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紅樓夢王熙鳳

毒設相思局為《紅樓夢》中的一篇故事。其內容為賈敬的壽辰寧府排家宴,賈瑞在園子里碰見熙鳳就起色心。此後幾次到榮府都沒找到熙鳳。賈瑞見到鳳姐后,鳳姐要他晚上在西穿堂相見。賈瑞按約定晚上鑽入穿堂,臘月天寒,白凍一晚而歸。代儒懲罰賈瑞跪在院內讀文章,打了三四十大板,不許吃飯。第二次又在鳳姐房后小過道里那座空房子,被賈蓉、賈薔捉弄。 賈瑞不聽跛道人之言,正照風月寶鑒,一命嗚呼。

1故事出處

紅樓夢

  紅樓夢

《紅樓夢》是中國古代四大名著之一,屬章回體長篇小說,成書於1784年(清乾隆帝四十九年)。夢覺主人序本正式題為《紅樓夢》,它的原名《石頭記》、《情僧錄》、《風月寶鑒》、《金陵十二釵》等。是中國古代最偉大的長篇小說之一,也是世界文學經典巨著之一。
作者曹雪芹。現通行的續作是由高鶚續全的一百二十回《紅樓夢》。書中以賈、史、王、薛四大家族為背景,以賈寶玉、林黛玉愛情悲劇為主線,著重描寫榮、寧兩府由盛到衰的過程。全面地描寫封建社會末世的人性世態及種種無法調和的矛盾。

2全文

毒設相思局(2)
眾女眷吃了飯,漱了口,正要往園子里去聽戲,賈蓉進來向尤氏說,大老爺、二老爺都回去了,別的爺們由璉二爺、薔大爺陪著去聽戲,四家郡王、六位國公、八位侯爺都送了禮物,現在請太太、嬸子們到園子里看戲。尤氏張羅著要走,鳳姐兒請示王夫人,她先去看看秦氏,王夫人答應了,寶玉也要去。眾女眷去了會芳園,鳳姐兒、寶玉跟上賈蓉去看秦氏。秦氏要站起來行禮,鳳姐兒緊走兩步,拉著她的手,不讓她起來,坐到秦氏的褥子上。寶玉問了好,在對面椅子上坐下。秦氏強笑著說: 都是我沒福。公婆把我當親閨女,你侄兒從未跟我紅過臉。一家子長輩待我都好,嬸子更不用說了。如今得了這個病,公婆面前未能盡一天孝,嬸子這樣疼我,我就有十分孝心,如今也不能了。我自想著,未必能熬得過年去。
寶玉瞅著《海棠春睡圖》與秦少游的對聯,想著在這裡夢遊 太虛幻境 的事,聽到秦氏說這話,眼淚就止不住滾下來。鳳姐兒怕引起病人傷心,就說: 寶玉,你忒婆婆媽媽了,她有病這樣說,哪裡就到這步田地?很快就會好的。 她讓賈蓉先陪寶二叔去看戲,自己留下來。她勸了秦氏一番,又低聲說了許多悄悄話。尤氏派人來請兩三遍,她又千叮萬囑才告辭。
鳳姐兒步入會芳園,見小橋流水,曲徑通幽,黃花遍地,紅葉滿枝。正觀賞景緻,猛然從假山後走出一個人來,向前說: 請嫂子安。 鳳姐兒吃了一驚,退後一步,說: 這是瑞大爺不是? 賈瑞說: 嫂子連我也不認得了? 鳳姐兒說: 你猛一出來,嚇我一跳,想不到你會在這裡。 賈瑞說: 我溜了席,想在這清靜地方散散心,不想正遇見嫂子,這不是有緣嗎? 邊說邊用色迷迷的眼打量她。鳳姐兒早看出他的用心,虛與周旋一番,把賈瑞哄得頭重腳輕,飄飄欲仙。鳳姐兒卻暗忖:敢打我的主意,早晚要叫他死在我手裡!
兩三個婆子迎過來,催鳳姐兒快去,她們奶奶等急了。鳳姐兒與婆子們說著話,來到天香樓後門,寶玉正和一群丫頭小子玩耍。一個丫頭說: 太太們都在樓上,請奶奶從這邊上去。 鳳姐兒提衣款步上樓,尤氏已迎到樓梯口,笑著說: 你們娘兒倆忒好了,你明天搬來跟她一起住吧。你坐下,我先敬你一盅。 鳳姐兒向邢夫人、王夫人告了坐,才坐下來。尤氏拿戲單讓她點戲,她說: 太太們在上,我怎敢點? 邢夫人、王夫人說: 我們點了好幾齣了,你點幾齣好的我們聽。 鳳姐兒看了戲單,點了一出《還魂》、一出《彈詞》。
眾女眷說說笑笑,邊吃酒邊聽戲。鳳姐兒往樓下看,問: 爺們到哪兒去了? 一個婆子說: 爺們帶著十番到凝曦軒吃酒去了。 戲唱完了,撤下酒席,擺上飯來。吃過飯,回到上房,吃了茶,大家才備車告辭。賈珍率子侄送到大門外,請她們明天再過來。眾女眷上了車,賈瑞仍不住瞧鳳姐兒。
賈瑞到榮府去了幾次,偏趕上鳳姐兒往寧府看秦氏去了。這年十一月三十是冬至,節前那幾天,賈母、王夫人、鳳姐兒天天派人去看望秦氏,回來都說既不見重又不見輕。賈母心疼得不得了,大家卻無法可想,只盼著她能平安過冬。到了初二,鳳姐兒吃了早飯就來到寧府,見秦氏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她坐下來,說了些閑話,又開導秦氏此病無妨。秦氏說老太太賞的棗泥餡的山藥糕,她吃了兩塊。鳳姐兒說明天再給你送來,就告辭出門,來到上房。尤氏問: 你瞧媳婦這病怎樣? 鳳姐兒沉默多時,才說: 這就沒法兒了。也許沖一衝會好。 尤氏說: 我也暗中叫人預備了,就是那件東西沒有好木頭,慢慢辦吧! 鳳姐兒吃了茶,又說了一會子話,起身告辭。尤氏叮囑: 你可慢慢說,別嚇著老太太了。
鳳姐兒回到家,先見了賈母,扯了個謊,說是蓉哥兒的媳婦見輕了,再好些就過來給老太太磕頭。賈母就讓她回房歇息。她又去見了王夫人,才回房中。平兒服侍她換了家常衣裳,說: 那三百兩銀子的利銀,旺兒媳婦送來,我收了。再有瑞大爺派人打聽奶奶在家沒有,他要來說話。 鳳姐兒哼了一聲,說: 這畜生活該死! 就把賈瑞不懷好意的事說了。平兒罵: 沒人倫的混賬東西,叫他不得好死! 鳳姐兒說: 等他來了,我自有道理。
毒設相思局(4)
賈瑞聽見了,直叫: 快請那位菩薩來救命! 道士進來,嘆道: 你這病不是葯可治的。我有個寶貝與你,你天天看,可保性命。 他從褡褳里取出一個兩面都可照人的鏡子,背面鏨著 風月寶鑒 四字,囑咐: 這鏡子是警幻仙子所制,專治邪思妄動之症,有濟世保生之功。千萬不可照正面,只可看背面,切記!切記!三日後我來取,管叫你好了。 說完,一跛一拐地走了。
賈瑞接了鏡子,往背面一照,裡面是一架骷髏,嚇得連忙掩了,罵: 道士混賬,為什麼嚇我? 他又試著一照正面,只見鳳姐兒在裡面點頭招手。他心中歡喜,覺得悠蕩盪進了鏡子,與鳳姐兒雲雨一番,送他出來。一睜眼,鏡子重新翻過來,仍是一架骷髏。他只覺汗津津的,底下已遺了一攤精。他仍不滿足,再看正面,又進去和鳳姐兒雲雨。如此三四次。忽見兩個人走來,拿鏈索把他鎖住,拉了就走。他還捨不得鏡子,卻已身不由己了。
服侍他的人見鏡子從他手中掉下來,再不動了,上前一看,已咽了氣,底下是冰涼黏濕的一攤精。代儒夫婦哭得死去活來,大罵道士,命人架火燒鏡子。只聽空中有人叫: 我讓他瞧背面,誰叫他瞧正面的? 那鏡子就從火中飛出,直飛出門。代儒夫婦跟出來看,那跛足道人接了鏡子,飄然而去。代儒料理喪事,寄靈鐵檻寺。寧、榮二府與族中人,不分貧富,加上學堂同學,資助一些銀子,倒辦得滿像回事。
這年年底,林如海身染重疾,寫書來接黛玉回去。賈母心中憂傷,打發賈璉送她,仍要帶回來。寶玉更是傷感,不忍分別,卻因是林家父女情,不好阻攔。賈璉收拾好行李盤纏,擇日登船南下,往揚州去了。
鳳姐兒自賈璉走後,著實無趣,每到晚間,只與平兒說笑幾句就睡下。這天,二人計算著賈璉的行程,不知不覺已交三更,平兒先睡熟了。她方睡眼矇矓,忽然秦氏走進來,笑著說: 嬸嬸,我今日走了,你也不送我。咱娘兒倆平日相好,我特來向嬸嬸道別。再有一件心愿,只能告訴嬸嬸。 鳳姐兒說: 有什麼心愿,只管托我就是。 秦氏說: 你是脂粉隊里的英雄,男子漢也比不上你。常言道: 月滿則虧,水滿則溢。 又說, 登高必跌重。 我們家赫赫揚揚,將近百載,一旦樂極生悲,應了那句 樹倒猢猻散 的俗話,豈不虛稱詩書舊族了? 鳳姐兒十分敬畏,問: 用什麼法兒可以永保無虞? 秦氏冷笑著說: 自古榮辱周而復始,豈是人力能保的?只有在榮時籌劃下衰時的退路,也可保全了。如今只要辦妥兩件事,日後就好辦了。 鳳姐兒問: 什麼事? 秦氏說: 趁今日富貴,將祖塋附近多置田莊,祭祀供給之費可從此出,再把家塾設在這裡,合族定下例規,日後按房掌管這一年的錢糧、祭祀供給之事。如此輪流,既無爭競,又無典賣諸弊;即使是犯下罪,別的產業可查抄入官,祭祀產業是不得查抄的。敗落下來,子孫回家讀書務農,既有退步,祭祀又可永繼。很快又會有一件非常的喜事,真有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也不過是瞬息的繁華、一時的歡樂,萬不可忘了那 盛筵必散 的俗話。若不及早預備,後悔也晚了。 鳳姐兒問: 有什麼喜事? 秦氏說: 天機不可泄露,只是我與嬸嬸好,臨別贈你兩句話。 接著念道:
三春去后諸芳盡,各自須尋各自門。
鳳姐兒還想再問,忽聽二門上傳事的雲板連響四聲,正是報喪的點數。她猛然驚醒,人回: 東府蓉大奶奶歿了。 鳳姐兒嚇出一身冷汗,忙穿衣往王夫人處來。這時閤府都驚動了,不論老的、小的,主子、奴僕,想起秦氏的好處來,無不悲號痛哭。
自黛玉走後,寶玉落單,也不和人玩耍,每晚都早早睡下。他從夢中驚醒,得知秦氏死了,只覺心中似戳了一刀,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襲人等慌忙來扶,又要回賈母請大夫。寶玉說: 不要緊,這是急火攻心,血不歸經。 便穿上衣裳來見賈母,立刻要到寧府去,襲人也不敢攔。賈母本不願他此時去,寶玉不依,只好命套車,多派人役跟去。
毒設相思局(6)
賈珍命人取來寧府支領錢物的對牌,讓寶玉交給鳳姐兒,說: 妹妹愛怎麼辦就怎麼辦,不必問我,也別為我省錢,只要體面就行。再者,對這邊的人和在那邊一樣,別怕人抱怨。 鳳姐兒不敢接牌,王夫人說: 你大哥如此說,你就照料吧!有什麼不懂的,多問你哥嫂。 寶玉把牌強塞到鳳姐兒手裡。賈珍問: 妹妹是住在這裡,還是天天來? 鳳姐兒說: 那邊也離不開我,我天天來。 王夫人仍有些擔心,鳳姐兒讓二位太太先回去,她自會料理。

3王熙鳳

王熙鳳

  王熙鳳

王熙鳳——《紅樓夢》中人物,賈璉之妻,王夫人的內侄女。長著一雙丹鳳三角眼,兩彎柳葉吊梢眉,身量苗條,體格風騷。
她精明強幹,深得賈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成為賈府的實際大管家。她高踞在賈府幾百口人的管家寶座上,口才與威勢是她諂上欺下的武器,攫取權力與竊積財富是她的目的。她極盡權術機變,殘忍陰毒之能事,雖然賈瑞這種紈絝子弟死有餘辜,但「毒設相思局」也可見其報復的殘酷。
上一篇[平阿侯]    下一篇 [雲祠]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