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高唐州知府高廉的妻弟,人稱殷直閣。倚仗高的勢力,要強佔先朝柴世宗嫡系子孫柴皇城的花園住宅,柴以有朝廷發的「丹書鐵券」保護,與其論理,竟被他毆打。柴皇城召其侄柴進回來,繼續與之論理時,又欲毆打柴進,李逵在旁憤極,將其打死。

1 殷天錫 -人物故事

殷天錫殷天錫
殷天錫何許人?乃高俅叔伯兄弟高廉的小舅子也。叔伯兄弟的小舅子,大概屬於八杆子夠不著的親戚。的確,這個人物在《水滸傳》里著墨並不多,只不過露了一次面,就被黑旋風一通拳腳打死了。而這惟一的一次露面,卻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為他那股子盛氣凌人勁、那股子蠻橫囂張勁,表現得淋漓盡致。柴進叔侄握有先朝的丹書鐵券,豈是尋常人等?然而,即便是這等人物,那殷天錫偏偏也要招惹,其囂張之甚可見一斑。

讀《水滸傳》讀到「李逵殺死殷天錫」這一節,真正令人感到恐慌的還是金聖嘆的一段註:「嗟乎!吾觀高廉依仗哥哥高俅勢要,在地方無所不為,而不僅愀然出涕也。曰:豈不甚哉!夫高俅勢要,則豈獨一高廉依仗之而已乎?如高廉者,僅其一也。若高俅之勢要,其依仗之以無所不為者,方且百高廉正未已也。乃是百高廉,又當莫不各有殷直閣其人;而每一高廉,豈僅僅於一殷直閣而已乎?如殷直閣者又其一也。若高廉之勢要,其依仗之以無所不為者,又將百殷直閣正未已也。夫一高俅乃有百高廉;而一高廉,各有百殷直閣,然則少亦不下千殷直閣矣!是千殷直閣也者,每一人又各自養其狐群狗黨二三百人,然則普天之下,其又復有寧乎哉!」

殷天錫這類依權仗勢,飛揚跋扈的人物無論是在文學作品還是現實生活中都不少見。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封建官場的這套東西實際上從來就沒有得到徹底遏制。一個人做了大官,他的老婆孩子以及腿子們便都有官可做,有財可發了。這就是我們這個古老國度的現實。魯迅先生講,這國度,「倘要明白真情,必須查考向來沒有印過的字典。這裡面很有新奇的解釋,例如:『官』字下注云:『大官的親戚朋友和奴才』。」(《寫在深夜裡》)權力腐敗固已可怕,更可怕的還是這種腐敗的蔓延。就如一棵大樹,一根主幹又生出了無數枝枝杈杈,樹陰下還寄生著苔蘚。無論是枝枝杈杈還是寄生於樹下的苔蘚都儘力地借著大樹的力量向四處擴張。在這棵大樹下,不知滋生著多少腐敗,不知多少殷天錫式的人物用同一個權力干著齷齪的勾當。

小人物狐假虎威、依勢作惡的確十分可恨。但在我看來,並不能把板子全打在殷天錫這類小人物身上,主要還得打高俅。為什麼?因為根在高俅那兒。對於殷天錫之流藉助其權勢為非作歹,「其初高俅不知也,既而高俅必當知之。夫知之而能痛與戢之,亦可以不至於高俅也!知之而反若縱之甚者,此高俅所以為高俅也。」金聖嘆對此說得很到位:要是高俅肯管束殷天錫之流,他就不是人所共恨的贓官高俅了。

史書記載于成龍之清廉:仆無從得茗,則日采衙后槐葉啖之,樹為之禿。諸子冬衣褐,或木棉袍,未嘗制一裘。官楚時,長公子將歸,署中偶有腌鴨,刳半與之。故此,民間有「於公豆腐量太狹,長公臨行割半鴨」之謠。一個連自己都不肯濫用權力的人,會縱容他的親戚子女為非作歹嗎?在他和他的親屬的周圍會有殷天錫式的人物像蒼蠅一樣亂飛嗎?

2 殷天錫 -相關詞條

林沖

俊義吳用
花榮魯智深高俅
宋江董平楊志




3 殷天錫 -參考資料

1 http://www.hebeidaily.com.cn/20010606/ca25.htm
上一篇[今村惠子]    下一篇 [姜麗儀]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