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段延慶,原為大理國太子,后因大理內亂,被奸臣楊義貞謀國后流亡出外,因其身份,受到多方追殺,最後身中無數刀傷,不但面目全毀,雙腿殘廢,連說話都不能了。

1 段延慶 -基本資料

  段延慶人物出自金庸的武俠小說《天龍八部》。另有《大理古佚書鈔》中《淮城夜語·十八王妃》提及此人,但僅僅是提及而已。小說中的段延慶

  (一)人物介紹
  1.人物資料
  金庸的武俠小說《天龍八部》。
  相貌:穿著青袍,長須垂胸,面目漆黑,一雙眼睜大大,湛湛有神。
  江湖人稱:惡貫滿盈
  身份:四大惡人之首,大理國太子(後來大理內亂被奸臣楊義貞謀國后流亡出外),西夏一品堂高手
  子女:段譽
  同族兄弟:段正明,段正淳
  四大惡人成員:惡貫滿盈段延慶,「無惡不作」葉二娘,凶神惡煞」南海鱷神岳老三,窮凶極惡」雲中鶴
  露水姻緣:刀白鳳
  武器:細鐵杖
  徒弟:「追魂杖」譚青(在聚賢庄死於喬峰之手)
  興趣愛好:棋藝(應該只有一樣了,他是整部天龍八部中,棋藝最厲害的人,連珍瓏棋局也是他指導虛竹破解的)
  願望:重登大理國王位大理古佚書鈔人物

  《大理古佚書鈔》是2002年大理州文聯整理出版一部古書,彙集了《三迤隨筆》、《葉榆稗史》和《淮城夜話》三部著作,其中《淮城夜話》是明朝李以恆所寫。
  李以恆自號玉笛山人,明朝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生,曾中舉,官泰州紀善,任滿回德勝驛。嘉靖三十八年(公元1559年)襲父職天威徑鎮撫使。
  書中《十八王妃》提到:至大理國,段延慶建龍女祠於泉邊。祠成會日,一美婦見延慶,施禮曰:「余龍女倩珊也,感東家盛情建祠以享香火,無物以贈。……」僅而已。

2 段延慶 -生平簡介

  段延慶本來是太子,后因大理內亂,被奸臣楊義貞謀國后流亡出外。
  因其身份,受到多方追殺,在湖廣道上遇到強仇圍攻,雖然用奮力應戰而盡殲諸敵,最後卻身中無數刀傷,不但面目全毀,雙腿殘廢,連說話都不能了。
  從此面上木無表情,口不能言,腿不能走,只能以「腹語」傳意,以拐杖點地走路,連吃飯也只能用手扳開嘴巴,像寄信那樣把食物投下去。
  他掙扎著一路行來,來到天龍寺外,唯一的指望,是要請枯榮大師主持公道,但此時大臣都以為他死了,於是擁立段正淳的哥哥段正明繼任大理國皇位,而段正明又立段正淳為皇太弟,段延慶悲憤欲絕,恰好此時刀白鳳因為段正淳的多情憤怒不止,於是刀白鳳為了報復段正淳便和段延慶私通,於是有了後來的段譽。正因這場露水姻緣,使其重拾做人的信心,更把「段家劍」和「一陽指」神功融入鐵杖功夫之中,自此殺人如麻、惡貰滿盈。
  因為大理皇室後來光復後由段壽輝登位,後傳於段正明,其心中不服,一心想搶回帝位。後來他遇到了另三大惡人,並以其實力將三人統至麾下,成為四大惡人之首,加入西夏「一品堂」。有一弟子「追魂杖」譚青,在聚賢庄為丐幫第六代幫主喬峰所殺。
  段延慶一直處心積慮重得大理皇位,他先抓去段譽和木婉清幽禁於萬劫谷石屋中,段延慶迫兩人服下春藥「陰陽合和散」,險些發生了亂倫關係(其後發現雙方沒有血緣關係),后因與拈花寺黃眉僧於石屋對奕而分心,使段譽和木婉清被救去。
  
段延慶
和另三大惡人前往小鏡湖后,先杖殺大理四大護衛之首褚萬里,再戰「鎮南王」段正淳,先是「段家劍」斗「段家劍」,由於段延慶太過強捍,段正淳使出「一陽指」仍敵不段延慶,后因蕭峰出手阻止,段延慶才和另三大惡人離去。
  在「聾啞老人」蘇星河所布的「珍瓏」棋局當中,段延慶和另三大惡人前來,段延慶曾試圖破解,但是未能成功,更被棋局迷幻心摬,險得自殺,幸得虛竹誤打誤撞救了一命,段延慶在旁以「傳音入密」指導虛竹破解「珍瓏」。
  在將前往救援段正淳的段譽抓住后,本要將其殺死,但意外得知段譽是自己的親骨肉,在大喜大悲之時,多年來的苦楚化為烏有,讓他看透了世上的種種名利爭端,在段譽認他為父之後,放下了所有的包袱,真正出家隱遁山林。
  段家劍
  劍招力求穩妥,腳步沉著,劍走輕靈,每一招攻守皆不失法度,劍法大開大合,端凝自重,縱在極輕靈飄逸的劍招之中,也不失王者氣象。
  一陽指
  雲南大理段氏獨家武學,運功后以右手食指點穴,出指可緩可快,緩時瀟洒飄逸,快則疾如閃電,但著指之處,分毫不差,當與敵掙搏兇險之際,用此指法既可貼近徑點敵人穴道,也可從遠處欺近身去,一中即離,一攻而退,實為克敵保身的無上妙術,有指法以及其獨門的內力。

3 段延慶 -扮演者

  段延慶的1982年香港TVB版《天龍八部》—— 劉兆銘
  1991年台灣中視版《天龍八部》—— 龍天翔
  1997年香港TVB版 《天龍八部》——李鴻傑
  2003年張紀中導演的內地版《天龍八部》——計春華
  4.桌面遊戲《江湖外傳之天龍八部》中的段延慶
  段延慶:外號「惡貫滿盈」,原為大理國太子,后因大理內亂,被奸臣所害流亡出外。因其身份,受到多方追殺,最後身中無數刀傷,不但面目全毀,雙腿殘廢,連說話都不能了。在大理天龍寺外巧遇段正淳的妻子刀白鳳,與其結下一段露水姻緣,后刀白鳳為其生下一子,即大理正南王世子段譽。正因這場露水姻緣,使其重拾做人的信心,后其強練家傳武學,終於以一殘疾之身成為武林高手,練成武功后,段延慶開始向當年的追殺他的人展開瘋狂的報復,因為怨毒太深,所以只要被他盯上的人家一定會雞犬不留,故此得到了「惡貫滿盈」的綽號,後來他遇到了另三大惡人,並以其實力將三人統至麾下,成為四大惡人之首。
  他的武功是家傳武學「一陽指」和以段家劍法為基礎自創的「追魂杖」,兩個招式技能互相配合,使敵人無還收餘地
  技能1,「一陽指」,具有強大的干擾能力,對手牌的破壞能力更是無可比擬。
  技能2,「追魂杖」,在干擾對手手牌的前提下,還可以進一步增加自己的手牌優勢,可以說是一石二鳥。
  段延慶是一個干擾性極強的角色,范用程度非常高,適合新老玩家使用。
  5.角色分析(1)四大惡人相關

  「四大惡人」之中以段延慶的角色最為複雜。事實上,「四大惡人」每人都有善良可愛或可憫之處:「無惡不作」葉二娘對玄慈的情深義重;「凶神惡煞」南海鱷神岳老三的憨直誠實;就是貪淫好色的「窮凶極惡」雲中鶴,也有善心救王語嫣的時候。(2)段延慶分析

  「惡貫滿盈」段延慶居於四大惡人之首,為惡最大,最殘忍無情,但是他的受苦也最深。他本是大理太子,因叛亂逃亡,幾乎喪失性命,但雖然不死,已是重傷殘廢。木婉清初見這「怪人」坐在海濱,面上木無表情,口不能言,腿不能走,只能以腹語傳意,以拐杖點地走路,連吃飯也只能用手扳開嘴巴,像寄信那樣把食物投下去。木婉清又怕又是憐憫他,相信讀者也是一樣。
  但是段延慶最痛苦的是他的內心。蘇星河所擺的珍瓏,最能觸動人心境,段延慶解這個珍瓏,舉棋不定,只覺「前無去路,後有追兵,正也不是,邪也不是,那可難也!」這正是他的處境。他本來是段氏正宗,流入邪魔外道,是他的恨事。丁春秋在旁煽動,說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想回頭,那也是不能了。」
段延慶
為惡是對為惡者最大的懲罰。延慶太子是個聰明頂絕的人,他年輕之時,未遭大變之日,也是個尊貴英俊的王子,恐怕比段譽還要俊逸高貴幾分,為何竟淪落到要與江湖上的魑魅魍魎為伴?即為惡人之首,又有何樂趣?段延慶作惡,大半是為了發泄心中對現實的不滿。即能把天下最尊貴的人抓來折磨至死,又有何滿足可言?他像英國詩人米爾頓《失樂園》的魔王路斯弗那樣,統領地獄的大權,抵不上他回憶自己曾是「光明之子」的痛苦。
  《天龍八部》寫邪惡,是以慈悲之心寫的。段延慶最大的痛苦是:「我不能再為善了」。金庸到最後給他一個解脫的機會,他忽然發現原來天龍寺外的長發白衣觀音,不但以她的身子舍他,而且為他生了一個兒子。「我有一個兒子!」這個發現使他頓時從絕望之中釋放出來。他對段王妃敬畏感激,他因段譽而感到驕傲、感到歡欣莫名,他有了希望,也就有了新生。(3)不堪回首的記憶

  身負血海深仇而痛己所不能為善,知天待他不薄有段譽為後感天恩德,放下屠刀遁入空門。自始至終報復無辜的人不是因為恨,害他的人早已經死了,他的一世悲愴凄苦唯用仇恨的方式平息,可悲他的遭遇,可敬他對虛名如煙雲,可佩他眼中無貴無賤,可嘆他英雄多難,徹悟善惡。
  「天龍寺外、菩提樹下、化子邋遢、觀音長發!」
  所有人都望著我,不知道為什麼刀白鳳說完這句話之後,號稱「天下第一惡人」、冷酷無情、殺人如麻的我,居然會遲疑、停下自己手中的刀,而我要殺的人、只不過是一個我痛恨的家族中的一個人…
  不過,其他人怎麼說我,我都不會管。因為,我已陷入了我的回憶之中、我彷彿看見了當年的白衣觀世音菩薩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
  我本是大理國太子、王位的繼承人,這時多麼令人羨慕的一個身份… 天天錦衣玉食,而我在這種環境下,也漸漸變得麻木……
  突然,這一切都離我而去,奸臣楊義貞叛亂,我只好逃出宮去,開始了我的流浪生涯。
  在這段時間,我終於知道了什麼是江湖險惡、我也漸漸麻木了,忘記了宮中父親對我的淳淳教導,忘記了我所學過的佛學,只是一個一個的殺人、殺人… 我漸漸讓我的心如鐵石……如果沒有人在乎我,我又何必要在乎別人呢?
  我知道了段正明繼承了王位,為什麼?!我明明是合法的繼承人,可是現在卻在江湖中流浪,過著天天心驚膽戰的生活。我不甘心
  有一次,我被一群敵人打的慘不忍睹。我的雙腿斷了、臉上的經絡全部斷了,甚至連喉嚨都被砍了一刀,再也說不出來話了。傷口上全是蟲子,活脫脫一個魑魅魍魎。曾經的大理國太子,今天居然落到了這麼一副模樣。
  但是我堅持著去了天龍寺,我要去找枯榮大師主持公道。沒想到枯榮大師在閉關,那幾個僧人已經夠有禮貌了,對我著一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東西。我當時不敢公布身份,人心涼薄,如果我公布身份之後、很多人為了討好段正明肯定會殺了我。
  在天龍寺外一棵菩提樹下,我已經奄奄一息、尤其是心裡已經完全絕望了,我自暴自棄是,認為自己沒有機會了。
  迷迷糊糊中我看到了一個滿身白衣的仙子,她是誰?觀世音菩薩嗎?觀世音菩薩救救我吧……卻聽到「觀世音菩薩」居然說話了……
  她要走了,這可是我的最後一個機會啊!我動了幾下,後頭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觀世音菩薩回頭了。在月光下來看,她是那麼的美麗,令我不可仰視,她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
  ……
  我相信,這時上天送給我段延慶的禮物,肯定是讓我醒悟。否則,慈悲的觀世音菩薩怎麼可能會下凡成美若天仙的女人來眷顧我這樣一個人呢?我要振作,我要復仇。
  我遇見了葉二娘、南海鄂神、雲中鶴,我們四個人走在一起,成了聞名天下的「四大惡人」,我就是人人聞之色變的「惡貫滿盈」。
  可是「善」、「惡」的界線怎麼劃分呢?難道「惡人」就沒有自己傷心的事情嗎?……
  答案是有的。雖然我們一起號稱「四大惡人」,可是,每個人都是寂寞的。我、也不例外,每當晚上看見天空的繁星,想起了自己的身份、想起了觀世音菩薩、想起了自己的父王,心裡總是有一種惆悵。
  之後我報復段家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在下「珍瓏棋局」的時候,思考的瞬間,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榮華富貴、想起了榮華富貴之後的蒼涼,這幾十年的遭遇又全部湧上我的心頭。只恨、只恨我不能為善了!父王的教導、佛家的點化我全部都沒有做到,我這種人為什麼要活在世上呢?
  ……
  我終於可以報仇了,我要讓段正淳看著他的寶貝兒子段譽死在我手下。
  ……
  我對刀白鳳肅然起敬,因為,她在當讓我重新拾回了做人的信息;而現在,我知道,我居然有一個兒子!
  什麼皇位、什麼富貴?等等,都是浮雲。我寧願要我的親生兒子喊我一聲父親,要麼就是死在我親生兒子的手下。
  …..
  我已了無牽挂,紅塵之事,與我無關
  ……
上一篇[瑪利亞]    下一篇 [中庸之道]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