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殺鵪鶉的少女

標籤: 暫無標籤

1 殺鵪鶉的少女 -基本信息

  書名:殺鵪鶉的少女

  作者: 陶傑

  出版社: 鳳凰出版社

  出版年: 2012-8

  頁數: 208頁

  定價: 28.00元

  裝幀: 平裝

  叢書: 鐵葫蘆・文藝館

2 殺鵪鶉的少女 -作者簡介

  陶傑,香港著名作家、傳媒人,原名曹捷,祖籍廣西,生於香港,17歲時留學英國,先後就讀於華威大學、倫敦大學,畢業后在英國BBC工作八年,同時任香港電台駐英記者。

  1991年,陶傑應金庸邀請回港,任《明報》副刊副總編輯,後任《華僑日報》副總編輯,為多家報紙撰寫專欄,並在香港電台、電視台主持節目,曾以散文集《泰晤士河畔》獲得第三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

  陶傑學貫中西,見識賅博,寫作題材極廣,包括文化、藝術、時事、政治。寫評論深入淺出、一針見血,寫散文香艷綺麗、縱意輕盈,被譽為「香江第一才子」。

3 殺鵪鶉的少女 -內容簡介

  《殺鵪鶉的少女》系陶傑香港版散文評論集 《泰晤士河 畔》《芳菲花田》《有光的地方》等書籍與香港報刊專欄文字選取佳文輯錄而成,分為「童年與刺蝟」、「殺鵪鶉的少女」、「隔世身影」三部分。所述內容涉及文學、電影、歐洲風情的評述,藉由文化事件點評人生百態、民族性格、政治文化生態 ,文思敏捷、文辭犀利,對東西方文化諸多妙批。

4 殺鵪鶉的少女 -目錄

  童年與刺蝟

  心靈的望遠鏡

  小母雞

  「異新奇客」

  代言人

  法國女人

  超級市場

  八爪魚式的通才

  只差一點陰暗

  復活節

  龍陽俱樂部

  在邊緣上

  在包廂席上

  動物生活

  雲情雨意

  童年與刺蝟

  無性生活

  七分鐘定律

  失而復得

  隆胸志

  日本遊客

  逢櫻記

  印度女人

  吳哥壁畫

  雅典的金秋

  情迷古城

  雅典的下午

  期待早餐碟上的旭日

  一個人過海底隧道

  有光的地方

  利物浦今昔

  另一個國王

  搖籃列車

  曼徹斯特印象

  貓吃牛奶

  尼爾街名店

  台灣女人

  缺一張長凳子

  殺鵪鶉的少女

  跑步

  不肖子

  安妮的栗子樹

  殺鵪鶉的少女

  奧巴馬只是情事,麥凱恩才是婚姻

  分而治之

  告父人權奇案

  希拉里與慈禧

  好奇心和知情權

  天涯故事

  昂山肖像

  藝人和政治

  藍天巨子的母親

  小王子

  戰海軍醫

  亂世梟雄

  隔世身影

  傲慢與偏見

  薄狐群而厚狗黨

  保羅・紐曼

  編劇家的禮讚

  醜化

  當時只道是尋常

  隔世身影

  國之緣分

  英日兩國

  費爾蘭德的眼睛

  流行和不朽

  金這個顏色

  默劇演員

  快樂自助餐

  英國的衣服

  馬龍・ 白蘭度

  貓王的罪肥

  戲票的重量

  美麗與標緻

  天涯大仲馬

  戲夢巴黎

  戲味最濃的地方

  芝士和男人

  小金童

  種族主義與意識形態

  足尖下的明星

5 殺鵪鶉的少女 -書摘

  雅典的下午

  雖然有恐怖襲擊的陰影,希臘雅典奧林匹克的人類盛會,心中若有兩分閑情,加上囊有餘金,還是應該一去的。

  這是一個把古典保存得很精美的品位之城。去雅典旅行,從來只需要一點點低調。城中最熱門的地區叫做柯洛納基(K o l o n a k i ),有許多整潔的小旅館。打開房門,把背囊往床上一丟,就可以趕上暮夏的黃昏最後一道陽光之約,找一家天台咖啡(R o o f To p C a f e ),叫一杯卡普奇諾,在微風中眺望西方文明的搖籃。

  赭黃的屋檐,灰白的上牆,國立考古博物館的樓頂在城的那一邊。拜占庭在依稀的鳥鳴聲中猶未睡去,蘇格拉底的幽靈在綠樹掩映的青石街道中徐徐醒來。此刻你坐在世界的頂峰,

  荷馬的史詩、希羅多德的史學,古今多少哲人和智士,將軍和戰馬,都濃縮在你手中的杯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所謂的境界,一切不過如是吧。

  你今年三十歲,半生即將過去了,青春的歲月就像下午四點半的驕陽,浮金滿眼。而當你呷盡手中的咖啡,一飲而天地黯,不過也是浮生一夢。這是獨自一人整理一下往事的時候―到了這個年紀,你應該有足夠的成熟,不隨波逐流地叫做「充電」、「減壓」或者「一個人靜靜地舔傷口」―你需要的是獨處,在慎獨中重新尋回三分的冷靜、七分的寬恕。

  畢竟你現在處身在一個高貴的制高點:這裡是智慧的泉源,諸神的故鄉;天台上的咖啡店,希臘男侍應臉上的短髭是如此性感,胖胖的老闆娘的笑容是多麼寬懷。藍白色格子的桌布很

  乾爽,一隻花貓在石欄下懶洋洋地洗臉,然後明瞳閃閃,充滿禪機地打量著一個從遠方來的生客。

  攀爬到世界的這個高度,好好檢閱一下自己的歲月吧:撕過幾張照片,燒毀過幾封情信,流過幾回淚,埋葬過幾段依依不捨的友誼?剛喝完的咖啡,還要叫侍應來R e f i l l(續杯),還是隱隱然,你對於人生的苦杯,原來已經不知不覺地上了癮?

  手袋裡的手提電話在微微振動著,把手機掏出來,是一個從香港打來的心愛的號碼。但你一按紅色的按鍵,把電話切掉―他或終於發覺,沒有你的日子是那麼難耐,他終於懂得珍惜一份愛,但已經太遲。你如今一人身在雅典,你只想等候著天台上的一片星空,你不想告訴他你的所在,不為什麼,只是不想,只是不想,或許人生真的悲哀。

  搖籃列車

  一九一二年,英國救世軍在街上向倫敦的居民派發傳單,傳單上只有簡單的一句話:「養一隻狗,是終身的,不止是一個聖誕節。(A d o g i s f o r l i f e ,n o t j u s t f o r C h r i s t m a s . )」因為聖誕節之前,很多父母在寵物店買小狗,把小狗當聖誕禮物送給子女。有什麼聖誕禮物比一隻小狗更令孩子快樂?每年聖誕節后,街上都有被丟棄的小狗。

  養育子女,不是聖誕節前買一隻小狗,也不是奶粉、學費、衣服尿布開支等加起來的一個數字,可以年終時算出賺了多少或虧了幾多。生下一個孩子,是下半生的一閃靈光的啟迪,是上帝流露的一線天機。

  坐在搖籃邊,試試端詳那裡面的一團棉絮似的男嬰。他自己不知從何處來,你不知道將來他往何處去,因為你是他的父母親,你會比他早逝。

  在生命的走廊之中,對於父母,每一個子女,是在半途加入與你齊赴一程的一個稀客:你的上半生,他沒有與你同行;他的下半生,你也不會與他共度。父母與子女,只不過在走廊中的這段旅程上,共同乘搭了幾個車站。

  你在紅�上車,車過沙田,在大學站停下,他也上了同一班列車,在同一列車廂里與你並坐。但是,你的終點站在火炭,他卻直奔羅湖。你告訴他:你來的時候,走過長長的獅子山隧道,看過望夫山的嶙峋,你目睹過稻田青青怎樣變了衛星城市,這是鐵路的頭三分之一的風景。

  年輕的新搭客笑了。你們談得投機,但時間在飛逝,火車在開著,很快到了粉嶺,你要下車了。以後的風景是什麼?他到了羅湖時可還安詳而快樂?那一切,你不會知道,只知道這段旅程,你和他搭了一段路,一切是緣分,那份感覺很好。

  有一天,當我們都下了車,在粉嶺車站的月台,轉身目送我們的孩子在火車上,奔向羅湖,他在窗台上向你揮手:媽媽,再見,感謝你和我分享了這一段路,告訴我那許多智慧的風景。你站在月台,向他道別,發現那一片天空,燃燒著幾縷晚霞。

  生下一個孩子,在搖籃邊看他,就像在車廂中看見一個投緣的新客,他坐在你身邊,開始一段對話。火車隆隆地開動了,向前賓士,開向茫茫的天涯。

  另一個國王

  九龍皇帝( 「九龍皇帝」曾灶財是香港一名用毛筆書寫漢字的街頭塗鴉者,他在塗鴉中講述自己和家族的歷史,以及「宣示」對九龍的「主權」,因此得「九龍皇帝」的稱號。曾氏塗鴉超過五十年,筆跡遍及港九各區,且內容異常,給香港市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曾氏的塗鴉作品也曾在二��三年威尼斯雙年展展出。)駕崩,這位「財爺」,生前最早挑戰英女皇,其實是一位很有爭議的政治人物。

  世界上,也另有一位譽稱為「國王」(T h e K i n g )的人物,當曾灶財駕崩的時候,正是這位王者逝世三十周年。他就是人人皆知的普雷斯利,花名「貓王」。

  貓王在一九七七年逝世。但是有沒有發覺,在與他同期的披頭士樂隊成員約翰・列儂捲入反越戰的政治運動的時候,貓王同期的流行樂壇,都以反政府和左傾為時尚:伍德斯托克的嬉皮士、大麻、搖滾樂,是六七十年代美國青年反政府的三大標記,為什麼貓王一點也沒有反過越戰,為什麼他那麼乖?

  因為貓王很仰慕權貴。一九七�年的一個清晨,他寫了一封信給總統尼克松,而且親自拿到白宮門口交給侍衛,讓其轉交總統。在信中,他很委婉地要求,可不可以跟尼克松見面。

  總統的顧問,見到機不可失,同一天馬上宣召貓王進白宮。尼克松在橢圓辦公室會見了普雷斯利,第一句話就問:「為什麼你喜歡穿一身奇裝異服呢?」教育程度不高的貓王,反應也很快,答:「總統先生,你作你的秀,我也有我的表演。(Yo u h a v e y o u r s h o w ,a n d I h a v e m i n e . )」

  然後貓王恭敬地說:「我是出身田納西的一個窮孩子,今天有這樣的成就,全是國家給我的。我希望可以為美國做一點事情。」

  尼克松聽了很驚訝,請貓王繼續說下去。普雷斯利提議:目前的青少年,一心跟著披頭士跑,扮嬉皮士、抽大麻、反越戰,黑人的民權運動抬頭,「國家」亂得不得了。對於這一切,他貓王不但不會參加,而且樂意抗衡這股左傾的文化。

  尼克松聽了,大喜過望。這一天是十二月二十一日,史稱「尼貓高峰會」,美國政府爭取了一個影響力宏大的搖滾樂天王站在自己的一邊。

  然而普雷斯利的獻媚,成為他一生的污點。與詹姆斯・迪恩一樣,他自己也是叛逆的一代,是戰後崛起、不滿現狀、反抗社會的音樂革命偶像。他點燃了一把野火,後來卻擔心燎原的這場大火不可收拾;他自己也服藥吸大麻,主動向政府投誠,在時代的挑戰前,約翰・列儂毅然赴義,而貓王做了逃兵。

  同樣稱王,九龍皇帝比貓王有風骨,至少這一樣,好笑嗎,香港人跑贏了美國佬。

上一篇[在少女花影下]    下一篇 [九命少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