有詳細的規定,無論你採取的方式是電話、傳真還是煙幕信號。」但是丁凱爾的這起事件又有些特別,他是在互聯網上幫助他人自殺,而且那些人之前已經有了自殺的念頭。換句話說,即便沒有遇到丁凱爾,他們也很可能會選擇自殺。所以,儘管死者的家屬對這些年來遲遲未起訴梅查特-丁凱爾感到不滿,而法律專家卻認為,起訴丁凱爾是很難的,因為即便沒有丁凱爾,馬克和納迪亞也未必會堅持著活下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