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比爾.奧萊利是福克斯台著名的保守派談話節目主持人,他主持的是美國福克斯電視台收視率很高的訪談節目「奧萊利因素」。2010年4月6日,比爾-奧萊利曾捲入一場性醜聞。2003年9月23日出版了《誰來照顧你?》一書。

1 比爾·奧萊利 -簡介

比爾·奧萊利,男,美國人,是美國福克斯台著名的保守派談話節目主持人
比爾·奧萊利奧萊利

2 比爾·奧萊利 -醜聞

奧萊利13日採取了一個罕見的先發制人的舉動,以敲詐罪將他的前女助理安德烈·瑪克里絲和她的律師告上法庭,理由是瑪克里絲以性騷擾為由脅迫他支付6000萬美元的巨額賠償。而瑪克里絲當天隨即向紐約法院提出正式起訴,控告奧萊利在4年多來對她進行多次性騷擾。

奧萊利14日在參加一個推介他的新書的電視節目上表示,13日是他"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但他不會屈服於對方的訛詐。他表示,他經歷過不少的訛詐,而這是最邪惡的一次,但對方"找錯了對象"。他暗示,他不惜丟掉現有的工作,也要打贏官司。

瑪克里絲也在14日接受美國廣播公司電視台記者採訪,首次公開露面。她說,奧萊利的言行使她感到了威脅,因此她不得不訴諸公堂。現年33歲的瑪克里絲自2000年4月起開始為奧萊利工作,擔任他的助理製片人。據她聲稱,奧萊利曾多次給她打性騷擾電話,而且還威脅她不許提出抱怨,否則將讓她丟掉工作。

這起性醜聞事件被認為存在著大選年的政治背景。奧萊利是美電視界有名的右翼人士,他強烈支持現任總統布希連任,並與包括反戰紀錄片《華氏9·11》導演邁克爾·摩爾在內的左派人士經常發生政治論戰,頗受左派陣營的非議。奧萊利聲稱,自己是一場政治陰謀的犧牲品,對方其實是在利用他來懲罰觀點右傾的福克斯電視台。

美法律專家認為,奧萊利所採取的先發制人的法律行動令人難以理解,他要贏得這個官司存在很大困難,因為在調解談判中對方提出賠償要求,不足以構成敲詐罪。另一方面,瑪克里絲提出的性騷擾指控似乎也不十分有力,因為她在今年一度離開福克斯電視台,後來卻又主動回到奧萊利的身邊工作,此舉令人懷疑。 

3 比爾·奧萊利 -主持節目

奧萊利因素

4 比爾·奧萊利 -節目節選

奧萊利: 現在和我坐在一起的就是葛拉爾多。你讓他出汗了嗎?你真的嚴厲責問了他?
比爾·奧萊利奧萊利訪談


瑞維拉: 我認為我展現了這個故事的另外一面。

奧萊利: 你沒事吧?說說看!

瑞維拉: 有多少對這個採訪有意見的人對大陪審團資料的泄露也有意見?到處都是單邊的、偏見的、檢方給出的故事,還有不少非法獲得的本應屬於高度機密的信息。

奧萊利: 是的,我們不說這個.......

瑞維拉: 等等,比爾。公平來講,你讓所有的人都來批評我,只因為我問了他關於他的孩子的事情,問了他關於怎麼樣正常生活的事情,而沒有人去批評檢察官在背後整他的事實。

奧萊利: 是的,但是你我都清楚,我見過你嚴厲責問過其他人,但這個採訪,是在進行粉飾。

瑞維拉: 這是個由法庭限制和指導著的採訪......

奧萊利: 是個粉飾的採訪,但我不和你說這個。好吧。我們兩人認識很久了。

瑞維拉: 是的。

奧萊利: 很好,我們也互相開戰好幾回了。很好。

瑞維拉: 而我依然喜歡你。

奧萊利: 那很難置信了。但你的品位已經被質疑過很多次了。

瑞維拉: 難道你的沒有被質疑過么?這比柯林頓事件還糟糕。這比柯林頓事件還難辯解。

奧萊利: 是的,這是個問題。讓我們開始談談假定清白吧。好吧。我們都假定傑克遜是清白的。

瑞維拉: 沒有人假定他是清白的。

奧萊利: 我假定他是清白的。

瑞維拉: 你這麼說倒很挺有意思了。

奧萊利: 我真的假定他清白。我認為我們國家每個人都該假定他清白。

瑞維拉: 你認為他們是這樣做的么?

奧萊利: 不。但記者有責任應該給他以這種假定。需要指出的是,就像你指出的那樣,大陪審團泄露事件是不公平的。是這樣的。行了吧?但你是在和傑克遜這樣的怪人打交道——毫無疑問他不是個正常人。你承認的,不是嗎?

瑞維拉: 我承認。

奧萊利: 他用非自然手段生孩子。

瑞維拉: 而且長得很怪,就像,你說吧,Ted Bundy?

奧萊利: 我不管他長成什麼樣。好嗎?但根據所有的文獻表明,他不是一個異性戀者,他靠人工受精的方式生孩子,孩子他媽是誰他都不知道。真是個非常奇怪的傢伙。所以為什麼你,葛拉爾多·瑞維拉,作為一個律師和一個記者,將你的名譽懸於案上,直接告訴觀眾說你不認為他有罪。

瑞維拉: 我不認為他有罪,比爾。我不認為。

奧萊利: 但為什麼你把你的名譽放置於危險之中呢?

瑞維拉: 聽著,這是個不同的問題。為什麼我要支持他?為什麼對這個特殊的案子會有這種所謂的熱情呢?

奧萊利: 是啊?

瑞維拉: 你知道,我們是在為這個最大的有線新聞網工作。我看見其他有線新聞網都可以全天24小時地做邁克爾·傑克遜的節目。而他們做節目的態度是,這個怪人因為他怪,所以他一定是犯了罪。你知道,基本上都是這樣。

奧萊利: 是的,這不正確。

瑞維拉: 包裝和這很有關係,讓我給你一點背景故事吧。1月18日星期二,傑克遜和我在一起呆了一天。只有我和他,以及他的孩子。下屬們來來去去。公關人員來來去去。他的弟弟蘭迪也來來去去。但是,基本上,那天就只有我和邁克爾以及他的孩子在一起。非常非常有意思。我們當時就同意做一個採訪,但我們知道有禁聲令限制,但也知道由於大陪審團資料筆錄被泄露,所以法官放寬了限制。於是我們打算做一個採訪,於是說,好吧,他們搜查你房子的時候,你有什麼樣的感覺?於是你就會想問一長串的傳統性問題,來從包圍了他的火焰中找出真相。後來律師18號那天也來了,說,等等,先不要搞採訪,法官聽說了你們想搞採訪,這必須在19號開一個聽證會。所以19號我就準備在錄音室採訪傑克遜。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然後我們得到了電話。他們真的在法官羅德尼·梅維爾的審訊室里開了個會討論我的採訪是否能成行。檢方表示反對。傑克遜的首席律師梅瑟若則為傑克遜接受採訪的權利辯護。接下來的結果就是,允許我們做首個採訪,之後還會有採訪。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關於採訪的幕後故事,這是個在法庭監督下做出的採訪。

奧萊利: 好的。很好。

瑞維拉: 法官梅維爾在某種意義上是我的剪輯師。

奧萊利: 但你在節目開頭,你給觀眾說了話。但事實上是你很同情他,你認為他沒有罪......

瑞維拉: 我認為他是被陷害的。

奧萊利: 我知道你是這麼想的。但你不明白我在給你說什麼,我在說你犯錯了,因為你把你的名譽置於弦上。

瑞維拉: 我可以和你引經據典。也許你是對的。

奧萊利: 好吧。你犯了錯誤,那麼......

瑞維拉: 這麼說,作為朋友,你給我建議,我同意,但你要我引經據典......

奧萊利: 不。你可以在你自己的節目中這樣做,也可以分析案子。

瑞維拉: 好的。

奧萊利: 但這也是為什麼你犯了錯誤。那是個怪人。他不是正常人。他誘惑小男孩。是的,這已經是兩個紅色警報了。

瑞維拉: 反對,大人。

奧萊利: 好的。但他是在誘惑小男孩們。他沒有和小女孩們玩在一起,葛拉爾多。

瑞維拉: 那裡有成百上千的兒童。

奧萊利: 不是,只有小男孩。像韋伯斯特。

瑞維拉: 小男孩全部否認了有事情發生。

奧萊利: 還有科里某某。

瑞維拉: 科里·費爾德曼、麥考利·庫爾金。

奧萊利: 所有他們。

瑞維拉: 他們都否認了有任何事情發生。

奧萊利: 但他還是一個小男孩的誘惑點。

瑞維拉: 他只是童心使然。

奧萊利: 好吧。很好。但童心使然的人也會做出很多壞事。我沒有說他做過,我只是在說你沒有對你面臨的危險產生懷疑。

瑞維拉: 沒有,你最多作為朋友來給我建議。因為這對我的職業生涯是損害......

奧萊利: 它可能會真的損害你。

瑞維拉: 我同意,我同意。你知道,我回來做節目,而《周六夜現場》他們就又開始按正常的規矩來惡搞我。但我已經經歷很多了。我們都經歷很多了。我正在做我第十季的電視評論節目。我40歲了,我被《周六夜現場》搞過。

奧萊利: 是的,但我不關心那些。

瑞維拉: 我忍受得了,你可以不同意。

奧萊利: 他們是瘋子,我不是想......

瑞維拉: 所以讓他們儘管反對我。

奧萊利: 我不想看到你被羞辱。你知道,當有人在法庭上站出來的時候......

瑞維拉: 我不會被羞辱。當這個案子真相大白的時候,每個人都會......

奧萊利: 你在這擲骰子啊。老兄,你可以告訴觀眾說,嘿,我認為那是不公平的,我認為他可能是被傾軋的,他可能是清白的。但你說的是"他是清白的"!所以我說你犯了大錯。這是我要告訴你的結論。

瑞維拉: 好的,謝謝你。我只想警告觀眾,要他們去聽 證據說話。FOXNews.com上的羅傑·弗萊德曼今天已經把"綁架"指控的真相貼出來了。那些指控簡直都是謠言。這家人在哪裡被"非法綁架"的?在豪華的溫泉區嗎?你還能打電話,一打就是40美金的話費......

奧萊利: 好的。我不想在這裡審判案子。

瑞維拉: 但問題是人們只聽指控不聽辯解。他們只聽那潮湧般的指責,而根本不讓他為自己辯護。

奧萊利: 這就是你要參加的正義行動么......

瑞維拉: 新聞工作者的勇氣就是去堅持那些不被廣泛接受的觀點,而不是廣被接受的觀點。

奧萊利: 敢於直言不錯。告訴人們他是清白的的,如此這般。好吧,讓我們來看最後結果如何,葛拉爾多。

瑞維拉: 好的。謝謝。

奧萊利: 一如既往的,感謝你來上節目。非常有意思。

5 比爾·奧萊利 -出版書籍

《誰來照顧你?》

《奧萊利因素:美國生活中的好、壞以及完全的荒謬》

《實話實說:與美國權貴面對面》

上一篇[美術]    下一篇 [高貴]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