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作者

魯迅(1881.9.25~1936.10.19),浙江紹興人,原名周樹人,字豫山、豫亭,后改名為豫才。他時常穿一件樸素的中式長衫,頭髮像刷子一樣直豎著,濃密的鬍鬚形成了一個隸書的「一」字。毛主席評價他是偉大的無產階級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也被人民稱為「民族魂」。

2解題

本文選自魯迅的散文詩集《野草》。
魯迅1919年發表過一組小文,總題《自言自語》,可以說是《野草》的先聲。其中的《我的兄弟》,內容與《風箏》相同,《火的冰》後來演化成這篇《死火》,其中也有火被冰凍的奇特意象。

3原文

我夢見自己在冰山間賓士。
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凍雲瀰漫,片片如魚鱗模樣。山麓有冰樹林,枝葉都如松杉。一切冰冷,一切青白。
但我忽然墜在冰谷中。
上下四旁無不冰冷,青白。而一切青白冰上,卻有紅影無數,糾結如珊瑚網。我俯看腳下,有火焰在。
這是死火。有炎炎的形,但毫不搖動,全體冰結,像珊瑚枝;尖端還有凝固的黑煙,疑這才從火宅中出,所以枯焦。這樣,映在冰的四壁,而且互相反映,化為無量數影,使這冰谷,成紅珊瑚色。
哈哈!
當我幼小的時候,本就愛看快艇激起的浪花,洪爐噴出的烈焰。不但愛看,還想看清。可惜他們都息息變幻,永無定形。雖然凝視又凝視,總不留下怎樣一定的跡象。
死的火焰,現在得到了你了!
我拾起死火,正要細看,那冷氣已使我的指頭焦灼;但是,我還熬著,將他塞入衣袋中間,登時完全青白。我一面思索著走出冰谷的法子。
我的身上噴出一縷黑煙,上升如鐵線蛇。冰谷四面,又登時滿有紅焰流動,如大火聚,將我包圍。我低頭一看,死火已經燃燒,燒穿了我的衣裳,流在冰地上了。
「唉,朋友!你用了你的溫熱,將我驚醒了。」他說。
我連忙和他招呼,問他名姓。
「我原先被人遺棄在冰谷中,」他答非所問地說,「遺棄我的早已滅亡,消盡了。我也被冰凍得要死。倘使你不給我溫熱,使我重行燒起,我不久就須滅亡。」
「你的醒來,使我歡喜。我正在想著走出冰谷的方法;我願意攜帶你去,使你永不冰結,永得燃燒。」
「唉唉!那麼,我將燒完!」
「你的燒完,使我惋惜。我便將你留下,仍在這裡罷。」
「唉唉!那麼,我將凍滅了!」
「那麼,怎麼辦呢?」
「但你自己,又怎麼辦呢?」他反而問。
「我說過了:我要出這冰谷……。」
「那我就不如燒完!」
他忽而躍起,如紅彗星,並我都出冰谷口外。有大石車突然馳來,我終於碾死在車輪底下,但我還來得及看見那車就墜入冰谷中。
「哈哈!你們是再也遇不著死火了!」我得意地笑著說,彷彿就願意這樣似的。
一九二五年四月二十三日。
上一篇[鹿車]    下一篇 [資金轉換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