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比利牛斯山,位於歐洲西南部,山脈東起於地中海,西止於大西洋,分隔歐洲大陸與伊比利亞半島,也是法國與西班牙的天然國界,山中有小國安道爾。在比利牛斯山中有比利牛斯山國家公園。這國家公園成立於1967年,沿著法國和西班牙國界延伸1百多公里。此地景緻壯觀,包括了大量蝴蝶飛翔的草地和終年積雪的高山峰頂。海拔的高度和氣候的變化頗大,因而區內擁有多樣化的動植物。

1基本簡介

山脈劃分
按地理環境可分西、中、東比利牛斯 3個自然區 ;按其自然特徵,也可分為3段:西比利牛斯山,從大西洋岸至松波特山口,大部分由石灰岩構成,平均海拔不到 1800米,降水豐沛,河流侵蝕切割,形成山口,成為法國和西班牙之間的通道;中比利牛斯山,從松波特山口往東至加龍河上遊河谷,群峰競立,
比利牛斯山

  比利牛斯山

山勢最高,海拔3000米以上山峰有5座,主要由結晶岩組成,最高點阿內托峰海拔3 404米;東比利牛斯山,從加龍河上游至地中海岸,也稱地中海比利牛斯山,由結晶岩組成的塊狀山地,有海拔較高的山間盆地。離地中海岸約48公里處有海拔僅300米的山口,為南北交通要道。
從靠近東端的卡利峰(Carlit Peak,高2,921公尺〔9,584尺〕)到奧里(Orhy)峰和阿尼(Anie)峰,有一串高近2,987公尺(9,800尺)的山嶽崛起;僅有遠靠西面的少數幾個地方,可由1,980公尺(6,500尺)以下的山口通過此山脈。山脈較低的東段和西北段,都有河流將地面切割成許多小的盆地。山脈的兩翼都連著廣闊的窪地--北有亞奎丹(Aquitaine)和朗格多克(Languedoc),南有厄波羅(Ebro),兩翼窪地接納來自山脈的大河(法國的加倫河和西班牙的厄波羅河主要支流)的流水。
山脈構成
比利牛斯山脈是阿爾卑斯山脈主幹西延部分,構造比較複雜,具有阿爾卑斯山脈特徵,山體中軸由強烈錯動的花崗岩和古生代頁岩及石英岩構成,兩側為中生代和第三紀地層,北坡為礫岩、砂岩、頁岩等岩層交錯沉積所組成的復理層。第四紀冰期,東、中比利牛斯山冰川廣泛發育,冰蝕谷(U型谷)、冰蝕湖普遍分佈。現代冰川僅限於在海拔近3000米的冰斗和懸谷內,北坡多於南坡,總面積約40平方公里。

2分類

中部山
中段比利牛斯山包括從松波特山口到加龍河上遊河口的這部分山體。這段山脈山勢最高,險峰林立,海拔3000 米的山峰就有5 座,其中阿內托峰最高,3404 米。
自然氣候
比利牛斯山脈北坡屬溫帶海洋性氣候,年降水量1500~2000毫米,有山毛櫸和針葉林。南坡屬亞熱帶夏干型氣候,年降水量500~750毫米,植被為地中海類型的硬葉常綠林和灌木林。比利牛斯山脈是法國的阿杜爾河、加龍河(屬大西洋水系)和西班牙的埃布羅河(屬地中海水系)的分水嶺。河流一般春季融
比利牛斯山

  比利牛斯山

雪,為洪水期,冬、夏為枯水期。大西洋水系的河流,由於降水比較均勻,水位變化較小;地中海水系的河流,由於降水冬多夏少,水位冬夏變化明顯。
礦產資源
山地富森林、礦藏,以鐵、錳、鋁土、硫磺、汞和褐煤等為主,並有溫泉。山區自然風光絢麗,是重要旅遊勝地,又是登山滑雪等冬季體育活動的好場地。山間盆谷和一些低緩的山坡是農耕地和居民點比較集中分佈的地區,主要種植小麥、裸麥、馬鈴薯和煙草、葡萄等作物。廣闊的山間草場和谷坡地帶主要發展牧業。山脈東西兩端沿海岸建有多條鐵路,另有6條山道和2條鐵路隧道穿越山脈、溝通南北。
動物資源
動物中某些群落(如挖洞的動物、蛙和蟾蜍)說明古代曾有過動物自第勒尼亞(Tyrrhenia,與科西嘉島和薩丁尼亞島有關)遷移的浪潮,遷移來的動物代替了某些歐洲本土動物,將其驅逐到坎塔布連山脈西部。現在比利牛斯山大型食草動物很多,食肉動物的種類和數量也很多。在山脈的北部,有幾種動物如狼、山貓和棕熊等皆已消失或數量已大大減少,不過旱獺現已成功地被重新引進。然而山脈的南部,卻是從人口稠密地區被驅逐出來的歐洲野生動物的最後一批重要的保護區之一。
比利牛斯山代替了古老的海西山脈,熱帶起源的庇里牛斯植物在沒有任何古代歐洲植物競爭的條件下分化了;北極起源的植物在比較近代的冰川期間被帶向南方,現有分別來自歐洲中部和西伯利亞兩類不同的嗜山植物可以說明此情況。其他嗜山植物迄今早已分化;不過它們起源於地中海地區,在較乾燥而日照較強的南坡占支配地位。大西洋品種的植物在西比利牛斯山佔有優勢。

3經濟概況

主要產業
在傳統上比利牛斯山人民一直是靠農業和畜牧業為生的。影響比利牛斯山植物發展的因素,也影響著傳統的土地應用、種植作物的種類和各個地區的耕作制度。在東比利牛斯山和比利牛斯山南坡的山麓,多生產諸如葡萄酒、蔬菜、水果之類典型的地中海產品;而在西比利牛斯山和中比利牛斯山,由於雨量充沛,大多種植馬鈴薯、甜玉米和飼料作物。飼養牲畜是傳統經濟的另一重要組成部分,它就是季節性地將羊群和牛群趕上山和趕下山,儘可能有效地利用谷底的草地和高山上的(視雪的覆蓋情況而定)牧草。冬季還經常要將一群群牲畜趕到遠至厄波羅河的平原、朗格多克的地中海畔或亞奎丹的沼澤地。
比利牛斯山

  比利牛斯山

傳統的經濟組織方式--其中林區的普通木業也很重要--已在緩慢地消亡中。現在多數農場主已年老,較貧瘠的耕地已棄置不用。當地牛羊的品種已被進口的品種所代替,進口的牛羊獲利較豐,但對本地氣候和地勢適應力較差。除了像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區和法國的魯西永區等區域之外,比利牛斯山的農業正處在嚴重衰退之中。
比利牛斯山農業日漸減弱並沒有被工業增長彌補上。雖然它有很大的水電潛力,有一些資源在開採,有各種木材可供應,可是大多數工廠(鋼鐵廠、造紙廠、紡織廠、化工廠和製鞋廠)都遠離運輸幹線。除山脈兩端沿海地區外,很少有鐵路、根本沒有主幹公路貫穿整個山區。
安道爾
由於安道爾境內高山環抱,峰巒相映,最高峰科多佩特羅峰海拔2975米,並擁有天然的
比利牛斯山

  比利牛斯山

滑雪場與狩獵場,可供遊客滑雪打獵自娛。過了冬天,群山披綠,萬木復甦,景色迷人,再加上山間湖泊,流水潺潺,城中奇特的風情建築,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畫,使安道爾成為一個極具魅力的度假中心,吸引著全世界的人們。安道爾為了促進旅遊業的發展,興建了各種旅遊設施,如:高級旅館、體育場館、遊覽區、滑雪場、登山中心等。此外,旅遊業也促進了小城商業的發展,大小商店遍布各處,被稱為「千家商店之國」。安道爾公國就像一顆明珠鑲嵌在比利牛斯山中,讓大自然的壯麗更增添了人工的精巧。

國家公園

山中的比利牛斯山國家公園成立於1967年,沿著法國和西班牙國界延伸1百公里。此地部分壯觀景緻冠稱歐洲第一,包括了大量蝴蝶飛翔的草地和終年積雪的高山峰頂。海拔的高度和氣候的變化頗大,因而區內擁有多樣化的動植物。
阿尼峰
兩側為石灰岩,高為2504公尺,俯瞰受融雪灌溉的高山草地。春季時,比利牛斯山獨有的龍膽和縷斗菜遍地盛開,形成一幅迷人的圖畫。
松波隘口
可通住西班牙,在12月至4月時會因積雪而封閉。
阿斯普谷地
鋸齒狀峰頂聳立於阿斯普谷地以及溜斯肯冰鬥上方,此區目前面臨一條新辟高速公路的威脅。

4藝術節

比利牛斯國際藝術節創始於1961年11月初在法國和西班牙邊界由兩國組織者共同參加的,多年後的首次非正式聚會。在當時法、西兩國尚無正常的外交關係。當時由於歐洲的形勢,進入西班牙仍受到限
比利牛斯山

  比利牛斯山

制。
綿延比利牛斯山的山谷雖然阻隔了兩國間的交流與交通,但幾個世紀來兩地的人民卻能和平相處。山區的高緯度、地形與氣候,造成當地艱苦的生活條件。居住于山區的牧羊人常常互相幫助,共度難關。
比利牛斯國際藝術節的原創目的在於重建Bearn與Aragon二省間的正常關係--該二省都分別產生了一位各自國家的國王,及Jaca與Oloron Sainte Marie兩城市的姐妹關係。二城之間擁有超過10個世紀之久的歷史關係,這兩地的緊密關係因西班牙內戰(1936-1939)及繼之的獨裁統治而被迫中斷,基於二城人民的自然情感,及地理環境的聚合,當地百姓自發地想要打破這種組隔二地情感交流的限制。
比利牛斯國際藝術節即因此誕生,成為法、西兩國建立合作互信的第一個大規模活動,並進而成為激勵性的、追求真實、創新的活動,當地居民包括後來觀眾甚至願為保留這一活動進行公民表決。
凌晨一早,我們坐TGV來到曾被英國人佔領了幾百年的小城塔布(Tarbes),又轉線坐到憑藉聖泉水治癒了許多癱瘓病人而名聲大噪的天主教聖地盧爾德(Lourdes),接著馬不停蹄乘大巴來到比利牛斯國家公園的所在地科特雷(Cautrets)。

沿著公路與溪流繼續前行,山中本就涼爽,大朵白雲不時遮擋太陽,雖然出了些汗,倒也愜意。
我們脫離公路,沿山而上,氣溫有些降下來了。
我們沿著公路又走了個把小時,柏油路倒是好走,然而畢竟是汽車道,之字形迴路很多,相當繞遠。並且公路旁景色有些單一,最後我們決定翻下公路,再次沿著溪流,順山林間的野路前行。果不其然,景色真的美極了。溪流潺潺,松木交錯,苔蘚綠草茵茵,野花星綴其間。自然朽折之木也隨處可見,想必是千百年來都沒有太多人為改變這裡的樣貌。而朽木頑石大都又被附上一層厚厚的苔蘚,摸上去暖暖的。
伴著山間景色,幾個小時一晃而過。終於來到西班牙橋(Pontd'Espagne),這裡據說曾經是西班牙和法國某一時期的界橋,而現在則是遊客進入國家公園的入口。當然,大部分人都是乘車從科特雷到達這裡的,而我們一路雙腳爬上來,又背著重重的背包,速度確實不快,然而看到的景色也是坐車的人看不到的,況且我們本來時間也足夠富裕,並不著急。
行至這裡,天空中已經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西班牙橋建在高處的狹長山谷瀑布上,自下而上觀望,跳躍奔騰的水流飛墜而至,甚為壯觀。不過因為恐高,腳下十幾米處的溪流,頭上十幾米高的小橋,在此站立一會兒就有點頭暈。雨也逐漸大了起來,周圍遠山上起了雲霧,不由得想起寫巫山「對朝雲叆叇,暮雨霏微,亂峰相倚」的句子來,正是此情此景的神似再現。在橋邊的小咖啡館躲雨喝酒時,也談起此生無法一睹歷代古人遊歷嘉贊過的原始三峽風光的遺憾。
雨不久就停歇了,我們繼續向著高勃湖進發。山林之路較初行一段更加陡峭,景色也漸漸變化。看導航距離湖邊還有三分之一路程的時候,天公不作美,又一次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道路間也逐漸被雲霧封上,天色已經半黑,手機信號也時斷時續。因為湖邊是沒有旅店的,而這樣大雨,也無法露天宿營,我們只背了睡袋,沒有帶帳篷,權衡之下,三人決定再次折返回西班牙橋,旅遊小冊上寫那附近有個refuge,可以過夜。於是三個人落湯雞般地沿著泥濘積水的山路下山,到達那個之前歇腳的小店時,小店已經關門大吉了。看地圖,refuge距此依然還有兩三公里,雨已經近乎潑水,我們忙不迭地跑到纜車站避雨,一通折騰,大家又冷又餓,在纜車站裡掏出麵包鵝肝火腿果腹。
Refuge 的大叔打電話過來,問問大叔可不可以開車來接,大叔很痛快答應了,不一會兒就到了。大叔開車確實很彪悍,大雨天在山路上狂踩油門猛拐彎濫漂移,我就沒拍下一張不抖的相片,行李背囊也甩了個七葷八素。不一會兒就到了refuge。換下濕漉漉的衣服,把行李放到客房,我們在refuge里的飯廳繼續未竟的晚餐。洗完澡揉按一番肩膀,裹上薄毯倒頭便睡。
第二天一早醒來,天氣晴朗,山中空氣清新極了。
不遠處的小河裡正有人在捕釣,漁袋裡裝了好幾條尺余長的鱒魚。
跨過溪流,翻越過一個小高丘,我們來到另一處纜車站。
又是頭一批客人,纜車線路不長,不到10分鐘就到達了終點。
初一見到這一片清澈的藍綠,不禁感嘆,好美的湖啊!又是因為起得早,湖邊除了我們三個,再無他人。這也使得我們有幸欣賞高勃湖寧靜脫俗的美麗,好一幅溶溶春水浸春雲,碧琉璃滑凈無塵!
從雪山而下的水流匯聚在海拔千餘米的高勃湖中,冰涼刺骨,我們本來特意攜帶的泳褲,試過水溫后也姑且作罷不用。然而湖邊的美景並不是我們此次徒步的最終點。遠處的雪山,海拔3400多米的Petit Vignemale峰,已經向我們顯露了她的容顏。
而張環洲也再次顯露了他的帶路天賦。我們跟著他沿著湖的左岸灌木樹林前行,大塊亂石壘邊,我們翻上爬下,越走越覺得不像條路。最終山體一腳直愣愣地扎入湖中,當住去路。要想前進,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向上爬過近乎垂直的幾百米高的山峰,要麼跳入湖中游過這個垂腳-----當然,兩個選擇都要背負著沉沉的背囊。一籌莫展之時,突然看到湖對岸比我們晚到湖邊的兩個人正順著一條小路前進,我們決定,再次折返,走右岸小碎石路。
我們繼續向南方前進,繼續沿著河流而上。湖南岸是一片美麗的三角洲,鵝卵鋪散。這片美麗的湖泊四面景色並不相同,也算是小小奇觀。又有一些垂釣鱒魚的漁客陸續出現。走過平整的三角洲,地勢再次高隆起來。大塊大塊的碎石鋪墊山間,大片大片的積雪塊也漸漸多了起來。突然,草叢中出現了一隻肥肥胖胖的土撥鼠,警惕地看著我們,我們也興奮極了,一身的疲憊在看到它之後彷彿瞬間消失了。此後我們又多次碰見土撥鼠,也隨處可見它們挖掘的洞穴。
我們沿著山脊越爬越高,山間的植被也越發低矮稀少,而碎石則越來越多。猛一抬頭,陡峭的山崖上一大群十幾隻岩鹿正在覓食。我們更加興奮,岩鹿群也偷偷地注視著我們。繼續前行,氣溫越來越低,雲彩也漸漸降低為可以觸碰的迷霧。越過碎石崗,突然一片平坦的草坪出現在我們眼前。店主人說,來到這裡的中國人非常少,比韓國人和日本人都要少。而我們看到牆上有人用中文寫著「我們非常愛你」的句子,店主說,這是去年夏天一個在巴黎讀中文的小女孩來這裡工作時留下的。我在這裡的留言簿上寫了長長的一段話,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回顧。我們決定今晚住在這裡,再次放棄露營野外----不然就要在海拔2200米的室外篩糠一宿了吧。安置好行李后,我們輕裝上陣,準備在天黑前向著refuge 對面的濕地后的Petit Vignemale雪峰再近一步。濕地後面是一個個小草丘陵,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土撥鼠洞穴。這時候的天空突然抽風似的顯出了剔透的藍色,一掃剛才的茫茫白霧。
再向著雪峰方向,大塊大塊立方形狀的紅色鐵礦石隨處可見,或巨大或細小,切口卻都乾淨整齊,隨意擺放於雪草之間,自是一番景色。石不能言最可人。
不久霧氣又籠罩上來,正是從山下吹上來的冷風帶來的。於是我們三人躲到一塊巨大的紅色鐵礦石頭背後,爬上去一米來高。張環洲一邊從大石頭上往下掰鬆動的石片,一邊說如果把這塊大石頭掰碎,我們就能下去了。張琛長嘆,再也不會有比這更蠢的下石頭方式了。
離雪峰越來越近了,但是我們單薄的裝備不允許我們真的攀登。但好奇心驅使我們依然踩著厚厚的積雪向上進發。
霧氣幾乎是一瞬間就包圍了我們,只聽得見不遠處的小瀑布隆隆的水聲,十米開外一無可見。
我們背南朝北,太陽從我們的右手方向升起來。昨日來時已是下午時分,加上霧氣瀰漫,而此時陽光普照,讓本已經見過一次的景色再次新鮮起來。
上一篇[組織學]    下一篇 [傅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